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章 吴人的怒火

第二百二十章 吴人的怒火

  黑色的闪电,呼啸而出,斜拖的长刀,发出撕破空气的猎猎锐响。

  迎面而至的韩综,眼见颜良单枪匹马的冲杀过来,眼眸立时闪过一丝喜色。

  “这厮竟然如此轻敌,敢独自杀出来,正好让我取他首级。”

  惊喜中的韩综,更是信心倍增,暴喝如此,手中一柄长刀挟着滚滚之力,当头向着颜良劈至。

  两马相交,只在瞬息之间。

  寒光涌动,但见颜良猿臂一动,尚未看清他如何出招时,那背拖在马后的长刀,已然斜向半空。

  刀锋处,温热的鲜血在滴落。

  韩综高举的刀还在半空,根本来不及落下,他双目斗睁,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可怖,最不可思议之事。

  然后,他的上半截身体便从马上滑落,跌落在泥泞的野地上。

  一招毙敌。

  “敢单骑冲阵,我还当武艺有多了不起,原来也只是土鸡瓦狗之徒而已。”

  颜良长刀一收,脸中流露出几分不屑。

  那铁塔般的巍巍之躯屹立在乱军之前,刀锋处,鲜血流淌不息,但凡观之的士卒,无不为颜良的威势所慑,不敢正视相视。

  眼见主将一招被斩,残存的吴军脆弱的志意立时崩溃,纷纷伏地请降。

  一场辗杀式的围剿,就此结束。

  放眼望去,整个汉津吴营已化为一片火海,灼烈的大火中,还有不少人影在嚎叫翻滚,最终被大火所吞噬。

  南面看去,那烈火熊熊的巨筏,依然在顺流漂去,虽然火势有所减弱,但威力却依然不可轻视。

  这一战,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只用徐庶的巧计,便攻陷了汉津寨。

  虽然这一战对吴人的杀伤并不算大,但对吴军的士气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此一战后,通往夏口的道路就此被打开。

  战斗结束当天,颜良便统大军,水陆并进,尾随在韩当的败军之后,一路向夏口挺进。

  ######夏口城,吴军水营大寨。

  中军帐中,周瑜正盯着手中雪片似的情报出神,眉宇中流露着复杂的神色。

  那神色,既有惊异,又有几分隐恨。

  “颜良这个匹夫,他究竟是怎么在数天之内,先败袁谭,后败刘琦,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周瑜的脑海里,这个疑问一直反反复复的时隐时现。

  帐帘掀起,一人步入帐中,周瑜抬头看去,入内者,正是他的好友鲁肃。

  “子敬,你来的正好,夏口城屡攻不下,我正好想寻你商议商议,看有什么破城之策。”

  周瑜一脸的狐疑隐去,微笑着向鲁肃招手。

  鲁肃近前坐下,拱手道:“公瑾啊,关于夏口之事,我也正有些想法,不知当说不当说。”

  “你我之间,还用得着这般顾忌,你有什么建议,但说无妨。”周瑜摆手一笑,很是大度。

  鲁肃顿了一顿,便道:“夏口城攻久不下,我军锐气已尽,方今颜良两面威胁尽解,既已提兵南援,依我之见,现在该是我们撤兵还吴的时候了。”

  周瑜脸上的笑意转眼消散,俊美的脸上,悄然掠过几分阴色。

  “颜良纵然提兵前来又如何,他的水军终究是软肋,有韩老将军镇守汉津,他纵有千军万马也休想救到夏口。”

  周瑜语气傲然,充满了自信。

  鲁肃却又道:“那颜良胆略过人,麾下又不乏足智多谋之士,韩老将军虽乃我江东宿将,却未必就能保得汉津不失。”

  周瑜眉头一皱,“怎么,听子敬这口气,似乎是对我江东水军没有信心不成?”

  鲁肃摇头,“那自然不是,其实我的意思时,眼下形势已变,颜良已雄据半个荆州,此人的能力与气度,均是远胜于那刘表,咱们东吴若是一味的与他为敌,只怕就要深陷于荆州这个泥潭,无法再抽身他顾了。”

  周瑜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从鲁肃这番话中听出了言外之意。

  “子敬,你我乃至交好友,有什么话你不妨明说。”周瑜直截了当的问道。

  鲁肃干咳了几声,遂道:“方今之势,与其鏖兵于坚城之下,何不撤军东归,集中精神先彻底平定山越之患,再攻取寿春,全据扬州。然后,待颜良和刘琦斗个你死我活之时,我们再以倾国之兵西进,必可一鼓作气攻取荆州,肃以为,这才是上之上策。”

  听得鲁肃一席话,周瑜陷入了沉默。

  正自思绪翻滚之时,外面亲军急急来报,言是韩当已率汉津之军撤归。

  周瑜和鲁肃一听,二人的神色均是一变。

  韩当奉命守汉津,不得将令,他焉敢撤军而还?

