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蔡姝

第一百八十六章 蔡姝

  江陵城,州府。

  刘琮踱步于大堂,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所看到的那每一样精致的陈设,嘴角时隐时现着几许暗暗的得意。

  最后,他整了整衣容,摆出正襟危坐的样子,高坐在了上位。

  居高临下,俯视着诺大的殿室,心中的那份得意,难以克制的洋溢在了脸上。

  曾几何时,这里就是他先父训视众臣下的地方,多少年来,身为儿子的他,只有仰视的份。

  处于下首的他,曾不止一次的想象着,如果自己坐在那里会是怎样一种感觉,是威严,是骄傲,或者是别的什么。

  此时刘琮才知道,所有的想象都比不上亲身体验来得真实。

  “高居人上,俯视众生,原来是这般感觉……”

  刘琮脸上流转着惬意,那种新鲜的快感,让他忍不住扭动着屁股。

  脚步声响起,空旷的大堂外,似乎有人要进来。

  刘琮马上收敛起了脸上兴奋的表情,学着父亲的样子,尽量摆出一副不怒自威,城府深邃的样子。

  须臾,一袭倩影盈盈而入,进来的不是臣下,而是他年轻的妻子蔡姝。

  庄重立时散去,刘琮的脸上转眼挤出笑容,忙是起身下阶迎了上去。

  他的这位年仅十五岁的小娇妻,继承了她姑姑蔡玉美貌的同时,也继承了蔡玉的心眼和手段,自成婚几年来,把个刘琮拿捏得是服服帖帖,又爱又怕。

  “夫人,你怎么来了。”刘琮上前几步,将自己的妻子扶住,一副小心翼翼陪笑的样子。

  蔡姝却瞪了他一眼,“夫君,如今你已不比从前,你可是这荆州之主,怎的还一点威严都没有。”

  “是是,夫人教训得是。”

  刘琮讪讪一笑,跟着把腰板挺了挺,极力的想营造出一副威严之状。

  只是他天性有几分怯缩,身材又比较瘦小,这般故作威严时,反而显得有些滑稽,身后那些婢女们瞧见,皆是低头忍俊不禁。

  蔡姝干咳了一声,那些婢女们才赶紧噤声,不敢再笑。

  “夫人站着小心累坏身子,咱们坐下说话。”

  刘琮体贴的扶着小娇妻,一起走上阶去,扶着她一齐并肩坐在了州牧之位上。

  蔡姝扭动着小蛮腰,坐得稳当,衣袖两边一拂,俯视堂前,柳眉明眸间,一股傲娇之色油然而生。

  这居高临下的感觉,不禁让蔡姝心情澎湃自得起来。

  她将樱桃小嘴一嘟,斜眉问道:“夫君,你看我有没有那母仪天下的气势。”

  刘琮本想顺着拍妻子几句马屁,但一听那“母仪天下”四字,脸色却不禁一变。

  母仪天下四个字,那可不是谁都可以用来形容的,那是大汉帝国的皇后专有之词,蔡姝此言,实有几分大逆不道之嫌。

  刘琮心一虚,忙道:“夫人啊,话可不能乱说,那‘母仪天下’什么的,可不……”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那袁绍都敢称王称公,夫君你好歹乃刘室皇族,如今又坐拥荆州之地,说不定就有帝王之命,那妾身这个做妻子的,当个皇后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蔡姝打断丈夫的小心谨慎,言语甚是“猖狂”。

  刘琮听着却有几分汗颜,额边不禁滚下一滴汗珠。

  “为夫虽已是荆州牧,但眼下江夏长沙俱反,北面襄阳还为颜良匹夫所占,荆州尚未平定,怎敢妄图下天下吧。”

  刘琮讪讪笑道,言语颇不自信。

  蔡姝却冷哼一声,不以为然道:“夫君身为一州之主,岂能这般没有自信,黄祖和那刘琦反了又怎样,有我叔父在,早晚必能扫平了他们,到时候再挥师北上,灭了那颜良,夫君早晚必能图谋天下。”

  妻子的话虽有些张狂成份在内,但刘琮听着却似平添了几分信心,眉宇中不禁掠起几分憧憬。

  夫妻二人,并肩坐在这上位上,享受着那份俯视众生的快感。

  大堂中,不知何时已回响起两个年轻人畅快的笑声。

  正当这时,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名亲军也不待通传,便是闯将进来。

  刘琮脸色一沉,正待斥责时,那亲军却伏地颤声叫道:“启禀主公,大事不好,蔡将军的水军在巴丘大败给叛军,几乎全军覆没,叛军马上就要杀到江陵城来啦——”

  晴天霹雳。

  这一惊天的噩报,直如那晴天霹雳一般,瞬间把刘琮从畅想的高峰,劈入了绝望着的深渊。

  身边的娇妻蔡姝,同样是花容惨然,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

  两个年轻人的美梦,就此化为粉碎。

  ……

  蔡瑁兵败的消息,转眼间就传遍了整个江陵城,一城的士民很快就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

