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嚣张是有代价的

第一百七十一章 嚣张是有代价的

  颜良在和黄祖对话时,目光却不时的掠过黄祖,远望岸边方向。

  许攸的细作早已发回情报,此次黄祖率军北上,蒯越也以谋士的身份随军而行。

  显然,作为刘表亲信的蒯越,此次随军北上,还有着监视黄祖的意思。

  虽然无法看清,但颜良却能感觉得到,此时的蒯越必然就在那里,正以一种狐疑的表情揣测着他们的对话。

  颜良的嘴角,悄然掠起一丝诡笑。

  紧接着,他却叹道:“只是颜某不理解的是,以黄将军如此威名与能力,刘景升早该委以黄将军统帅荆襄三军才是,却为何反倒重用蔡瑁那些无能之辈,颜某真的是为黄将军感到不值啊。”

  颜良的话,再一次说到了黄祖的心坎上。

  若论功绩,谁还比他黄祖大,当年要不是他杀了孙坚,刘表焉能守住荆州。

  而这些年来,若不是他死守江夏,顶住了孙氏一波接一波的复仇进攻,这荆州只怕早就是孙家的天下。

  至于那蔡瑁,无非是仗着蔡家的势力,还有跟刘表姻亲的关系,才能获此高位,成为黄祖的上司。

  这些事情,黄祖又何曾没有想过,今时连颜良这个敌人都看不下去,这般一提,黄祖心里边顿时就觉着有些窝火。

  只是,黄祖也不是白痴,他转眼就感觉到,颜良的话中有挑拨的用意在内。

  “这小子,还想离间我对主公的忠诚,当真是幼稚,你以为我黄祖会上你的当吗……”

  黄祖冷笑了一声,这一次面对颜良的恭维,他回应的却是一丝嘲讽。

  “颜将军,你也不用耍这种小手段,你以为凭你三言两语,我黄祖就会爆发不满,背叛主公吗,不要妄想了。”

  黄祖果然不是笨蛋,他还没被颜良的恭维冲昏头脑,难得保持着一份冷静。

  只是,他的这般表现,却仍在颜良的意料之中。

  心中暗笑,面上颜良却流露出惊讶,怔了半晌,却是摇头无奈一叹。

  “没想到黄将军不仅用兵如神,智谋还如此深沉,看来颜某这雕虫小技,还是被黄将军识破了。”

  颜良承认了自己的意图,这让黄祖愈加的得意,不禁抚须傲然而笑。

  叹过之后,颜良又道:“看来江夏有黄将军在,颜某是万难拿下,既是如此,那本将就看在黄将军的面子上,就此撤兵北归吧。”

  听得颜良决定撤兵,黄祖也暗松了口气。

  一想到连袁绍和西凉军都能击败的颜良,如今却畏于自己的威名,不战而退,黄祖心中的那份骄傲就如潮而生。

  “你能识趣的撤兵而归,还算有几分见识,本将也不怕告诉你,襄阳乃我荆州重地,黄某早晚有一天会率军为刘公夺还,到那个时候,本将可不会顾念你我姻亲的面子,我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黄祖以为他彻底的镇服了颜良,竟然公然的威胁起来。

  颜良从来都不是那种受威胁的人,听得黄祖这傲慢之词,他的眼眸中,陡然间掠过一丝凶意。

  好吧,暂叫你嚣张几日,终有一天,老子会叫你知道嚣张的代价。

  暂压怒气,颜良反而是哈哈一笑,“黄将军当真是快人快语,颜某就喜欢你这样的人,将来若有一战,颜某必陪黄将军战个痛快。”

  言已尽,颜良目的也达到,便不再陪黄祖废话,拱手一句“后会有期”,拨马扬长而去。

  颜良孤身一人背身而去,黄祖一众却没有转身,尽管黄祖此刻自傲无比,但潜意识中,却依然畏惧颜良超绝的武力。

  只到颜良回归本军,三十余骑拨马望北而去时,黄祖才敢折返回往岸边。

  “元直,你在远处看了半天,本将这戏演得怎样?”颜良徐行之时问道。

  “庶虽听不清主公在与那黄祖说些什么,但见你们不时大笑,看起来好似故友重逢,情谊非同一般呢。”

  徐庶笑着回答时,嘴角掠起丝丝诡秘的意味。

  颜良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情畅快,猛一挥马鞭,策马狂奔而行。

  三十余骑人马,踏草如飞,转眼已消失在尘雾之中。

  而此时的黄祖,却已身在江水之上。

  同乘一船的蒯越,一直没有说什么,一行人回往斗舰大船时,蒯越却直跟着黄祖入了船舱。

  “你们都下去吧,本官有要事跟黄太守说。”蒯越冷冷道。

  左右亲军皆望向黄祖,黄祖点了点头,众军才敢退出去。

  黄祖自饮一口茶水,不以为然道:“蒯别驾,你又想说什么?”

  蒯越淡淡一笑,“也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一问,方才会面之时,颜良那匹夫都跟黄太守说了些什么?”

