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铁锁连舟

第二百二十二章 铁锁连舟

  “子远的这条计策甚妙,好一个铁锁连舟,很好,就这么决定了。”

  沉吟半晌的颜良,突然间就下了决定。

  听得颜良接受了自己建议,许攸面露几分得意,拱手道了一声“主公英明”。

  徐庶却是颇为惊讶,忙道:“主公,子远先生此计看起来是不错,但内中风险却不可估量,庶以为,主公还当慎重行事才是。”

  显然,徐庶仍是不大赞成。

  颜良却目露恨色,冷峻的盯视着长江上耀武扬威的舰船,眉宇之间,暗流般的杀气在涌动。

  “本将与孙权素无仇怨,这碧眼儿却这般相欺,就算山越之计成功,逼得孙权不得不退兵,本将也要好好教训他一回,让他知道我颜良可不是刘表那般好欺负的人。”

  颜良语气决然,杀气慑人,只令左右微微动容。

  而徐庶也听出了颜良话中意思,他是不打算让吴人安然无恙的退兵而去,而是非要让他们付出些代价不可。

  念及于此,徐庶便道:“主公若想教训一下吴人,大可想其他的计策,庶以为,这铁锁连舟之策,还是有些不太妥当。”

  “元直,难道你不相信本将的判断了吗?”

  面对徐庶的劝谏,颜良只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反问。

  他的眼神之中,闪烁着何等的自信,而且,那眼神中似乎还另藏深意。

  “主公从来都是对一件事自信有把握时,才会去做,如今他明知这连锁连舟有破绽,还这般执意想用,莫非主公他心下还另有玄机不成?”

  徐庶隐约觉察到几分异样,在猜不透颜良内中深意情况下,只好作罢。

  计议已定,当天颜良便将这铁锁连舟之计交待了下去,于是乎夏口城的军民们,立时便因这一道命令忙乎了起来。

  前番攻灭襄阳蔡瑁水军时,颜良缴获了不少战舰,故而舰船他是不缺的。

  数万军民,砍伐树木的砍伐树木,打造铁链的打造铁链,军民动员,星夜的赶工。

  不数日内,铁锁连舟之计大功告成,几百艘的大型战舰相连起来,组合成了体积庞大的“航空母舰”,不但是士卒走在上面如履平地,甚至纵马驰骋都不成问题。

  连舟战舰打造成功后,颜良便调集了万余步军上船,稍加操练之后就开出水寨,在长江中耀武扬威的巡游了一番。

  当吴人看到颜良的连舟巨舰时,自然是大为震惊,竟是不敢出战。

  水岸上,周瑜驻马远望,看着江上那一艘艘耀武扬威的巨舰,俊美的脸庞上,悄然掠过一丝厌恶。

  水寨之中,吴军士卒一片惊哗,将领们往来奔走,喝斥士卒不得惊慌,勒令弓弩手奔赴岸边严阵以待,以防颜军连舟巨舰强攻水寨。

  “不想颜良狗贼,竟然想出这铁锁连舟之策,实在是可恨。”

  老将韩当语言愤恨,但却难掩惊讶。

  左右诸将也不表情凝重,显然对于颜良这一招颇为忌惮。

  鲁肃亦叹道:“颜良身边果然不乏能人智士,竟为他献上如此妙计,如今他舟船一连,士卒在上面如履平地,即使不习水性也能在大将上作战,我军的优势便大大的被减弱了呀。”

  鲁肃一直主张撤兵还吴,他这番感叹之词,言外之意则是暗示周瑜收兵。

  周瑜目色如霜,只冷冷的注视着江上的敌舰,对于左右的言语都漠视不见。

  ……

  巨舰上的颜良,负手立于巨舰之首,俯视着不足百丈之外吴营。

  各舰上的将士们皆是精神抖擞,士气大作,克服了江上颠簸的他们,如今战意浓浓,巴不得能一鼓作气杀上对岸去。

  “主公,我军锐气正盛,何不一鼓作气攻上南岸,杀溃这班江东狗贼。”

  甘宁眼眸中迸射着滚滚杀意,兴奋的向颜良慨然请战。

  左右胡车儿等将,无不慷慨叫战,似乎因这铁锁连舟之计,他们这班旱鸭子一下子底气也足了,根本不把吴人放在眼里。

  颜良却将诸将的请战付之一笑,他的头脑可是一直清醒的。

  连舟巨舰固然可以让他的步军上船作战,但对岸的吴营坚固,吴人的士卒可非刘表那班荆州兵可比,想要凭着巨舰就攻破敌营,又谈何容易。

  颜良却拂手道:“大江之上,永远不要小看吴人,周瑜和他那班水军可不是吃素的。”

  颜良强行压下了冲动的众将,甘宁等也虽热血激荡,却也不得不冷静下来,不敢再大肆叫战。

  再观敌营半晌,颜良抬头看了看太阳,“差不多也让美江郎瞧了个够,也到了吃饭的时候,传令下去,全军还营吧。”

