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等你很久了

第二百二十四章 等你很久了

  次日,吴营中的细作发回消息,那吕蒙确实因劝周瑜撤兵,被周瑜下令施以杖刑。

  几十军杖下来,把个小年轻打得皮开肉绽,卧床不起。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吕蒙都绝对有背叛周瑜,归降颜良的理由。

  颜良却由始至终都深信,吕蒙的挨打绝对是苦肉计,他的归降必是诈降,而周瑜辛辛苦苦导演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最终的火攻之计。

  只可惜,聪明如周瑜和吕蒙之辈,却万万没有想到,自从看到铁锁连舟开始,他们就掉进了颜良精心为他们打造的一个陷阱之中。

  吕蒙喜欢演,那我颜良就陪你演个够。

  在探明了吕蒙被打的事实之后,颜良便又派人潜入南岸,秘密的会见了吕蒙,向吕蒙表明信任,并许以厚赏,要吕蒙尽快偷劫了吴军粮草,前来北岸归顺。

  吕蒙也三番两次的派人来北岸联络,一次次的表明归降的诚心,却总是借口时机未到为由,将归顺的日期一拖再拖。

  吕蒙的这般拖延,反而更加佐证了颜良的推测。

  毫无疑问,万事俱备,吕蒙之所以迟迟不来归降,却是因为他在等最至关重要的一样外力。

  风。

  东南风。

  火借风势,风助火力,方今隆冬之际,如果没有东南风相助的话,纵使颜良任由吕蒙放火,他的那引起火船也只要反烧向自己。

  颜良一点都不急。

  北面的袁谭被打得失魂落魄,西边的刘琦损兵折将,两位二世祖都只能龟缩在老巢里,流着眼泪,默默的舔着伤口,而这个时候的马良,估计也已潜入江东,山越人的起兵就在眼前。

  这个时候的颜良,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坐等风起。

  一连七日,皆是北风。

  这日黄昏过后,北风渐息,忽然转为东南风向。

  这风向一变,颜良隐约就有一种预感,果然,傍晚时分吕蒙的信使就到了。

  中军帐内,颜良独自一人召见了那信使。

  “颜将军,今夜终给我家吕将军瞅得空隙,我家将军他已决定今晚劫了粮草前来归降,到时船首会树以黄旗为号,特命小的前来禀明将军。”

  果然不出所料。

  一连七天没有动静,如今偏偏这东南风一起,就来归降,不是想借风放火,还能是什么。

  颜良心中一声冷笑,表面上却做一副欣喜若狂之色,兴奋得是拍案而起。

  “本将等了多日,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当真是天助我也,哈哈——”

  几番狂笑之后,颜良欣然道:“你就速去转告子明,本将介时定当营门大开,亲自迎接他前来归顺。”

  那信使也是欣喜万分,忙是拜谢了一番,便匆忙告辞。

  信使一走,颜良脸上的笑意顿消,大声道:“速召集诸将前来议事,本将有重要之事要向他们宣布。”

  号令传下,不多时,徐庶、甘宁等文武诸将尽皆前来。

  颜良环视了一眼众人,高声道:“诸位,本将已得到情报,吴人今夜要来攻营,本将命尔等各率所部严阵以待,准备好好的跟吴人干上一仗。”

  众将听得要开战,热血转眼就沸腾起来,无不摩拳擦掌,杀意猎猎而起。

  兴奋之余,甘宁却又疑道:“吴人避战不出多日,却为何选择今晚来攻,主公,细作这情报不知准确不准确?”

  除了徐庶之外,颜良并没有将自己的计策告知第二人,故是甘宁等人自不知其中玄机。

  徐庶却早已了然颜良用意,便是笑道:“这情报准确无误,兴霸你就好好备战,准备今夜大显身手吧。”

  连徐庶都这般自信,甘宁更有何疑,便拱手慨然道:“主公放心,今夜吴人若敢来进犯,宁拼得一条性命,必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让吴狗们有来无回!”

  众将为甘宁所感觉染,皆是慷慨叫嚣,昂扬的斗志如烈火般狂燃。

  看着热血沸腾的诸位爱将,颜良心中也是豪情升腾,大笑道:“好啊,甚好,今夜咱们就大杀一场,让吴狗们永远记住,我颜家军的将士绝不是好欺负的。”

  ######

  日渐西沉,转眼已是夜暮降临。

  入夜后,风势愈强,直刮得军中大旗哗哗作响。

  长江南岸,吴营,数万吴军已齐齐登舰

  码头上,温热已然备好,周瑜亲斟一杯奉向吕蒙。

  “我东吴的威名,孙氏的霸业,皆在今日一战,子明,这一杯酒周瑜敬你,祝你旗开得胜。”

  豪然一语后,周瑜将那酒举杯一饮而尽。

  吕蒙虽神色平静,但眼中却闪烁着几分澎湃,亦豪然道:“都督放心,此计乃是末将所献,若然失利,蒙必当以死谢罪!”

