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田丰献计

第一百六十八章 田丰献计

  “先攻夏口。”

  这一次,田丰没有再拐弯抹角,故弄玄虚,他回答的很干脆。

  “理由?”颜良回应的也很干脆。

  “刘表坐守之贼,不足为患,江东孙氏才是大患。先夺夏口,才能将孙氏堵在荆州之外,否则,坐任江东水军进入荆州,后患无穷。”

  后患无穷,后患无穷……颜良琢磨着这四个字,脑海中,那些深埋的记忆重新被挖掘出来。

  曾经的历史上,刘表正是有黄祖据守江夏,故孙氏虽屡次为患,却始终威胁不到襄阳至江陵这条南北走向的核心地带。

  而刘备那厮,赤壁之战后虽然据有包括江陵在内的大半个荆州,却因夏口所在的江夏郡落在孙权手中,使得荆州始终处于孙权的威胁之下。

  关羽失荆州时,东吴的水军甚至不经任何抵抗,直接就开到了江陵城下。

  原因无他,无非是没有了江夏这块缓冲地带而已。

  江夏,虽非荆州核心地带,却是阻挡孙权西进的关键所在。

  颜良思索之际,剑眉渐凝,眉宇中渐渐涌起某种坚毅的神色。

  田丰能够感觉到得,他的这位新主公,似乎已为自己的进言所动,正在下着某种决定。

  只是,决毅之中,却又暗含着几分隐忧。

  沉吟半晌,颜良微微点头:“先生所言极是,孙氏才是荆州大患,若不能得夏口,襄阳与江陵俱在孙氏的兵锋威胁之下,本将就要把大部分的兵力安在此二城,哪里还抽得出兵马和精力去开疆拓土。”

  见得颜良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田丰不禁面露欣慰。

  这时,颜良却又道:“不过本将先前也说了,黄祖水军乃江夏精兵,若不花几年功夫大兴水军,想取江夏,只怕不易啊。”

  田丰捋须而笑,苦瓜脸上竟有几分得意。

  颜良心思细腻,洞察他心思,旋即又道:“当然,强攻不成,只有智取,如果先生有妙计的话,那又自当别论了。”

  此语一出,田丰哈哈大笑。

  那自信的笑声,显然是因为颜良说中了他的心思。

  “这老头被软禁这么久,难道竟然还琢磨出了什么智取妙计不成?”

  颜良心中暗喜,却又不急于表露出来,只闲品美酒,装作没有觉察的样子。

  田丰等不到颜良的询问,只好主动道:“实不瞒主公,老朽确有一计,获许可助主公一臂之力。”

  我就知道,这老头果然藏有机谋。

  “先生有何妙计,愿闻其详。”颜良这才表露出了兴趣。

  田丰遂移座近前,附耳向颜良一番低语。

  听着听着,颜良的嘴角悄然浮现出丝丝诡秘,嘿嘿一声冷笑,“元皓先生,想不到你身处河北,却对荆州了如指掌,这种阴招也能想出来,当真是不容易啊。”

  “老朽虽不才,于天下大势自也有一番见解,只可惜袁本初不愿意听,那老朽就只好将之献给的雄主。”

  田丰这番话,自诩之余,又赞了颜良。

  主臣二人相视一眼,领会心神,不由是哈哈大笑。

  ######三天后。

  江夏郡,夏口城。

  城头上,那身披金甲的中年武将,正背负着双手,目光如电般凝视着前方。

  城南方向,滚滚长江,烟波浩淼,如玉带一般从城前流过。

  江面之上,三百多艘各式战舰,正排列着整齐的阵形,在江上演练着攻防。

  那一面面树着“黄”的大旗,迎着江风猎猎飞舞,一浪接一浪,茫茫如怒涛一般。

  看着眼前斗志高昂,井然有序的舰队,黄祖略显沧桑的脸上,隐约浮现几分自信的冷笑。

  不久之前,在他的统帅下,精锐的江夏水军,生生的击退了江东敌军一波又一波的猛攻。

  巍巍夏口城,依旧固若金汤。

  江夏一郡,在我黄祖的手中,永远是荆州最坚固的防线。

  “蔡瑁,你终究还是个废物,如果襄阳城有我在,焉能容那颜良嚣张。”

  黄祖傲然的脸上,渐又流露几分讽刺之色。

  江夏的战争结束已有一段时间,接连数天的江上大规模演练,与其说是在练兵,倒不如说是一场军事威慑。

  黄祖是想通过这耀武扬威般的演练,向远在襄阳的颜良示威,让他心生畏惧,不敢对江夏怀的觊觎之心。

  脚步声响起,一名年轻的小将登上城头,正是黄祖之子黄射。

  “父帅,襄阳有人来了。”黄射的表情略有几分兴奋。

  襄阳?那里不已经是颜良的地盘了吗?

  黄祖眉头一凝,头也不回道:“是什么人?”

