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击碎袁谭的梦

第二百一十一章 击碎袁谭的梦

  悠远绵长的号角声响起,大地开始颤栗。

  那一望无际的旗海,在晨风的吹抚下,化为滚滚的怒涛。

  那黑漆漆的铁甲与兵刃反射出来的幽光,几欲将头顶的苍穹映寒。

  森森如林的戟锋,如同死神的獠牙,迸射着杀戮之气。

  三万袁军轰然而动,迈着整齐而沉重的步迈,开始向颜良军稳步前进。

  每一步下去,大地都为之一抖。

  那坚盾开路的大阵,似钢铁巨兽一般,咆哮着,怒吼着缓缓而来。

  左右颜家军将士,他们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紧握兵器的掌心转眼已为汗水所浸湿。

  颜良甚至能够听到他们狂动的心跳,还是那粗重如牛的喘息声,他知道,那是紧张的情绪在将士们的心头蔓延。

  这般情形,与当初跟马超决战之时,如出一辙,而眼前的敌人,却比西凉军团更为强大。

  颜良却稳如泰山,眉宇间镇定的仿佛将眼前强大的敌人视若无物,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颜良的冷静与淡定,固然是让左右将士们安稳了几分,但他们心中的狐疑却也愈发强烈。

  纵使那些身经百战的将领们,此刻也渐起不安,实不知自家主公何来之自信。

  也有敏锐的注意到,他们的军阵之中,这回多了一些不同寻常之物,那些以灰布所蒙的东西,看起来似某种武器。

  他们在猜想,也许这武器就是自家主公克敌致胜的信心所在,但他们同样也猜不透,这世上能有什么武器,能够破解袁军那坚不可摧的大盾。

  揣测之际,敌军大阵已越来越近,两军相距已不过五百余步。

  袁军的大阵与前次几乎一模一样,以坚盾结成铁壁在前,戟手、弓弩跟随在后,两翼与侧后有骑兵护持。

  怎么看,这都是一座无懈可击的铁阵。

  上一次的临阵撤退,幸好有一道火沟挡住敌人追击,而此番他们背城列阵,身后除了宛城之外,已无路可退。

  一旦再次撤军,那狭小的城门根本来不及让他们所有人都撤入城中,袁军的三万雄兵就会扑卷而至。

  介时,便将万事皆休。

  骑虎难下,唯有决一死战了。

  一万颜家军的将士,只得鼓起一死的勇气,准备跟随着他的主公拼死一战。

  转眼间,袁军推进至四百步,颜良甚至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敌旗上的那个“袁”字。

  颜良抬头凝视了一眼,淡淡道:“时候差不了多,弩手,准备。”

  令旗摇动,一骑传令官同时直奔前军而去。

  左右的诸将就有点纳闷了,心中皆在想,纵然是天下间的硬弩,最远的有效射程也不过两百余步,如今主公却为何要在四百多步时就要发动弩射。

  而且,纵然是硬弩,又焉能贯穿袁军那蒙以牛皮的厚盾。

  诸将的狐疑,随着那一面面的灰布被掀开,转眼却变成了各种惊奇。

  灰布掀起,那神秘的武器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那是一台台半人多高的工器,全铜打造,形状极是奇特,若非是那一根弦的存在的,众人还看不出这竟似是架弩机。

  全铜打造,精妙无比的弩机。

  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前军戟手裂阵分开,百余名弩手将那些装有轮子的铜制弩机,分成三排推至了阵前。

  十根长长的铁簇弩矢,反射着幽幽青光,齐刷刷的瞄准了迎面而来的袁军。

  颜良剑眉一凝,厉喝一声:“放箭!”

  号令一层层传下,直抵阵前。

  但听得一阵嗡鸣声骤起,八十多支铁箭一瞬间齐射而出,如流光一般破空而去,直扑向袁军。

  迎面的袁军见判知弩矢袭来,急是举盾相挡。

  他们原以为,凭借着这等坚不可摧的大盾,可以挡下任何硬弩的攻击,他们躲藏在后面绝对的安全无危。

  但瞬息之后,他们就惊骇的发现自己错了。

  噗噗噗~~八十多支铁箭如电而至,除了少部分外,绝大多数命中了目标。

  强劲之极的力道,竟是不可思议的将坚厚大盾轻易洞穿,破盾而过的铁箭更是劲力不减,将躲藏其后的盾手,连甲带人一并射穿。

  惨叫之声如潮而起,一名名盾手转眼倒毙于地,更有劲道强悍之极的铁箭,破盾之后,甚至将后面的两三人如同穿蚂蚱一般接连贯穿。

  前排的弩车射毕,弩手们忙拖着弩车退至后排,第二排的弩车旋即被推上前排,继续齐射,第三排的弩车则被顶上第二排。

  如此三排连射,仿效元戎连弩的射击方式,无休止的向袁军轮番箭袭。

  正自稳步推进的袁军,一下子就陷入了骚动之中,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被他们认为坚不可摧的盾阵,竟然就这样给敌人破了,而且还是用这等杀伤力惊人的强弩。

