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零六章 守死你

第二百零六章 守死你

  刘琦发兵了。

  不是发兵夏口,而是兵进襄阳。

  这最新的情报中声称,刘琦以麾下中郎将黄忠为前锋,发兵一万沿陆路向着襄阳进发,兵锋已进至当阳城。

  “夏口正被吴人围攻,刘琦怕与吴人起冲突,所以不敢顺江东下,而为了向孙权表明自己并非坐观成败,便发兵向襄阳进攻。”

  徐庶看过那道情报后,一语道破了刘琦的意图。

  见得颜良眉头微皱,徐庶便又笑着宽慰道:“刘琦麾下大将,无非黄祖刘磐而已,那黄忠不过一无名老徒而已,量有文长和子远守襄阳足矣,主公无需太过担心。”

  听得徐庶说黄忠是无名之辈,颜良心中便即暗暗摇头。

  纵使刘琦亲自率军来攻,颜良又焉会皱一下眉头,让他感到棘手的恰恰正是黄忠。

  黄忠身为刘磐部下,长久以来都只活跃于荆南四郡,这四郡又为中原视为偏蛮之地,就连身在荆州的徐庶,平时给予的关注也不是很多。

  而黄忠身处长沙,生平之战,无非只是平一平当地的叛乱这等小打小闹之战,况且他年岁已高,自然而然便会不被人重视。

  颜良熟知历史,却深知黄忠这员老将有多么的不得了。

  此人号为蜀汉五虎上将之一,武艺之强,堪比关张这等万人敌,纵然是颜良也没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在武艺上压倒这员老将。

  这黄忠更是在刘备的入蜀,乃至攻取汉中之战中,开疆拓土,立下汗马功劳,甚至在定军山一役,将夏侯渊这等当世名将斩杀。

  这样一员名将,岂能用“无名老徒”来形容。

  徐庶不知黄忠的厉害,颜良却不能不重视。

  眼下守卫襄阳的乃是魏延,他虽乃极有天赋潜力的一员大将,但眼下年纪方轻,武艺与用兵之能未必是黄忠之对手,故是颜良对于黄忠的来袭,方才会有几分担心。

  沉吟片刻的,颜良道:“黄忠这员老汉不可轻视,就急调三千兵马回援襄阳,严令魏文长他们谨守城池,切不可擅自出战。”

  襄阳有兵七千,此番再一增兵便将达到一万,襄阳的防御是增强了,可是宛城的兵马就只余下了一万两千余人,却要面对不久之后袁谭的疯狂来攻。

  众将见得颜良如此重视那黄忠,皆觉得有些意外,徐庶也是一脸的惊讶。

  颜良却道:“宛城虽然兵少,但本将亲自在此,自能掌控一切,黄忠那一路兵马来势凶猛,背后还另有高人指点,若不加强襄阳兵力,岂能安心。”

