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零一章 谁玩谁还不一定

第二百零一章 谁玩谁还不一定

  惊恐中的吕旷,急是斥令士卒们迎敌。

  只是,此时的形势已是与先前大不相同。

  几百割去耳朵的败卒,再加上其弟吕翔的人头,就连吕旷自己也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更何况那些本就身心疲惫的士卒。

  号令下达出去,士卒们却面面相觑,犹豫不决。

  他们的双腿在发软,他们执兵刃的手在哆嗦,敌人的再度来袭,已让他们脆弱的精神受到了更大的打击。

  惊恐之下的吕旷,更是大为恼火,枪锋一抖,厉声道:“本将叫你们准备迎敌,谁敢违命,格杀勿论!”

  在死亡的威胁下,这些惶恐中的丰仓守军,只能勉强的鼓起残存的勇气,百般不情愿的移往前营与后营迎敌。

  前营外围,颜良正指挥着他精锐的骑士,向丰仓守发动着最猛烈的进攻。

  两千骑兵中,有半数下得马来,一手持盾,一手执着火把,顶着敌营中射出来的箭矢,迫近敌营拼死的放火去烧鹿角。

  这一次,因是两面夹攻,前营的敌兵削弱大半,再加上敌兵斗志大损,抵抗的力度更是大为减弱。

  几番冲锋下来,外围的两重鹿角皆被点燃,过不得半个时辰,便大部分化为了灰烬。

  防御已破,时机正是此时。

  颜良刀锋一指,其余早就蠢蠢欲动的骑士,如决堤的洪流一般,向着敌营正门处便汹汹而去。

  灰烬的鹿角焉能阻挡铁蹄一冲,零落的箭雨更无法挡住这班虎狼之士。

  铁蹄滚滚,轰轰而此,千余神行骑的健儿,犹如从黑暗中杀出的魔鬼,呼啸袭卷而至。

  面对着这强大的冲势,守军残存的抵抗意志终于被击碎,惊怖的袁军士卒们接连放弃了抵抗,成百成百的弃守而溃。

  惊怒之下的吕旷,连着斩杀了几名溃卒,却也扼止不住全军瓦解之势。

  转眼间,营寨的大门便被撞破,数不清的敌骑蜂拥而入,铁蹄与战刀无情的辗杀向自己那溃败的士卒。

  吕旷眼见前营失守,无奈与惊惧之下,只能随着败军往后营方向撤退。

  方才没奔出几步,却正撞上从后营逃来的败军,原来在敌人的强攻下,后营也同时失守。

  前后皆破,丰仓失守已成定局。

  眼见败局已定,吕旷心想保命要紧,再做无谓的抵抗无益,眼看着前营方向敌军势众,万难冲破,吕旷便只得率残众,向着敌军军势稍弱的后营方向冲去,希望能破围而去,逃得一命。

  方奔出几十步时,迎面便见颜军的骑兵已喊杀而至。

  吕旷一咬牙,大叫道:“弟兄们,想活命的随本将冲出一条血路去。”

  在主将的鼓舞下,抱着一丝求生之念的袁军败卒,勉强撑起几分斗志,迎着扑卷而来的敌骑冲杀了上去。

  撞击与踩踏,战马的嘶鸣与士卒的惨叫,整个丰仓营已是一片混乱。

  乱军中,身着赤色披风,手提方天画戟吕玲绮,便如黑暗中一朵艳丽的流虹,踏着血路一往无前。

  画戟左右开弓,千百道寒影四面八方激射开来,霸道之极的吕家戟法,并未因她身上的伤势而有丝毫减弱。

  戟锋过处,肆意的收割着人头。

  自下邳城逃出,亡命天涯这些年来,吕玲绮何曾有今日之痛快,她肆意的释放着杀戮的本性,尽情的宣泄着压抑已久的怒火与悲愤。

  乱军中,一员敌将仓皇而至。

  吕布当年曾一度作为袁绍手下,袁家的那些将领,吕玲绮自然也认得不少。

  布满血丝的眸子一凝,她一眼便认出来将乃是袁将吕旷。

  “狗娘养的东西,就是你害得姑奶奶我屡攻不下,现下看你往哪里逃。”

  吕玲绮愤意陡然,清喝一声,催动着胯下白马,舞动着方天画戟,如一道红白相间的流光迎面射向吕旷。

  奔逃而至的吕旷,眼见一名女将向自己截杀而来,惊奇之下,心中不禁暗笑嘲讽。

  “颜良这叛贼无人可用,竟然连女人都派上了战场,老子就杀了这贱人,也算为我二弟报仇。”

  吕旷消沉的斗志转眼振作起来,面带着狰狞与不屑,跃马挺枪杀向了吕玲绮。

  两骑人马,穿过层层的乱军,瞬息之间相撞。

  锵~~一声金属的激鸣嗡鸣而起,一抹鲜血飞上了夜空。

  错马而过的吕玲绮,目色如霜,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那一招交手的不是敌将,而只是无足轻重的一抹空气而已。

  而那吕旷却双目斗睁,惊骇的眼神中,仿佛碰到了这世上最恐惧之事。

  他想要惊叫时,却已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他的脖颈上,已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血窟窿,鲜血正如泉水般狂喷而出。

  吕旷惊骇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贱女人的武艺竟然超绝如斯,自己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出招时,脖子竟已被洞穿。

  只是,他也没有时间再惊骇,两骑相过冲出数步,他便捂着喷血的脖子截倒在了马下。

  一招,毙命。

  “好戟法!”

