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板子算是白挨了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板子算是白挨了

  “吕蒙,不就是主公上次提到的那个,东吴不起眼的小将么,他怎么会深夜派人前来见主公?”

  徐庶心生狐疑,见得颜良那般异样的表情,仿佛对此早有所料时,这种狐疑就愈盛。

  “叫那信使进来吧。”颜良摆手道。

  过不多时,帐外响起了脚步声,接着是亲军的喝斥声,显然是在搜那信使的身,以防他是来行刺颜良。

  片刻之后,那信使趋步入内,望见颜良便是拜伏于地。

  “小的乃是吕子明将军贴身亲兵,特奉我家将军之命,前来拜会将军。”

  颜良也不正眼看他,只随口问道:“吕子明不是周瑜部将么,这两军交战的,他派人来拜见本将又意欲何为?”

  那信使看了一眼徐庶,欲言又止,似乎有所顾忌。

  颜良不悦道:“此间都是本将心腹,你有什么话快说,不说就滚蛋。”

  信使吓得一哆嗦,犹豫了片刻,却是从怀中取出一封帛书,“我家将军意欲归降将军,特命小的前来献上降书,请将军过目。”

  “果然不出我所料……”

  颜良那刀锋似的眼眸之中,瞬息间闪过一抹冷笑。

  而旁边的徐庶,却是神色一变,显然对这个吕蒙的归降,感到有些意外。

  这时的颜良,却故作惊色,“腾”的一下跳了起来,一把将吕蒙的那封“降书”夺过。

  信中无非是说在他吕蒙在吴军中不得重用,日前还蒙受了韩当和周瑜的羞辱,心中愤恨难平,方才要决意归顺颜良。

  字字句句,看起来倒也真切,没什么破绽。

  颜良手捧着那帛书,惊喜道:“这吕子明,当真愿意归顺本将不成?”

  跪伏于地的信使暗松了口气,忙道:“前日周瑜为将军的连舟巨舰所激,明知不敌,却意气用事,非要与将军继续交战,我家吕将军因劝周瑜撤兵还吴,惹恼了周瑜,被他当众打了军棍。我家吕将军羞愤难当,因此才下决心投奔将军,一片赤诚,日月可证。”

  那信使的嘴巴倒也利索,“情真意切”的把吕蒙所受的苦楚诿诿道了出来。

  颜良听罢,不禁唏嘘感慨,忙是俯身将那信使亲手扶起来。

  “没想到周瑜如此没有容人之量,吕子明弃暗投明,归顺本将,当真乃明智之举,本将自然是欢迎之至。”

  颜良表现出了极大的热诚。

  那信使也大喜,忙又道:“多谢将军器重。我家吕将军还说了,他将利用职务之便,暗中窃了吴军的粮草,率本部兵马前来归顺,作为对将军的进献之礼,万望将军笑纳。”

  颜良一听,更是大喜过望,兴奋道:“粮草乃军之重物,吴军若是闻知失了粮草,必军军心瓦解,本将便是趁势击之,甚好,甚好啊。”

  兴奋之下,颜良更是哈哈大笑,仿佛胜利就在眼前。

  旁边的徐庶虽也颇为惊喜,但神色之中,却有暗藏着几分隐忧。

  狂笑罢,颜良欣然道:“你回去转告子明,若他能劫了吴军粮草来归,他便是本将击败周瑜的第一功臣,本将定将厚待于他。”

  “小的代吕将军谢过颜军大恩。”

  那信使大喜过望,当即对颜良又是一番感激。

  颜良当即厚赏了一笔金银给那信使,拍着他肩膀道:“你传递消息有功,本该留你在营中好好款待,不过此事事关机密,只怕营中有耳目泄露,故是不便让你久留。你就速回南岸,把本将的意思转达给子明,等联络好归降时间后,本将就在此静候他来归。”

  “还是颜将军考虑周全,那小的就先行告退了。”信使拱手一拜,怀揣着颜良的赏赐喜滋滋的离去。

  帐帏落下,军帐中重归平静。

  而颜良那求贤若渴的表情,转眼烟销云散。

  “这个吕子明的归降,元直,你怎么看?”颜良坐了下来,淡淡问道。

  徐庶捋须胡须道:“诚若如那信使所说,这吕蒙来归降也不是没有不可,不过庶以为还不可轻视,应当联络吴营中的细作,探听一下那吕蒙是否当真受过杖刑,方才能知他是不是诈降。”

  听得徐庶这番话,颜良算是明白什么叫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了。

  演义之中,黄盖挨了几十军棍,演了一出苦肉计,曹操周边的那些谋士都没看出来,唯独“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徐庶却看穿这是苦肉计加诈降计。