  颜良所说的“另有高人”,自是在暗指诸葛亮。

  魏延身边虽也有许攸这样的谋士,但在颜良看来,许攸的谋略终究还与诸葛亮有所差距。

  徐庶听出了颜良的言外之意,顿时也恍然醒悟,当即也就不对颜良的增兵襄阳做反对。

  当天,三千步军便由宛城南下,在刘辟的率领下,急行军赶往襄阳。

  ……襄阳烽烟起,夏口也不太平。

  夏口城头,夏口令满宠正自披甲执锐,目光冷峻的扫视着城外。

  这已经是吴军围城的第十天。

  五万吴军,千艘战舰,在统帅周瑜的指挥下,由柴桑而发,溯江西进,一路势如破竹沿江所属江夏诸县无不望风而降。

  吴军几乎在两天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对夏口城的包围。

  周瑜将水军分成了两支,一支由老将韩当率领,进抵汉水上游的汉津渡,以阻击甘宁的水军南下。另一支则由吕岱率领,进抵夏口以西的陆口,以防止江陵的刘琦军东进。

  在完成了诸般布署后,周瑜便以四万大军,将夏口城围成了铁桶阵,日夜不停的展开了进攻。

  黄盖、凌统、吕蒙、周泰、潘璋、孙匡……这些东吴的强将悉数聚集在城下,统领着各自的部曲,对夏口城展开了疯狂的强攻。

  只是,攻城十日,却没有一名吴人能登上夏口城头。

  满宠凭借着七千之孤军,顽强的挡住了吴人一波接一波的狂攻。

  满宠的顽强,惹怒了周瑜,休整两天后,他决定在今晨发起一场最猛烈的进攻。

  此刻,夏口城南方向,吴人又开始集结。

  那耀眼的军旗在江风的吹动下,形成了一浪接一浪的怒涛。

  那密密麻麻的士卒,铺天盖地而来,犹如数不清的蚂蚁一般。

  那指向苍穹的枪戟之锋,反射着幽幽寒光,成片成片如同死亡的森林。

  再往远处,一辆辆的抛石机正在从敌寨中推出,缓缓的向着夏口城方向移动,区指一数,竟有百余辆之多。

  见得吴人如此浩大的军势,左右那些经历了苦战的颜军将士,不禁也微微变色。

  “大人,吴军势大,咱们是不是该向主公求援了。”旁边的部将向满宠小声道。

  满宠却冷哼了一声,“吴人就这点能耐,也值得本将去向主公求援么。“他的话中充满了不屑,仿佛根本不把城外浩荡的吴军放在眼中。

  其实,满宠心中却有不得已的苦衷。

  开战之前,颜良已经给过他交待:我所能给你的兵马,就只有这七千,再不会有一兵一卒的援军,你满宠只有靠自己,死守到我打败袁谭,挥军南下为止。

  此时此刻,颜良正在宛城与袁谭的四万大军交锋,这种情况下,满宠绝不容许自己所守的夏口,拖累了颜良全局的布署。

  战鼓声轰轰而起,神思之际,吴人的攻城已经开始。

  满宠再不敢有一丝分神,拔剑在手,厉声道:“全军准备迎敌,敢后退一步者,军法处置!”

  满宠素以严以律法而著称,他的话绝不是危言恐吓,左右将士闻之,精神间时肃然起来,只将心中的那些畏惧强行压下,各自严阵以待。

  隆隆的战鼓声中,吴军的抛石车最先开始发难。

  一枚枚人头大小的石块,呼啸着向着城头袭来,守城将士纷纷的避于女墙之下,躲避这威力巨大的攻击。

  一枚石弹从满宠左侧三步之遥飞过,径直击中了城楼,将厚重的窗户击得四分五裂。

  满宠却屹立在那里,纹丝未动,丝毫不曾有半分惧意。

  越来越多的石弹,如流星般飞上城头,土石垒彻的城头被重击之下,墙体碎屑纷飞,一道道的裂痕隐现。

  不过夏口城乃黄祖精心构建,坚固之极,又岂是几块石弹能够摧毁,况且这种威力巨大的远程武器,尽管杀伤力极大,但准确率却有限。

  在经过了半个时辰的狂轰烂炸之后,除了对城头颜军心理上进行威慑之外,抛石机并未对敌人造成实质性的打击。

  随着鼓声的变化,抛石机的打击结束,吴人真正的进攻开始。

  前军上千吴军轰然而动,盾手斜举着大楯掩护在前,后边跟随着的是上百辆的蛤蟆车,这种形如伏地蛤蟆的木车,上面装满了泥土,是专门用来填塞护城壕的器具。

  满宠见状,急是喝令躲避在女墙下的士卒起身,弓弩手迅速放箭,阻拦敌人的前进。

  飞蝗般的箭矢如雨而下,吴军的巨盾虽大,但毕竟无法全面的封死箭矢,随着接近城池,越来越多的吴军暴露在箭矢的射周角度之下,惨叫声不时的响起,有人在倒地,有人在嘶嚎。

  在付出了百余条性命之后,填壕队终于进抵壕前,将一辆辆的蛤蟆车推入沟壕之中。

  中军处,周瑜见状,大喝一声:“先登队,进攻!”

  黄色的令旗摇动,战鼓声由缓变急。

  四千人组成的先登队,呐喊着冲杀而出。

  四千多人的吴军,扛着百余架钩梯,以冲锋的速度越过了城前百余步开阔地,顶着城头射下的箭矢越过城壕,与先到一步的填壕队会合。

  与此同时,紧随其后的千余名弓弩手,开始向城头颜军仰射,以压制城上的箭矢打击。

  在自家弓弩手掩护下,城下吴军迅速的将一架架钩梯竖起,先登队的吴军们奋起勇力,向夏口城攀爬而去。

  “还击,立刻还击,绝不能让敌人上城。”

  满宠往来于城头一线,执剑大声喝令着士卒们反击。

  这些颜家军将士们,便冒着城下射来的箭雨,有的用撑竿叉落敌人钩梯,有的将罗石檑木掷将下去,砸向那些攀爬而上的敌人。

  大块大块的罗石滚滚而落,惨叫声此起彼伏,那些被砸落的吴人,坠落于地无不是血肉糊涂。

  而那滚烫的铁水倾落下来,但凡被浇到者,无不是全身烧化,转眼间化为一摊白骨。

  吴人个个奋勇,冒着重重的阻击猛攻,有几人甚至还爬上了城头,但却被满宠亲自率军赶来,生生的围杀在城头。

  战斗从清晨持续到午时,沿城一线已是尸枕如山,夏口城依然屹立不倒。

  狂攻不下,吴人的斗志也已是强弩之末,攻势越来越弱下去。

  中军处,观战已久的周瑜,那俊美的脸庞上,涌动着复杂的表情。

  既是愤恨,又是惊讶。

  他仿佛不敢相信,在自己亲自指挥下的这场前所未有的猛攻,竟然再一次的被敌人顽强的扛了下去。

  “颜良,没想到你这匹夫麾下,竟然有如此善守之辈,可恶,可恶啊……”

  周瑜暗暗咬牙切齿,恨恨之词中却又有几分无奈。

  城头,那面残破的“满”字大旗,却依然在傲然的迎风飞舞。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