  吕蒙这一语,等于是立下了军令状,不成功,便成仁。

  说罢,他也将酒一饮而尽,奋力将酒杯掷于地上。

  然后,他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转身大步而上,一跃跳上走舸,大喝一声:“出发!”

  号令在夜空中回荡,三十余艘走舸,载着吕蒙和他的数百名部卒,缓缓的离开了水寨,徐徐驶向北岸颜军水营。

  周瑜和数万吴军,目送着那几十艘小船消失在夜色之中,众人的眼眸中,也在涌动着猎猎的热血。

  当吕蒙的船只彻底的消失在视野中后,周瑜当即下令,全军出动,各队人马依计行事。

  一艘艘的斗舰与艨冲,井然有序的从各条水道中驶出,借着微弱星月之光,悄无声息的结成了阵形,尾随于吕蒙船之后,向着北岸而去。

  ……

  船行渐急,灯火通明的颜良军水营已越来越近。

  船头的吕蒙回头看了一眼南岸,深深的夜色锁住了视线,他已看不清水寨那里有任何的动。

  但在长江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他似乎已练就了一种本能,能够本能的让他感觉觉到,他的身后正有无数的舰船在紧紧追随。

  江风渐紧,船行愈急。

  吕蒙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中的环首刀,刀鞘之上,已隐隐现出锈迹。

  当年,他正是带着这把刀,投入了孙氏的麾下,一步步从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艰难的混到了今天这般地步。

  然而,在人才济济的东吴众将中,他依旧是无名的那一个。

  “今夜这一战,我一定要扬名天下,我定要向世人证明我吕蒙的存在……”

  夜色中,吕蒙暗暗咬牙,脸上涌动着某种激荡与决毅。

  神思之际,左右提醒,颜军水营已近。

  吕蒙精神旋即从神思中抽离,他直起身来,举目凝视着敌营方向,那里依旧看起来是没有任何提防的迹象。

  吕蒙嘴角掠起一丝冷笑,深吸过一口气,高声道:“敌营已近,各船准备点火。”

  ……

  此刻,身处在铁锁连舟之上的颜良,正自无聊的把玩着杯中的温酒。

  风越来越大,左将诸将皆在风中战栗,各人的脸上均闪烁着几分狐疑。

  “主公不是说今夜吴人要来进攻么,怎的这许久,还不见半个敌人的影子,莫非情报有误不成?”

  众将心中,皆是暗自狐疑,但随即他们又自责自己,不该怀疑主公的判断。

  风中凌乱不知多久,突然间,哨塔传来急报,言是江南岸一队小船正顺风而来,各船皆插着黄色牙旗。

  终于来了。

  颜良刀锋似的眸中,闪过一丝冷绝的杀意,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厉声道:“甘兴霸何在?”

  “末将在。”等了已久的甘宁,慨然应声。

  颜良抬手一指,大声道:“本将命你率两千水军,一百战舰出动,无论来了多少敌船,统统给本将歼灭。”

  “末将遵命。”

  甘宁慨然应命,拨马就走。

  “且慢。”颜良却一摆手,将他拦下,想了一想,又道:“来敌之中,必有人自称是吕蒙,若有可能的话,最好给本将生擒此人。”

  吕蒙乃不可多的一员帅才,若论其统帅水军能力,更要远胜于甘宁。

  而此时的吕蒙虽然年纪尚轻,还需要更多的历练才能成长为历史上的那个东吴四大统帅,但单凭他献苦肉计这一出,就足以证明他过人的天赋。

  如此一员良将,若只轻易杀了的话,未免太过可惜,眼下颜良正缺统帅水军的好手,倘若能将吕蒙收伏的话,实乃雪中送炭。

  甘宁虽不太明白自家主公,为何如此看重这个叫吕蒙的无名小将,但颜良的命令又岂敢违背,当即便应命而去。

  得到将领的甘宁,当即策马奔至岸边,此时七千水军皆已登上战舰,早就准备就绪。

  甘宁一上船便马上率领百余战舰,两千多水军,如风一般冲出了水寨,直奔那迎面而来的吴军小船而去。

  此时此刻,吕蒙正率领着他装载了干柴硝石的火船,借着顺风之势向着北岸而来。

  越是离敌营越近,吕蒙心中就越是兴奋。

  “颜良看起来果然丝毫没有防备,再接近一些,我就能顺利的放火,今晚,注定是我吕蒙扬名天下的时刻……”

  正自激动兴奋时,突然之间,船头有人大喊一声:“不好了,敌军的艨冲杀出来了。”

  吕蒙大吃一惊,急是举目远望,果然是百余艘敌舰蜂拥而出,正飞快的向着自己的船头阻截而来。

  吕蒙本是志在必得的脸色,陡然间涌上了无限的惊骇。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