  周瑜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霾,他的心中隐约已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也不及多想,周瑜当即起身离帐,直奔栈桥而去,鲁肃也紧随其后。

  策马奔至栈桥时,果然见一艘艘的战舰正自靠岸,从船上下来的那些江东健儿,一个个都神色黯然,仿佛遭受了大败一变。

  难道说,韩当竟为颜良所败不成?

  周瑜扫视一眼,但见各舰半无激战的痕迹,士卒似乎未有多少损失,并不似经历了一场大战。

  诸般情形,无不让周瑜狐疑顿生。

  正自狐疑间,那一艘旗舰靠岸,韩当下得船来,神色沉重而悲愤的走上前来。

  “韩当无能,致使汉津失守,请都督责罚。”韩当伏地请罪,表情颇是惭愧。

  汉津失守!

  周瑜心头一震,尽管他对此已有预感,可当韩当亲口说出来时,还是禁不住一惊。

  脸上的惊色一闪即逝,周瑜旋即恢复平静,忙将韩当扶起,淡淡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老将军又何必自责,只是我有些奇怪,老将军的兵马战舰似乎未有多少损伤,怎就会失了汉津寨。”

  韩当叹息连连,不好意思开口。

  旁边的吕蒙便上得前来,将颜良如何用火筏铺江之计,逼得他们弃寨而撤之事道来。

  这时周瑜方才恍然大悟,下意识的瞥了鲁肃一眼。

  就在刚才的,他的这位“属下兼好友”,才提醒自己颜良足智多谋,自己还曾不以为然,不想才转眼的功夫,却已被鲁肃不幸的言重。

  周瑜的眼眸中,闪过些许尴尬。

  这时,那韩当又是一拱手,悲愤道:“末将之子韩综不及撤兵,已为颜良所害,韩某与那颜良有不共戴天之仇,恳请都督增兵给末将,末将必与那颜良狗贼决一死战。”

  听得韩综被斩,周瑜的神色又是一变,那刹那间,眼中竟是闪过一丝惊怖之色。

  韩当乃军中老将,素有威望,左右诸将听闻其子为颜良所杀的噩耗,无不是愤慨难当。

  一时间,诸将皆愤愤叫嚣,誓要与颜良决一死战,为韩当报仇,为吴军的尊严血耻。

  众将皆慷慨要战,周瑜便也愤然道:“颜良匹夫,如此不把我江东放在眼,本都督誓要与他一较高下。”

  “杀颜良!扬我军威!”

  “宰了颜良狗贼,为韩老将军报仇!”

  周瑜也决意一战,诸将们欲加愤然,一时间血战的呼声响彻军营。

  鲁肃本欲要劝,但见众将群情激愤,话到嘴边却只好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心中暗叹:“颜良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光凭一腔愤慨想要胜他,只怕是,唉……”

  ######两天之后,颜良的水陆大军进抵了夏口,同时,文丑的佯攻一军也抵达,加上夏口城的满宠所部,夏口城颜军云集,兵马达到三万。

  吴人虽决意一战,但也没被愤怒冲昏头脑,在颜良的大军抵达之前,周瑜为了避免被内外夹击,便是果断的放弃了对夏口城的围困,将大军尽数退往了长江南岸,与颜良军形成了隔江对峙的态势。

  夏口城头,颜良看到满宠时,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眼前这位文武双全的爱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满脸的沧桑疲惫之色,显然是这场时达两个月的坚守战,让他的身心都疲惫已极。

  再看看左右那些带伤的战士们,一个个也是形容疲惫,但那深陷的眼眶中,却闪烁着激动的神采。

  他们的颜右将军没有抛弃他们,他们终于撑死了云开雾散的这一天,这些苦战得生的将士,如何能不心潮澎湃。

  “主公~~”拱手上前的满宠,激动的竟也有些哽咽难言。

  “伯宁,什么都不用说了,你和众将士的功劳,我颜良已皆在心里。”颜良抚拍着满宠的肩膀,感慨说道。

  满宠憔悴的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笑容,主臣二人遂是相视大笑。

  心情渐渐平伏之后,满宠问道:“如今吴人畏于主公,已撤至了对岸,与我军隔江对峙,不知主公下一步打算如何用兵?”

  颜良转身走近女墙,目光投向了大江对岸。

  穿过那茫茫的江雾,他依然能看到数以千计的吴军舰船,正层层列列的排布于水营之线,声势依然浩大。

  “吴人虽然退往了南岸,不过他们的实力未受大损,依然不可轻视,想要把他们赶出江夏,只怕还得经过一场恶战才行。”

  颜良喃喃感慨着。

  这时,满宠却拱手道:“主公,末将倒有一计,可让主公不消动一兵一卒,管叫那吴人不战自退。”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