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让你们统统看走眼

第二百一十七章 让你们统统看走眼

  诸葛亮震惊之余,更有几分尴尬。

  就在前一刻时,他还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淡然口气,对自己的弟弟,不容置疑的言明颜良断不会胜袁谭。

  但就在这转眼之间,刘琦的使者却告诉他,颜良不仅大败袁谭,而且还挟着大胜的余威回师襄阳。

  这一瞬间,诸葛亮恍惚间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他感觉到自己素来引以为傲的判断力,在无情的被羞辱。

  而羞辱他的那个人,正是颜良。

  再一次。

  旁边,诸葛均同样嘴巴缩成了夸张的圆形,仿佛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他方才那一番话,不过是为了干扰诸葛亮的判断,想要挽回那场将败的棋局而已,其实他内心中,对自己二哥的判断素来是深信不疑。

  诸葛均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那几句戏言,竟然转眼间就变成了残酷的事实,而他这张嘴,也成了名符其实的乌鸦嘴。

  竹堂之中,一片沉寂。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那诸葛家的两兄弟,两人各以不同的震惊方式,定格在了那里。

  半晌后,诸葛亮的神情最先恢复平静,他只轻咳了几声,不紧不慢的将那跌落的棋子捡起,又慢慢吞吞的把扰乱的棋局重新布好。

  “颜良既已回师,大公子想必也已率军而还,至于如何应对之事,还是待大公子回到江陵之后,我再亲自与他商讨吧。”

  诸葛亮语气平淡的说着,他以为刘琦派使者前来,只是为了问他应对之事。

  谁想,那使者却道:“州牧他眼下尚按兵不动,小的此来,正是想向先生询问一下,是该撤兵,还是该继续围攻襄阳。”

  “什么,大公子还没有撤兵!”

  诸葛亮神色立变,云淡风轻一扫而空,竟是忍不住一声惊问。

  那使者吓了一跳,忙是点了点头。

  诸葛亮这下就坐不住了,腾的站了起来,来回踱起了步子,焦虑之情尽显于色。

  旁边诸葛均道:“颜良大战方休,兵马回到襄阳后必得先休整一番才能再有动作,大公子现在撤兵也为时不晚,二哥何故这般焦虑。”

  “你知什么,那颜良不辞辛苦,星夜从宛城赶回襄阳,必然是为了打大公子一个措手不及,大公子即刻撤军便罢,稍有拖延,大祸必至。”

  诸葛亮这一语,只把诸葛均听得心惊胆战。

  那使者也听得面色惊恐,急道:“若是如此,可该如何是好?”

  诸葛亮停下步来,沉声道:“你即刻就启程往襄阳去,路上不可有一刻耽搁,一定要尽快转告大公子,请他立刻班师回江陵,速去!”

  话尾一声重喝,只把使者吓得一哆嗦,忙不迭的拜辞而去。

  目送着使者离去,诸葛亮移步门外,遥望北面,生平头一次,目光之中出现了动摇。

  ######长安城,相府。

  明亮的大堂中,曹操正与麾下文武,兴致勃勃的欣赏着堂前美姬载歌载舞。

  近些日来,曹操的心情可谓是越来越好。

  不久前袁绍的称王,着实让他恼火了一阵,但近来从邺城传回关于袁绍病情加重的情报,却反而让曹操大松了一口气。

  关中西面,逃回陇西、凉州的马腾和韩遂等西凉大小诸侯,依旧互相攻伐不休,短时间内西凉军依然会陷入内斗之中,无暇再危及关中。

  南面的汉中,五斗米教的首领张鲁表示了对朝廷的忠诚,不久前还派了使者来,进献了大批的方物。

  张鲁的宣誓效忠,无疑为曹操控制下的这个长安小朝廷,平添了几分威望。

  曹操也投桃报李,以朝廷的名义正式委任张鲁为汉中太守,进爵南郑侯,以表彰他对朝廷的忠诚。

  最近的这一桩事,更是让曹操着实高兴了一把。

  袁谭和颜良又开战了,而且还战得难解难分。

  身为袁家大公子的袁谭,为其父坐镇中原,将来曹操若举兵出关,收复失地的话,袁谭就将是他最大的敌人。

  而颜良据有南阳要地,曹操若发兵进军中原的话,颜良便始终将威胁到他的侧后方。

  眼下,这两个眼中钉却先动手打了起来,这自然是曹操所乐见的。

  袁谭付出惨重的代价,击灭了颜良,然后袁军分裂,自己再出关东征,将元气大伤的袁谭逐出中原,重整山河,恢复失地。

  这就是曹操麾下第一谋士荀彧,所为他设计的蓝图。

  便是因此,当颜良派伊藉前来时,曹操明知伊藉多半是来求援,却借以公务在身为由,把伊藉晾在馆舍之中,迟迟不肯相见。

  几天前的情报刚刚传回,袁谭的数万大军把颜良压在了宛城,死死不能动弹,而夏口的东吴军,还有襄阳的刘琦军也咄咄相逼。

  “颜良啊颜良,你凭一己之力,掀起这么大的波澜,当真是了不起,不过这一次,你终究还是难以熬过这一关吧……”

