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六十章 伺候

第一百六十章 伺候

  “唔~~”

  蔡玉的秀鼻中禁不住哼吟了一声,丰腴的体段跟着轻轻一颤,仿佛被电了一下似的。

  一瞬间的晕眩后,蔡玉猛然意识到自己竟被这武夫轻薄非礼,该当激烈的反抗才是,怎能反倒发出那一声听似享受般的呻吟。

  无限的羞耻心转眼涌遍全身,蔡玉羞红到了耳根,贝齿紧咬着红唇,一双手儿死命的往外推拒颜良。

  蔡玉不停的抗拒着,推攘着,试图挣脱眼前男人的挤压,只可惜气力不及,一切都是徒劳的。

  颜良的双手熟练的穿入她的襦裙,顺势扯掉小衣,在她的肚腹、酥峰、肥臀间肆意游走,阵阵揉捏。

  蔡玉心乱如麻,成熟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泛起阵阵的颤抖。

  那久旱的娇躯,何曾受过如此激烈的抚慰,心底的那份渴望仿佛在被渐渐唤醒。

  只是,长年累月养成的那所谓的矜持,还有那残存的理智,却在不断的告诫她,绝不可沦陷于贼手,作为刘表的妻子,她必须要反抗暴力的侵犯。

  “颜将军,请你放唔……”

  蔡玉欲待开口央求时,樱辱却很快被颜良的一张嘴堵住,逼得她香舌半吐,任由他品尝,吱吱唔唔只是说不话来。

  此刻,蔡玉的心田,已皆被羞与愤,还有那一丝莫名的快感所占据。

  羞愤之下的蔡玉,推之不动颜良那铁塔般的身躯,双手握着小拳头,疯了似的在颜良的身上击打。

  颜良却丝毫不理会,她越是激烈的反抗,反而越是激起了他那强烈的占有欲。

  愈加的肆意,愈加的粗暴狂野。

  正当颜良欲念焚身起,来自脸上的一丝痛,却一下子削减了他的兴致。

  颜良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伸手一摸脖子,隐隐却有几许血迹,原来是蔡玉反抗之际,那指甲在他的脖子划了一道血痕出来。

  兴致被打断,颜良的脸上陡然涌上愠怒之色。

  蔡玉虽然惧怕,但也顾不得许多,只低头手忙脚乱的整理被颜良拉扯得零乱的襦衣。

  “这个骚妇,还真是会做作,哼,看本将如何制你。”

  颜良冷笑一声,没有再继续轻薄,而是负手转身,大声喝道:“来人啊,把刘琮那小子给本将带来。”

  正自整理衣衫的蔡玉,听得此言,花容又是一惊。

  被软禁在此的她,不知外界消息,唯一可以判断到的,就是自己的丈夫安然无恙,否则颜良哪里还会有时间在此侵凌自己,早已挥军南下去取江陵。

  但蔡玉没想到的是,自己这继子兼侄女婿,竟然也和自己一样,被颜良给俘虏。

  刘琮身系着蔡家在荆州的未来,而今沦入颜良之手,对蔡家的造成的影响非同一般,身为蔡家一员的蔡玉,如何能不知。

  蔡玉心中惊慌之际,外面脚步声响起,刘琮已被带了进来。

  颜良不再理会蔡玉,负手转过屏风,去往前堂。

  堂前,周仓如拎小鸡似的把刘琮给提了进来,忽的便往地上一丢。

  刘琮险些跌倒在地,满脸惊慌的他直起身来,却赫然见到那巍巍如山般的身躯挡在了自己跟前。

  刘琮打了个冷战,脸上顿生畏色,却又佯作镇静。

  “大胆狗贼,见了我家右将军,焉敢不跪!”

  周仓暴喝一声,只把个刘琮吓得一哆嗦。

  似刘琮这样自恃出身高贵的俘虏,颜良前番也不是没遇到过,似袁谭那般,可是被周仓打到鼻青脸肿才下跪。

  颜良原以为刘琮也会有几分傲气,却不想这小年轻给周仓这么一吓唬,想也不多想,双腿一软,“扑嗵”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正打算施暴的周仓,这下就有点傻眼,抬头看了看颜良,似有几分茫然。

  刘琮这熟练顺从的一跪,倒是出乎颜良的意料,同样也把颜良对一个俘虏残存的尊敬给跪没。

  内室中的蔡玉,怀着几分狐疑,凑到屏风这边探出半个身子悄悄张望,不想当真看到刘琮。

  而且,她还正好看到了刘琮下跪的这一幕。

  堂堂蔡家的女婿,荆州牧刘表的儿子,如今即可怜兮兮,毫无尊严的跪在颜良这个匹夫的面前。

  这是何等的屈辱!

