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让孙权滚一边

第一百七十四章 让孙权滚一边

  刘琦身形一震,眸中瞬间迸射出惊喜之色,仿佛无助的溺水者,突然间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孔明,什么机会,你快说啊。”刘琦激动之下,迫不急待的催促道。

  诸葛亮却不紧不慢道:“大公子的这棵乘凉大树,就是黄祖。”

  “黄祖?”刘琦眼中又有几分茫然。

  “如今襄阳已失,蒯蔡两家元气大伤,而黄祖坐拥江夏精兵,自然会对蒯蔡两家的权势造成极大的影响,所以在今日的议事中,蒯越和蔡瑁,才会一力的鼓动刘公猜忌黄祖,削其兵权,说白了,不过是为了维护自家的地位不受威胁而已。”

  听得诸葛亮这一番话,刘琦方才是恍然大悟。

  诸葛亮接着道:“黄祖被蔡蒯二人猜忌,心中自会怀有怨意,倘若这个时候,大公子主动站出来,为黄祖力陈清白,那大公子想想,黄祖焉能不会大公子心怀感激。”

  刘琦精神一振,兴奋道:“孔明,你的意思,莫非让我借着这件事,趁机拉拢黄祖,为我所用不成?”

  诸葛亮轻摇羽扇,淡淡而笑,当是默认。

  刘琦精神愈加亢奋,不禁腾的站了起来,击打着拳头,激动的踱步于堂中。

  “刘琮有蔡蒯二人支持,所以才得父亲宠爱,我若能得黄祖支持,必能压过刘琮,重表得到父亲的看重,以黄祖现在的势力,纵然是蔡蒯二人也有不及,这样的话,我岂非就可扭转劣势……”

  刘琦喃喃自语着,神色是越来越兴奋,俨然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曙光一般。

  兴奋之余,刘琦却猛的停下了脚步,脸上跟着涌起几分忧虑。

  “可是,黄祖诸般兴奋的确可疑,如果他当真想图谋反叛,归降颜良,那我为黄祖说话,岂非是自取其祸?”

  面对着刘琦的疑忌,诸葛亮却只不以为然的付之一笑。

  “黄祖对刘公有多忠心,这一点亮是深信的。以亮之见,江夏的那些事,多半是颜良从中做戏,想要离间刘公和黄祖的主臣信任。这等伎量,那蒯越未必看不出来,只是他身为局内人,一心为蒯家利益设想,所以才会迷失了判断,先入为主的怀疑黄祖。“

  一席话,点醒梦中人。

  “原来如此,没想到这颜良竟如此奸险,若让他奸计得逞,后果岂非不堪设想。”刘琦一脸心有余悸。

  诸葛亮却冷哼一声,“颜良匹夫的计策虽然奸险,可他却忽视了一点,那就是刘公在荆州的巨大威望。只要刘公在一日,无论是蔡瑁、蒯越还有是黄祖,纵然会暗中争斗,却也不敢影响到荆州的大局。”

  刘琦连连点头,“你说得不错,父亲据有荆州这么多年,威望岂是旁人可比,如今父亲的病情已转危为安,那颜良的奸计注定要落空。”

  这时,诸葛亮点头道:“大公子眼下要做的,就是拉拢黄祖,凭借着黄祖的支持,压倒刘琮,重新得到刘公的器重,然后再徐徐剪除蔡蒯两家的羽翼,到时刘公纵然有所不测,大公子也可顺利的继承荆州,那颜良想要看到咱们荆州内乱生变,却注定要失望。”

  这一番的对话之后,刘琦已是成竹在胸。

  当下他便向诸葛亮一拱手:“多谢孔明兄提醒,我明日就去见父亲,这一次定要把黄祖这棵大树给拉拢过来。

  诸葛亮淡淡而笑,一身从容自信,仿佛天下诸事,皆在他的掌握之中。

  ######

  襄阳,右将军府。

  大堂中,颜良斜着身子,双腿搭在案上,正饶有兴致的欣赏着那张美人图。

  那是刘表的妻子,蔡夫人的全身图。

  沟壑分明,峰谷尽览,还有腰间那独一无二的一颗黑痣,无不让人看着心旷神怡。

  自现代而来的颜良,也看到过不少墨笔古画,总觉得意境有余而真实不足,而手中的这幅画,却是韵味与真实并重,让他看得爱不释手。

  “艺术,这才叫艺术……”

  颜良感叹之际,门外脚步声响起,亲军来报,言是许攸求见。

  “请子远进来吧。”

  颜良把那画合上收起,二郎腿也放了下来。

  不多时,许攸入内,眉宇间似有几分遗憾之色。

  “子远,看你愁眉苦脸的,有什么坏消息,尽管说吧。”颜良问道。

  许攸摇头一叹,“前番计议时,主公忧心那刘表病而不死,所在老朽便派了司闻曹的细作,去暗中刺杀刘表,不料刘表这厮防范甚是森严,几番都不得成功,连折了数名细作都无果,老朽有愧于主公啊。”

  原来如此。

  当此乱世,只要有利于己,什么美人计、刺杀计的,各路诸侯可谓是不择手段,许攸派出刺客刺杀刘表,倒也是正常。

  颜良却只淡淡道:“难得子远你这般费心,既是刺杀不成就算了,不必再令你的属下做无谓的牺牲,还有,那些牺牲者的家眷,一定要好好的厚抚,切不可亏待。”

  见得颜良如此淡若,对于这刺杀失败之事,似乎一点都不感到遗憾,这不禁让许攸心生困惑。

  “刘表不死,荆州就无法内乱,咱们的离间计也将无果,恕老朽直言,怎的老朽觉得,主公似乎一点都不为担心。”

  许攸禁不住道出了自己的狐疑。

  颜良却只一笑,“让刘表死这件事,本将已有计策,就不劳先生费心了。”

  “主公已有计策!”