  曹操心中这样想着,却又为自己这女婿将要面临的下场而感慨,暗想此等文武双全的良将,若能为自己所用的话,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神思之际,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却见一个匆匆而入,正是刘晔。

  这位和郭嘉一起,分掌着曹操细作网络的谋士,那般凝重的神情,却似与这堂中的轻歌曼舞显得颇不相衬。

  刘晔趋步上前,拱手道:“启禀丞相,南阳刚刚来的情报,宛城之战已见分晓。”

  “这么快么。”

  曹操稍稍有些意外,摆手屏退了那些舞姬。

  大堂很快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原还以为颜良能多撑几日,把袁谭的兵马再多耗几分,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分晓了,袁谭这小儿看来还是有几分能耐的嘛。”

  曹操这般言语,显然并不对颜良逆转局势抱有期望。

  众人也微微点头,所有人都抱着看戏的心情,却并未注意到刘晔严肃的表情。

  刘晔干咳了几声,缓缓道:“丞相,颜良并没有败,败的是袁谭。”

  一语,令整个大堂陷入了沉寂。

  曹操神情微变,侧了侧耳朵,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

  “禀丞相,宛城之战已结束,颜良大败袁谭,俘敌八千,收降袁将张郃,此一役,颜良全胜了。”

  刘晔提高嗓门,一字一句的将这情报道出。

  沉寂了片刻后,大堂之中顿时一片哗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涌动着惊异,彼此间议论纷纷,尽皆为这不可思议的战局结果而震惊。

  曹操的脸上同样为惊色所笼罩,目光不禁望向一旁的荀彧。

  而这位曹家第一谋士的脸上,此刻亦是惊异与尴尬并重,仿佛对自己的判断失误也难以理解。

  许久之后,大堂才渐渐的安静下来,曹操和他的重臣们,不得不接受了这难以置信的事实。

  他曹家的女婿,那个出身卑微的武夫,又一次奇迹般的逆转的劣势,把不可能之事变为了可能。

  “没想到颜良竟如此之强,眼下宛城战局如此,尔等可有何说的。”

  曹操语气中有几分无奈,也有几分埋怨,似乎在暗责他麾下这班智谋之士,却无一人能够预料到颜良会胜。

  众人皆有惭愧,均默默不语。

  这时,阶前的刘晔却道:“颜良获胜既已成定局,晔以为,丞相眼下所要做的,当时尽快安抚颜良,并做出发兵支援的姿态,毕竟,颜良眼下羽翼已丰,为了大局设想,还是不宜授以他反目的口实才是。”

  曹操四下,群臣皆默然。

  暗暗咬牙后,曹操叹息一声,问道:“颜良那使者伊藉可还在长安否?”

  刘晔忙道:“我已派人去打听过,那伊籍眼下正收行装,打算明早就离开长安,很显然他也已得知宛城之战的结果。”

  “罢了,就去传他来相见吧。”曹操摆了摆手,言语之中流露着无奈。

  ######千里之外,襄阳。

  这日清晨,这支休整未久的军队,再次开出了襄阳城,那一面“颜”字的大旗,骄傲的迎风飘扬。

  此时,距离大破刘琦军团,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天。

  按照颜良的原定的计划,在回师击败刘琦军后,他将马不停蹄,倾军南下,挟着两度大胜的余威,水陆并进直趋夏口,打吴军一个措手不及,彻底把吴人赶出江夏。

  但在那天的大胜之后,颜良便发现这不太现实。

  他的军队虽然骁勇善战,但却到底还是血肉之躯,连着两场血战,再加上急行军回师的劳顿,将士们的体力消耗已达到了极点,在这种情况下再去长途奔袭夏口,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于是,在徐庶的建议下,颜良选择了暂时休整,同时放出风声给吴人,言他颜良不日将亲赴江夏,与周瑜决一死战。

  按照徐庶的说法,吴军屡攻夏口不破,士气上已是强弩之末,相反,颜良破解两路之敌,军心士气却正当鼎盛。

  如果孙权理智的话,此时就当即刻撤兵回柴桑,以避颜良之锋芒,放弃攻取夏口的企图。

  如此一来,颜良便可不费一兵一卒,就解了夏口之危,此乃上之上策。

  颜良采纳了徐庶的计策,但不久之后,他却意外的发现,这条计策的效果却与料想的截然相反。

  那周瑜非但没有撤夏口之围,反而给上游汉津的吴军增加了兵力,摆出了一副阻击颜良南下,誓要攻破夏口的态势。

  周瑜的偏执让颜良别无选择,他毅然决定率军南下,去亲解夏口之围。

  大军浩浩荡荡出城,颜良驻马岸边,看着陆续上船的将士,看着滚滚的汉水,刀锋似的目光中,冷绝的杀机在渐渐聚集。

  “周瑜,就让我见识见识,传说中的江东美周郎,究竟有何神奇之处吧。”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