  而今徐庶成了自己的谋士,成为了当局者,这身份一变,便以为如果吕蒙果然受了杖刑,那这归降便是真的。

  想到这里,颜良不禁大笑起来。

  徐庶被颜良这一笑就茫然了,目光中闪烁着狐疑,想不通自己哪里说错了,颜良在笑什么。

  笑声骤止,颜良忽然问道:“元直我问你,即使吕蒙真的受了杖刑,你又焉知他不是故意在和周瑜演一出苦肉计呢。”

  徐庶神色一震,剑眉陡然间凝起。

  狐疑半晌,徐庶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若真如此,那吕蒙受此苦楚便当是为了诈降,以混入我军中,然后再和周瑜里应外合。若当真是这般目的,他完全可以率部前来归降就是,又何必冒着被发现的危险,非要偷了粮草前来归降,这岂非是多此一举。”

  徐庶不愧是徐庶,虽然身为局中人,但经颜良这一提醒,很快就觉察到了其中疑点。

  “关键就是这粮草,元直你想想看,介时若是那几十艘,在我们全无防备的情况下,全速的向着我方水营驶来,若那船中装的不是粮草,而是柴草等易燃之物,结果又会如何?”

  颜良也不再故弄玄虚,其实已是点破了其中奥秘。

  徐庶眉头紧锁,思绪翻滚,沉思片刻,陡然间神色大变。

  “主公,你莫非是怀疑,那吕蒙诈降为假,实则竟是想用火攻之计!”徐庶一激动下,竟是腾的跳了起来。

  颜良淡淡笑道:“元直何必这般激动,当初本将要用铁锁连舟之计时,你不是也说了,此计虽妙,却易被用火攻破之,江东美周郎也不是一般人物,元直你能想到之事,他又怎么能想不到呢。”

  听得这番话后,徐庶又是一惊,奇道:“主公,难道你先前执意要用铁锁连舟,竟是故意而为,为的就是诱使周瑜上当不成?”

  颜良笑而不语,当是默认了徐庶的猜测。

  眼下两军的交战的形势,单纯地理位置来看,其实与原本的赤壁之战有着颇为相似之处。

  双方隔岸对峙,谁也没有上游之势,因此颜良即使铁锁连舟,也不怕周瑜借着上游之势放火。

  这般情况下,想要使用火攻之计,就必须要让火船能够顺利的接近水营,而不在半途中被巡逻船所堵劫。

  想要做到这一点,周瑜就和原本历史上一样,必须要用到诈降之计,以骗取颜良的信任。

  只可惜,颜良有“历史记忆”这个外挂,周瑜的诸般谋略,又岂能逃过他的洞察。

  颜良欲要教训一下猖狂的吴人,当时碰巧许攸又提出了“连锁连舟”之策,颜良被他这么一提醒,灵机一动,便想出了这条诱敌之策。

  却没想到,周瑜竟真的中了计策,当真如历史上那些,又是苦肉计,又是诈降计,唯一不同的是,那些挨棍子的人由黄盖变成了年轻的吕蒙。

  徐庶乃聪明绝顶之士,须臾间就想明白了一切,恍然大悟之下,神情更是惊叹之极。

  “没想到主公谋略如此深远,连庶都没看出来,惭愧,真是惭愧。”敬叹之下,徐庶不禁自嘲起来。

  颜良嘴角掠起一丝得意,却是冷笑道:“眼下周瑜已然中计,咱们就把刀子锋利了,坐等那吕蒙前来自寻死路吧。”

  军帐之中,主臣二人会心而笑。

  ######江南岸,吴军大营。

  夜已深,那一座军帐中,却依然烛火通明。

  摇曳的灯火下,吕蒙趴在竹床上,屁股上已是垫了一层厚厚的纱布。

  脚步声响起,帐帘掀起,周瑜和韩当鱼贯而入。

  见得两位上级入内,吕蒙慌忙想要起来,稍稍一动,却牵扯得伤口,痛更他是直咧嘴。

  “子明你有伤在身,趴着别动就是。”周瑜忙上前一步,将吕蒙按下。

  周瑜查看了一下吕蒙伤势,叹道:“韩老将军,你的部下下手也太重了些,这戏也演得太过了点。”

  旁边韩当面露愧然,不好意思的笑道:“末将那些部下,个个都想给综儿报仇,恨不得能跟颜良狗贼决一死战,子明一说要撤兵,他们自然是心中愤恨,这下手嘛,难免就狠了点。”

  “没事,这打得越重,那颜良才会越相信我的归降是真。”趴在床上的吕蒙,倒是很大度。

  “难得子明肯做如此大的牺牲,这一把火若是能将那颜良烧死,整个荆州便再无人是我们东吴的对手,我东吴攻取荆州,全据长江的大业便指日可待。”

  周瑜的言语是充满了自信,充满了猎猎的豪情,仿佛那伟大的蓝图,已经近在眼前。

  站着的韩当,趴着的吕蒙,仿佛也为周瑜的豪情所感染,不禁欣慰的笑了起来。

  得意的笑声这军帐中钻出,飘荡在这沉寂的夜色中。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