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开战倒计时

第一百七十八章 开战倒计时

  大堂之上,转眼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

  他们惊愕的发现,图中所画的,竟是一名不着一衣,横卧榻上,搔首弄姿的美妇人。

  在场的众人,多为名士出身,从小受着“非礼勿视”的圣人之言教育,明知眼前污秽之物不当观之,但眼睛却像是灌了铅似的,怎么都移不开。

  那一双双的眼睛,仿佛被勾去了魂一般,深陷在画中不可自拔。

  只是,众人看着看着,那渐渐发现,画中那美妇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怎么就越看越熟悉呢。

  腾!

  刘表突然起身,向着阶下走来,旁边的刘琮欲待相扶,刘表却一把将他推开。

  刘表如同受了什么刺激似的,跌跌撞撞的奔下阶来,几步冲到了画像跟前。

  他抬起头来,手指颤巍巍的指着画中人,苍老的脸色如墙灰般暗淡,眼眸中充斥着愤怒与羞耻的火焰,残躯如风中落叶一般,越抖越剧烈。

  “这……这不是夫人嘛……”

  大堂之中,不知是谁下意识的迸出了这么一句。

  被这一提醒,其他人心中的疑团也立时被解开,可不是嘛,那画中的裸身的妇人,分明就是自家蔡夫人。

  片刻之后,众人猛然惊悟,一双双脸上不禁掠起羞红,赶紧将目光从画上移开。

  身为臣子,却如此围观主母的裸像,尊卑何在,体统何在。

  一时间,大堂之中,陷入了窘慌之中,所有人不是扭头就是遮掩,试图表现出自己的君子之仪。

  也有人仍是不自觉的瞟上几眼,心里连嘀咕着,原本主母的身上,竟然还有那样一颗美人痣。

  眼前的画像,众人异样的目光,却如千万利箭一般,将刘表脆弱的心射成了刺猬。

  堂堂一州之牧,八骏名士,却在寿辰之日,被死敌颜良送上了一幅妻子的裸像,而且,还被麾下的群臣一同观摩。

  天下之间,哪里还有比这更大的耻辱!

  “颜良狗贼,老夫杀了你——”

  羞怒已极,刘表咬牙欲碎,喉间爆发出一声最烈的怒吼。

  大堂中群臣为之一震,这时的他们,方才从窘态中惊醒,明白了颜良这幅画的用意所在。

  怒吼后刘表,突然间只觉胸中气血如怒涛一般翻滚而上,整个胸膛仿佛都被气炸一般。

  “啊——”

  气血攻心之下,刘表仰天一场惨叫,张口便喷出一股血箭。

  浓浓的鲜血,将眼前的画尽染,四溅开来,却把四座的群下也溅了一身。

  鲜血及身,所有人都吓傻了。

  而喷血不止的刘表,则双目暴睁,晃了一晃之后,轰然倒地。

  “主公——”

  “爹爹——”

  左右众人愣怔了一刻,方才是惊醒,一窝蜂的便冲了上去。

  诺大的座殿堂,一场原本喜气盈盈的寿宴,转眼已陷入了混乱之中。

  ######

  新野北郊。

  夜幕降临,中军大帐中,八支巨大的火把,将整个大帐照得耀如白昼。

  颜良身披玄甲,端坐于上位,静静的听着许攸关于江陵的情报。

  细作在情报中声称,江陵城中,本是到处流传将黄祖将反的谣传,蔡瑁和蒯越等党羽,也轮番的向刘表进言,对黄祖加强提防。

  而刘表在众人的进言之下,似乎也开始对黄祖有所怀疑。

  便在这个时候,大公子刘琦却忽然站了出来,力陈黄祖的忠肝义胆,更以性命为黄祖做担保,保证他对刘家绝无二心。

  一向更重看次子的刘表,这一次竟是听了长子的劝告,以一己的威严,强令属下不得再言黄祖有反心。

  除此之外,刘表还派刘琦去了一趟江夏,亲自对黄祖予以厚赏,以表彰他前番击退江东军的功绩。

  经此一番举动后,江陵上下中关于黄祖的怀疑,很快就被压服下去,纵使蒯蔡二人也不敢再提。

  听罢许攸的报告,颜良冷哼了一声,“想不到我们设计离间黄祖,却给刘琦这小子抓到了机会,竟是借此拉拢到了黄祖这座靠山。”

  “我在荆州多年,对刘琦还是很了解的,此人虽有几分仁厚,但却才智平庸,仅凭他人见识,竟能想到趁机拉拢黄祖这条计策,确实是有些意外啊。”

  伊籍表示了怀疑。

  这一番话,提醒了颜良,他遂将目光转向了徐庶。

  徐庶会意,摇头苦笑一声,“或许是孔明背后出谋划策也有可能,不过孔明一向自诩甚高,非遇明主绝不肯出山,这刘琦乃平庸之主,若说孔明肯出山相助的话,似乎又有点不太可能。”

  颜良冷冷道:“人是会变的,或许你的这们朋友,专为和本将作对,临时改变了自己原则也未尝不可。”

  “这……”

