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牺牲妻子

第一百九十二章 牺牲妻子

  此时的蔡姝,羞愤之下,已是面红耳赤。

  出身大族的她,自幼娇纵金贵,自觉刘琮能娶了自己,已经是前世修来的福份。

  却令她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软蛋丈夫,现在竟然厚颜无耻到要把自己这千金之躯,献给那个出身卑微的武夫。

  蔡姝自觉蒙受了莫大的羞辱,情绪一时失控,竟是指着刘琮的鼻子一番怒斥。

  刘琮也是一脸的羞愧,硬着头皮挨下了妻子一通大骂,不敢稍有反驳。

  几番怒斥,蔡姝已是累得筋疲力尽,娇喘吁吁,只得抚着胸脯住口。

  刘琮这才苦着脸,无奈道:“我知道这么做,实在是对不起夫人,只是眼下到了这个地步,夫人若不出手相助的话,你我便将前途渺茫,夫人难道希望后半生,一直过这样被人囚禁,暗无天日的日子么。”

  听得这一番诉苦,蔡姝张口又欲骂他,但话到嘴边,却轻咬着红唇没有出口。

  蔡姝是聪明人,她只要稍稍动动脑子便知,除了他丈夫提出的这个办法,他二人确实再无第二条路可走。

  尽管,这个办法无耻之极。

  刘琮见妻子没有再骂,胆子不由大了几分,忙又是一番苦口婆心的哀求。

  到最后,刘琮竟是扑嗵跪了下来,伏首道:“为了刘家的基业,为了你我夫妻二人的将来,为夫求夫人你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拜父母,拜君上,拜天地,却焉能拜自己妻子的。

  刘琮这么一跪,已然是放下了所有的尊严。

  外室暗观的颜良,此时脸上不禁流露出了几分叹惜。

  他不是在叹惜刘琮,而是叹惜那蔡姝,好歹也生得一副美人姿容,却嫁得如此窝囊废的丈夫,当真是可怜。

  蔡姝也给丈夫这一跪吓了一跳,忙是扑过去相扶,“夫君你这是做甚,赶快起来啊,你岂能跪我,你这是要折杀妾身啊。”

  “夫人若不答应,为夫情愿跪死在夫人的面前。”

  刘琮头埋在地上,还耍起了“无赖”,死趴着就是不肯起来。

  蔡姝气力微弱,扶又扶不起来,劝又劝不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幽幽一声长叹。

  “我应允你便是,你快起来吧。”

  刘琮大喜,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抓着妻子的手,激动道:“姝儿,你当真是深明大义,此事若成,你便是我刘家的大恩人,我刘琮发誓,此生绝不会忘记夫人的恩情,绝对不会。”

  蔡姝却对刘琮的誓言视而不见,她贝齿紧咬着红唇,眼眶中盈着晶莹,黯然的脸庞上闪烁着厌恶与伤感浑杂而成的复杂神色。

  看到这里,颜良倒有些看不下去了,他遂是转身回到了堂中,向周仓示意了一眼。

  周仓遂是扯开嗓门,大声道:“颜右将军到,刘琮何在,还不快出来迎接。”

  内室中那二人吓了一跳,小夫妻俩急是调整了下情绪,故作无事般走了出来。

  见得颜良,刘琮忙是堆出笑脸,上前拱手道:“不知右将军大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那蔡姝也强颜欢笑,盈盈一礼。

  “夫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颜良对刘琮视而不见,却伸手很温柔的将蔡姝扶起。

  指尖从蔡姝裸出的手腕掠过时,颜良感觉到一丝冰凉,显然是方才内室中发生之事,让她的身心凄凉。

  “多谢将军。”蔡姝脸庞泛起几许红晕,起身时,却不敢正眼相视。

  被冷落的刘琮有些尴尬,但见颜良对自己妻子态度温存时,眉宇间却又闪过一丝喜色。

  他便讪讪笑道:“颜将军里边请,请上座。”

  颜良大咧咧的坐于上位,说道:“本将路过此间,特来看一看你们,刘使君,不知你可有兴趣陪本将喝上几杯。”

  刘琮巴不得如此,受宠若惊一般,忙是点头称愿意。

  颜良便吩咐下去,叫周仓去弄些酒菜来。

  过不得片刻,美酒小菜便齐备。

  刘琮不敢再有半点荆州牧的架子,左一杯右一杯,轮番的敬颜良,期间是各种恭维奉承之词,连颜良都听着都感到肉麻。

  人言汉高祖刘邦是三分英雄,七分无赖,他的后代们似乎多也继承了他的这种秉性,颜良眼下倒是觉得此言的确有道理。

  只不过眼前刘琮这小子,则是一分英雄气也没有,莫说与刘邦相比,纵与其父刘表相比也差之甚远,这刘表的识人之能,当真是悲催到极点。

  颜良无心听刘琮的肉麻奉承,却将目光转向了蔡姝,“今日本将兴致甚好,不知夫人可否与本将喝上一杯。”

  那十五岁的少妇,娇容微微一震,却是歉然道:“妾身不胜酒力,只怕……”

  欲待推脱时,刘琮却忙道:“难得将军大驾光临,咱们岂能扫了将军的兴致,姝儿,你就陪颜将军喝一杯吧。”

