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还是不是男人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还是不是男人

  叫颜良死无葬身之地!

  诸葛亮一出此言,刘琦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腾的一个就跳了起来。

  “孔明兄当真有此奇策?”刘琦兴奋的大叫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可是颜良啊,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是对手,而今人家坐拥襄阳,连夏口都已攻下,实力早就今非昔比。

  如此强敌,诸葛亮却称可叫其死无葬身之地,这让刘琦如何能不兴奋。

  诸葛亮却只淡淡道:“颜良目下士气正盛,以我军目前形势,自然无法独自将他攻灭,但大公子莫要忘了,颜良的敌人,可不止我们一家。”

  刘琦似乎开了几分窍,渐将情绪克制下来,竖耳静听。

  “江东孙氏对江夏觊觎已久,如今颜良夺下江夏,对柴桑形成了威胁,孙氏必然不会容忍,介时大公子只消书信一封,邀孙权联手攻打颜良,许以事成之后,半分江夏郡给孙权,那孙权定然会出兵相助。”

  刘琦听着微微点头。

  “孙氏与荆州乃世仇,与其联合,无异于前门拒狼,后门入虎,只怕后患无穷。”

  黄祖却站出来表示了质疑。

  “孙氏虽为旧敌,但眼下颜良已是最大的威胁,倘若给其坐实了江夏,江陵断然是守不住的,江陵若再失陷,刘家的基业便要荡然无存。这般局势下,暂时与第二大敌人联手,先除掉第一大敌人,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不然的话,黄老将军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诸葛亮一席话,点明了眼下的困局。

  黄祖虽极不愿与孙氏联手,但权衡局势下,也只是闷闷不乐的闭了口。

  接着,诸葛亮又道:“如今听闻袁绍病重,黄河以南诸州之事,尽委于袁谭执掌,而河北之事,则令三子袁尚掌管,亮以为不久的将来,袁谭与袁尚之间,必会展开一场较量。”

  诸葛亮忽将话题又扯到了北方,众人一时跟不上他思维的速度。

  “中原之地,核心在于许洛,而颜良所据之南阳,正与许都接壤,对袁谭可以说是一个极大的隐患,那袁谭为了将来跟袁尚开战之时不腹背受敌,此刻恐怕也已心生先灭颜良的心思。主公这时若修书一封给袁谭,邀其发兵进攻南阳,袁谭必然会欣然答应。”

  这一番话后,堂中众人方才明白过来。

  这时,诸葛亮站将起来,手指着屏上所悬地图,朗声道:“北有袁谭,东有孙权,再有大公子顺流东下,这三股力量,十余万大军三面围攻,试问那颜良纵有三头六臂,到时还能有活路吗?”

  大堂之中,所有人都恍然大悟,思维方才从荆州这一隅之地跳将出来。

  环看天下大势,本是心情凝重的他们,才赫然发现,原来颜良的强大只是表面,远远还有比颜良更强大之人。

  刘琦亦如醍醐灌顶一般,险些就要欣喜若狂。

  “孔明兄所言极是,我即刻就照你的计策去办,颜良啊颜良,新仇旧恨,我刘琦这回就一并报之,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哈哈——”

  刘琦兴奋到放声大笑,大堂之中的众荆州官吏,无不倍感兴奋,得意的笑声响成一片。

  诸葛亮却只轻摇着扇着,嘴角只挂着一抹淡淡的笑,俊朗的眉宇间所有的,唯有一种掌握一切的冷静与自信。

  ######几天后,颜良率领着得胜的大军,班师回了襄阳。

  黄祖的江夏水军元气大伤,刘琦的江陵短期内暂时对夏口构不成威胁,颜良遂是任命甘宁为江夏太守统领一万水陆兵马,以许攸掌管江夏政务,有这两个信任的文武镇守江夏,自率一万多步骑回往襄阳。

  迎接颜良凯旋的,是一场盛大而热情的欢迎场面,襄阳的士民几乎是万人空巷。

  如果说上一次颜良攻破襄阳,是一种征服者的姿态,襄阳的士民们害怕有余而敬服不足,那么这一次,颜良则用他奇袭夏口的卓越表现,向襄阳士民们展现了他非凡的领导才能。

  襄阳人这回就意识到,这个来自于北方的征服者,他的气魄与能力都远胜于刘表,唯有这样真正的强者,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保护者。

