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本月除了过年几天,都尉几乎天天保证三更,如今到了最后一天,都尉现在堂堂正正向大家求月票,请大家把余下月票投给都尉,虽然争不上月票榜,但也要争一口气,都尉拜谢。

  ——女将冷艳的脸庞上,凝重与惊异也有渐增。

  她舞动着画戟,一招接一招,攻势已如水银泻地一般无懈可击。

  只是,令她感到愤怒和惊异的却是,眼前这个叫做颜良的男人,刀式大开大阖,沉稳如磐石一般,竟是从容不迫的化解了自己狂风暴雨般的攻势。

  她仿佛不敢相信,世上竟有武艺如此超绝之人,竟然能跟自己激战百余招而不露破绽。

  颜良的从容激怒了女将,她开始倾尽全力,几乎疯狂一般的发起了狂攻。

  这突然间的暴走,让颜良顿时感觉到了压力,使他不得不收敛神思,集中全部的注意力来应对这女将疯狂的攻击。

  只不过,在他看来,这丫头的武艺即使发挥到顶点,也还是要逊于关羽、马超这等当世绝顶的高手。

  颜良与那几人对战,都不曾落得下风,又如何会被这女将压倒。

  凝神应对之际,颜良开始了反击。

  刀上的力道如长河般绵绵不绝,招式亦似电光火石,变化渐快,五十招走过,他已经从容的化解了女将这一波疯狂的攻击。

  此时,周围的贼匪已逃得逃,死的死,剩下的皆已是颜良的骑兵。

  胡车儿心知主公要凭一己之力压服这女贼,遂也不敢令骑兵们上前插手,只令重重围住,以为颜良掠阵。

  身陷重围中的女将,根本就无视其余骑兵的存在,她只是一心的想要杀掉眼前这可恨的男人。

  但那一轮狂攻之后,女将的狂傲之心终于被压制下来,她这时才冷静的意识到,自己竟非这颜良的对手。

  惊愕之际,她不禁便蒙生了抽身而退之意。

  只是,为时已晚。

  颜良的斗志越来越盛,重重刀影四面八方的围裹而来,将那女将袭卷其中,只压迫得她应接不暇,渐渐都要喘不过气来,又怎有抽身而退的机会。

  围观的胡车儿等部下,眼看着自家主公怒发神威,心下皆是惊自唏嘘,便想若是那女将换成是自己,只怕连一招也抵挡不住主公,就已身首异处。

  刀戟交锋,转眼已走过三百余招。

  颜良生平与人交战,还从未有过如此绵长的交锋纪录,那女将竟然能抗了这么久,却是越来越证明了颜良心中的猜测。

  而此时,那女将也已支撑到了极限。

  交手之际,她已是气喘吁吁,额间香汗滚滚而落,招式也愈见沉重,每接下颜良一招,几乎都要拼尽全力般吃力。

  “小丫头,让你显摆了这么多招,该是乖乖听话的时候了。”

  颜良剑眉骤凝,攻势陡然暴涨。

  重重刀影如电而起,每一刀都挟着排山倒海般的力道,刃风过处,竟将周遭的地面扫刮得沟壑凌乱。

  这陡增的压力,顷刻间便将那女将攻得喘不过气来,勉力应接时,戟法上的已是破绽重重。

  一声闷雷般的暴喝中,颜良猿臂展开,手中大刀挟着狂澜如涛之力,扇扫而去。

  被虚晃一招的女将身处背身,情急之下不及多想,急是长戟反手一竖,仓促的相挡。

  哐!

  沉闷的响声中,那一柄方天画戟飞上了半空,凄厉的痛吟声中,那女将更是坐立不住,整个身子被巨力拍飞了出去。

  女将纤窕的身子重重跌在三步之外,连滚了几滚,方才稳住。

  伏的女将已是脸色惨然,嘴角浸出了一丝血迹,在颜良这倾尽全力的一击下,显然是受伤不轻。

  就在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时,颜良那铁塔般身躯已将她笼罩在阴影下,寒光掠动的刀锋也亮在了她眼前。

  胜负已定。

  那女将眉色是涌动着愤愤不平,但孤傲的神色间,却也悄然闪过几分敬意,仿佛在为颜良武艺的高超而惊叹。

  女将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喘着气道:“姑奶奶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说着,女将闭上了眼,一副引颈就戮,慷慨赴死之状。

  颜良却将刀锋后移了几分,饶有兴趣的盯着那张傲然的脸,淡淡笑道:“不愧是温侯之女,这方天画戟当真使得是出神入化。”

  那女将身形一震,猛又睁开了眼,以一种惊奇的目光盯向颜良。

  从那女将惊奇的目光,颜良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推测。

  吕布以一柄方天画戟纵横天下,颜良虽未与其有过交手,却听闻他那戟法以霸道见长,实乃戟法中的最高境界。

  吕布膝下无子,只有一女,当年他在下邳被围之时,还曾想以女儿与袁术结亲,求得援军。

  后来下邳城破,吕布陨命,听闻他的妻室为曹操掠走,但其女却不知所踪,有传闻说此女在乱军之中,化妆成民女逃出了下邳。

  眼前这少女使得是方天画戟,无论戟法和气势,都十分的霸道,颜良便不由猜想此女当是吕布的遗孤。

  而今他一言语试探,那女将惊异的眼神,自然便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你——怎知我身份?”

