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零九章 要战,便战!

第二百零九章 要战,便战!

  贾诩这是有话要说,这老狐狸,又在卖关子。

  “文和,到了这个时候,你有什么计策也别藏着腋着,赶紧说吧。”颜良摆手道。

  贾诩又干咳了几声,方是捋须道:“主公,老朽以为,局势发展到这个份上,也是该用到那个人的时候了。”

  那个人?

  左右众人皆是一怔,摸不清他口中的“那个人”是谁。

  颜良也一时狐疑,剑眉微凝,眼珠子转了几转。

  忽然间,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文和,你口中的那个人,莫非指的是曹孟德不成?”颜良反问道。

  贾诩笑着点了点头。

  其余人听得曹操之名,皆还是一脸茫然,徐庶却最先反应过来,脸上跟着涌现恍悟之色。

  未等贾诩再言,徐庶便拱手道:“主公,文和所言不错,眼下这个时候,咱们正当向曹操求助,只要他肯出兵东攻洛阳,哪怕只是佯攻,袁谭也不得不防,就算袁谭只抽兵回援,咱们这边所受的压力也将大减。”

  贾诩微微点头,以示徐庶这一席话正说中了他的心意。

  其余诸人,这才恍然大悟,各自权衡之下,纷纷附合贾诩之计。

  颜良手尖捋着下巴,眼波流转,也在思考着贾诩这条计策,但他却并未似其他人那样乐观。

  沉吟半晌,颜良方道:“袁谭是曹操的敌人不错,不过诸位不要忘记,本将可也是曹操的眼中钉,肉中刺,尔等都忘了上一次曹操是怎么设计,驱使西凉军来攻打我们的吗。”

  颜良一番话提醒了众人,那一张张兴奋的脸庞,转眼又沉寂下来。

  贾诩原本胜券在握的表情,隐约也褪色了几分,显然颜良的这番话,令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计策。

  沉寂一刻,贾诩道:“主公所言甚是,在曹孟德眼中,恐怕主公是比袁谭更难对付的一个敌手,就算他会发兵相援,多半也会等到我们和袁谭两败俱伤之后,他再来坐收渔利,倒是老朽忽视了这一点。”

  贾诩自己推翻了自己的计策。

  众人的情绪也随之渐渐的又低落下去。

  不过这时,贾诩却又道:“不过这计策嘛,诩以为依旧可行,不过却要改头换面一下。”

  颜良的嘴角掠起一丝笑意,他就知道,这个老狐狸没那么简单,他便询问贾诩如何个改头换面之法。

  贾诩的计策其实也不复杂,曹操这颗棋子依然是利用的,只不过方式却要变一变。

  他的意思就是,一面派人大张旗鼓的入关中向曹操求援,一面令潜伏在许洛一带的细作,大肆散布曹操将倾兵东征,大举进攻中原的谣言。

  那个时候,无论曹操是否会出兵相助,这四方而起的谣传,也足以让袁谭不敢不顾忌。

  只要袁谭能抽南阳之兵回援,宛城方面的压力就能够得到缓减,如此,就能为颜良争取到更多的时间,为绝地反地做准备。

  这计策稍稍一变,就变被动为主动,让颜良不必理会曹操是否会发兵。

  颜良听罢不禁连连点头,贾诩的这条“改良型”计策,确实符合他的口味。

  似他前番屡屡挫败曹操的阴谋,最后逼得曹操不得不主动低头,以向他示好,以致于实力较弱的他,面对着实力强上一筹的曹操,外交上却一直占据的主动。

  倘若现在低下头来,真的向曹操求援,就等于拱手将外交上的主动权,让给了曹操。

  屈服,低头的滋味,颜良前世已经受够,他岂能再重温那种让他反胃的感觉。

  啪!

  颜良再一拍案,欣然道:“文和这条计策倒是很对本将的口味,很好,就这么决定了,速传令给子远,让他的细作们都活动起来,好好的在咱们的袁大公子的屁股后面煽一把风,点火一把火。”

  当天的这场军事会议,颜良采纳了贾诩之计,他的军令很快发往了身在襄阳的许攸。

  几天之后,散布谣言的命令从许攸掌管的司闻曹发往了中原,许攸安插在许洛一带的情报机器开始全面的开动起来,数以百计的细作们,大肆的散播着曹操将举兵东进的消息。

  这谣言一传十,十传百,不数日间就遍传各地,搅得各地是人心惶惶,甚至那些拥曹的士民们,已经在蠢蠢欲动,准备迎接着曹操反攻。

  而南阳方面,颜良也放出风声,令伊籍大张旗鼓,带着给汉帝的进献方物,从武关北往长安,以向袁谭展示自己跟曹操的联盟关系。

  在这般强大的舆论攻势下,身在宛城前线的袁谭,终于开始坐不住了。

  尽管他的细作暂时未发回曹操出兵的消息,但身后许洛各地沸沸扬扬的传言,却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不得已之下,袁谭只能从前线抽调了七千兵马,以加强洛阳一线的防御。