  徐庶不知怎么回应,看他那表情,似乎大半是持不信态度,不相信孔明的心胸会忽然变狭窄起来。

  旁边许攸、伊籍等人,却被他二人的对话听得糊里糊涂,不明就里。

  “咳咳~~”

  大帐的角落间,忽有一个人干咳了起来,似乎在暗示自己有话将说。

  颜良转目望了过去,目光正落在贾诩身上。

  前番曹操剿灭关中西凉诸侯,颜良从中看到了好处,便派了贾诩去协助文聘守宛城,真正的用意,却是让贾诩去招揽关中的西凉军民。

  这一招也颇有成效,贾诩凉州出身,在西凉人中颇有些威望,一些不愿归顺曹操的西凉小诸侯,便携着部曲与辖下百姓,由武关南迁到了南阳。

  几月以来,贾诩总共为颜良招揽了约两万多的军民。

  两万人放在大汉帝国的鼎盛时期,最多只算得上一个望县的人口,但在这个人口锐减的乱世,却是一笔不小的人力财富。

  颜良遂将两万人中的部分精锐军士,编入了自己的军队,其余丁口,则统统的编入满宠负责的屯田民中。

  眼下南攻在即,贾诩的任务接近尾声,颜良自然就把这位智谋不凡的毒士招了回来。

  贾诩这么一咳,颜良就知道他肚子里有货,便问道:“文和先生,刘琦此举你怎么看?”

  “依老朽之见嘛,这件事对咱们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贾诩捋着胡子道。

  颜良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如今荆州的形势,是刘琦有黄家支持,刘琮有蒯蔡两家做靠山,到时候二子争位,再加上黄祖与蔡蒯之间的芥蒂,只要刘表一死,必然会拼个你死我活,这不正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吗。”

  贾诩的一席话,释却了所有人的疑忌。

  颜良嘴角也掠起一丝冷笑,“看来这刘琦想让本将替他做嫁衣,却不想把自己陷进了更深的隐患之中,很好,本将就喜欢看他们这班鼠辈自相残杀的热闹。”

  “不过……”贾诩话锋一转,“前提条件,乃是刘表要死,刘表不死,我们所有的设想的手段,都将是一场空。”

  果然是智者所见略同,贾诩同样也看出了这场大局的关键所在。

  旧事重提,许攸想起了上次之事,不禁也忧道:“主公上次说过,自有让刘表速死的法子,可是刘表这大寿也过了,现如今却越活越精神,老朽真是有点担心呢。”

  许攸怎么也想不通,颜良一不发兵,二不派刺客,如何能千里之外取刘表性命。

  若真这般的话,颜良岂不真就成了神。

  徐庶也道:“子远和文和的忧虑甚是,如今孙权正与刘备瓜分淮南,袁绍又无心南顾,这正是天赐之良机,若刘表不死的话,这良机只怕转眼就要错过。”

  徐庶说罢,许攸接着又道:“主公,依老朽愚见,如果实在不行,咱们就直接发兵攻打江夏,总之刘表手下已不是铁板一块,总有我们可趁之机。”

  诸位谋士不知颜良手段,皆是各表忧虑。

  上位的颜良,却是一脸云淡风轻,静听众谋士献计之后,方才哈哈一笑。

  众谋士面面相觑,皆是一脸茫然,想不明白到了此时,颜良缘何还笑得如此的自信,仿佛一切皆在掌握之中似的。

  笑容收敛,颜良扬眉道:“诸位放心,本将取刘表性命的利器已然寄出,相信很快就要有结果。”

  听得此言,众谋士神色皆是一震。

  取刘表的利器?那是什么?

  颜良这几日间,明明一直身在新野,并未下达任何特殊的命令,军队也未有任何调动,又怎能取刘表的性命。

  尽管众人对颜良的勇武与智谋都十分的敬佩,但这一次,他们却对颜良的自信,产生了一丝怀疑。

  正当这个时候,帐外亲军匆匆而入,将一枚蜡丸送给了许攸。

  那是司闻曹细作的情报,根据丸上所刻记号,许攸一眼就认出是来自于江陵的情报。

  许攸心中隐约有某种预感,不及多想,当着颜良的面,赶紧把那蜡丸拆了,将内中的帛书取出。

  当他看到帛书上的情报时,那一张苍老的脸,瞬间涌上无限的惊骇,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一般。

  颜良微微而笑,已是心有所料。

  旁边徐庶见许攸一脸惊色,忙催问道:“子远兄,到底发生了什么?”

  许攸这才从惊骇是醒来,清了清神智,颤声道:“江陵最新情报,那刘表在寿宴上突然气血攻心,当场昏死过去,如今已是病体垂危,死期只在旦昔之间。”

  这短短一语,瞬间让整个大帐陷入了沉寂。

  每一个人的脸上,跟着就涌起了扭曲到变形的惊愕,一双双眼睛战战兢兢的转向颜良,目光中的惊骇与敬叹,俨然真的在看着神一般。

  颜良却表情平淡,只淡淡道:“你们看,我早说过,本将自有取刘表性命的利器,这回你们总归相信了吧。”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