  蔡玉的心头,一股羞愤难当涌喷而生。

  只是,虽然恼火,蔡玉却不敢妄动,只怀揣不安的在屏风后静观,提心吊胆,不知颜良打算如处置刘琮。

  颜良虽背身而立,却能觉察到蔡玉在身后悄视,嘴角悄然掠过一丝轻蔑的冷笑。

  “刘琮,你可知罪?”颜良冷冷一声质问。

  伏跪于地的刘琮,身子跟着一抖,惊恐的眼眸中掠过一丝茫然。

  刘琮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是你颜良发兵攻打我襄阳,杀我将士,毁我尊严,怎的反倒问我知不知罪。

  迷茫的刘琮想要否认,但畏于颜良的威势,却又不敢。

  吱唔了片刻,刘琮颤声道:“知……知罪……”

  颜良又是感到意外,没想到刘琮这厮胆小软弱,一唬就跪也就罢了,竟然连自己是什么罪名都不知就承认。

  “袁绍人家疼爱的三子袁尚,尚且还有几分乃父之风,同样是疼爱幼子,刘表喜爱的这个刘琮就这么窝囊,刘表啊,老子我都替你汗颜。”

  颜良冷哼一声,拂袖道:“既然知罪,那就来人啊,把刘琮给本将拖出去,五马分尸。”

  此言一出,刘琮是吓到肝胆破碎,这位刘家二公子万万想不到,自己随口应承的一句认罪,竟是换来了颜良痛下杀手。

  惊怖之下,刘琮想也没多想,伏地就哀叫起了“饶命”。

  颜良却面色铁青,一脸肃杀之意。

  周仓得令,无视刘琮的嚎叫,一使眼色,几名虎卫亲兵汹汹向上,拖着刘琮就往外走。

  屏风的蔡玉,这时吓得是花容失色,她没想到颜良竟残暴如厮,不仅要轻薄自己,而且还要杀自己这继子兼侄女婿。

  “若是琮儿被杀,我蔡家的前途命运,岂非休矣……”

  蔡玉思绪翻飞,万般焦虑,却已没有更多的考虑余地。

  眼见刘琮已被拖到门口,蔡玉顾不得多想,几步冲出了堂前,尖声叫道:“颜将军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

  尖叫间,她已扑伏至了颜良的跟前。

  颜良眼中,悄然闪过一丝诡笑。

  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先前宴会之时,颜良早就决定把刘琮放回去,让刘家二子争位,自己这个外人从中渔利,如今又怎会引一时之气,就杀了这颗埋进刘家的定时炸弹。

  颜良就是算准了蔡玉顾着蔡家的利益,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刘琮被杀,所以才演这一出狠戏,逼着蔡玉不得不顺从。

  蔡玉这一扑出来,便是证实了颜良的预料。

  颜良手一摆,示意暂且住手。

  周仓等停下了脚步,那趴在门槛上的刘琮,回头时惊见自己的继母也在,不禁又是大惊失色。

  “母……母亲,你怎么也……”

  蔡玉瞪了她这继子一眼,暗示他不要再开口,刘琮会意,便不敢再吱声,只忐忑不安的趴在地上。

  “将军乃胸襟宽广之辈,琮儿他虽是夫君之子,但却从未参与过与将军的过节,还望将军宽宏大量,饶琮儿一条性命。”

  蔡玉伏在颜良面前,苦苦的哀求,哪里还有丁点州牧夫人,名门之秀的气派。

  颜良肃厉的表情渐缓几分,却是俯身将蔡玉扶起,伸手相扶之际,他故意的将蔡玉的蛮腰一抚,甚至轻挑。

  刘琮眼见颜良对他的继母行为轻薄,心中恼火,却不敢半点显露。

  “夫人说得有道理,嗯,本将可以饶他一命,甚至放他去江陵也可以……”

  此言一出,刘琮和蔡玉皆是大喜,以为颜良突然大发仁慈。

  顿了一顿,颜良却又冷笑道:“不过,本将究竟如何处置刘琮,还要看蔡夫人你的表现如何。”

  那一句“表现如何”,颜良故意加重了语气,显然是有言外之意。

  蔡玉先是一怔,随即恍然而语,听明白颜良暗指的“污秽”之事时,不禁羞得是脸蛋通红。

  颜良意外之意,便是你若想让我放了刘琮这厮,那你蔡玉就得乖乖的用身体来换,你服伺到我颜良满意了,才会考虑放了刘琮。

  门槛那里趴着的刘琮也听明白了什么意思,心中不禁勃然大怒。

  这可恨的颜良,竟然当着自己这儿子的面,公然对自己的继母口出秽言,这简直是对他这个儿子赤果果的羞辱。

  怒不可遏的刘琮,当场就要大骂颜良一通,但话到嘴边时,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再然后,怒气消逝,渐渐变为了迟疑。

  最后,当蔡玉羞耻不已的望向自己的继子时,竟惊愕的发现,自己的继子眼神中竟有几分渴望,仿佛希望自己能够答应颜良,用她自己的身体来交换刘琮的性命与自由。

  一瞬之间,蔡玉心如死灰,万般的委屈与悲愤涌上心头。

  “你这没骨气的犬子,我如此抛下尊严的想要救你,你竟然想牺牲我这继母的节操,来换取你自己的自由,刘景升,看你养了怎样一个无能无耻的儿子!”

  蔡玉的心中,悲愤的控诉着。

  刘琮的眼神却越来越可怜,那般巴巴的样子,就差亲口央求她答应这条件。

  此时的蔡玉,伤感黯然,当真就想让颜良杀了这没用的犬子算了。

  只是,犹豫再三,想到蔡家的前途,她却又下不了这个狠心。

  权衡许久,犹豫许久,蔡玉终于是咬了咬红唇,低声道:“只要将军能够放了琮儿,妾身定尽心竭力伺候将军,定让将军满意。”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