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九十章 孔明的阴谋

第一百九十章 孔明的阴谋

  颜良的目光移到了刘琮身上。

  这小子如今地盘已经让大哥给抢了去,身无一兵一卒,只剩下老婆一个,却还敢大言不惭的在自己面前自称“荆州牧”,摆起了没落贵族的气派。

  颜良想到了刘备,这位大汉皇叔无论多么落魄,逃到哪里嘴上不忘挂上大汉皇叔、左将军之类的头衔,看来他们老刘家都有这样的传统。

  不过人家刘备好歹是腥风血雨里拼杀过来,被曹操也称为英雄的人物,你刘琮纯粹一个蜜罐子里长大,连战场都没上过的一个二世祖,也敢学人刘备。

  颜良忍不住一声冷笑。

  只那么一声冷笑,却暗含着慑人的寒意,直令刘琮打了个冷战。

  此时的刘琮心中自是害怕,但却想起了父亲先前的教导,要处惊不变,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方才是雄主之姿。

  刘琮只好强压下惧意,撑起胸膛笑道:“琮之先父与将军乃盟友,如今家门不幸,我那逆兄图谋造反,还望右将军能念先父旧谊,助琮扫平叛贼。”

  到了此时,刘琮还抱有一丝希望。

  颜良也不急于发作,只反问一句:“你想让本将帮你灭了你大哥,本将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刘琮听到颜良谈到了好处,心中不禁一喜,忙道:“只要将军肯出兵,扫灭刘琦之后,琮愿割半个荆州给将军以为酬谢。”

  “半个荆州,真是好大方啊。”颜良佯作咋舌之状。

  刘琮笑呵呵道:“那是应该的,应该的。”

  啪!

  脸色骤变,颜良猛一拍案,只把刘琮吓了一跳。

  “小子,你想空手套白狼,凭几句话就让老子出兵,你以为我颜良是那么好糊弄的么。”

  颜良鹰目如刃,瞪视着刘琮。

  刘琮不想颜良说变脸就变脸,心中一慌,顿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时,旁边的蔡姝见状,忙是柔声道:“将军息怒,夫君他岂敢糊弄将军。夫君他的意思是,他如今虽是身无一兵一卒,但却是名正言顺的荆州牧,在荆州士民中还是很有号召力的。介时夫君他出面号召荆州军民反抗刘琦叛贼,将军再出兵攻剿,我们两家各出其力,同心剿灭刘琦,然后再平分荆州,这岂不对我们两家都有好处,还望将军明鉴。”

  蔡姝吐腔圆润,如珠玉落盘,声音极是好听。

  她这一番倒也把刘琮的用处点了出来,以证明双方联手,刘琮虽出不了兵,但出的却是他这正牌荆州牧的软实力。

  “这个姓蔡的小丫头倒是机敏的很,看来跟她的姑姑一样,是个心眼十足的女人……”

  颜良心中暗思之际,面上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讽刺。

  蔡姝满以为自己口吐莲花,能说动颜良,却不想对方回应的却是这般讽刺的笑声,这让蔡姝顿时有些慌促。

  笑声渐止,颜良冷冷道:“老子我当初来荆州时,兵不过两千,如今不也左拥襄阳,右抱夏口,你以为,不借用你那狗屁荆州牧的名头,老子我就打不下整个荆州吗。”

  简单的一语,却令刘琮和蔡姝都无言以应。

  他们这才想起了颜良的发家史,那个仅仅凭着两千人的袁家叛将,一年多的时间里,夺新野,陷宛城,下襄阳,如今又袭取了夏口,几乎完成了天下人都认为无法完成之事。

  于颜良而言,他刘琮所谓的号召力,当真是可有可无。

  刘氏那对小夫妻,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大堂中,一双双眼睛直视着他们,却令他二人愈觉如芒在背。

  蔡姝只觉浑身不自在,忙是轻咳起来,以掩饰内心的尴尬。

  “我看蔡夫人也累了,你们就先下去休息吧,至于你们的提议,本将哪本心情好了,或许还会考虑一下。”

  颜良微微一摆手,示意将他二人带下。

  那二人无可奈何,只好乖乖的顺从。

  蔡姝起身之际,却正与颜良的目光相撞,那肆意的目光,只令蔡姝娇身微微一颤,脸畔悄然掠过几分绯红。

  这时的刘琮,似乎也觉察到了颜良对自己妻子眼神的侵凌,眉头悄然皱起,却又不敢有丝毫表露,只能假作不见,扶着自己的小娇妻离去。

  屏退了刘琮,接下来,颜良便叫将蔡瑁传入。

  过不得片刻,一名灰头土脸的男人,带着一脸的忐忑步入了大堂。

  这就是曾经荆襄第二号人物,权倾一时,呼风唤雨的蔡大将军。

  这也是那个自颜良占据新野之后,就屡屡的兴兵来攻,却屡屡被打得大败而归的那个手下败将。

  只是令颜良费解的是,蔡瑁一次次的战败,一次次的把刘表的家底败光,刘表却一次次对其既往不咎,仍使其执掌兵权。

  刘表这老家伙,宁可让这么一个有姻亲关系的世族废物,把自己的基业一点点断送,也不肯启用那些真正的人才。

  而刘琮继位后,不吸吸其父的教训,依旧令蔡瑁统帅全军,结果巴丘一场大败,败得自己成了丧家之犬。

  在颜良看来,蔡瑁就是荆州的一朵奇葩,一颗毒瘤,谁敢用他,必然会败到倾家荡产。

  此刻,这颗毒瘤就站在面前,拱手恭敬道:“末将蔡瑁,拜见颜右将军。”

