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更强的大杀器

第一百九十四章 更强的大杀器

  方今乱世,天下之势变化何其之快。

  就在颜良刚刚敲定了抗战之策时,江夏急报发来,言是孙权的水军已经开始向上游运动。

  颜良迅速的做出了对策,下令甘宁和许攸率领水军退往汉水上游,并下令放弃江夏诸县,集中力量固守夏口。

  同时,颜良则委任满宠为夏口令,命他以七千步军,死守夏口。

  根据贾诩所提出的南守北攻的战略,颜良当然不可能把甘宁所统宝贵的水军,消耗在和孙权强大水军的硬碰硬上。

  颜良之所以让甘宁水军退回上游,为的就是保存水军实力,以为将来在江夏实施反攻做准备。

  这也就意味着,颜良完全放弃了制水权,把守住江夏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了满宠身上。

  曾经的历史上,关羽北攻樊城,满宠也是在没有水军的情况下,凭借着几千兵马,硬是扛住了关羽凶猛的攻击,故是颜良对满宠的守城能力深信不疑。

  颜良就是要利用满宠的善守,把孙权死死的钉在夏口城下,来为自己击败袁谭争取时间。

  而襄阳城方面,颜良决定留下许攸和魏延,以七千兵马镇守,以防止刘琦从陆上北攻襄阳。

  两座城池守军,再加甘宁的七千多水军,再除去部分要害之地的守军,这也就意味着,颜良剩下用于对付袁谭的兵马,只有一万五千余步骑。

  而他所面临的敌人,则多达四万之众,其中尚有骑兵七千左右。

  这又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

  颜良没有选择,唯有再一次以弱敌强。

  ……次日即将出兵,是日晚上,将军府中忙成一片,黄月英指挥着下人们,为即将出征的颜良准备行军用物。

  诸事完备时,已是月上眉梢。

  外面妻子忙乎着,书房中的颜良,却还是秉烛夜观地图,寻思着破敌的战术。

  脚步声响起,一阵浓香的味道扑鼻而入,勾起了颜良嘴里谗虫。

  抬头时,夫人黄月英已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步入。

  “夫君明日就要出征,今日当好好休息才是,还看什么地图。”

  黄月英将案几上的地图撤去,将那一碗汤双手奉上,“夫君连日操劳,妾身亲手熬了些滋补的汤,夫君趁热快喝了吧。”

  妻子的关怀让颜良心中一热,他便暂时将军务放下,笑着将那热气腾腾的汤饮下。

  一碗汤饮尽,精神抖擞了几分,颜良遂又将地图重新铺于案前。

  黄月英见颜良如此劳心,忍不住道:“夫君如此费心,看来此番的敌人当是不易对付。”

  “夫人有所不知,你丈夫我眼下风头正盛,惹得四面诸侯忌惮,这一回他们是合起伙来要围攻我。”

  颜良语气中有几分自嘲的意味,形势虽说得严峻,但他神态口气却又轻松。

  “又是四面围攻么……”黄月英秀眉微微一凝,“夫君既是打算亲赴宛城,看来北路这一路的敌人当是最为厉害,否则夫君也不必亲自出手。”

  黄月英果然是冰雪聪明,最居于深府内院,但中根据些许迹象,就能有此判断。

  颜良有感于妻子的聪明,却是笑道:“袁谭这厮乃为夫手下败将,倒是不足为虑,不过他手下的大将张郃,却是一员宿将,且有辛毗荀谌等人为其出谋划策,兵马数量更有四万之众,这一次他是有备而来,绝非上次那般可以轻易击败。”

  历史上的张郃乃魏国五子良将之一,同样身为河北名将,此时的张郃名气虽不及文丑大,武艺也逊于文丑一筹,但其统军用兵的能力却在文丑之上。

  历史上,正是此人统兵攻陷街亭,方才粉碎了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美好前景,令诸葛亮深为忌惮。

  更甚至,如果此时的颜良不是穿越者的话,那么这身体原有的本尊,也未必是张郃的对手。

  故是颜良可以在战略上藐视袁谭,但在战术上却不能不重视张郃的存在。

  听得丈夫对敌人评价甚高,黄月英也不禁掠上几分忧色,想了想道:“夫君前番以元戎连弩击破马超大军,这一次对付袁谭,不知能否效仿前番之计。”

  颜良手握有元戎连弩这等神器,岂能没有想到过好好利用,只是这连弩虽强,但其弱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元戎连弩的重量两倍于普通弩机,这便致使弩手行动不便,唯有在埋击战,以及野战正面交锋中才能大规模应用。

