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强悍的女匪

第一百九十六章 强悍的女匪

  山风抚面,颜良感到了一阵的凉意。

  他勒马于道路,拭去了额间的一滴汗珠,回眸扫视,偏僻的小道上,他的神行骑健儿们,还是马不停蹄的前进。

  除了马嘶蹄声之外,没有一人妄自开口,四千人安静的就像是一支来自于地府的幽灵军队。

  自昨晚和徐庶定计之后,颜良便自率神行骑连夜出发,走比阳小道马不停蹄的向着许都前进。

  颜良举目东望,前面不远就是大胡山,过了此山就进入了豫州,他的骑兵只消折往北上,最多再有两天的脚程就可以杀入许都城下。

  这一条道路,颜良熟到不能再熟,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分辨清楚。

  “胡车儿何在?”颜良大声道。

  不远处的胡车儿拨马快走几步,冲到了近前,拱手道:“主公有何吩咐。”

  “前面就是大胡山,此地多有山匪出没,你带三百骑前方探路,休要中了贼匪们的埋伏。”颜良马鞭遥指东面道。

  “末将得令。”

  胡车儿拨马而去,一路大声召呼着,带着一队人马如风而去。

  许都南面多山,自官渡之战后,不少溃散下来的曹军不愿投降袁绍,都选择逃入山中落草为寇。

  这些贼寇不同于寻常的黄巾军,他们可都是经过正规训练的精锐曹军,颜良自然不能大意。

  前方胡车儿先行约有数里后,颜良继续催动大军前行。

  行不得半个时辰,前方已是大胡山山脚。

  颜良正策马而行时,忽见一骑斥候绝尘而来,那斥候奔至近将,拱手叫道:“主公,胡将军在前方山脚跟一伙贼匪打起来了。”

  果然有贼匪出没。

  颜良冷哼了一声,扬鞭道:“传令给胡将军,令他尽快扫平贼匪,休得耽误了大军赶路。”

  那骑士却又慌道:“启禀主公,那伙贼匪甚是厉害,眼下正围攻胡将军,只怕胡将军快要支撑不住了。”

  听得此言,颜良眼中不禁掠起一抹奇色。

  胡车儿这等怪胎,率领的还是他百战的神行骑精兵,却给一班贼匪围攻不支,这是什么情况。

  颜良转念又一想,兴许那班贼匪中有曹操旧将也说不定,若是这般,胡车儿战之不过也有可能。

  念及于此,颜良好奇心大作,遂带五百骑兵纵马先行,叫大队人马且原地驻扎以观形势。

  片刻之后,颜良翻过一道山坡,跃马坡顶,终于看清了山脚下的形势。

  但见千余名贼匪,正阵形井然的将胡车儿所部围困其中,贼匪们很聪明的利用狭窄的地势和手中长枪的优势,逼得胡车儿施展不开机动力,三百骑兵却是陷入了近身的肉搏战的困境当中。

  能将胡车儿逼到苦于应付的地步,这班贼匪果然不是寻常土匪。

  颜良见胡车儿虽然受困,却暂时并无性命之忧,一时便不急于发兵解围,只驻马山坡四下搜寻,想要看看领兵的贼首是何方神圣。

  视野之中,却见东北角的树林中,隐约有各色令旗不时摇动,指挥着贼匪们排兵布阵,想来贼首便在那里,只是看不清其真容。

  那贼首不露面,颜良亦不动声色观战。

  转眼已是激战半晌。

  胡车儿乃颜良麾下猛将,武艺不凡,更兼力大无穷,他手下的那班骑士亦是精锐之士,纵然处于困境,依然能从容应战。

  贼匪们激战半晌而不胜,反倒是付出了百余条性命。

  这时,树林中令旗忽然变换,围攻的贼匪们突然主动的让开了一道缺口。

  胡车儿见围阵已开,不禁大喜,急是纵马挥刀向缺口撞去,企图杀出重围而去。

  便在这时,树林中动静忽然,但听得轰轰之声骤起,三十余骑贼匪从林中奔中,借着俯冲之势呼啸着向着胡车儿扑去。

  贼首,终于露面了。

  但令颜良感到惊讶的是,当先那贼匪竟然一名十七八岁女将。

  只见那女将身着银甲,坐骑白马,红色的披风猎猎如火,手持一柄方天画戟,便如一道红白相间的流虹一般,疾冲而去,其势甚是耀眼。

  胡车儿正冲杀之际,抬头见一名年轻女娃杀来,心中便生轻视,一声暴喝,抡起大刀便向那女将斩去。

  两骑相交,瞬息便至。

  哐~~

  空气中发出一声猎猎的激鸣,那女将已从胡车儿身侧如流光般射过。

  一招交手,胡车儿只觉一股无比汹涌的大力撞入身体,只搅得他五脏六腑欲碎,不禁让他惊于这小女娃的力道竟是如此之猛。

  方自拨马转身时,胡车儿却又猛觉肩膀一阵剧痛,低头一瞥时,却是惊见肩膀处竟不知什么时候被割开了一道口子。

  猛抬头时,却见几步之外,那女将正以一种傲慢的目光注视着他,倒提的画戟,锋刃出,一滴滴的鲜血正自淌落。

  胡车儿顿时心中大骇,万不想这小女娃不但力道刚猛,戟法更是精妙绝伦,自己根本还没看清对方招式时,肩上已是受伤。

  坡顶处,颜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们交手的这一幕。

  颜良武艺远胜胡车儿,自是看清了那女将的招式,心中不禁也在惊叹,这女将所使的戟法,实乃他所见过最精妙的戟法。

  以颜良的武艺,若想在一招之间伤了胡车儿,亦非难事,当世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也不乏其人。

