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何时看错过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何时看错过人

  日过正午,夏口城的上空,阴云密布。

  颜良立于城头,俯视着城外之景。

  西岸的汉水水营和南岸的长江水营,几百艘战舰皆藏于寨中,四千水军士卒已井然有序的布列于两寨,强弓与硬弩皆已上弦。

  岸边旱营,万余步军将士,在文丑的率领下,皆也严阵以待。

  甘宁所率的三千水军已先行溯江而去,颜良此刻所能做的,只有坚守夏口城,等待着上游水战的消息。

  如果甘宁水战失利,颜良就要在丧失制水权的情况下,跟黄祖打一场不对等的攻守战。

  得胜的黄祖水军,可以直入汉水,肆意的搔扰后方,兵马更可随时登岸,以切断新野通往夏口的粮道。

  那时的鏖战,必将是一场痛苦的坚守。

  颜良当然不愿意看到那一幕,而且,他也深信,他的大将甘宁绝不会允许那样的事发生。

  风起了,城头愈冷,习惯了荆北天气的士卒们,不禁都打起了冷战。

  颜良也下意识的束紧了衣甲,目光由近而远,延伸向了上游滚滚无尽的长江。

  脚步声响起,许攸上得了城头。

  “黄祖不比蔡瑁,这个人连江东孙氏都奈何不了,主公当真打算让甘宁主动迎击吗?”

  许攸冷得牙关打结,话中有几分担忧。

  颜良却只淡淡道:“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兴霸既有这个信心,本将焉能不让他去。”

  许攸皱了皱眉头,脸上的忧色有增无减。

  顿了一顿,他又道:“兴霸的水战确实了得,可这一次既然要跟黄祖正面交战,更当尽起全部水军,可兴霸却为何只带了三千士卒,而且所乘战船还都是一些小型的艨冲,竟连一艘斗舰都没有,这也太过托大了吧。”

  颜良嘴角微微一动,许攸的顾虑,颜良又何曾没有想到过。

  前番襄阳数次水战,甘宁虽然也是以少胜多,但每一次却也是拿出了全部的水军家当,拼上性命的跟蔡瑁决一死战。

  但这一次,面对着更为强大的对手黄祖,甘宁却反而动用了比原来更少的兵马。

  如此举动,实在是有违兵法之道。

  尽管颜良心存疑惑,但信奉用人不疑理念的他,自信甘宁这么做,必有其道理。

  所以,先前发兵时,甘宁提出如此要求,颜良也眼睛都不眨一下,当场就一口应允。

  眼下许攸提及此事,却如何能不触动颜良的心思。

  只沉顿了一片刻,颜良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份豪迈的笑容。

  “兴霸早用他的战功,证明了他的水军实力,今日他就算要单枪匹马去挑黄祖数万大军,本将也绝对相信他有取胜的把握,子远先生不必再担忧,就随本将在此赏赏景致,静待兴霸的好消息吧。”

  此一语,充满了自信,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般。

  许攸心头不禁一震,深为颜良对自己判断力的自信而感染。

  “我跟随主公至今,他每每用人都得其所长,从未曾有过失算,这一次又怎会错,罢了,我又何必再徒自担忧。”

  心念于此,许攸心中的那份忧虑便也放下,只振作精神,静待大战的结果。

  遥望西面的颜良,心中却在暗道:“兴霸啊兴霸,你从未令本将失望过,我相信你,这一次也一定不会。”

  ……江风掠过岸边,密密的芦苇发出哗哗的声响,很快就淹没在涛声之中。

  甘宁伏在船头甲板上,拨开苇丛,双目凝成一线,扫视着西面。

  茫茫一片江面,除了偶尔经过的一两艘渔船外,看不出任何船只的踪迹。

  从清晨直到午后,整整半日的时间,却仍不见黄祖军的影子。

  甘宁能够感觉得到,身后士卒们当中,已经开始弥漫着某种焦躁的情绪。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种焦躁的情绪越发的浓重。

  唯有甘宁,却依旧沉静得跟石头一样,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担忧。

  主将的冷静,让将士们的情绪稍稍平伏了不少。

  不知过了多久,当日渐西沉时,一直沉静如水的甘宁,眼眸却忽然一动,仿佛发现了什么异动。

  那刀锋似的目光极目远望,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茫茫的乌云,正贴着长江徐徐而至。

  那乌云前进的速度极快,只片刻之间便在一里之外。

  甘宁的眼眸中顿时掠起兴奋的神色,口中咬着牙骂了一声:“他娘的,黄祖你个老杂毛,可让老子苦等了半天。”

