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自以为是的辛评

第一百九十九章 自以为是的辛评

  曹操首创屯田,许都便是一个最大的屯田基地,袁绍攻取了许都之后,也继承了曹操的屯田,并且将之扩大。

  丰仓位于许都西南二十余里,那里也是屯田民聚集之地,屯田所获的粮食,多集中于丰仓,然后再转运往许都,乃至天下各地。

  袁谭率军征南阳,便以丰仓作为供给他前线粮草的基地,每日有百余车的粮草,源源不绝的运往南下。

  幸赖于许攸经营的强大间谍网,颜良对于许都的军事布防可谓是一清二楚。

  如今颜良虽出其不意的杀到了许都城下,但城中尚有兵马五千,更何况许都城墙高厚,自己的四千骑兵在无攻城器械的情况下,想要强行破城自是难度极大。

  至于丰仓就不同了,那里只不过是一座大型的营垒,想要出其不意的攻破就要容易许多。

  袭破丰仓,一把火烧了袁谭的粮草,出师未及交战,后方粮草就被烧,管够袁谭喝上一壶。

  胡车儿一蛮子,反应迟钝,一时未解颜良的用意。

  吕玲绮可就不同了,她到底是从小跟着吕布耳濡目染,对于军争用兵之道也颇有一番造诣,旋即便明白了颜良此举的高明所在。

  吕玲绮的目光中,旋即涌上了对颜良的赞服之色。

  兴奋之下,吕玲绮更是扬戟叫道:“义兄,小妹愿为前驱,为义兄攻破丰仓。”

  “玲绮,你身上有伤,这般上阵当真没事吗?”颜良还担心着她的伤势,怕她逞强。

  吕玲绮秀眉一扬,豪然道:“只要能为义兄杀敌,为父亲报仇,区区一点伤势算得了什么,请义兄务必允准。”

  长途奔袭至此,孤军深入敌方腹地,士卒们皆也身心疲惫,这个时候,更要拼一口逞狂之气。

  颜良感念于吕玲绮的豪气,遂是欣然道:“义妹你既有此斗志,为兄就与你两千铁骑,不破丰仓,绝不许退兵。”

  见得颜良应允,吕玲绮顿时精神大振,当即手提方天画戟,坐胯白马,率领着两千神行骑,望许都西南而去。

  胡车儿见吕玲绮请得出战,当下就急了,忙道:“主公,吕姑娘去袭丰仓,那咱们在此做甚,难道就坐视着许都不攻吗?”

  “上兵伐谋,下兵攻城,徒损士卒攻此坚城有何益处,咱们就演一出好戏,坐等城中的袁军自己出来送死。”

  颜良长刀一收,冷峻的脸上浮现几分诡笑。

  “袁军自己出来送死?”

  胡车儿又茫然了,斗大的眼珠子转啊转,却是怎么也想不通颜良这句话的意思。

  颜良却也不多解释,只令胡车儿率一千兵马,就地在许都南门扎下营寨,将随军携带来了几百面旗帜,遍插于营中,以营造出一副千军万马的军势,迷惑城中的敌人。

  这般胡车儿佯作大军攻城时,颜良却率领着千余骑兵,悄悄的潜往西门附近,一面令斥候随时报告吕玲绮军的动向,一面侦察许都西门的敌情。

  ……许都城。

  时隔半年,这座中原最繁华的城市,再一次陷入了恐慌之中。

  前一番是因为曹操官渡兵败,这一次却是因为颜良大军的突然出现。

  “大公子不是率军攻打南阳了么,怎的颜良的大军反会出现在许都城?”

  “是啊,这颜良莫非是从天而降不成。”

  “难道是大公子被颜良杀了,这个叛将反杀了过来不成?”

  “这可如何时好,城外的敌营密密麻麻全是旗贴,只怕有几万人马。”

  城中流言四起,人心浮动,听惯了颜良威名的这班军民,生恐颜良大军攻入城中,他们便又将经历一场战火的洗劫。

  闻知颜良大军杀到,许都的守将吕翔,一面派人飞马报知前线的袁谭,一面调集五千守军悉数上城,以应对颜良军随时可能发起的进攻。

  而从事辛评,则迅速出面安抚城中恐慌的情绪,严令各官署不得自乱,各自坚守岗位。

  傍时时分,许都城紧张的气氛终于稍稍缓解下来,忙乎了一天的辛评,遂奔往城头各责军事的吕翔会合。

  城头处,身为袁谭麾下大将的吕翔,此刻正披坚执锐,全神贯注的盯着城外敌营。

  没城一线,全副武装的袁军士卒皆也精神紧张,时刻准备的着迎击敌人的攻城。

  然而,整整半天过去,城外的颜军却并无急切攻城的意图,只加固营盘,摆出一副打算打持久战的态势。

  “颜良这匹夫,到底是在耍什么阴谋?”吕翔喃喃自语,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辛评从城头那边而来。

  吕翔便迎上去问道:“辛从事,你看这颜良大军骤然杀到,却又迟迟不攻城,他这到底有何用意?”