  目睹了这精彩的秒杀,颜良勒马于前,忍不住大声为自己的义妹喝彩。

  吕玲绮抬头见是颜良到了,也勒住了战马,冷艳的脸上不禁掠起一丝得意的微笑,仿佛能得到颜良的称赞,实是十分的满足。

  “义兄,丰仓已破,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吕玲绮横戟问道。

  颜良环看了一眼四周,已是血流而河,伏尸遍地,残存的那些漏网袁军,正被自家的骑士们往来驱赶追杀。

  今夜这场攻坚战,当真是杀得痛快。

  颜良冷笑一声,豪然道:“这还用问,传我的令,一把火将丰仓之粮给我烧个干净,一粒米都不许给咱们的袁大公子剩下。”

  号令传下,杀到兴头的骑士们,各执着火炬,四下放火,将那一座座堆积如山的粮仓点燃。

  大火四下蔓延,不多时间,整个丰仓已是化为了火海,内中所屯的百余万斛粮草,尽皆化为了乌有。

  颜良和他的得胜的骑兵,退于了营外,尽情的欣赏着这冲天而起的熊熊大火。

  大火熊熊,直将半边的天际照得如火烧一般赤艳,方圆几十里都能清楚的看到这噬天的烈焰。

  这一夜,难以入睡的许都一城士民,皆也看到了那天边的怒焰,原本稍稍平伏下去的心情,转眼又陷入了焦虑与恐慌之中。

  城头上,辛评也看到了丰仓的大火,而借着城墙的高度,他看到的情景远比城内百姓看得更加清楚。

  援军被伏击,吕翔被颜良阵斩的噩耗,早些时候他就已听闻,为了避免对城中造成恐慌,辛评只是严密的封锁了消息。

  但是现在,眼看着丰仓漫空的大火,辛评知道这消息是再也隐瞒不住,很快全城就将被兵败的消息所震慑。

  焦虑震惊的辛评,再也不敢自诩智谋,只得下令派十余名使者趁夜出城,以十万火急的速度赶往南阳方向,向开拔未久的袁谭报信。

  那冲天的大火,烧了整整一个晚上,直到清日天明还余烟未尽。

  辛评一夜未睡,生恐颜良借着得胜之势前来攻打许都,只得焦虑不安的坐守在城头。

  当午时分,颜良的大军并没有来攻,这让辛评稍稍安稳了几分。

  正当他打算下城稍适休息时,身旁士卒忽然指着城下大叫了起来。

  俯视望去,却见一匹无人的战马正向城门方向而来,马鞍上似乎还悬挂着什么东西。

  辛评心生疑惑,便叫将那战马放入。

  过不多时,城门处的士卒,拥着那两个包袱上得城来,当着辛评的面将包袱打了开来。

  包袱揭开的一瞬间,城头士卒们一片惊臆,就连辛评也是吓得本能的退后了一步。

  那包袱中所装的,赫然竟是两颗血淋淋的人头。

  那是吕旷和吕翔二兄弟的首级!

  惊愕的辛评半天才回过神来,他这才明白过来,那名叛将这是在向他示威。

  “颜……颜良……”

  ######叶县。

  此地已进入荆州地界,再往南便将是颜良所控制的堵阳城。

  此时距离出兵以来,已过去了整整十天。

  袁谭并未急着南下,而是下令大军暂于叶县逗留,他要等后方的粮草运到,然后再步步为营,不慌不忙的向南平推下去。

  鉴于上次的教训,袁谭不敢再轻视颜良的战斗力,这一次,他打算凭借着绝对的实力,生生的推垮颜良。

  中军大帐,诸将聚集。

  “大公子,我军发兵已过十天,却才进抵叶县,似乎稍有些慢了,正所谓兵贵神速,末将请率一军急行南下,让颜良不及防备,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帐中,大将张郃向袁谭表示了些许不满。

  袁谭却冷笑一声,不以为然道:“本公子四万大军,只要稳稳的平推过去,怎么打都稳抄胜劵,有什么可心急的,本将就是要慢慢来,慢慢的折磨死颜良那厮。”

  袁谭一脸的自信,拒绝了张郃的提议。

  话音方落,帘外亲军言报,许都辛评信使已到,有十万火急的消息来报。

  袁谭也没多想,只摆手让信使进来。

  不多时,帐帘掀起,一名满面惶急的信使步入,伏地颤声叫道:“大公子,许都遭袭,丰仓粮草被烧,吕旷和吕翔两位将军战死,辛从事请大公子急速回军救援。”

  此间一出,大帐中瞬间凝固。

  袁谭更是嘴巴张成了一个夸张的圆形,难以置信的惊恐,瞬间涌满了脸上。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