  袁谭这么一抽兵,南阳的兵马数量就削弱到三万左右,三万对一万,袁谭兵力上的优势进一步减弱。

  兵力上的削弱,使得袁谭不得不收缩战线,放弃了分兵屠戮乡野,袭扰颜良粮道的频率也减弱不少。

  一时间,宛城方面的攻势大大的得到了缓解。

  得到了喘息机会的颜良,敏锐的抓住了这个机会,采取了种种策略,让袁谭不得安生。

  颜良依徐庶的计策,每每入夜之时,便派小股兵马,带着鼓乐出城,潜至袁营附近敲锣打鼓。

  闻声而起的袁军,以为是颜良劫营,刚刚入睡的士卒不得不惊醒备战,颜军的小股部队却又偃旗息鼓,不作动静。

  待到袁军虚惊一场,警报解除之后,方自躺下之时,敲锣打鼓声就骤然再起,如此反复,让袁谭和他的士卒彻夜难安,精神愈加的疲惫。

  在这般高强度,无休止的心理战打击下,袁军本就不太高涨的士气,自然是日渐消沉。

  无奈之下的袁谭是又气又急,便派了一些老弱病残的士卒,白天里在城外大肆的叫骂,各种污言秽语,企图诱使颜良出战。

  颜良这边是既不出战,但也不让你占了嘴炮上的优势,他特意的挑选了几百骂手,换着班的站在城上跟袁军对骂。

  颜良的这班骂手个个虎背熊腰,嗓门粗大,几百号人还都经过彩排演练。

  这班骂手一开骂起来异口同声,如出一人,声音宏量如雷,方圆十余里都听得清清楚楚,瞬间就将袁军那班老弱骂手零零散散的骂声淹没。

  而且,颜良的骂词还专往袁谭的痛处上戳,骂称袁谭其实是袁绍老婆背夫所生的野种,所以袁绍才宠爱他的弟弟袁尚,不想让他继承袁家基业。

  袁谭是骂又骂不过对方,攻又攻不下城,夜里又睡不安生,身理上和心理上都被颜良折磨得死去活来,那个恨啊。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袁谭用尽了各种方法,却拿颜良一点办法也没有。

  而许都方面,不利于袁谭的消息却不断的传来。

  因是袁谭为了给自己的军队筹积粮草,不惜向民间强征过冬粮草,那些官吏们为谋私利,上边原本要收一斗,到他们这里就加了一倍。

  许都等中原诸州本就新降,人心未附,袁谭的横征暴敛更是激起民愤,未多时间,就传来有数县百姓不满官府的强征,杀了地方官吏据兵造反,转而遥奉身在长安的曹操。

  许都的种种乱局,颜良这边很快也收到了消息。

  宛城的军府中,颜良和众部下们听着关于许都的各种消息,脸上都流露着一种“幸灾乐祸”的笑容。

  “袁谭这小子在我南阳肆意杀戮,现在他老巢起火,总算是遭到报应了。”

  文聘兴奋的大叫,脸上一副解气之状。

  其余众人也皆附合,无不感到痛快。

  徐庶也笑道:“主公,袁谭目下已是焦头烂额,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撤兵,这一回宛城之危,总算是安然的渡过去了。”

  许洛一县的百姓造反,这确实出乎颜良意外,他原还想凭着一己之力,击溃袁谭,却没想袁谭先败在了自己手里,反倒给自己省了事。

  不过,颜良却不打算善罢甘休。

  他冷哼一声,“袁谭烧了我多少城池,杀了我多少子民,本将岂容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颜良的言语神情中,杀气毕露。

  “主公,袁军毕竟势大,咱们能成功的扛到他们退兵已属不易,庶以为就不必逞一时意气之争了。”

  徐庶以为颜良打算出战,生恐最后时刻出节外生枝,便忙是劝道。

  其余文武,除了个别武将之外,纵使是对袁谭深为恨之的文聘,也附合徐庶的意见。

  众人都认为,以他们眼下的实力,并没有野战击败袁谭那盾阵的能力。

  倘若野战不能击败袁谭,若再想像上次那样,凭着一条火沟安然撤归宛城,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便在这时,周仓兴冲冲的从外而至,拱手道:“禀主公,夫人到了。”

  众人一听黄月英到了,均是面露惊奇,心想着这大战之时,主母不留在襄阳,却跑来这宛城做甚。

  颜良冷峻的脸上,却瞬间闪过莫名的兴奋。

  等了这许久,忍了这许久,终于让他等到了。

  夫人黄月英的到来意味着什么,颜良自然是再清楚不过。

  颜良腾的站了起来,豪然道:“夫人来得正好,你们就速去给袁谭那小儿下一道战书,他不是逼老子出战么,就告诉他,明日我颜良就跟他决一死战!”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变色。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