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五子良将得其一

第二百一十三章 五子良将得其一

  张合大惊失色。

  先前他将降书送出时,眼见北面颜军撤走了不少,只道颜良中计放松了警剔,故才趁着这清晨时分,想从北面敌营之间突围而去。

  而今眼见文丑拦路,张合方才意识到,自己计策竟已被颜良识破。

  耳听文丑的公然劝降,张合震惊之下,心中更生愤意,怒道:“我受袁公厚恩,焉能降你们这班叛将。”

  文丑听得张合言语不逊,不禁勃然大怒,怒啸一声,拍马便杀了上来。

  他的身后,那数千伏兵也轰然而动,向着惶惶的敌军杀来。

  张合也无惧意,纵马挺枪来战,这两员河北枪将,转眼便战在了一团。

  昏暗之中,但听金属激鸣之声不绝于耳,火星四面飞溅,两人各是施展生平枪法,战得是昏天黑地。

  若论武艺,文丑只比颜良稍稍逊色,而张合又比文丑逊色半分,只是这半分上的差距,不战个几百回合又岂能轻易分出胜负。

  枪影重重,转眼数十招走过,二人却是战得不分伯仲。

  张合能够凭着一己之力,跟文丑硬拼下去,他麾下的那些部卒们却是不行。

  这一群残兵,本就是人心惶惶,报着逃命的念头才追随张合出城,而今半路上突然遇上数倍的敌兵阻击,转眼间便即军心溃散。

  数千颜家军的虎狼之士,扑之而上,如切菜砍瓜一般,肆意的收割着人头。

  张合力战数十回合,眼见左右士卒越战越少,情知再这般死扛下去,他就要陷入全军覆没的绝境。

  “今日看来是突围不成,不如先撤回堵阳城再做打算。”

  仓促激战中,张合思绪飞转,很快就做出了决断。

  念及于此,张合一声暴喝,奋起虎威猛攻数招,瞅得一处空隙来,拨马跳出战团,急是率领着几百残兵望堵阳城退去。

  文丑岂容他走脱,当即招呼兵马,挥军掩杀。

  张合一军多为骑兵,逃得也快,不多时便甩出追兵里许,眼看着堵阳城就在不远之处。

  想着一个时辰之前,自己还满怀希望的离开此城,转眼却又灰头土脸的退了回来,张合心中极不是滋味,却又只能强打精神,不敢稍有停留的向着城门奔去。

  将近城门时,突然间,原本漆黑一片的城头,陡然间亮起了无数火把。

  火光下,数千颜良军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城头,一支支锋利的箭矢转眼就瞄准了他们。

  城头中央处,火光映照下,那一面“颜”字大旗在傲然的飞舞。

  张合大惊失色,这时才知颜良竟已趁着他方才出城之际,纵兵取了堵阳城,看这般阵势,竟似已等候了很久。

  震惊之下的张合不及多想,急是拨马转身,想再望其他方面逃去。

  便在这时,震天的喊杀声如潮而起,蒙蒙的晨辉中,一时伏兵四起,竟有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围杀而来,转眼间便将张合和他的几百孤军围在了城门之下。

  张合惊愕的环顾四面,但见到处是敌军的兵马旗帜,自己竟已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绝境之中。

  “难道,我张合今日就要亡命于此吗……”

  张合仰天叹息,惊诧的脸庞上,已流露出绝望的神色。

  只是,令张合感到意外的是,四面围逼而来的敌人,却未没有第一时间发动围剿的进攻,只是将他做困兽一般围了起来。

  接着,城门缓缓而开,身披玄甲,手拖长刀的颜良缓缓步出,其后紧跟的百余铁甲骑士。

  颜良勒马于吊桥前,高声道:“张儁义,你不是说好了要归顺本将,如今为何却言而无信,意欲趁机逃离,你当真以为本将是那么好蒙骗的吗。”

  颜良声若洪钟,声音盖过了四围的喧嚣,方圆几十步都清晰可闻。

  听得颜良的质问之词,张合的脸上掠过一丝愧色,似乎确是因自己的言而无信,又似乎是羞于自己的计策被识破。

  沉默半晌,张合纵马上前,横枪道:“右将军,你用兵如神,张合甘拜下风,想要取我的首级,尽管纵兵过来便是。”

  张合那刚烈的态势,俨然是打算决死一战一般。

  只是那一句“右将军”的尊称,却让颜良听出了弦外之意,他能感觉得到,张合的敌意正在消退。

  忽然之间,颜良放声大笑起来,笑得肆意,笑声之中,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张合眉头一凝,却不知颜良何意嘲笑。

  “张儁义,你空有一身的才华,难道就真的打算为袁家白白牺牲吗?”笑声骤止,颜良一句冷冷的反问。

  张合一怔,默默道:“袁公待我有厚恩,我……”

  “呸,什么狗屁厚恩!”颜良一句粗口,打断了张合。

  “我颜良当年是如何为袁绍卖命,可是他袁绍是如何听信谗言,慢怠于我的。你张合眼下也算是袁家第一大将,可他袁绍自号魏王,大封百官,你这第一大将却只做得区区一个中郎将,跟吕旷吕翔这等被我所杀的废物平起平坐,张儁义,你倒是扪心自问,他袁绍当真是对你厚恩吗?”

