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七十章 你敢来吗

第一百七十章 你敢来吗

  十日不战,今日,却要单骑会面。

  大帐中,自黄祖以下的江夏诸将,均为颜良这反常之举给弄晕了头。

  “将军,这里还有颜良的手书在此。”亲军将一封书信奉上。

  黄祖接来扫了一遍,不禁怒色骤生。

  颜良在那一封书信中,一改上次对黄祖的恭维,言语中充满了轻视,末了还加了一句:

  若你黄祖和蔡瑁一般,皆是无胆鼠辈,不敢与我颜良单骑会面也可以,要么勒兵回江夏,等着我去收拾你,要么就地投降,饶你一死。

  江夏黄祖,连孙坚都不惧的人,又岂会惧你一个袁家叛将!

  这般赤果果的羞辱,转眼激得黄祖是勃然大怒。

  诸将皆心怀忐忑,猜测着那封信中究竟写了什么,竟会让自家主帅如此盛怒。

  而蒯越,则死死的盯着黄祖手中的信,正琢磨着如何开口,将那信拿来细细察看一下,看一看其中有没有什么可疑。

  正当这时,盛怒之下的黄祖,陡然间将手中之信撕了个粉碎。

  诸将肃然,大气也不敢出声。

  蒯越却是目露惊异,看着黄祖将信撕个粉碎,神情间的疑色不觉更重。

  “将军,颜良狗贼甚是奸滑,末将以为,将军不可应他这什么单骑之约。”

  进言者,乃是黄祖部将苏飞。

  啪!

  拍案而起,一脸傲然。

  “本将若是不敢赴约,岂非叫那颜良狗贼笑我江夏无人,挫了我军锐气。”

  黄祖目光如刃,语气中吐露着决毅与骄傲。

  “可是,将军……”

  苏飞欲待再劝时,黄祖却摆手道:“尔待不必再多言,本将心意已决,我倒要看看,颜良这狗贼究竟是个什么人物,竟敢如此嚣张。”

  黄祖决心已下,苏飞等诸将则不敢再劝。

  至于蒯越,则是轻抚胡须,以一种局外的人眼神,悄无声息的观察着黄祖。

  ######

  日已近午。

  湫城之中,一队人马徐徐出城,向着石城方向开来。

  颜良坐胯黑驹,腰剑宝剑,身披赤色披风,一身玄甲反射着幽幽寒光,但凡过处,左右无不侧目。

  左侧跟随的是徐庶,右侧则是周仓,二人皆披甲带剑,再往后则是三十余骑精锐的亲军。

  出得城门未久,徐庶道:“主公的这一招虽妙,不过似乎却有些弄险,此时改变主意,尚为时不晚。”

  颜良却只淡淡一笑,“千军万马本将都无惧,何况是一个黄祖,元直,如果你不敢的话,可是先行回去。”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俨然一切皆在掌握之中。

  “当日在隐居襄阳时,我就早听闻主公的胆略超人,今日亲身经历,当真是名不虚传。”

  徐庶心中赞叹不已,脸上却豪然顿生,笑道:“主公有此胆略,庶这做属下的,岂能畏缩,虽千万人,庶随主公往矣。”

  这豪言壮语感染了颜良,不禁是放声而笑。

  三十余骑人马,沿着汉水东岸,徐徐的南下。

  颜良虽然勇略过人,但也不是有勇无谋之辈,此番单骑前去与黄祖会面,看起来有些冒险,实则是稳如泰山。

  有了前次跟刘表单骑会盟的经验,颜良其实是有备而来。

  就在颜良出城的同时,汉水上,甘宁的水军早就严阵以待,一艘艘走舸快船往来于南北之间,巡游江上,以防黄祖水军大举来袭。

  同时,陆路上,许攸的司闻曹细作,以及周仓的斥候游骑,也在四面出动,侦察着方圆百里的地域,以防黄祖埋有伏兵。

  在如此密集的侦察网络下,黄祖军若想有所异动,根本就不可能。

  正午之前,颜良抵达了约定的会面地点。

  但见汉水之上,七八艘斗舰已泊于江心,那一面“黄”字的大旗迎风飘扬。

  “主公所料不错,看来这黄祖经不住一激,果然是来了。”徐庶笑道。

  颜良冷笑道:“好歹人家也是荆州第一大将,怎能没有点脾气。咱们约退几步,给黄大将军留个上岸的空地吧。”