  “是黄承彦的家仆,特来向父帅问好。”

  黄祖眼眸闪过些许意外。

  作为黄家家主,黄祖凭着自己的傲人战功,可是让黄家混成了蒯蔡之后,荆襄第三大世族。

  至于自己那个庶支的族弟,却整天只知赋庸风雅,跟庞德公这类专好清淡的山野闲人混在一起玩物丧志。

  不思进取也就罢了,黄承彦竟然还将女儿嫁给了颜良这种出身卑微的武夫,这简直是丢黄家的脸。

  更可气的是,那个该死的武夫,还把荆州搅了个天翻地覆,这让黄祖这个黄家家主,自然觉得很是没面子。

  “黄承彦这个自诩清高的家伙,不是不屑于跟我有来往么,怎的这会却巴巴的派人来问好。”

  黄祖语气中尽是不屑。

  “黄承彦派的人不光是来问好,还带了大批的厚礼,还声称是受了颜良所托,特向父帅转达敬意,这里还有一封颜良的手书。”

  黄射说着将一封信递上。

  听到“颜良”二字,黄祖更生疑色。

  黄射却笑道:“那颜良虽取了襄阳,但父帅击退江东军,声威如日中天,近日来又耀武扬威,做出北上攻取襄阳之势,儿是想那颜良多半是畏于父帅之威,所以才特派人前来示好。”

  听得儿子的话,黄祖疑色渐消了几分,微微点头,神色间傲然又生。

  当黄祖打开那封帛书,亲眼看过一遍后,脸上的傲然却是愈重。

  正如黄射所猜,这的确是一封示好的信,而且一看那粗陋的字体,就知道这是颜良亲笔所书。

  书信中,颜良以晚辈的身份,对黄祖表达了一番敬意,声称攻取襄阳只是为求立足之地,不得已而为之,今后将与刘表井水不犯河水,各守疆界,希望黄祖能够理解,并向刘表转达颜良的善意。

  “哼,这个颜良,总算他还有几分自知之明。”黄祖冷哼一声,将那书信随手递给了儿子。

  黄射看过一遍,冷笑道:“这颜良果然是畏于父帅威名,他跟蔡瑁那几人面前逞威尚可,碰上父帅就没了底气。”

  顿了顿,黄射又指着书信,嘲讽道:“父帅你看,这厮字写得丑就罢了,其中还有写错涂抹之处,当真是好笑。”

  “哼,粗野匹夫而已,又能有几分学识。”黄祖负手而立,脸上皆是不屑。

  黄祖父子虽为武将,但到底乃世族出身,习武之余,修文也是必备。

  他父子二人的学识修养,虽不及黄承彦这等正牌名士但傲视颜良这样“粗鄙不知文”的武夫,还是绰绰有余。

  得到颜良的这封示好之信,黄祖目的已经达到,遂令结速演练,各舰归寨休整。

  回往太守府中时,已是日落西山。

  黄祖用得晚饭,观几卷兵书后,便打算就寝休息。

  正有此念时,门丁却忽然来报,言是别驾蒯越前来求见。

  “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黄祖嘀咕了几句,面生不悦,却摆手道:“请蒯别驾往堂中相见吧。”

  江夏原是黄家的地盘,刘表为表示信任,江夏军政大权一律委以黄祖全权负责。

  但前番江东孙氏来攻时,刘表怕江夏有失,但派了蒯越来允当谋士的角色,辅佐黄祖御敌。

  蒯越自来江夏后,确实出了些许计谋,对击退江东军起到了作用。

  只是令黄祖不爽的时,孙氏眼下已退兵,但刘表却迟迟未有将蒯越调回的迹象,反而还下令让蒯越协助黄祖处置江夏郡赋税之事。

  明为协助,实际上是分了黄祖的一部分权出去,这却令习惯了独掌大权的黄祖,自有几分不爽。

  思索间,蒯越已笑着而入。

  黄祖马上将不悦收敛,脸上亦堆出几分笑容,两人宾主互见,自有一套场面上的寒暄客套。

  客套之后,蒯越声称是为了粮赋之事前来,说有些账目需要让刘表这江夏太守过目。

  唠叨完一通公事之后,已是半个时辰之后。

  黄祖正盘算着如何下逐客令,这时,蒯越却忽然话锋一转,笑道:“越今日闲暇时,听说那颜良派了人来见黄太守,不知可有此事?”

  黄祖眉头暗皱,心想这蒯越果然不只是为了公事前来。

  “颜良确实是派了人来,还写了一封信给黄某,不过他在信中只是声称对黄某很敬佩,还说不想跟我荆州再战,想让黄某向主公转达他的和好之意。”

  黄祖也没多想,只如实道来。

  蒯越听罢,顿了一顿,却道:“但不知颜良的书信何在,可否让我一看。”

  听得此言,黄祖原本平淡的表情,陡然间掠起一丝怒色。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