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零三章 下套子

第二百零三章 下套子

  几天之后,布于许都的细作传回情报,袁谭果然如颜良和徐庶所料的那样,不顾丰仓之粮被烧,继续率军南攻南阳。

  不过这一次袁谭却也吸取了教训,临行之前从洛阳一线急调了五千兵马,加强了许都外围诸如召陵等地的防御,以避免颜良再以轻骑从新野偷袭。

  袁谭举兵南下的同时,又命留守许都的辛评,疯狂的从各县的百姓家中搜刮粮草,以以他的四万大军继续南征作军需之用。

  数天后,袁谭的大军再度开赴叶县,兵锋直指堵阳。

  而早在袁谭进军南阳之前,颜良就已率军先期抵达了堵阳城。

  考虑到袁谭粮草被烧,为了供给军用,此番入境之后必会疯狂的掠夺乡野,以战养战,颜良为了不给袁谭留下一粒粮食,便事先下令将宛城以北诸县的民众,统统南迁,以避免给袁谭资以粮草。

  堵阳城位于颜良地盘的最北边,城中有百姓四千余人,颜良率军抵达的第二天,便下令将这四千人尽数的迁往南下。

  几乎在一夜之间,诺大一座县城便成了一座空城。

  文聘等诸将们皆以为颜良打算据堵阳城死守,以之作为宛城北面的屏障,却没有想到,颜良自迁走百姓之后,并未作任何加固城墙之举,却督促士卒们日夜赶建一项秘密的工程。

  颜良很清楚,堵阳城墙矮旧,即使再加固,也难以抵挡袁谭四万大军的进攻。

  况且他压根就不打算固守堵阳,他所要做的,就是借这一座空城给挟着复仇之心,汹汹而来的袁谭当头一击,再次挫伤他的锐气。

  这日的黄昏,袁谭的四万大军,终于出现在了堵阳以北,而且很狂妄的逼近堵阳城下寨。

  颜良站在城头遥视不远处的敌方营寨,但见旗旗迹天蔽日,枪埋森森如林,俨然一副千军万马而来的嚣然之势。

  颜良当然清楚,袁谭这绝对不是虚张声势,自己此番带到堵阳城的,只有不到五千步骑,而城外的袁军却有四万之众,十倍之敌,这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主公,敌兵甚众,势难正面交锋,不若今晚让末将率军劫营,趁其远道而来,疏于防备之机,或许可以挫其锐气。”

  眼见敌人势大,文聘虽有所顾忌,却并没有畏惧,而是冷静的献上一计。

  颜良却摇了摇头,马鞭遥指敌营,“你看袁军营寨设得井然有序,深得立营之妙,远胜于前番袁谭来攻,想来是这厮吃了上回的教训,这次重用张郃为将,方有如此严整的军势,照这情况,劫营多半是胜算无多。”

  颜良否定了文聘的计策。

  文聘恍然有悟,为颜良眼光之犀利而敬服,却又凝眉道:“袁军中既有良将,兵力又十倍于我,倘若给他将堵阳城围住,那时主公岂不深陷于险境,还望主公三思。”

  文聘虽未明言,却是在委婉的建议颜良撤出堵阳,不要做无谓的涉险。

  “本将什么时候说过要固守堵阳了?”颜良却笑着反问了一句。

  文聘一愣,顿时便有些糊涂,心想主公你若不是想固守堵阳城,如果只为撤出城中百姓的话,只消一道命令,县令便可办妥,又何必大老远的亲率几千兵马辛苦赶来。

  “主公,恕末将愚钝,主公的意思是……”文聘拱手相问。

  颜良正要用到文聘,便打算告知他自己的用意,却在这时,城外一骑飞奔而来,自称是袁谭派来的使者,前来给颜良下战书。

  颜良遂叫将那信使放入。

  过不多时,信使上得城来,一副昂然态势,见得颜良也不见礼,只将一道战书递上。

  诸将见来使无礼,无不面露愠色。

  颜良却不以为怪,也不接那战书,只道:“本将倒想见识一下袁大公子有何文采,你便念将出来就是。”

  那使者遂将战书展开,当着城头颜军将士的面,大声的念了出来。

  诸将听着听着,怒色是勃然而生,个个咬牙切齿。

  那根本不是什么战书,俨然就是一副劝降书。

  书中,袁谭以魏王长子的高贵身份,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历数了颜良背叛袁家的诸般罪行,以命令的口气叫颜良开城投降。

  唯有如此,袁谭方才会考虑减免颜良的罪行,否则,如果颜良一味的顽抗,他的大军就将把堵阳夷为平地,而那些敢于追随颜良“助纣为虐”之徒,城破之后,将格杀不论。

  袁谭的这道劝降书,当真是嚣张之极,仿佛将颜良辗杀,便如捏死一只蚂蚁般易如反掌。

  左右文聘等诸将无不大怒,文聘更是愤然拔剑,欲要斩那使者。

  那使者吓了一跳,慌忙收敛了嚣张之意,大叫:“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什么狗屁的“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斩杀使者之事,颜良上回跟马超交战之时,又不是没干过。