  说罢,颜良这三十余骑,便是退离了岸边,留出了大约百余步的距离。

  一刻钟后,江面上开始有了动静。

  三四艘走舸从斗舰侧开出,向着岸边徐徐而来。

  不多时,走舸靠上滩头,先行下来几十名江夏兵,二话不说,埋头就在近岸一线挖起了壕沟。

  过不多时,一条丈许宽,几十步长的壕沟便挖了出来。

  这些士卒所为,显然是为了防止会面之时,颜良趁机发难,凭借着个人的武艺来取黄祖的性命。

  这一道壕沟这么一挖,即使颜良想要发难,黄祖也有足够的时间退回岸边,乘坐走舸逃入汉水中。

  颜良嘴角浮现嘲讽的冷笑,他原还认为黄祖敢来会面,当真是有些勇气。

  原来,也只是表面勇武的纸老虎而已。

  颜良便不动声色,如看猴耍一般,看着那些江夏兵挖沟掏坑。

  阻碍已成,片刻之后,一直躲在走舸里的黄祖,方才在一众亲军的护送下,上抵岸边。

  颜良为表诚意,率先从本军中走出,一人一骑徐徐走至壕沟前五步处停下。

  那一人一骑,巍巍如铁塔一般,傲然面对着百余人的江夏兵,仿佛在嘲讽着对手的胆怯。

  众军环护中的黄祖,这下就有点为难了。

  他认为的单骑会面,至少也得各带着亲兵,以防对手生变时,还有几个炮灰可以阻挡。

  但颜良眼下这耀武扬威般的举动,却似在挑明,他是名符其实的要跟黄祖单骑会面。

  若不去,那就是在将士们面前,公然表明他黄祖惧怕颜良。

  若去,颜良突生杀意却当如何,虽有一条壕沟挡着,可那毕竟是颜良啊。

  ……

  黄祖的心中,思绪如潮,难以下定决心。

  颜良却驻马在那里,斜着头扫视着黄祖这边,眉宇间的那份嘲讽愈烈。

  几番犹豫之下,黄祖一咬下,沉声道:“你们几个随本将上前,其余人在此戒备。”

  号令下,黄祖在五骑亲军的护卫下,缓缓的走上前来。

  颜良笑了,暗忖你黄祖也真是自欺欺人,你带亲军上来,已是表明你怕了我颜良,你以为少带几个人,世人就会以为你无惧我吗。

  在颜良嘲讽的目光注视下,黄祖一众在壕沟前五步停下。

  黄祖凝目审视颜良,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无谋的匹夫而已,这样一个人,怎敢做下背叛袁绍这等惊天动地之举,还以一己之力,把个荆北搅得天翻地覆,甚至连襄阳都抢夺下来。

  黄祖的目光中,流转着狐疑。

  这时,颜良却收敛了脸上的不屑,拱手道:“颜某久仰黄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之姿,风采不凡啊。”

  颜良戏演的很真,恭维之时,表情和语气配合得恰到好处,俨然是发自肺腑。

  本还心怀不安的黄祖,一听这话,心里马上就舒服起来,脸上的傲然之色转眼又起。

  “颜将军过奖了,黄某也听说过你的威名。”黄祖却只微微拱手,摆出一副老资格的派头。

  颜良却也不介意,笑道:“颜某那点虚名,跟黄将军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想黄将军当年斩杀孙坚,威震天下,驻守江夏这么多年,保得荆州一方平安,不愧为荆襄第一大将,颜某对将军当真是仰慕之极。”

  黄祖一向自诩荆襄第一大将,但这时听到由强敌之口说出来,那种得意与惬意却是全然不同。

  恍惚间,黄祖竟有些飘飘然的错觉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颜良是丝毫不与黄祖谈两军交战之事,只是品论天下英雄。

  当然,那些名动天下的英雄豪杰们,经过颜良之口后,却均成了不及黄祖之辈,几番的吹捧之后,黄祖俨然已是天下第一的武将,连吕布也有不及。

  黄祖那个得意啊。

  他当然知道,颜良的恭维中有水分在内,但那份虚荣心却让他难以自持,听到高兴处,忍不住还会哈哈大笑。

  “颜某早听月英说过,黄将军才是荆襄擎天之柱,当时执掌襄阳兵马的若是黄将军,而不是蔡瑁那厮的话,只怕颜某也不敢进攻襄阳。”

  几番恭维后,颜良开始进入了挑拨离间时刻。

  黄祖冷哼了一声,轻捋着胡须,那般表情,似乎也在嘲讽蔡瑁的无能。

  岸边处,走舸上的蒯越,却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对话的那二人。

  相隔几十步,蒯越根本无法听清楚颜良和黄祖在谈论些什么,此时的他,恨不得能长出一双顺风耳来。

  原来焦虑的蒯越,脸上却渐渐浮现出狐疑。

  他虽然听不清,但看得却清楚。

  视野之中,颜良和黄祖谈笑风生,俨然不是生死之敌,而是故友重逢一般。

  而黄祖,就在一天之前还对颜良的轻蔑盛怒不已,而今却笑得那般开怀,这前后的反差如此之大,不得不让蒯越愈加狐疑,迫切的想知道他们到底是在谈论些什么。

  或许,他们在谈论着某个阴谋?

  蒯越的脑海中,陡然间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或者说,这个念头其实在当日夏口城中,当他看到颜良给黄祖的那封信时,就已经在他的脑海生根。

  今日,当他再看到颜良和黄祖谈笑风生的怪异场而时,那个念头便跟着发了芽。

  “黄祖,你到底在和颜良那狗贼说些什么……”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