  而自颜良大败马超后,元戎连弩的厉害也遍传诸侯,袁谭想必也有所防范,想要再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只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子远先生的细作早有回报,说是那袁谭此番发兵,军中大量配有坚盾,显然是为了防着咱们的元戎连弩,这一次恐怕是不能凭借此物毕其功于一役了。”

  听得颜良的解释,黄月英陷入了沉默,半晌后,忽然眼眸一亮。

  “夫君且稍等片刻,妾身有东西给你看。”

  黄月英说着就奔往了内室,过一会出来,手中就多了一卷帛纸。

  颜良心头顿时一震,隐约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眉宇间立时涌起了一丝兴奋。

  黄月英将那图卷往案上一往,“哗”的一下展将开来,一幅幅机关的图样便呈现在了颜良眼前。

  果然和颜良预料的一样,那是一幅弩机的设计图,而其复杂程度,比先前的元戎连弩还要复杂许多,颜良细看了半晌,竟然还是看不透其中门道。

  “夫人,这是……”

  黄月英缓缓道:“这是妾身近日来新设计出来的一种弩机,准确的说,应该叫做弩车。此弩乃是用全铜制的骨架,可以比以前的弩机多承受五石左右的力道;而且外形改成了后斜梯形,基座上加装了八个活轮,移动和适应地形的能力都有所提升;妾身还在望山和扣弦之间多设计了一个扭舵,可以提高五成的射击精度。”

  喘过一口气,黄月英最后道:“总之,这全铜弩车与元戎连弩这等木制弩完全不同,威力高出有几倍之多,妾身是想,此种弩车,或许可以对夫君赢得此战有所帮助。”

  妻子那一连串的“专业术语”,听得颜良却应接不暇,思维飞转了半晌,方才将之尽数消化。

  渐渐的,颜良英武的脸上,开始浮现出兴奋,他仿佛已从妻子这全新的设计中,看出了破敌的蓝图。

  啪!

  颜良猛一拍案,兴奋道:“夫人,你这什么弩车的,当真是雪中送炭啊。”

  黄月英见得颜良兴奋,心情也跟着高兴起来。

  只是那淡淡的笑容只持续了一下,却很快就悄然收敛。

  “此弩虽然威力巨大,不过制作工艺比元戎连弩还要复杂几倍,只怕短时间内,难以大规模的制造。”

  颜良也平静了下来,问道:“那以夫人估算,以我们现有的人力物力,一天能造几台这种弩车。”

  黄月英掐指估算了一会,面露几分无奈,“不是一天造几台,而是五六天才能造一台。”

  颜良陷入了沉默。

  他早应该想要,如此复杂的兵器,在现有这种纯手工的技术条件下,五六天能造出一台已属不易。

  这也就是说,即使现在开始连夜赶造,两个月的时间里,也只能造出不到二十台。

  “二十台,如果善加利用的话,能发挥奇效也不是没有可能……”

  颜良踱步于书房中,凝眉沉思,渐渐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了成竹在胸之色。

  猛回头时,他欣然道:“那我就为夫人你争取两个月的时间,夫人你能造多少就造多少便是。”

  见得丈夫决意已下,黄月英亦正色道:“夫君放心,妾身自当竭尽全力,以为夫君分忧。”

  关键时刻,妻子又一次为自己分忧,颜良既是欣慰又是感动,遂是禁不住低头在妻子脸畔轻轻一吻。

  黄月英低眉含羞,脸畔顿生红晕。

  他夫妻二人虽已成婚有些日子,但眼前这娇妻却仍不失几分少女怀春的娇艳,此时看起来,更是别有一番韵味。

  当此月上梢头之际,娇妻当前,颜良心头那团烈火便悄然滋生。

  禁不住,他便将妻子揽入怀中,肆意狂野的亲吻起来。

  黄月英则双眸紧闭,轻声哼吟,扭动着身躯迎合着丈夫的亲吻抚慰。

  正当春意正起时,黄月英忽然间猛将颜良推开,扑至门边便干呕起来。

  颜良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抚着黄月英的背,关切的询问道:“夫人是怎么了,怎的忽然间作呕起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这就让他们叫医者来。”

  “妾身没事。”

  黄月英摇了摇手,干呕了片刻方始直起身来,很快便恢复如常,看她那脸色,倒也不似有病在身的样子。

  妻子的神态又有些异样,似乎有什么心事,欲言又止的样子。

  颜良心觉狐疑,茫然了片刻,陡然间眼眸一亮。

  “无缘无故的突然干呕,而且看起来又没什么病,莫非……”

  颜良不禁面露惊喜之色,急问道:“夫人,你莫非是有喜了?”

  黄月英并未回答,却只轻抚着胸口,将头扭向一边,低眉浅笑着,轻轻的点了点头。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