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在你后院点把火

第二百二十一章 在你后院点把火

  不肖一兵一卒,便可叫吴人不战自退!

  当满宠说出这样雄心勃勃的话时,颜良的精神怎能不为之一震。

  颜良并不怕吴人,纵使东吴的水军了得,颜良也有信心将他们逐出江夏。

  只是而今三场大战下来,将士们精神与身体都疲惫不已,颜良自不想让自家的精锐之士,再无谓的跟吴人耗下去。

  如果能让东吴不战自退,那自是他极所乐见的。

  当下颜良便欣然问道:“伯宁,你到底有何良策?”

  满宠便淡淡笑道:“其实此计也简单,勉强也可以叫作魏围救赵。”

  魏围救赵?

  颜良脑海里闪现过一丝狐疑,思绪飞转,琢磨着满宠话中含义。

  陡然间,颜良的眼眸一亮,隐约已似参悟。

  他嘴角便也掠过一丝笑意,“伯宁,你这魏围救赵之计,莫非是想让本将去借山越之力,逼那孙权不得不撤军还吴不成。”

  满宠神色微微一变,目光中闪过奇色,拱手道:“主公果然洞察深远,不错,末将这条计策正是如此。”

  颜良目光微凝,深埋在脑海中的那些历史记忆,悄然的被翻了出来。

  山越这个字眼,头一次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依稀记得,这山越人传言是古之百越人的后裔,这些人常年生活在吴地山区,后来来又有不少汉族的亡命之徒逃入山中,加入了这个族群,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所谓的山越人。

  山越人性情刚强,体格强健,战斗力相当强,数量也相当庞大,只是武器比较落后。

  当年袁术为牵制孙策在江东的发展,便煽动山越人和占据江东六郡的孙策对抗,自此之后,山越人就和孙氏结仇,常年为祸江东。

  历史上,东吴有名的将领,几乎都有过讨伐山越的经历,而最后却是诸葛瑾之子诸葛恪才彻底平定了山越。

  山越就像是东吴腹心里的一块肿瘤,牵制了孙氏大部分的精力,使之无法集中精力向外扩张。

  “去岁之时,孙权曾发兵征讨山越,山越人数战不利,逃匿于深山,一时沉寂下来。如今孙氏的主力尽在江夏,吴中空虚,想必那些山越人必也正蠢蠢欲动。主公只需派一得力之士,携厚礼去结好山越人,煽动他们趁机出山攻打江东六郡,则孙权后院失火,岂还有再恋战江夏的道理。”

  满宠洋洋洒洒一番话,将这一条计策清清楚楚道来。

  颜良微微点头,对满宠此计深以为然。

  沉思半晌,他却又道:“此计虽妙,但眼下机伯尚在长安,本将麾下缺一个精于机辩的人,却不知让谁去出使山越才合适。”

  颜良环观左右,众人皆不敢请缨。

  这时,徐庶忽然想起什么,拱手道:“主公,庶保举一人,以此人的机辩之才,必能胜任。”

  听得此言,颜良精神顿为一振,“但不知元直有何合适的人选?”

  徐庶忙道:“此人姓马名良字季常,乃襄阳宜城马家的杰出之士,庶求学于荆襄时,与这马季常也算有些交情,就庶对他的了解,此人绝对可胜任出使山越的重任。”

  “马季常么,莫非就是‘马氏五常,白眉最良’中的那个马良不成?”颜良负手道。

  徐庶面露几分奇色,“没想到主公也听过马季常的声名,不错,庶所推荐之人,正是此人。”

  颜良心中暗笑,心说我何止是听说过,荆州有多少蛰伏于野的人才,这些人才都有些什么本事,我可是都了如指掌。

  要说这马良的话,的确可算是荆襄难得的青年俊才。

  原本的历史中,关羽失荆州之后,刘备兴兵复仇,就曾派马良潜入武陵郡,去结好五溪蛮兵,结果马良果不负刘备所望,说服五溪蛮尽皆出兵响应刘备。

  可惜的是,刘备夷陵大败,最终累得马良也为东吴所害,当世英才,却落得个英年早逝的悲剧下场。

  不过由此可见,马良的外交才华的确出众,特别是在跟那些蛮夷打交道时,更有一番独道的手段。

  山越人和五溪蛮同为蛮夷,若以马良出使去说服山越人起兵,的确不失为一出好计。

  念及于此,颜良便道:“既有元直推荐,本将自当征辟此人出使山越,只是这马良也算是荆襄名士,却不知他是否愿意出仕为本将效力。”

  颜良以暴力征服半个荆州,未及仔细的消息胜利的果然,除却徐庶这等慧眼之士外,不少豪杰之士都在持观望态度,即使是马良这样的英才,颜良却也不想去用热脸贴他的冷屁。

  徐庶知道颜良顾忌什么,当即笑道:“主公放心,当初马季常与庶闲谈之时,我看得出他对主公也是颇为欣赏敬仰,庶相信,只要主公征辟,再加上庶修书一封,马季常必定出仁为主公献力。”

