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养了一班“忠臣”

第一百七十九章 养了一班“忠臣”

  颜良越是表现得轻描淡写,不以为然,众谋士们就越是惊奇难定。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班聪明绝顶之士,方才从难以置信中喘过气来。

  “主公,恕我等愚鲁,主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还请主公明示。”

  许攸拱手相问,一脸的敬叹与急迫,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颜良用了什么高明的手段。

  “这个嘛,我说过,这计策有点阴损,本将就不与你们讲了,日后你们自会打听到。”

  以刘表这个一个年纪,而且还身有疾病,刚刚开始好转,如果看到自己老婆的裸像,还是被自己的死敌送来当贺寿之礼时,不怒气填胸,羞愤而死才怪。

  别说是刘表,纵然任何一个男人,遇上这种事只怕都会当场气晕过去。

  刘表这命也真够硬生的,竟是没有当场死,不过根据情报来看,这一次刘表是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纵然有张仲景这样的神医,只怕也回天乏术。

  眼前这班智谋之士,献起计来有时也会不择手段,但诡诈之余多还人讲些体面,颜良自觉此计比较缺德,上不了什么台面,自然也就不便搬出来炫耀什么。

  过程是什么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颜良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他的表情很快为肃然起来,眉宇之间,杀气在悄然聚集。

  众谋士们惊叹于颜良的手段奇妙,虽怀有好奇,此时却也不敢再多追问。

  颜良环视众人一眼,大声道:“刘表的死期将至,刘家的内乱也近在眼前,我们谋划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一天的到来。从今天起,诸位就开始早作准备吧,一旦时机成熟,本将的大军就要克日开拔,直取江夏。”

  一席话中,猎猎的杀气在涌动,众人为颜良的杀气所感染,沉寂的血脉也渐渐开始沸腾起来。

  自取襄阳之后,已有半年未经兵戈,一想到战端将再度开启,建功之机又将到来,每一个人的心中,就有一种难克制的兴奋。

  颜良的目光投向南面,如刃的眸中凶光毕露。

  “饮马长江之日,终于将至,刘表,你安心的去吧,让我颜良来替你好好管教你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

  ######

  江陵,州府。

  卧房之中,昏暗的烛火摇曳着,在墙上投下了几个漆黑的影子。

  刘表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到吓人,气若游丝,微弱之极,如果不细细观察,看到的人还会以为床上躺的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一名须发皆白,有几分道风仙骨的老者,正坐在榻边为刘表把脉,眉头却越锁越紧。

  蒯越和次子刘琮不安的站在旁边看着,却唯独不见长子刘琦。

  脚步声响起,蔡瑁从外匆匆而入,向着蒯越使了个眼色。

  蒯越走出了内室,压低声音问道:“事情办得怎样了?”

  “江陵诸处要害皆在我们的人控制中,州府内外也全换上了我的亲军,那刘琦在外边哭了半天进不来,已经走了。”

  蔡瑁语气中流露着几分自信,仿佛一切皆在掌控之中。

  蒯越点了点头,以示满意。

  说话间,张仲景已从内室中走了出来,二人马上停止了谈论。

  “张先生,主公的病情如何?”蒯越问道。

  张仲景摇了摇头,一声轻叹,“州牧大人气血攻心,老朽也束手无策,恕老朽直言,二位大人还是赶紧为州牧大人准备后事吧。”

  那二人的神色一变,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连大名鼎鼎的张神医都束手无策,看来,此番他们的主公是在劫难逃,必死无疑了。

  沉吟片刻,蒯越沉声问道:“张先生,本官想知道,主公他还能熬多久。”

  张仲景掐指算了算,叹道:“老朽已竭尽所能为州牧大人续命,不过就算如此,多则十天,少则三五日,州牧大人的大限必至。”

  “这么快!”蔡瑁惊叫了一声。

  张仲景摇了摇头,以示无奈。

  蒯越却依旧冷静,顿了一顿,“那就请张先生尽你所能,尽可能的延续主公的性命吧。”

  “此乃医者本份,蒯大人请放心。”张仲景拱手道。

  蒯越想了想又道:“还有,关于主公的病情,还请张先生务必要保密,此事关系重大,若稍有透露,就会危及我荆州安危,希望张先生能够明白。”

  蒯越叮嘱之际,语气中还暗含着几分威胁之意。

  张仲景却只淡淡道:“老朽只管治病用药,其余之事一概不问,蒯大人放心便是。”

  “那就有劳张先生了。”蒯越这才满意。

  张仲景拱了拱手,遂以配药为由,先行告退。

  房中,再无外人。

  “看来主公是活不过几日了,异度,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蔡瑁略有些不安,额边还浸出了几滴冷汗,当此变故之时,他还是得靠蒯越来拿主意。