  “也没说什么,只是纵论了一番天下英雄而已。”

  黄祖也不正眼看蒯越,只随口一答。

  “纵论天下英雄?”蒯越眸中闪过一丝疑色。

  要知道,那个人可是颜良,那个屡败荆州军,甚至夺占了荆州治所襄阳,跟他们的主公,还有荆襄世族有着切齿之仇的大敌。

  这样一个死敌,两军交战之前单骑会面,就已经够古怪的,会面之时,你们还只是纵论了一番天下英雄?

  谁会信!

  蒯越冷笑了一声,“黄太守,难道你觉得蒯越是三岁孩童,当真那么好蒙骗吗?“

  一杯茶端到嘴边却停了下来。

  啪!

  黄祖将茶杯狠狠的放在了案上,茶水四溅而出,他的脸上更已涌起恼火之色。

  “蒯异度,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本将在撒谎不成?”

  黄祖一怒,杀气骤生,蒯越神色也微微一震。

  船舱门突然被撞开,门外守候的一众士卒汹汹而入,他们是听到了内中主帅愤慨的声音,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

  蒯越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到那些目露凶光的虎熊士卒,心头惧意陡生。

  他这时才猛然想起自己身处何方,这里可是黄祖的地盘,这里所有的士卒都只听黄祖一人的号令。

  如果黄祖愿意,那些精锐的江夏兵,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撕成碎片,根本不会在意他蒯越是州牧的宠臣。

  士卒们的突然闯入,让黄祖也吃了一惊,他急是摆手喝道:“谁让你们进来的,还不快滚出去!”

  怒喝之下,这些士卒们忙是慌张而退。

  船舱之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蒯越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转过头时,脸上已堆出了几分笑容。

  “黄太守莫要误会,黄太守的为人,蒯越一向深知,又怎会怀疑你的撒谎了,蒯某只是随口问一问罢了。”

  蒯越这话,等于是在向黄祖示弱。

  黄祖心中的怒火,这才渐渐缓和下来,面对着蒯越的笑脸,嘴角却只微微一抽。

  然后就是沉默。

  船舱之中,一片沉默,那种感觉让蒯越有种窒息的错觉。

  蒯越只觉浑身不自在,便讪讪笑道:“我就不打扰黄太守了,告辞。”

  说罢,蒯越便转身悻悻而退。

  看着蒯越无奈而退,黄祖眼中却是泛现一抹蔑视的目光。

  夜色渐深。

  水寨之中,一片通明。

  中军大帐中,炉火熊熊,柴禾噼剥作响,颜良正与徐庶小酌一杯。

  正自喝得尽兴时,帐帘掀起,甘宁带风而入。

  颜良举杯道:“兴霸来得正好,酒尚温,陪本将小酌几杯。”

  甘宁见得颜良一脸悠哉,却是正色道:“主公,末将听闻今日单骑会面时,那黄祖甚是嚣张,将士们都恨得咬牙切齿,末将请公主允我率军出战,宁必亲手斩下黄祖那厮的人头,以为主公解恨。”

  离间计只有徐庶等几个高层谋士知道,甘宁这般武将并不知晓,难怪他会如此气愤。

  甘宁的这般热血请战,自令颜良甚感欣慰,但他却笑而不语,只向徐庶示意一眼。

  甘宁乃颜良信任之将,且有几分智谋,让他知道内情也无不妥。

  徐庶会意,方是笑道:“兴霸将军跟随主公这么久,难道还不了解主公吗,咱家的主公,岂是那种忍气吞声之人。”

  甘宁一怔,英武的面庞顿生狐疑。

  徐庶遂是笑着将颜良的用意,如实的向甘宁托出。

  听罢之后,甘宁这才恍然大悟,欣喜的叹道:“原来主公竟有如此深谋妙计,末将当真是愚鲁,竟没能领会主公的高明手段。”

  甘宁的言语神情中,毫不掩饰着对颜良的敬叹。

  “本将若事事深谋,又将置元直他们这些谋士于何处,这离间之计实乃他们所想出,本将只是灵机一动,锦上添花而已。”

  颜良也不居功自揽,将徐庶等一班谋士也顺带赞扬了一番。

  徐庶自是自嘲一番,以表谦逊。

  知道真相的甘宁,焦躁的心情这才一扫全无,遂也坐将下来,欣然的陪颜良酌酒几杯。

  几杯酒饮下后,甘宁却又想到什么,便道:“主公此计,当是想让黄祖和蒯蔡二人内斗,咱们好从中渔利。不过就末将所知,那黄祖对刘表极是忠心,而这刘表虽然卧病在床,却总是死不透,刘表若不死的话,只怕黄祖有所顾及,纵有怨言也不敢妄动。”

  甘宁的一席话,顿时提醒了颜良。

  徐庶也捋须道:“兴霸所言极是,刘表老而不死,咱们这出离间计只怕是要打上一个折扣。”

  颜良放下了酒杯,剑眉渐渐凝成了一线。

  “刘表,怎么才能让你赶快咽了气呢……”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