  所以这一次的迎接,他们是发自于肺腑的敬服。

  颜良在万众瞩目中,昂然入城,接受着他治下子民的敬仰伏拜,那种感觉自然是十分的受用。

  颜良却并未暂时的胜利所陶醉,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还很多。

  安抚江夏人心,编练收降的新军,继续关注天下诸侯间的动向,以及如何对待刘琮等诸事,都需要他去处置。

  在征询了徐庶和贾诩的意见之后,这两位顶级谋士均认为,刘琮这条丧家之犬仍然有可利用的价值,在将来的攻取江陵之战,以及收买刘表旧部人心上,还是对颜良有一定的帮助。

  颜良决定采纳谋士们的意见,遂将刘琮软禁在了原属刘表的一间别院,并命周仓派一队亲军,进行严密的监视。

  这日黄昏时分,处置完公务的颜良,心情甚好,便带着一些锦缎之类的用物,前往别院看望刘琮这个傀儡。

  如今颜良既然打着刘琮盟友的名义,至少在表面上,也要表现一番对这个小盟友的关怀。

  入得别院,众守卫忙是开门迎去,并急着要去告知那刘琮前来迎接。

  颜良却示意不必,只带了周仓等几名亲随,不动声色的步入了府中,他倒很想看看,这位被软禁在此的“荆州牧”,私下里对自己会是一个怎样的态度。

  片刻之后,颜良来到了刘琮居所,房门是紧闭的,外面守着的婢女们忙欲行礼,颜良却使了个眼色,将她们屏退。

  他轻轻的推门而入,外堂中空无一人,内室的房门是紧闭的,却有声音从内中传出。

  是刘琮在和蔡姝对话。

  颜良负手立于旁边,隔着一道窗户纸,饶有兴致的侧耳静听。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叫我联合颜良去对付刘琮,看看现在,我堂堂荆州之牧却变成了阶下囚,早知如此,我还不如留在江陵,纵然落在刘琦手中也比现在强。”

  内室中,刘琮板着一张脸,冲着妻子抱怨道。

  蔡姝俏脸上露出几分委屈,不悦道:“刘琦视你在为眼中钉,如果你落在他手上,你以为他还会给你活路吗?”

  蔡姝一句反问,把刘琮问得哑口无言。

  或者说,换一个角度,如果刘琦落在自己手上,自己又会手下留情么。

  倘若没有撕破脸皮,兵戎相见之前,或许还会,但是现在,只要有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刘琦。

  自己且如此,那刘琦显然也是如是想。

  刘琮无力的叹了一声。

  门外的颜良,嘴角却掠起一丝鄙夷,心说你这小子,堂堂大男人的,沦落到这般地步却怪起了自己的老婆,当真是窝囊废一个。

  内中蔡姝却劝慰道:“如今我们虽为颜良软禁,但好歹性命无忧,如能说服颜良跟夫君你联手,或许还能从中渔利,瞅得时机脱身而去,未必不能东山再起。”

  听到这里,颜良就想笑了。

  这个蔡姝心眼倒是有,只可惜到底是个女人家,没见过什么世面,竟然以为颜良会让他们占到便宜。

  “从来只有老子占人便宜,你们两个小家伙还想从老子身上揩油水,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颜良心中冷笑之际,内中的刘琮却又是一声叹。

  “那颜良在夏口时的态度你也看到了,这厮自逞武力,似乎根本就不屑于借用我这州牧之名,想要借他之手东山再起,只怕是万难啊。”

  刘琮这么一叹息,蔡姝也沉默了下来。

  这小夫君俩皆默然不语,皱着眉头苦思着,似乎想琢磨出说服颜良之道。

  他们却浑然不知,颜良早已有借用刘琮声名,收买刘表旧部的意图,只不过却故意不让刘琮察觉,从而好掌握着主动权。

  “我倒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沉默中的刘琮,忽然迸出了这么一句。

  颜良心中一奇,倒是很有兴趣知道,这小子想用什么手段来说服自己。

  那蔡姝自是神色一振,忙问道:“夫君有何良策?”

  “这个办法嘛……我实在不知该怎说……”刘琮却又吞吞吐吐起来,样子颇是为难。

  蔡姝就急了,催促道:“事已至此,但凭有一线希望,咱们都该试一试,夫君你就别再吞吞吐吐了,到底是什么办法。”

  刘琮干咳了几声,讪讪道:“那我要是说出来,夫人你千万不要动怒。”

  蔡姝一怔,却不明他这话的言外之意,却也不多想,只催他快说。

  刘琮又犹豫了一会,方才慢吞吞道:“是这样的,那日在夏口之时,我看那颜良看夫人你的眼神有异,而这厮又是个好色之徒,我便是想,如果夫人你能稍作委屈的话,那颜良一高兴,或许就会答应了我们。”

  听得这一番话,颜良不由是大感惊讶。

  刘琮这小子,这是要让自己老婆牺牲美色,来换取他的点头。

  “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刘表,你这儿子真是厉害啊……”

  内室之中,茫然了一刻的蔡姝,猛然间省悟过来,不禁花容大怒,指着刘琮怒斥道:“你这懦弱之徒,亏你也想得出这等无耻的主意,你还是不是男人!”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