  那女将盯了颜良半晌,终于开口问道。

  颜良淡淡道:“温侯武艺盖世,当世无双,颜某自然也仰慕得紧,姑娘你使一柄方天画戟,戟法又深具温侯遗风,本将若还猜不出你的身份的话,未免也有些愚蠢。”

  颜良这番话倒也是七分出于肺腑。

  当年若无吕布诛杀丁原,以并州军归顺董卓,董卓也不敢以一己之力控制汉廷。

  后来如不是吕布诛杀董卓,以西凉军之强,天下鹿死谁手还实在预料。

  而之后的吕布,更是纵横中原,连败曹操刘备这等枭雄,搅得中原天翻地覆,连曹操都几次险些死于其手。

  抛开什么人品、有勇无谋之类的贬损之词不说,光是吕布此生诸般惊天动地之举,就足以令人侧目。

  那女将听闻颜良对其父怀有敬意,俏脸上的愤意旋即褪散不少,眸中还闪烁着几分引以为傲。

  颜良见她敌意已消,便又道:“吕姑娘,如果本将没有猜错的话,你在这大胡山落草为寇,恐怕是想有朝一日,杀曹操为你父报仇吧。”

  女将神色又是一震,那般惊色,显然是被颜良戳中了心事,不禁奇道:“你怎会知道?”

  “令尊命陨徐州,姑娘若只为保得性命,江南河北任何地方都可以去,却偏偏来这大胡山这里,此地离许都很近,姑娘若不是想瞅准时机,就近刺杀曹操报仇,还能是为了什么。”

  颜良轻描淡写几句话,道出了女将的心事。

  此时,她的敌意早已散销云烟,皆为难以置信的神色所取代。

  她仿佛不敢相信,这个袁家的叛将,不但武艺超绝,而且智谋还如此之深,竟只三言两语间道破了自己的企图。

  颜良知她心中在惊骇,却叹道:“只可惜曹操已逃往关中,姑娘的希望只怕已是落空。恕颜某直言,就以姑娘区区一己这力,几千草寇,就想要为父报仇,这等孝心虽然可嘉,但成功的希望却几乎为零。”

  女将的脸色微微一变,似被戳中痛处。

  颜良趁势又道:“退一步来讲,温侯的仇人除了曹操之外,还有袁绍和刘备,姑娘就算能侥幸刺杀曹操,难道还能步步幸运,连袁绍和刘备也一块杀了吗?”

  当年吕布投奔袁绍,为袁绍破张燕的黑山黄巾,而袁绍对其疑忌,却反欲杀之,逼得吕布仓皇逃离。

  至于刘备,白门楼上明明答应替吕布向曹操求情,后来却反而劝曹操杀吕布,更是吕家的大仇人。

  此三大仇人,皆乃当世枭雄,这女将想要为父报仇,杀尽仇人,单凭一己之力,简直是痴心妄想。

  颜良这一番话后,女将陷入了沉默,眉色之间,黯然与绝望之色悄生。

  “吕姑娘与颜某一样,与曹操、袁绍和刘备有大仇,何不归顺于本将,既可助本将成就大业,又能为父报仇,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颜良趁势抛出了橄榄枝。

  这女将乃吕布之后,武艺绝伦,而根据她方才指挥那些贼匪布阵来看,还颇有几分用兵的才能,此等一员美貌与勇武并重的良将,颜良如何能不想收下麾下。

  女将的身形一震,抬头望向颜良,狐疑道:“颜将军你又怎会和那三人有仇?”

  提及旧事,颜良面露愠色,冷冷道:“袁绍不辨忠奸,逼得本将背他自立,此仇自不用说,而本将初至荆州时,曹操、刘备,还有后来的袁谭,更是屡屡兴兵相欺,姑娘倒说说看,此三人怎能不是颜某的仇敌。”

  听得颜良这番话,那女将恍然大悟,冷艳的容颜间,不禁泛现出几分感同身受的神色。

  那水灵灵的眼眸中,更是闪烁着复杂眼神,仿佛正自思绪着如何抉择。

  颜良见她似有犹豫,便拨马让开一条道,“本将只是邀吕姑娘一起,对付我们共同的仇敌,如若吕姑娘想要凭一己之力为父报仇,颜某也只能道一声佩服,姑娘欲走欲留,昔听自便。”

  沉吟半晌,那女将目光陡然一聚,似已下定了决心。

  她旋即向着颜良拱手一拜,“玲绮愿拜将军为义兄,助将军成就大业,玲绮亦可得报父仇,还望将军恩允。”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