  耳听着袁谭那嚣张的劝降书,颜良心中的怒意也在如烈火般燃烧。

  只是,他却并未被怒火烧尽了理解,在众将忿然之下,却依然保持着冷静。

  颜良一摆手,止住了冲动的诸将。

  众将不得颜良示下,均不敢擅自动手。

  颜良看着那使,淡淡道:“袁大公子果然是够气派,你回去转告他,想要取我颜良性命,尽管放马过来便是,不必用此小儿手段来恐吓本将,如果本将怕了的话,当年就不会跟他袁家决裂。”

  说罢,颜良摆手示意使者赶紧滚蛋。

  那使者生恐颜良变卦,对他下杀手,忙是逃下城去,匆匆的逃离了堵阳城。

  看着那离去的袁军使者,众皆既是愤愤不平,心中又生狐疑不解。

  他们皆想不通,以自家主公的性情,竟然能容忍得了袁谭如此相辱,这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

  主辱臣死,文聘第一个忍耐不住,愤然道:“主公,袁谭小儿欺人太甚,末将请与那小儿决一死战。”

  文聘这般一言,其余诸将皆也慷慨请战。

  众将忿然,战意高涨,颜良见得此状,心下却暗自得意。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袁谭乏粮,此番来攻,为的就是速战速决,最怕的就是颜良坚壁清野,据城死守,方才那一道极尽轻辱的战书,分明就是激将之法。

  颜良早有所料,之所以叫那使者当面念出,就是为了借着袁谭之手,来激起诸将的愤慨之心。

  照眼下的情况来看,颜良目的已是达到。

  颜良遂高声道:“袁谭如此将咱们不放在眼里,本将又岂能咽下这口气,尔等放心,今日的相辱,本将马上就会让袁谭加倍奉还。不过,在此之前,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

  文聘以为颜良要下令出击,忙拱手道:“请主公示下。”

  颜良不紧不慢的吐出了两个字:“弃城。”

  弃城?

  一听这话,左右自文聘以下诸将,一下子就都懵了。

  “本将不是早就说过,要给咱们的袁家公子送上一份迎接的大礼,本将自然要言而有信……”

  颜良说话间,嘴角悄然掠起一丝诡笑。

  诸将却越发的茫然。

  #####激将之计未果,袁谭怒了,次日天一亮,袁谭便令全军饱餐,几万大军带着云梯、冲车等攻城器械,气势汹汹的杀奔堵阳北门而来。

  袁谭虽然怀着复仇的激愤之心而来,但他却也保持着冷静,他很清楚颜良的能力不容小视,故是他虽志在必得,却也做好了打一场惨烈的攻城战的心理准备。

  然而,令袁谭感到惊奇的是,他的几万大军杀到城前时,却发现整个堵阳城已是人去楼空,城头一线,不仅看不到一个士卒的身影,甚至连一面旗帜都看不到。

  更让袁谭感到狐疑的是,堵阳北门的城门竟已大开,吊桥也早已放下,就差百姓夹道欢迎的,就可以凑成一副堵阳欢迎您的景象。

  “莫非,颜良那匹夫当真被我的军威所吓到,弃城而走了吗?”

  袁谭的脑海中,不由得闪现了这个让人兴奋的念头。

  “大公子,颜良或许是摆下了一个空城的诱敌之计,咱们若是贸然率军入城,万一中了其埋伏就不妙了。”

  旁边同样狐疑的张郃,却依旧保持着冷静。

  袁谭想想也对,遂不敢麻痹大意,一面令全军严阵以待,一面派小队斥候入城侦察。

  半个时辰之后,侦察的结果令袁谭如释重负。

  整个堵阳城确已是一座空城,不但没有颜良一兵一卒的影子,而且连所有的百姓都走得一个不剩。

  袁谭仍不放心,连着又派出数队斥候,将侦察范围由城内扩展到城外。

  午后时分,袁谭终于得了让他安心的结果。

  在堵阳城南的二十里处,斥候发现了四千多的颜军,应当便是由堵阳撤出的颜良兵马。

  袁谭这下就放心了,他这才相信,颜良是真的怕了自己的强大军队,不得不选择退出城墙矮旧的堵阳城。

  袁谭便自率一万大军进驻了堵阳城,其余诸军依城下寨,并派出各队兵马,去往堵阳四野掠夺军资粮草。

  不觉已是入夜,袁谭和他疲惫而来的将士,已是在堵阳城中沉沉入睡。

  他们却不知道,城堵阳城东,密林深处,五百双鬼气森森的眼睛,却正凶神恶煞的盯着那夜色笼罩下的城池。

  他们在此间已经整整的潜伏了一天。

  不知不觉,夜已至三更,颜良抬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天空,刀锋似的眼眸中迸射着狰狞的冷笑。

  “时辰已至,动手吧。”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