  “蔡大将军免礼吧,说起来你还对本将有恩,就用不着这么客气。”颜良笑道,态度甚是和蔼。

  蔡瑁这下就愣了,黯然的脸上不禁浮现出茫然。

  他茫然的不是颜良对他的客气态度,而是颜良竟说他对自己有恩。

  颜良便道:“本将方来荆州时,兵少将寡,那时候以刘景升的实力,若是另派一员良将率军攻打,只怕本将还真难以抵挡,多亏有蔡大将军你带兵,本将才能越打越强,方有今日之势啊。”

  此一席话,讽刺的意味已是彰显无疑,左右许攸等人听了,也是忍俊不禁。

  蔡瑁这下才听明白,顿时是羞愧到脸红脖子粗,恨不得打个地缝钻进去。

  眼瞧着颜良一本正经,蔡瑁却只得讪讪笑道:“将军谬赞了,其实末将那时本不愿与将军为敌,只是蒯越一力的鼓动刘荆州针对将军,末将也是身不由己。”

  蔡瑁竟然把责任都推在了蒯越身上,而且还回了一句“谬赞”,这脸皮之厚,当真是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颜良自问阅人无数,似蔡瑁这般厚颜无耻之徒,还真是头一回见过。

  “那么,不知蔡大将军你眼下有何打算?”颜良脸上的鄙夷已现。

  蔡瑁忙道:“末将愿归顺将军,为将军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蔡瑁倒是和他那侄女婿刘琮不同,很快就认清了现实,不再抱有任何幻想,很干脆的就向颜良表明了归顺之心。

  只可惜,颜良却不会容许自己麾下,有这样既无耻又无能的废物。

  颜良便冷笑道:“刘景升家大业大,诺大的荆州都败在了蔡大将军你的手上,本将这点辛苦打拼下来的家业,只怕可经不起你折腾啊。”

  颜良用讽刺的言语,拒绝了蔡瑁的归顺。

  蔡瑁顿时就有点慌了,他隐约从颜良的口气中,感受到了几分杀意。

  此等仇敌兼废物的俘虏,以颜良的风格,自然是一刀宰了痛快,不过眼下蔡瑁已提出归降,若然再杀却有些不妥。

  颜良遂将目光转向了许攸。

  许攸会意颜良的意思,自家主公这是既想杀蔡瑁,又不想假自己之手。

  沉吟片刻,许攸便笑道:“主公,依老朽之见,这蔡瑁乃是个晦气之人,不如就将他送还给刘琦算了。”

  送还给刘琦,好主意。

  颜良旋即领会其意,摆手道:“就依先生之意,速将此人押走,连夜送往江陵吧。”

  蔡瑁一听此言,顿时吓得面色惨然,急是伏首哀求道:“末将哪怕为将军做牛做马也成,只求将军不要将末将送还给刘琦,求将军开恩……”

  蔡瑁同蒯越不同,蒯越至多是个谋士,背后出谋划策,而蔡瑁却是率领着兵马,正面的跟刘琦和黄祖干仗。

  再加上蔡瑁跟刘琮的姻亲关系,刘琦可以饶过蒯越,却绝不会饶了蔡瑁。

  把蔡瑁送还给刘琦,就等于是把他往死路里推。

  此时的蔡瑁,面临着生死存亡之时,已是完全不顾颜良,极尽奴颜婢膝的向颜良哀求。

  如果蔡瑁骨气硬一点的话,颜良还可以考虑给他一丝生机,但是现前,眼前这哭哭啼啼之徒,却令颜良无比的厌恶。

  “还不快把他拖走。”颜良拂袖喝道。

  左右亲军汹汹上前,迅速的将蔡瑁拖了出去。

  ######

  一天之后,江陵城。

  州府之中,正为沉重的气氛所笼罩。

  黄祖仓促出兵的失败,给刚刚夺下江陵,夺回荆州牧之位的刘琦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时的刘琦,在解决了他的弟弟之后,方才意识到,他现在所面对的这个新的敌人,将是一个远胜于他弟弟的厉害对手。

  脚步声响起,亲军匆匆入内。

  “启禀主公,那颜良将逃将蔡瑁送来了江陵,请主公示下如何处置。”

  听得这个消息,在场的众人都是一震,似乎对于颜良此举颇感意外。

  心情正中烦闷的刘琦,一听得蔡瑁回来了,那些旧日的仇恨立时喷涌上心头。

  愤慨之下,他想也不多想,厉声道:“蔡瑁狗贼,罪不容赦,速将他给本府就地斩首示众。”

  盛怒之下的刘琦,痛下杀手。

  左右那些臣僚,似黄祖等人皆与蔡瑁有仇,而蒯越等降臣又身份不便,众人遂也无人劝谏。

  纵使是诸葛亮,嘴角虽是微微一动,却终也未有开口。

  下了这道杀令之后,刘琦的烦闷的心情方才舒缓了几分。

  情绪冷静下来后,刘琦的目光投向了诸葛亮,“孔明先生,如今颜良据有夏口,黄老将军的水军又实力受损,形势似乎对我们颇为不利,先生可有何良策。”

  诸葛亮轻摇羽扇,淡淡道:“大公子莫要忧心,亮有一计,不出数月,管叫颜良那匹夫死无葬身之地。”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