  辛评凝眉细观敌情,半晌后,嘴角掠起几分不屑。

  “颜良此贼这是想玩围魏救赵,逼大公子回军而已,他哪里有什么大军,我看不过是几千轻骑而已。”

  吕翔渐渐省悟,却又道:“可是敌营中旗帜遍布,看起来其军甚众的样子。”

  辛评冷笑了一声,“这有何难,吕将军也可在城头广树旗帜,营造处一副千军万马的样子,颜良想吓唬咱们,咱们就将计就将,反吓他一下。”

  吕翔这时才恍然大悟,不禁赞道:“辛从事果然慧眼过人,原来颜良竟是使了这等雕虫小技,却怎想给先生识破。”

  辛评捋须微笑,眉宇中跃动着几分得意。

  正当这时,一骑斥候飞奔而来,拱手惊道:“吕将军,大事不好,丰仓大吕将军急报,颜良军突然来袭,其势甚猛。”

  听闻这消息,辛评和吕翔神色均是一震。

  吕翔和吕旷兄弟二人均为袁谭麾下大将,军中人以大吕小吕将军作为区别,袁谭南征之前,留吕翔守许都,以吕旷守丰仓,将整个许都交于他兄弟二人之手,可见对其之信任。

  听得兄长所守丰仓被攻,吕翔自然是大为震惊,急向辛评道:“辛先生,丰仓被攻,你以为当如何是好。”

  辛评极力的平伏震惊的心情,沉眉寻思半晌,眸中却又闪过不屑之色。

  他便冷哼一声,“颜良这厮在南门这里虚张声势,原来是为了吸引我守城之军,暗中却想袭破我丰仓粮所。”

  顿了顿,辛评大声道:“丰仓营盘坚固,又有数千精兵,料想一时片刻难以攻克,吕将军,你速带两千兵马由西门而出去援助丰仓,如此内外夹攻,定可击破颜良,到时不需大公子回援,咱们便可自解许都之危。”

  “辛先生此乃妙计也,就有劳你代为守城,我这就率军出城,杀那颜良那叛贼一个措手不及。”

  吕翔大赞了辛评一番,当即率军出城而去。

  辛评远望着城外敌营,眼眸中渐生掠起一丝冷笑。

  ……天色渐暗,转眼已是日落西山。

  颜良和他的一千骑兵,躲在林子里已经整整半天。

  他的背后就是通往丰仓的大道,往来的斥候将吕玲绮的战况随时的报知。

  袁谭到底还不是盲目自大到极点,丰仓营垒打造得甚是坚固,吕玲绮强攻半日竟不得下。

  颜良很清楚,吕玲绮武艺虽然超强,但和其父吕布一样,最擅长的还是骑兵作战,这等攻营拨寨的攻坚战,其实并非她所长。

  欲要攻破丰仓,必当颜良倾全军而出不可。

  不过,这也正是颜良所想要的效果,在攻破丰仓之前,他还要用另外一场杀戮,来震慑许都的人心。

  烟雾渐起,昏黄的残阳之光下,一支急行的军队渐渐进入了颜良的视野。

  林中埋伏的颜家军健儿们,他们的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滚滚热血在血脉中开始流淌。

  颜良冷峻的眼眸中,也浮现一丝慑人的杀机。

  那一面打着“吕”字大旗的步骑,匆匆而行,很快就完全的暴露在了视野中。

  正如颜良所料,守将吕翔亲自出城,率军前来援救丰仓。

  颜良苦等了半日,终于等到了此时。

  攻敌之必救,围点打援,最普通的一招兵法,却也屡试不爽的奇招。

  顷刻间,这支两千余人的袁军,已是毫无防备的从林前大道经过。

  时机正好。

  颜良翻身上马,长刀向外一指,厉声叫道:“颜家军的健儿们,杀光这班敌人,让他们知道我颜家军的威名——”

  暴喝声中,颜良纵马杀出了树林。

  早已翻身上马,跃跃欲试的众骑士,热血瞬间达到了沸腾的顶点。

  一千虎狼之士,在颜良的号召与鼓舞之下,如下山的猛虎,轰然杀出了树林。

  喊杀之声冲天而起,明晃晃的刀锋上,倒映着一张张狰狞的面孔。

  虽只有一千将士,但从四面八方同时杀出,营造出来的却如有千军万马,天崩地裂之势。

  奔行的两千袁军,瞬间便陷入了四面不能相顾的慌乱境地。

  行进行大军中央的吕翔,眼见伏兵四起,心中不禁大惊:“糟了,辛评这厮算计失误,害得老子中了颜良的埋伏。”

  昏暗之中,只听得喊杀声如潮声四起,吕翔心中大恐,也顾不得去救丰仓,忙是喝令部下望许都方向撤退。

  只是,为时已晚。

  但见乱军之中,颜良手舞长刀,如辟波斩浪般杀开一条血路,似地府而至的魔将一般,无可阻挡的杀向了吕翔所在。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