  一个时辰之后,蔡瑁和仅存的几千败兵狼狈不堪的逃回了江陵,而黄祖和刘琦的几万联军,就在身后穷追不舍。

  兵败的蔡瑁赶至州府之时,此间已是乱成了一锅粥。

  大堂之中,争吵之声此起彼伏,恐惧像瘟疫一般在众臣之间传播。

  此间的这个官吏们,多是拥立刘琮继位的人,如今蔡瑁兵败,江陵城失陷只是时间的问题,到时大公子刘琦杀进城来,若是报复起来,他们的身家性命又将如何保全。

  当蔡瑁灰头土脸的步入大堂时,所有人都对他报以愤怒鄙视的眼光。

  蔡瑁面色羞愧,低着头来了到蒯越面前,那副惨然之状,似乎想向蒯越寻求个主意。

  作为荆襄第一谋士,一手导演了刘琮继位的蒯越,此时却只能摊了摊手,一脸束手无策的无奈。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今江陵的几万大军都给蔡瑁败光,纵然蒯越胸有奇策,哪里又有施展的资本。

  大堂之中,绝望的气息在弥漫。

  而身为州牧的刘琮,则躲在后堂之中,耳听着众属下的争吵,却不敢出头露面。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才做了几天的州牧,这屁股还没来得及坐热,转眼就要面临着覆灭的危境。

  刘琮不敢出去面对这残酷的事实,他只能虚弱无力的枯坐在那里,失魂落魄的发着呆。

  身边同样焦虑的蔡姝,忍不住道:“夫君,外面的人都在等着夫君拿主意,夫君岂能躲在这里不出去。”

  刘琮苦笑了一声,“拿什么主意?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那叔父和蒯越安排的,现在他把我的兵马败了个干净,大哥的大军马上就要杀到,除了投降之外,我还能拿什么主意。”

  刘琮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已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蔡姝却秀眉紧锁,俏脸上涌动着不甘。

  沉默许久,蔡姝的眼眸忽然一亮,忙道:“夫君先不必绝望,妾身倒有一个办法,或许还可绝处逢生。”

  刘琮沉如死水的脸庞,一瞬间闪过几分神采,仿佛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蔡姝遂移至近前,附耳将自己的办法道与了他。

  ######

  夏口城。

  太守府中,颜良正品着黄祖所藏的陈年佳酿,欣赏着黄府中所养的舞姬翩翩而舞。

  阶下诸将,尽皆开怀畅饮,笑眯眯的欣赏着堂中起舞弄影的美姬。

  颜良一杯酒饮尽,啧啧叹道:“黄祖这老家伙还真会享受,府中竟藏了这么好的酒。”

  “不单是这酒,兄长你看堂前这些娇滴滴的美人,哪个不是美到让人流口水,黄祖这老匹夫还真是会享受。”

  旁边酒气熏熏的文丑,笑眯眯的说道。

  颜良扫了一眼其余诸将,无不是一脸浪色,盯着那些舞姬死不移眼。

  颜良兴致一起,遂是大声笑道:“尔等血战一场,都辛苦了,这堂前舞姬你们看上了哪个,尽皆拿去享受便是。”

  美酒与佳人,这班虎狼之士为颜良血战沙场,颜良又岂会连几个庸脂俗粉都不舍得赏赐,以慰劳他们的勇武作战。

  诸将一听,无不大喜,纷纷对颜良是感激万分。

  接着,这班虎狼之士,便是大笑着奔入堂中,你争我夺,将那些惊慌的舞姬们抢了个空,各自抱着美人猴急火燎的而去。

  “子远先生,眼前还剩下几个美人,你就不打算挑一个享受享受吗?”颜良笑问道。

  “这个……老朽老矣,这老骨头可经不起这些美人销魂啊。”

  许攸捋须自嘲,脸色间竟还有些不好意思。

  许攸到底还是文人出身,比不得文丑等武将的粗鲁,美人当前,却也要顾及着几分矜持。

  正当这时,亲军匆匆而来,将一道来自于襄阳徐庶发来的急报呈上。

  颜良放下酒杯,展开帛书眯眼一瞧,那酒气熏熏的眼眸,却忽然间掠起几分奇色。

  许攸见得颜良神色有异,心知襄阳有事,便忙问道:“主公,可是襄阳出了什么状况吗?”

  “先生自己看吧。”颜良冷笑一声,将那帛书递出。

  许攸怀着好奇接过一看,脸色也不禁涌上奇色,脱口道:“刘琮弃却江陵,北逃至了当阳城,竟派人前来襄阳,声称想和主公联合,共同对付刘琦!”

  帛书中的消息,正是如此。

  协助魏延镇守襄阳的徐庶,闻知此事后,当即飞马派人将这消息送抵了夏口。

  “子远先生,刘琮想要联合本将,这个消息,你是不是觉得也有很意思呢……”

  颜良的语气中,似有几分言外之意。

  许攸沉吟半晌,猛然间抬起头来,这主臣二人的脸上,不约而同的浮现几分诡笑。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