  蒯越却无一丝慌意,只平静道:“有什么好担心的,江陵城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主公故去,我们只需拥立二公子为荆州之主便是。”

  “可是主公眼下气若游丝,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如何立下遗嘱传位于二公子?”蔡瑁下意识的往屏风那头瞄了一眼。

  蒯越一声冷笑,“主公宠爱二公子,此乃人尽皆知之事,纵无主公遗命,立谁为荆州之主,难道你我还做不了主吗。“

  一语点醒,蔡瑁的忧虑之色渐褪,取而代之却是一抹诡笑。

  “爹爹,爹爹——”

  二人正会心而笑时,内中忽然传来刘琮的叫声。

  二人对视一眼,忙是赶往了内室。

  却见刘表不知何时已醒,整个身子颤抖不休,干瘪的嘴巴蠕动着,似乎想说什么话。

  蒯越忙是上前,俯身坐下,万般关切道:“主公,属下等皆在此,主公可有什么吩咐?”

  刘表气喘得如肺被撕烂一般,嘴巴越张越大,隐约已挤出了几个声音。

  蒯越俯下头去,耳朵贴上去细听。

  “琦……儿……琦……儿。”

  当蒯越听清楚刘表含糊不清的话时,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吱唔了半晌,仿佛又大耗了一番余下的生命,刘表转眼又昏死过去。

  刘琮大惊,急忙大喊大叫,叫传张仲景前来。

  内室之中,不多时便又忙成一团。

  蒯越却拉扯着蔡瑁出得外面,寻了个僻静处,沉声道:“你可知方才主公嘴里在喊些什么。”

  蔡瑁一怔,面露茫然。

  “主公在喊大公子的名字。”蒯越神色凝重的说道。

  “当真!”

  蔡瑁神色一变,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主公这个时候想见大公子,莫非是病糊涂了,想要立大公子为储不成?”

  蔡瑁越想是越害怕,似他一心扶持刘琮,这么多年来没少排挤刘琦,若是给刘琦当上州牧,他蔡家还怎么在荆州立足。

  “异度,不想主公临死前竟会如此,我们该怎么办才是。”蔡瑁着急道。

  蒯越踱步左右,凝眉沉思起来。

  半晌,蒯越停下脚步,眼眸中已多了几分决毅。

  “大公子留在江陵城就是个患祸,眼下我们要马上想办法,将他驱逐出江陵。”

  “这倒是个办法,主公见不到大公子,就算他想改变主意也无用,可是,如今主公病重,该当如何才能把大公子赶走。”

  蒯越嘴角掠起一丝得意,“这还不简单,咱们就假借主公之命,以长沙叛乱方平,需当有信任之人去镇守为由,任命大公子为长沙太守,勒令他即刻前去上任便是。”

  蔡瑁微微点头,深以为然,笑道:“此计甚妙,大公子一去长江,江陵城纵有些支持他的人也群龙无首,咱们到时拥立二公子时就再无阻碍。”

  这两个一文一武,荆州的支柱,州牧的左膀右臂,便是相视大笑。

  ######

  江陵城外,浩淼如烟的江上,一叶扁舟正顺流徐行。

  船头之上,一人负手而立,远望浩浩长江,眉宇之中,闪烁着几分深邃。

  那矮瘦的男人,胡须枯黄稀疏,皮肤黑中带黄,像是长期缺乏营养,他的相貌不仅称不上平庸,甚至还有几分丑陋。

  但是,再仔细看去,那一双细小的眼睛却半开半阖,精光四射,平整的额头上还有一条刀刻似的深深皱纹,仿佛蕴涵着看破世事的阴郁沧桑。

  “公子,前边就是江陵城了,听说刘州牧把州治迁到了这里,咱们要不要入城去新州治的热闹。”

  身后,一名书僮问道。

  “江陵城是非之地,不去也罢。”

  那公子干瘪的嘴唇微微蠕动,浑厚之中弥散着几分自信。

  “不去江陵,再往前就是夏口了,听说那黄太守也是当世名将,公子要不要去会会他。”书僮又道。

  那公子咧了咧嘴,似笑非笑,“黄祖比本公子还骄傲自大,不见也罢。”

  书僮皱了皱眉头,“江陵也不去,夏口也不去,那咱干脆就回襄阳老家吧,公子外也游历这么久,也该回家看看了,听说襄阳那个新崛起的颜良可是个厉害角色,说不定就是公子想见的明主。”

  “颜良么……”

  那公子低眉不语,双眼微合,似乎陷入了沉思。

  半晌之后,那公子道:“襄阳倒也不急于回去,蜀地既已游过,干脆就顺流东下,再去江东瞧瞧吧。”

  书僮无奈的叹了一声。

  扁舟一叶,轻快而行,过不多时,巍巍江陵城已消失在身后的江雾之中。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