  但是这种事发生在一个年轻的女将身上,却不能不让颜良感到意外。

  颜良甚至觉得,那女娃方才似乎有能力一招击杀胡车儿,她未下杀招,根本就是在戏耍胡车儿而已。

  “这丫头的武艺,比那马云禄还要厉害,不知是什么来路……”

  颜良正好奇时,那女将已是一声清喝,拍马纵戟,再度杀向了胡车儿。

  颜良一眼便看出,这一次那女将已是收了戏弄之心,要致胡车儿于死地。

  到了这个地步,颜良岂能再坐视不理,当即一夹马腹,拖刀纵马杀下了山坡。

  黑色的玄甲,黑色的战驹,一人一骑,便如黑色的闪电一般,疾射而出。

  瞬息间,颜良已是撞入了战团。

  长刀挟着巨力横扫而出,迎面的三名贼匪尚不及反应时,三颗人头已飞上了半空。

  颜良巍巍如杀神一般,劈波斩浪撞入了战团。

  被围困的颜军骑士,眼见自家主公杀到,不禁士气大振。

  而那班正处于上风的贼匪,却被这突然杀出的,势不可挡的一员敌将所震慑,惊骇之下,犹如浪开一条退开两旁。

  颜良刀锋左右两弓,但凡退之不及的贼匪,无不陨命于他的刀锋之下。

  漫天的血雾之中,颜良从斜刺里杀出,直扑向了那女将。

  那女将回眸时,颜良已是杀至近前,手中长刀挟着泰山压顶之势,呼啸着当胸斩来。

  刀锋未至,女将便已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般的大力狂卷而来。

  女将的秀眉一凝,心知来将武艺不凡,但她却无丝毫畏色,小嘴冷哼一声,回戟荡出,便向颜良迎击而去。

  吭~~

  巨响嗡鸣,火星四溅。

  错马而过时,颜良身形微微一震。

  而那一脸傲然的女将,窈窕的身躯则是剧烈一震,握戟的素手竟也微微一麻。

  女将的清艳的脸庞上,陡然间掠过一丝惊色,似乎不敢相信这交手的敌将,力道与刀法竟如强悍如斯。

  她急是拨马转身,欲待迎击颜良的第二刀。

  颜良却未急于进攻,而是向着胡车儿喝道:“这婆娘交给本将便是,你速带兵马扫平这班贼寇。”

  颜良大喝之际,山坡上那五百余骑后续骑兵也已冲至,里应外合之下,贼寇们已是惊慌失措,乱了阵脚。

  胡车儿见得主公杀到,不禁大喜,遂是拨马指挥部下攻杀那些可恶的贼寇。

  号令下达后,颜良的目光才转向那女将,冷冷道:“我颜良刀下不斩无名之辈,小丫头,报上你的名来,也好让本将知道杀的是谁。”

  “你就是颜良!”

  那女将显然是听说过颜良的威名,清艳孤傲的脸上,不禁掠起几分惊讶。

  颜良环抱长刀,冷笑道:“既然知道是本将,还不快下马投降,本将念在你是女流之辈的份上,或许还可以饶你一命。”

  那女将闻言大怒,厉喝道:“狗贼休得猖狂,想知道姑奶奶的名号,先胜过我手中画戟再说吧!”

  厉喝声中,她已是纵马舞戟,怒向颜良杀来。

  “好个暴脾气的小娘们儿,老子便陪你玩几招。”

  颜良兴致大作,舞刀迎击而上。

  自前番与马超交手之后,颜良已许久未和当世高手过招,手中这柄大刀早已是寂寞难耐。

  方才一招交手,颜良已判知这女将的武艺,虽然逊于自己,但竟比甘宁之流还要强上几分。

  如此难得的对手,颜良自当痛痛快快的大杀上一场。

  黑色与红色的两道流光相撞,乱军之中,他二人便战至了一团。

  颜良的铁骑之士,无情的辗杀着那些乱匪,一时逞凶的他们,面对着这天下精锐的进攻,很快就陷入了土崩瓦解之势。

  铁骑纵横,只将大胡山下杀得是血流而河,匪寇们只能夺命窜往山林,试图逃过铁蹄的辗杀。

  那女将却浑然不顾自己部下的溃散与死活,只一戟接一戟,玩命似的攻击着颜良。

  每一戟的力道与精妙,却堪称当世绝顶,只可惜,与颜良相比,却仍差了那么几分。

  正是这细微的差距,高下已判。

  纵使颜良知道自己武艺高于此女将,但在几百招之内想要胜她也非易事。

  颜良便一面从容迎战,一面琢磨着这女将的来历。

  “她所执的是方天画戟,这戟法每一式中,都极尽霸道,颇有一种藐视天下的气势,莫非她竟是……”

  颜良的脑海中,陡然间闪现了一个念头。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