  徐庶非是那种不沉稳的人,他既然敢这样说,那就证明他有足够的信心。

  言及于此,颜良还有什么怀疑,欣喜之下,当即便下了征辟令,并让徐庶修书一封,连夜的赶往宜城去征辟马良。

  事实证明,徐庶的判断力果然准确无误。

  荆州众多豪族中,刘表头等重用蒯蔡二族,次等重用庞、黄二族,并将军政大事完全委于蒯越和蔡瑁二人手中。

  这二人执掌荆州这些年来,对其他大族之士一直采取排挤态度,马家即是其中的“受害者”者之一。

  如今刘表已死,蔡蒯二族衰落,正是其他各大族崛起的绝佳时机,而作为马家年轻一代的领袖,方一接到颜良的征辟令,马良就毫不迟疑的赶赴了夏口。

  对于马良的来归,颜良自然是十分欣赏,令他高兴的不仅是得一贤才,而是马良的出仕,等于是给其他蛰伏于野的士子们起了一个榜样作用。

  颜良相信,马良之后,自会有更多的人才涌向他的麾下。

  当然,现在的颜良也无心顾念这些长远之计,马良抵达夏口当天,颜良就任命他为从事,并向他交待了徐庶的计策,而马良也毫不迟疑,欣然应命。

  于是,次日马良便携了大批的资财,化妆成为商人,秘密的由夏口而发,走小路深入江东,去游说山越人起兵。

  夏口往江东有长江水路之利,本来前并不困难,但因时下两军交战,道路不畅,故是马良去往山越还要颇费周折,欲要看到此计的成效,最起码也得半个多月才能见分晓。

  马良走后,颜良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专注于应付对岸的周瑜,还有他的数万精锐水军。

  周瑜的兵马虽有五万之众,但因他占据了除夏口之外的江夏大部分地盘,战线过长,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兵马来守备新占领诸县。

  这般一分兵,实际上夏口对岸,周瑜对用于和颜良正面作战的人马,不过四万余人。

  而颜良进抵达夏口的总兵力,则有三万之众,兵力上双方并没有太大的差距。

  只是这长江之上,水军当先,周瑜那四万人全是纯水军,而颜良却只有甘宁所部七千水军,其余两万多步骑基本上无用武之地。

  周瑜仗着水军数量上的优势,很快就对夏口重新展开了进攻,而攻击的重点就是甘宁的水军。

  为了避免水军的无谓损耗,颜良不得不严令甘宁退缩于水寨之中,不得出战。

  如此一来,吴人便更加的嚣张,轮番进攻水寨的同时,还不时派小股舰队深入汉水上游,袭扰颜良的粮道。

  一时间,颜良便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这日,颜良驻立城头,遥望着长江上吴人耀武扬威的舰队,来去如入无人之境,眼眸中不禁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旁边徐庶叹道:“吴人的水军果然了得,看来我们只有坚守不久,以待季常那边的好消息了。”

  颜良暗暗咬牙,心中自有一份憋屈,仿佛明明空有一身力气,却偏偏使不上来一般让人难受。

  这时,许攸却忽然道:“主公,老朽倒有一个办法,或许可迅速的改变被动的局面。”

  颜良的神色微微一动,目光转向了一脸自信的许攸,眼神中颇有几分惊喜。

  徐庶等人也是竖起耳朵,好奇的想听听许攸有何妙计。

  许攸便捋着胡须,不紧不慢道:“我军数量并不比吴人少多少,只可惜大多是旱鸭子,受不得大江上的风浪颠簸,上不得船,派不上用场,故才受吴人压制。”

  许攸所说也没什么新鲜的,这些劣势颜良和其余人自也深知。

  顿了一顿,许攸却又笑眯眯道:“攸以为,我们何不将各艘战舰,或三艘一队,或五艘一队,用铁锁连成整体,再在上面覆以木板,到时铁锁连舟,再无惧风浪的颠簸,即使是不熟水性的旱卒也能在上面如履平地,那个时候,吴人水战的优势岂不荡然无存。”

  听得许攸这么一条计,颜良着实吃了一惊。

  这不就是演义里边,赤壁之战时,庞统坑曹操的时候,献的那道连环计嘛。

  如果不是许攸追随颜良已久的话,这一刻颜良还当真会怀疑,这老头是周瑜派来坑自己的呢。

  “我说子远啊先生,你这战舰一连,将士们倒是可以在上面如履平地了,可介时若是周瑜使出火攻之计,战舰彼此被铁链锁住,不及散开,只消一艘被点燃,整个水军岂不就会跟着化为乌有。”

  未待颜良开口,徐庶也道出了这连环计的致命弱点。

  这时,许攸却又呵呵笑道:“元直你真是多虑了,欲使火攻,必要借风势,方今天寒地冻,哪里来的东南风让周瑜用火攻,他要烧更好,正好直接反烧他自己。”

  徐庶却又摇头道:“凡事不能如此绝对,这个时节虽鲜有东南风,但天时忽变,偶有风向转变也不是没有可能。”

  听着那两个谋士争执不下,颜良受到了某种启发,眼眸不禁一亮,他的脑海中,一个计划正在迅速的形成。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