  一席话,只把张合堵得哑口无言。

  那双黯然的眼中,悄然掠过一丝异色。

  颜良知道,自己已戳中了张合痛处。

  他便接着又道:“似此番交战,我猜想你张儁义也没少向袁谭献计献策,那袁谭却刚愎自用,招至今日之败。那袁谭有其父之风,试想他羞愧之下,又当如何对待你呢?”

  张合的脸色微微一变,眉宇间顿时闪过几分惧色。

  袁绍此人表面看起来忠言纳谏,实则最厌恶别人跟他唱反调,而那忠言进谏之人,倘若给不幸言中,袁绍非但不会感念其忠言,反而会因恼羞之下起了杀意。

  父如此,袁谭也是一样。

  此次进兵,张合三番几次向袁谭进言,袁谭均不听,最终落得如此惨败下场。

  此刻的袁谭,想必也是羞愧于没有听从他张合的进言,倘若恼羞之下,将失利的过错全嫁祸在他的身上,那他张合岂非要蒙受不白之冤。

  神思间,颜良又道:“儁义你好好想想,堵阳城无兵无粮,明显是死地,袁谭他为何还要命你在此坚守,他是什么目的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听得这里,张合身形立时抖了一抖,眼眸中更是闪过一丝惊惧之色。

  “袁谭明知堵阳是火坑,还要让我留守,难道说,他是想让我……”

  想让我死!

  张合的惊觉了袁谭的阴谋,怒色顿生,暗暗的咬牙。

  颜良不是袁谭肚子里的蛔虫,其实他方才所说,一切都只是推测而已,甚至他自己都认为,方才那话有“冤枉”袁谭之嫌。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张合果然被引怒,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袁家如此薄情无义,但凡有些血性的男儿,谁还能忍受下去。张儁义,你何不归顺本将,助本将成就一番大业,在本将的麾下,必令你尽情施展才华,荣华富贵,你想要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诸般铺垫已毕,颜良向张合抛出了橄榄枝。

  张合陷入了沉默,久久不语。

  周遭那些颜家军将士,却已按捺不住,皆是蠢蠢欲动,只消颜良一句话,他们就会冲下来把张合和他的几百残兵撕成碎片。

  颜良怀抱着张合,目光冷峻如电,杀机也在渐渐的聚集。

  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话到说到这份上,如果张合还执迷不悟的话,他也绝不会手软。

  不为我所用之人,别人也休要用,唯有死路一条。

  许久之后,张合仰天长叹一声,“苍天为证,非是我张合有负忠义,而是袁家负我在先。”

  叹息已毕,张合将枪往马上一挂,翻身下马。

  他几步上前,拱手便是一拜,“承蒙右将军看重,张合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张合,终于请降了。

  所有人都长松了一口气。

  颜良得此良将,更是大喜,下马上前将他扶起,抚其肩大笑道:“能得儁义这般大将,本将实是如虎添翼,痛快,痛快啊——”

  那畅快的笑声,回荡在原野之间,东方,一缕朝霞升起。

  那一面“颜”字的战旗,在晨风中骄傲的飘扬。

  ######襄阳城南三十里,江陵军大营。

  中军大帐中,刘琦正与诸将洋洋洒洒的谈论着方略。

  自从江陵发兵北上以来,他的两万大军一路高歌猛进,连克当阳、宜城、中庐等县,兵锋竟是直逼襄阳。

  而颜良的守军,却一路退却,不敢一战,一直龟缩至了襄阳城中。

  刘琦原还想借着东吴和袁谭之手,待到颜良兵败崩溃时,再从中捞一把渔利,却没想要进兵会如此之顺利,竟似不需假别人之手,就有收复襄阳的势头。

  “襄阳城就在眼前,诸位可有何破敌妙计,大可畅所欲言。”刘琦摆手发问,那副口气俨然襄阳已唾手可得。

  “我军虽接连收复失地,士气旺盛,但这其中也有敌军主运收缩战线的原由在内,眼下襄阳尚有敌军一千,夏口和宛城的战事还未分胜负,老朽以为,此时谈攻取襄阳还为时尚早。”

  座下,那一员须发皆白的老将,语气冷静的进言。

  那老将,正是长沙老将黄忠。

  刘琦却笑了笑,不以为然道:“夏口城危在旦昔,宛城也是被袁军进逼,我看颜良已是穷途末路,黄老将的担心怕是太过谨慎了吧。”

  说着,刘琦随手拿起酒杯,浅浅一饮。

  话音方落,一名亲军急匆匆而入,惊慌道:“主公,宛城方面急报,颜良几日前大败袁谭,逼降袁将张合,目下已率大军回至樊城,正在南渡汉水,直奔襄阳而来。”

  咣铛~~手中那酒杯,脱手跌落。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