  说着,刘琮还暗向妻子使眼色。

  蔡姝无奈,只得移座近前,亲为颜良斟满一杯,举杯道:“妾身敬将军一杯,多谢将军这些日来对我夫妻的照顾。”

  谢罢,蔡姝掩面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夫人好酒量。”颜良哈哈一笑,也一饮而尽。

  蔡姝似乎果是不胜酒力,才一杯酒下脚,脸蛋上便泛起云霞般的绯红,那白里透红的肤色,娇艳如桃花一般赏心悦目。

  颜良酒意一起,禁不住便多看了几眼。

  刘琮见得此状,便将妻子往颜良这边一推,笑呵呵道:“夫人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再服侍颜将军多喝几杯。”

  蔡姝知道丈夫是什么意思,他这是要逼着自己做方才内室中答应那事,今日就要把自己推给颜良这武夫。

  颜良当然知道刘琮的意思,既然人家主动的送上门来了,自己身为男人,若不坦然受之,岂不虚伪。

  蔡姝初始时还有些扭捏不自在,或许是因为酒劲的缘故,在丈夫几番催促下,遂是渐渐的放下了矜持,笑盈盈的向颜良陪起了酒来。

  媚眼如丝,目含秋水,这个集稚嫩与成熟于一身的女人,耍起妩媚来当真是极具杀伤力。

  颜良几杯酒饮下,便觉胸中欲念渐生,那躁热的烈火开始在身上游窜。

  蔡姝又是一杯酒敬过来,颜良接酒之时,顺势便轻抚起她柔滑娇嫩的纤纤素手。

  “将军……”

  蔡姝眸上泛起一抹羞意,显然是因为刘琮在侧,尚不敢让颜良如此“放肆”。

  刘琮见状,便起身道:“琮有些微醉,且到外面去透口气,姝儿,你好好服侍将军。”

  蔡姝一听丈夫要走,立时紧张起来,回眸望向刘琮,眼眸中似有渴求之意,渴求丈夫不要把自己抛下。

  刘琮却使了个无奈的眼神,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出门外。

  “子丰,却照看一下刘使君。”

  颜良也屏退了周仓,而且他还需要一个人来看着刘琮。

  周仓会意,遂是跟着刘琮出去,反手将房门掩上。

  房门关上的一刻,刘琮的身子微微的一抖,脸上掠过一丝后悔,最终只暗暗咬牙一叹,却是佯装酒醉,扶着门跟前的柱子,假意的吸起了新鲜空气。耳朵却竖将起来,细细的倾听着屋中的动静。

  酒香四溢,暖意融融的房中,只余下了颜良和蔡姝。

  已无旁人,颜良一把将蔡姝拉入怀中,手指端起她的下巴,欣赏着那娇羞的面容。

  蔡姝那柔弱的身躯,紧紧的贴向眼前这雄壮的男人身上,那充满雄性气息的鼻息扑面而来,只搅得蔡姝心头涟漪顿生。

  那种莫名的潮热,悄然袭遍全身。

  窘羞难耐的蔡姝,只羞红着脸,任由颜良肆意欣赏着自己的面容,还有那一双“魔爪”,隔着一层衣裳,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如此花容月貌的夫人,刘使君竟然也舍得拱手献上,刘家的人,果然都很胸襟博大。”

  颜良啧啧感叹,言语中尽是讽刺意味。

  蔡姝身子一抖,心中暗暗一惊,以为颜良听到了方才他夫妻二人的对话。

  颜良却笑道:“夫人不必惊奇,刘使君都做到了这份上,他什么意思,难道本将还看不出来吗。”

  说着,颜良的手已游移下去,轻轻的在她的翘臀上一抓。

  蔡姝嘤咛一声,娇躯轻轻一颤,脸上的羞意更是如潮水般泛滥。

  这时,颜良却又道:“本将身边不缺女人,素来不喜强人所难,夫人你若不情愿,本将现在就可是拍屁股走人。”

  被颜良看穿了心事,蔡姝自是又羞又耻,事到如今,却又能怎样。

  她便索性将矜持放下,藕似的臂儿把颜良脖子一勾,娇滴滴道:“将军乃大英雄,妾身伺候将军,实乃妾身福份,只盼将军恩赐甘露。”

  到了这时,蔡姝已娇羞不在,所展露出来的是极尽的媚惑。

  颜良哈哈大笑,欲念如潮而生,遂是雄姿勃发,双手上下游走,只几下的功夫,便将身前美人罗衫尽解。

  那充满了青春活力身段,那如雪的肌肤,那傲然耸立的玉峰,便是尽收眼底,只把颜良看得血脉贲张。

  而蔡姝更是春情泛滥,素手几弄,亦为颜良宽衣解带。

  便在颜良雄心大作,正待征伐之时,蔡姝却反将颜良按倒,披头散发的她,便如一疯发狂的小野马一般,肆意的扭动起身姿。

  她那狂野之态,隐隐含着几分发泄之意,竟好象故意在报复门外的丈夫似的。

  房中春意浓浓,那靡靡的男喘女吟之声,无孔不入的从每一处缝隙钻出屋外。

  周仓听得这动静,不禁嘿嘿暗笑。

  而那佯醉的刘琮,此时此刻,埋向暗处的脸上,却抽动着痛苦的表情。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