  那乌云不是别的,而是遮天蔽日的帆影。

  极目西望,但见宽阔的江面上,成百上千的大小战舰,浩浩荡荡顺流东下,战舰之多,尽是一眼望不到尽头。

  中央那艘巨大的斗舰上,那一面“黄”字大旗正高高的飘扬。

  这一支舰队,正是荆州最强的江夏水军。

  船头之上,黄祖披甲扶剑,傲然的冷视着前方,眼眸之中闪烁着愤怒与急迫。

  在得知夏口失陷的消息,在看到儿子黄射被逼得的那封劝降书之后,愤怒的黄祖,率领着两万五千名精锐的江夏水军,千余艘战舰,日夜不停的顺流东下,向着老巢杀奔而去。

  那些江夏士卒和他们的主帅同样愤怒急迫,妻儿失陷敌手的他们,恨不得能插翅飞回夏口,夺还自己的家乡。

  这一支浩浩荡荡的舰队,几乎以满帆满桨的速度,再加上顺流之势,向着夏口飞驰而去。

  来势固然汹汹,但却未免有些太过急迫。

  甘宁要的是就是黄祖的急迫,这也正是颜良逼迫黄射写那封劝降书的目的,为的就是激怒黄祖。

  不多时间,浩浩荡荡的江夏水军已陆续从眼前驰过,这些急着东归的江夏军,全然没有觉察到,两岸的苇丛之中,一支敌人正悄无声息的隐藏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急切夺还夏口的黄祖,只顾着顺流疾驰,根本没时间去派出哨船先行侦察。

  在黄祖看来,颜良偷袭夏口只不过是奸计侥幸而已,此刻的颜良,应当正集结着他可怜的水军,背城而立,等待着自己强大水军的进攻。

  黄祖根本就没有想到,颜良竟然不按常理出派,派出了一支三千人的水军来迎战而他。

  而且,此刻他就从这支水军身边经过,却浑然不觉。

  甘宁默默的注视着一艘艘经过的敌舰,终于,他那到了那一艘巨舰。

  帅旗所在,必是黄祖的旗舰。

  时间,正是此时。

  “速发信号,全军出击!”

  甘宁敏锐的抓住了时间,从地上一跃而起。

  号令传下,岸边守候的士卒,迅速的将早就备好的三道烽烟点燃。

  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那是开战的信号。

  长江两岸,隐伏在苇丛中的三千将士,同时一间看到了那冲天而起的信号,他们心中的焦虑,一瞬间便就滚滚的热血所取替。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哗哗”声,颜家军的水军健儿们,迅速的将覆掩在船身上的芦苇掀去。

  紧跟着,阵阵的呦喝声如怒涛而起,一艘艘艨冲舰从苇丛中窜出,撕去了伪装,露出了它们狰狞的獠牙,如凶猛的鲨鱼一般,向着浑然不觉的敌军舰队扑去。

  两百余艘艨冲,从两岸杀出,向着整支江夏水军的腰位撞去。

  甘宁所在的那艘艨冲,更是一马当先,径直奔往黄祖所在的旗舰而去。

  全身心专注着舰队前方的黄祖,还有大多数的江夏士卒,完全没有想到苇丛中会藏有伏兵。

  甚至当岸边升起浓浓的黑烟时,他们也只以为是当地的农夫在烧桔竿而已,直到那一艘艘的敌舰,逼近两百余步时,方有人注意到了骤起的突变。

  “不好,敌舰侧翼杀过来了!”

  “苇丛中藏有敌人伏兵,我们中埋伏了!”

  ……士卒们很快惊叫起来,受到惊动的黄祖,这才转目向两岸望去。

  当黄祖看清那飞速逼近的敌舰时,整个人立时惊得目瞪口呆,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

  “颜良那厮竟然在苇丛中藏了伏兵,糟了,老夫一时心急,竟是疏忽了侦察。”

  震惊之下,黄祖极力的平伏下心神,忙是喝道:“贼兵人少,休得惊慌,各船立刻调整方向,强弓硬弩给老夫狠狠的射,休得让敌人撞入阵中。”

  旗舰上的令旗迅速的摇动,一艘艘全速前行的战舰,不得不艰难的改变方向,试图掉转船头来迎击突然杀出的伏兵。

  各舰斗船虽稍有骚乱,但并未乱了阵脚,转向变阵之际,一支支的箭矢便如雨点般倾向袭来之敌。

  黄祖不愧是久经战阵,他一眼就看出颜良军的伏兵不多的软肋,他相信,只要阵形不乱,敌人终究难成气候。

  “哼,颜良,你以为使出这般小伎量,就能撼我老夫的庞大水军么,真是可笑。”

  黄祖很快就恢复了自信,心中暗自嘲讽。

  但他的自信只持续了片刻,那双苍老的眼眸中,转眼就为惊色所占据。

  那突然杀出的颜军伏兵,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试图将他水军拦腰截断,以扰乱他的阵形。

  那一艘艘敌军艨冲,却是迎着如蝗的箭雨,朝着同一个目标冲来。

  旗舰,是他的旗舰。

  敌人这是要擒贼先擒王!

  那一艘最快的艨冲,辟波斩浪,迎着箭雨勇往直将。

  傲立船头的甘宁,用双戟轻易的拨挡开射来的箭雨,脸上已是泛起狰狞的冷笑。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