  尽管射来的敌箭并不密集,但那一箭贯穿三人的可怖场面,却比万箭齐袭还要可怕,只转眼间,前方的盾手们便陷入了恐慌之中。

  身处在中军袁谭,这时候也蒙了。

  那张高贵的脸上,所有的骄傲,所有的复仇的怒火,顷刻间就被颜良那难以置信的强弩击碎。

  袁谭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脸上涌动出前所未有的震惊,“这世上怎么……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弩……怎么可能……”

  惊愕之下,袁谭颤声惊语,竟是有些语无伦次。

  左将诸将无不骇然,纵使是自诩智谋的辛毗,也被场面震惊得目瞪口呆。

  前军盾手们开始扛不住那强弩的打击,哪敢再往前走一步,千余号人慌张的往后退缩。

  后边的戟手弩手们不得号令,依然向前,彼此间却前后推挤在一起,原本井然有序的钢铁大阵,很快就陷入了混乱之中。

  而此刻,敌军的弩车又调整了射击范围,开始前那可怕的箭矢倾向后排。

  当那些戟手们体会到如此可怕的弩箭时,那种恐慌的情绪便迅速的向全军蔓延开始。

  溃势已现!

  颜良军中,同样是一片目瞪口呆。

  文丑、文聘、吕玲绮、徐庶……这些能力超人一等的文臣武将,无不是一脸的震惊,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仿佛也不敢相信,这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弩机,竟能相隔四百步的距离,洞穿那蒙以皮革的坚盾,而且余劲还能连穿三名敌卒。

  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杀伤力,已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直到这时,他们才惊喜的恍悟过来,怪不得自家主公竟然敢傲然的决定与袁谭野战决胜。

  原来,那并非是颜良的一时意气用事,而是他根本早就稳操胜券。

  他们的主公,继上次的元戎连弩后,再一次的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

  众人恍悟过来时,不禁齐刷刷的望向颜良,眼神与表情间的那种敬叹之色,更是难以克制。

  “原来……原来义兄早有此破敌利器,小妹我真是多虑了。”

  身旁侍立的吕玲绮,言语之中难掩惊叹之情。

  颜良心中虽也有几分得意,但表情却一派平静,只淡淡道:“本将什么时候打过无把握的仗,早跟你们说过不要多想,安心备战便是。”

  听得颜良这话,众将多有流露出几分愧色,心中暗暗自嘲,当初实不该对自家主公的决策产生质疑之心。

  只这片刻的功夫,四百步外的袁军已是陷入了混乱的泥潭之中,全然已没有了先前那辗压一切之气势。

  时机已至,更有何疑。

  颜良眼眸一凝,杀气骤生,高声道:“玲绮,为兄答应让你今日杀个痛快,现下我便命你率一千铁浮屠中央出击,只许进,不许退!”

  “末将遵命。”

  战意早就燃烧到顶点的吕玲绮,已是一身猎猎的杀气,当即令命兴奋而去。

  “文子勤何在?”

  “末将在。”

  颜良马鞭一指,“本将命你率神行骑攻敌之左翼。”

  “诺。”文丑令命而去。

  “文仲业何在?”

  文聘拱手上前,“末将听令。”

  “命你统帅五千步军,一旦骑军冲乱敌阵,即刻倾军而出,直取敌人中军所在。”

  “末将遵命。”

  一连串的命令下达,热血沸腾的众将各自领兵,策马而去。

  一万颜家军将士,斗志已至鼎峰,个个是摩拳擦掌,只待浴血一战。

  前军处,弩手们停止了箭射,有条不紊的将弩车撤至两边,紧接着,吕玲绮率领着一千铁浮屠重骑趋至了阵前。

  轰轰轰~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那是进攻的号角。

  吕玲绮手舞方天画戟,坐胯白色,伴随着一声清喝,便如一道红白相间的流虹疾射而出。

  一千多重甲铁骑轰然而动,以楔形的冲击阵型,如同一柄巨大的长矛,浩浩荡荡的向着混乱中的袁军射去。

  铁蹄滚滚,天崩地裂。

  吕玲绮的复杂之心,骑士们压抑已久的怒火,全部都倾注在了这全力的一冲之上。

  面对着直撞而来的颜军重骑,袁谭那震惊错愕的脸上,转眼便为恐怖所代替,脑海中一下子嗡嗡作响,空白一片。

  手中的那条马鞭,更是拿捏不住,脱手坠落于地。

  一瞬间,袁谭的脑海中闪过三个斗大的字——完蛋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