  这般耀武扬威的兜了一圈,一箭不发就退还营去,诸将皆是对颜良的意图有不解,却不敢违,各舰只得依令井然有序的退还了北岸大营。

  南岸水营处,吴人见得颜军炫耀了一回武力,又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皆是怒不可遏。

  韩当怒道:“颜良狗贼欺人太甚,都督,末将请率一军出战,定将敌军杀个片甲不留。”

  老将韩当这么一请战,其余凌统、董袭等诸将,也皆纷纷叫战。

  “敌人这般耀武扬威而来,就是想诱使我军出战,本都督又岂会让他的当。”

  面对着众将的激动请将,周瑜却同样保持着冷静。

  诸将的请战被压下,皆是面有不服,韩当沉声道:“就算颜良是想诱敌,我军又岂能一直避而不战,那岂不是拱手将这大江之利让给了颜良那狗贼。”

  韩当此言一出,诸将尽皆附合。

  周瑜暗暗的握紧了拳头,目视着渐渐远去的颜良军舰船,眉宇中闪烁着隐隐的恨色。

  江风抚面,吹抚着俊美的脸庞。

  忽然间,周瑜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仿佛在一瞬间,他看出了什么,那朱唇边,一丝冷笑一闪即逝。

  诸将皆慷慨激昂,无人觉察到周瑜神色的变化,唯有群落中的吕蒙,却跟着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本将如何用兵,自有分寸,又岂用得着尔等多嘴!”

  周瑜突然间勃然生怒,怒斥一番叫嚣的众将。

  这突然的一怒,只令众将神色一震,只得将到嘴里的怨气尽皆咽入,不敢再吱声。

  “该如何破敌,本将自有主张,尔等只需谨守营寨便是,谁敢再妄言出战,休怪本都督翻脸无情。”

  周瑜用更严厉的语气斥过众将,转身拂袖怒去。

  众将愣在了那里,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而韩当这等老资格的将领,如今被周瑜所斥,虽未明言,但眉宇间自也暗生怨意。

  周瑜也不理会众将,转身径回了中军大帐。

  诸将无人敢来,只有鲁肃这个好友兼下属追着跟入。

  “公瑾,韩老将军他们只是求战心切,也算不得什么过错,恕我直言,你方才的对他们的斥责,似乎是有点过了。”

  作为三军之首的周瑜,就连韩当这种老资格也不敢当面直言,说你周瑜的做法“有点过了”,鲁肃却是个例外。

  不过,当背对的周瑜转过身来时,鲁肃忧虑的脸上,却不禁闪过了一丝奇色。

  鲁肃原以为周瑜现在是一脸怒色,但让他意外的却是,此时的周瑜竟是一脸诡笑,仿佛刚才的勃然大怒,只是一场戏而已。

  “公瑾,你这是……”鲁肃面露茫然。

  周瑜却淡淡笑道:“众将慷慨欲战,我还正求之不得,又岂会因此斥责他们,子敬,你我这么多年的朋友,亏你竟看不出来的我心意。”

  原来,周瑜当真在演戏。

  脸上掠过几分惭愧,鲁肃却愈加的狐疑,“公瑾,你这么做又是为何?”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对付颜良这个匹夫,这匹夫自寻死路,我怎能错过这个机会。”周瑜的嘴角洋溢着几分自信。

  鲁肃又惊又喜,忙道:“莫非公瑾已有破敌奇策?”

  周瑜冷笑道:“颜良这狗贼,自以为铁锁连舟就能纵横大江,却万万想不到,他这小聪明却是给自掘坟墓。”

  顿了顿,周瑜又道:“不过,想要破解这铁锁连舟,都还需要等一个人。”

  “什么人?”鲁肃不知周瑜心中所想,愈加的好奇。

  正这时,帐外亲军来报,言是吕蒙在外求见。

  周瑜的嘴角掠起了一丝诡笑,“我等的人来了,速叫子明进来相见吧。”

  ######

  夏口,水军大营。

  夜色已深,颜良秉烛观书,一派的平静淡泊。

  脚步声响起,帐帘掀起,一股夜穿穿入,吹皱了烛火。

  颜良抬起头来,却见进来者正是徐庶,而且眉宇之中还带着几分焦虑。

  “这么晚了,元直还没有睡吗?”颜良继续看书。

  徐庶拱手道:“庶心中有事,辗转难眠,故特来见主公。”

  “元直有何心事?”颜良放下了书,淡淡问道。

  徐庶神色凝重道:“如今我军既已铁锁连舟,便当早战,尽快击破吴人,免得夜长梦多,为吴人所趁,主公却连日来按兵不动,这让庶感到十分不安。”

  颜良一点都不感到奇怪,他早就料到徐庶会这么说。

  他却只微微一笑,“本将也想尽快击破吴人,我这按兵不动,非是不战,而是在等一个机会。”

  “机会?”徐庶面露茫然。

  颜良也不想再故弄玄虚,当下便打算告诉他自己的意图。

  正欲开口时,亲军却来报,言是外面有人白衣,自称是吴将吕蒙的部下,有要紧之事要面见颜良。

  颜良的脸上掠过一丝意外,却很快为诡秘的笑容所代替,那表情,仿佛对此早有所料一般。

  “我等的机会来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