  许攸惊喜不已,忙道:“不知主公有何妙计,可否告知属下。”

  颜良嘴角掠起一丝诡秘,却道:“这条计策嘛,说起来有点阴损,本将就不明言了,总之用不了多久,自然会见分晓,先生就耐心的等着看好戏吧。”

  颜良卖了一个关子,没有吐露实情。

  越是如此,许攸就越是心痒难耐,但见颜良有意弄玄虚,却又不好再问,只得将那强烈的好奇心暂压下去。

  沉吟半晌,许攸忽然又想到一件事。

  “有件事老朽不得不提醒主公,主公不要忘了还有一个江东孙氏,一旦荆州内乱,孙权那小儿必会趁机前来趁乱摸鱼,老朽有些担心,只怕我们费尽心思布下的局,最后却给孙权得了便宜,那我们可就亏大了。”

  孙权么,倒是差点把这碧眼儿忽视了。

  许攸说得很对,孙氏对荆州觊觎已久,荆州有变,他不可能不来插上一脚,自己苦心设下的局,水到渠成之时,岂能让孙氏来白白分一杯羹。

  “必须得想条计策,让孙权无暇西顾才是。”

  颜良面色渐沉,语气不容质疑。

  许攸的眉头不由皱起,要知这江东可不比荆州,那孙权如今已坐稳了江东之主的位子,君臣上下齐心,麾下良将如云,智谋之士不可胜数,除非他们是白痴,否则哪有便宜不占的道理。

  “想要孙权不来荆州掺上一脚,这件事只怕比让刘表赶紧咽气还难,除非……”

  许攸话至一半,一时想不出“除非”后面是什么。

  “除非有更大的利益,让孙权顾不上荆州。”颜良思路敏捷,替许攸补上了后边的话。

  许攸愣怔一下,苦笑道:“主公言之有理,可是让孙权连荆州都顾不上的利益,可是不好找啊。”

  正犯愁间,外面亲军忽然来报,言是徐州牧刘备麾下使者糜芳远道而来,正在外求见。

  糜芳?

  听到这个意外的名字时,颜良的脑海中立刻涌现出了那些沉埋的历史记忆。

  他记得这糜芳乃糜贞的哥哥,糜竺的弟弟,历史更是受刘备的信任,身为南郡太守,驻守江陵要地。

  结果这糜芳却因与关羽不和,吕蒙白衣渡江时,痛快的开城投降,直接导致江陵的陷落,关羽的毁败。

  在颜良看来,这糜芳既没什么能力,又没什么忠肝义胆,无非仗着身为刘备的小舅子,所以才能官居要职。

  只可惜,刘备一辈子以识人见长,却只用错了这么一个人,就断送了一统天下的梦想。

  而今日,这糜芳意外的造访,很显然是奉了刘备之命。

  “这刘备远在徐州,跟我并无直接的利害冲突,怎么却想起派小舅子来出使,有点意思。”

  颜良好奇心起,遂叫传那糜芳进来。

  旁边许攸却似猛然想到什么,面露兴奋,“主公,这糜芳来得正好,老朽以为,这实乃天赐主公的良机。”

  “此话怎讲?”颜良心头为之一动。

  许攸笑眯眯道:“那刘备麾下,素以孙乾、简雍之辈为其奔走,今日却忽然派了个小舅子前来,主公不觉得此举有些不同寻常吗?”

  许攸之言提醒了颜良,他的思绪迅速转动起来,琢磨起其中含义。

  须臾,颜良的眼眸忽然一亮,已是想明白了许攸言外之外。

  “刘备娶了陈登之妹,糜家在刘备手下的地位必大受影响,那糜竺为维护自家利益,自然想把糜氏迎回去,跟那陈氏分庭抗礼,而那刘备似乎又不太愿意,所以无奈之下,那糜竺就只好让自己的弟弟前来。这也就是说,糜芳此行,并非是在刘备授意之下而来,先生,我说的对也不对。”

  许攸面露惊色,叹服道:“主公洞察秋毫,当真是一点就通,老朽还想在主公面前卖弄一下,看来是无用了。”

  颜良英武的脸庞掠起一抹冷笑,眉宇间更有几分如释重负的得意。

  “果然是天助我也,这个糜芳来得可正好,孙权啊,本将总算是给你找到一块更大的骨头,你就好好往一边啃去吧,别来荆州给我添麻烦。”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