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八十章 黄祖变聪明了

第一百八十章 黄祖变聪明了

  时间转眼已是三天之后,江陵城依旧戒备森然。

  蔡家的嫡系布满四门,城中各条大街,不时的有一队队巡逻的士卒经过,这一城的士民,隐约已经感觉到似乎要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江陵南门外,一队人马正徐徐的向岸边码头而去。

  刘琦一身落寞,默默不语的走在队伍中,不时的回望一眼江陵城,望城兴叹,依依不舍。

  “大公子,没什么好留恋的,我们还是尽快上船南去吧。”

  并骑而行的诸葛亮,轻摇着羽扇,却是一派淡然。

  刘琦咬牙切齿,恨恨道:“父亲大人病危,可恨蔡瑁蒯越二人把持州府,竟不让我去见父亲,实在是可恨之极。”

  诸葛亮却淡淡道:“州牧被颜良那厮如此一气,只怕已无力挽回,蒯蔡二人是怕州牧大人立大公子你为继承人,所以才假借州牧之命,外放公子你为长沙太守。”

  听得诸葛亮此言,刘琦的脸上恨色愈重。

  “蔡蒯两个小人固然可厌,颜良那厮更是可恶之极,若是父亲当真给他气死,我刘琦发誓必亲取他人头为父亲报仇。”

  刘琦恨得是咬牙欲碎,满脸的愤恨。

  “那颜良竟能想出如此歹毒之计,亮竟也难以料到。不过眼下江陵乃是非之地,大公子留在那里也是危险,与其身处险地,干脆将计就计去往长沙赴任。”

  听得诸葛亮的劝说,刘琦的怒意缓和了许多,却又不甘道:“我这一走虽然脱离了险境,可是一旦父亲有不测,蔡蒯二人必会伪造父亲遗命,立刘琮为荆州之主,那个时候,我岂能屈居那小儿之下。”

  诸葛亮冷笑了一声,不以为然道:“大公子赴任长沙后,自可纠结长沙之兵,再加上黄祖的江夏之兵,到时候蔡蒯二人若当真敢伪造州牧遗命,大公子大可提两支兵马直取江陵,把那州牧的位子夺回便是。”

  诸葛亮这一席话,却令刘琦有如茅塞顿开一般,黯然的精神陡然间一振。

  孔明说得没错,长沙那里尚有族弟刘磐的一支精兵倾向自己,再加上黄祖的江夏兵,以蒯蔡二人区区几万江陵兵马,焉能是敌手。

  你们用卑劣的手法夺走我的州牧之位,我刘琦便以牙还牙,用武力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思绪翻转,刘琦的精神很快就振作起来,眼眸之中,更是迸射着热血。

  “孔明兄说得对,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赶快去长沙吧。”

  心情大好的刘琦,再无犹豫,策马便向码头奔去。

  那一骑人马,匆匆的踏上前往长沙之路时,州牧刘表,尚躺在那冰冷的榻上,在生死间痛苦的挣扎。

  刘表感觉到生命正如退潮之水般,飞快的从身体中流逝,留下的,只有一具枯老的躯体。

  微微睁开的眼睛中,次子刘琮和亲信蔡瑁、蒯越几人,不时的进进出出,神神秘秘的,仿佛在酝酿着什么计划。

  刘表虽然昏昏沉沉,但他的一丝意味尚还存留。

  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在这临死之际,他最想见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长子刘琦。

  但每次睁开眼时,却始终不见长子的影子,刘表的心愈加的凄凉痛快。

  就这样,在痛苦的煎熬中,他也不知自己昏昏沉沉的躺了多久。

  某一天的清晨,当他再次醒来时,突然间觉得肺中如火灼般难受,他也不知哪里来气力,竟是突然间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张口便喷出一股血箭。

  “主公醒来啦,主公醒来啦——”

  周围又是一片嘈杂混乱,当刘表从糊糊迷迷清醒时,发现自己正被次子和蔡蒯二人围观着,身边再无旁人。

  “主公,张仲景正在赶来的路上,请主公再忍耐片刻。”蔡瑁宽慰道。

  刘表摇了摇头,艰难的说道:“老……老夫已经没时间了……异,异度,由你来记录老……老夫的遗命……”

  众人神色一变,蒯越和蔡瑁对视一眼,二人知道,刘表这是回光返照,自知马上就要死去,所以才急着要立遗嘱。

  蒯越不敢迟疑,赶紧叫人拿来纸笔,自己挽起袖来亲自执笔。

  那刘琮却在旁泣道:“父亲春秋正盛,怎么可就立遗命,这也太不吉利了。”

  刘表却对眼前次子视而不见,只一字一句,断断续续的道出了他的遗命:

  我死之后,立长子刘琦为荆州牧,接掌荆州军政大权,以蒯越、蔡瑁、黄祖为顾命之臣,辅佐新主。

  这遗嘱一出,蔡瑁和刘琮顿时大惊失色。

  执笔的蒯越,更是手僵在了那里,不知该不该在写下去。

  他万万没有料到,苦心经营扶持了刘琮这么多年,最后时刻,刘表竟然还是选择了立长子刘琦为继承者。

  此时此刻,蒯越有种被戏耍了的感觉,他僵硬的脸庞中,渐渐涌起了恼色。

  刘表似乎神智已不清楚,也感觉不到周围渐渐冷峻的气氛,只是自顾自的又把遗命重复了一遍。

  干咳了一阵后,他又幽幽叹道:“异度、德珪,你二人辅佐老夫坐拥荆襄十余年,老夫对你们是既感激又信任,老夫眼下就要去了,万望你们念在咱们多年的主臣之谊,能继续辅佐琦儿。”

  蒯越和蔡瑁二人心中极不是滋味,只是“嗯嗯”的应付着刘表的叮嘱。

  “还有,颜良匹夫,老夫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尔等将来定要将颜良的人头取下,以祭奠老夫的在天之灵,切记,切记啊……”

  此言一尽,刘表身子猛的一抖,仿佛嗓子眼被什么堵到一般,整个人再也喘不上一口气来。

  那苍老的病躯挺了那么几挺,便是“哐”的躺倒在了床上。

  所有人的身子都跟着一震,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刘表,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蔡瑁最先回过神来,颤抖着伸出两根指头,往刘表鼻间试了一试。

  片刻后,蔡瑁摇头一叹,沉声道:“主公去了。”

  沉默。

  “爹爹呀,你怎能就这样去了,儿还来不及孝敬你老人家啊——”

  刘琮最先爆发出嚎陶的大叫,扑到刘表的尸身上就大哭起来。

  其余众婢女仆人等,皆也齐齐跪了下来,陪着刘琮大哭起来,整个内室中乱成了一片。

  蔡瑁却无一滴眼泪,赶紧将蒯越从内室中拉了出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主公真是病昏了头,临死之前,竟还真的立了刘琦为荆州之主,异度,这下咱们该怎么办?”蔡瑁紧张的问道。

  蒯越却冷笑一声,“主公立刘琦为荆州之主,又有谁知道呢。”

  说着,蒯越将那道手书的刘表遗命,当着蔡瑁的面,缓缓的撕碎。

  蔡瑁愣怔了一下,旋即嘴角也掠起一丝冷笑,原本一脸的担忧,已是烟销云散。

  看着遍地散落的碎片,蔡瑁的脸上却又流露出些许愧疚,叹道:“主公对我们也算恩重如山,我们这般违背主公的遗命,似乎有点忘恩负义。”

  蒯越却道:“主公早已病昏了头,说不定他那时根本就不知自己说了些什么,况且我们即使拥立二公子为荆州之主,那也还是拥立他刘家的人,怎算得上是忘恩负义。”

  被蒯越这般一开解,蔡瑁残存的那丁点愧疚,瞬间已消失全无。

  内室中,刘琮依旧在嚎陶大哭。

  这时,蒯越与蔡瑁对视一眼,二人便一脸肃然的步入了内中。

  二人上前一步,拱手齐声道:“属下参见州牧大人。”

  刘琮一愣,哭声骤止,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二人。

  蒯越大声道:“先公既有遗命立主公为州牧,荆州百万子民,还翘首以盼着新主统领治事,主公理当节哀顺便,以大局为重才是。”

  刘琮茫然了一会,旋即明白了他二人的意思,那哭得红肿的眼眶中,悄然掠过一丝兴奋。

  #####

  新野。

  十天之后,刘表病逝的消息,终于传到了这里。

  紧接而来的,便是刘琮继承荆州牧的消息,也就是说,从法理上来讲,荆州七郡的主宰,已经变成了那个十几岁的小屁孩。

  一切尽在颜良和他的谋士们的预料之中。

  消息传来之时,颜良便即下令,命麾下各军严阵以待,只待时机一到,即刻发兵南下。

  除了留守宛城的五千兵马,还有镇守襄阳的六千兵马,以及新野的一千多驻军我,颜良此次能调动的兵力,已经多达两万五千。

  这百战精锐,只要颜良一声号令,就可以迅速南下,直奔夏口而去。

  大帐中,颜良凝视着长江两岸的地图,心中已经在勾勒着饮马长江的战略蓝图。

  脚步声响起,许攸匆匆而入,看他那凝重的表情,似乎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子远先生,你可别告诉我,刘表那老家伙又诈尸了。”颜良冷笑道。

  许攸一怔,摇头苦笑,“当然不是了,老朽带来的是关于江夏的消息,主公听了恐怕会有些不高兴。”

  “再坏的消息本将也听过,说吧。“颜良丝毫不以为然。

  “最新情报,那黄祖似乎对我们已有防备,也不知是听了谁的建议,竟是在夏口往北的汉水沿岸,星夜赶建了几十座烽火台,这也就是说,即使我们的大军突袭南下,夏口城方面也会转眼就得知消息。”

  听得此言,颜良的眉头不禁微微一凝。

  “烽火台么,黄祖,你什么时候变聪明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