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吕蒙震惊

第二百二十五章 吕蒙震惊

  放眼望去,数不清的艨冲舰从水营中冲出,虽处逆风之势,却依然飞速围逼上前。

  前路,已尽被敌舰所封。

  面对着这茫茫多的敌舰,吕蒙如何能不惊骇。

  依照吕蒙的设想,颜良对他的来降将深信无疑,最多只会派出几艘巡逻船来盘问,而区区几艘巡逻船,又岂能封得住他的去路。

  但是现在,事态的发展完全出超出了他的掌握,他万没有想到,颜良竟会派出这么多的舰船来“迎接”自己。

  眼见着那汹汹而至的敌舰,吕蒙心里陡然间凉到了底,他意识到,自己诈降计十有八九已被识破。

  “怎么可能,我的计谋如此精妙,如何能被颜良看破!”

  吕蒙暗暗咬牙,心里涌动着是不甘。

  在这种不甘心的驱使下,吕蒙并没有下令各船撤退,而是抱着残存的一丝希望,继续让船队前行。

  百艘艨冲,很快就四八面方围裹而来,前路被封,吕蒙不得不下令放慢速度。

  当先一艘艨冲直逼而来,相距十余步时,甘宁立于船头,大声喝问:“来者是何人,报上姓名。”

  船首处的吕蒙一听对面问话,心中顿时掠过一丝窃喜。

  “敌舰没有直接冲上来攻杀,而是询问我来头,莫非颜良并没有看破我的诈降计,只是出于谨慎,派人前来盘查不成?”

  念及于此,吕蒙透了半截的心,马上又沸腾起来。

  他便按定心神,立于船头,高声道:“我乃吴将吕蒙,已与颜右将军约好,特劫了吴军粮草前来归降,还望诸位兄弟放行。”

  听得“吕蒙”之时,甘宁的嘴角掠起一丝冷笑,便低声向左右道:“把弓箭拿来。”

  左右匆忙将弓箭递上,甘宁便是弯弓搭箭,边大声道:“吕子明何在,既来归降,为何不以真面相示。”

  对面的吕蒙一听,心中的希望更盛,忙是叫士卒将火把拿来。

  吕蒙手执着火把晃了几晃,高声道:“吕蒙在此,不知兄弟尊姓大名。”

  甘宁的目光一扫,迅速的定格在了那摇动的火把处,火光映照下,那吕蒙的身影看得清清楚楚。

  冷傲的脸上,狰狞的杀气陡然而起。

  “吕子明,你的诈降计早被我家主公识破,我甘宁今正是奉了主公之命,来剿灭你这诈降之徒!”

  一声暴喝,指间一松,那一道利箭离弦而出,撕破夜的黑暗,向着吕蒙呼啸而去。

  吕蒙闻言大惊,方知颜良果然识破了自己的计策,惊恐之下,急欲下令船队望南回撤。

  为时已晚。

  那离弦的诡绝之箭,借着黑暗和风声的掩护,如电而至,“噗”的一声,正中吕蒙的肩头。

  吕蒙不想对方会突施冷箭,根本不及提防,正欲转身之际,猛间肩膀便是一阵钻心般的剧痛。

  剧痛之下,吕蒙精神一时晕眩,脚下站立不稳,向前一栽,“扑嗵”便是跌入了水中。

  甘宁见得射中,将那弓箭一丢,挥动着铁戟,厉声叫道:“全军进攻,杀光这班奸诈的吴狗——”

  号令下,百余艘艨冲疾驰而上,呐喊之声如涛滚滚,数不清的箭矢穿破夜的暗黑,如飞蝗般袭向那些的吴卒。

  主将中箭落水,本就惶惶不安的吴卒们失去了指挥,面对着汹汹而至的十倍之敌,转眼就陷入了土崩瓦解的境地。

  大多数的吴军都是急转船向,试图掉头逃走,少部分极端者,竟还试图放火点燃火船,继续进行火攻的计划。

  箭矢如雨而至,却很快击碎了他们垂死的挣扎。

  一个又一个的吴卒中箭,栽入江水之中,惨叫之一声响彻了夜空。

  百艘艨冲直撞而来,将三十多艘吴船撕得四分五裂,箭袭过后,各舰上的颜军水卒,抄刀直接跳上敌船,肆意的收割起了人头。

  落水的吕蒙,此时才刚刚从冰冷的汉水中浮起来。

  尽管他肩上受了箭伤,但所幸并不致命,仗着精熟的水性,落水的他生生的浮游了上来。

  只是,当他神智清醒,忍着剧痛环顾四周时,却绝望着的看着,自己的部曲被杀得七零八落。

  正自惊恐痛苦时,斜首处,一艘艨冲向着自己直奔而来,吕蒙不及多想,急是向旁划去,生恐被撞到。

  那一艘艨冲从他的身边尺许贴着划过,正当吕蒙暗自庆幸时,突然间从船上探下一只双手,奋然一喝,便将他从水中提了出来,竟是生生的拖上了船。

  跌落甲板上的吕蒙,正待挣扎着起身,抬头之际,却发现十几柄锋刃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一双双嗜血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

  一瞬间,吕蒙万念俱灰,他知道,自己已沦为了颜军的俘虏。

  将他提上船的甘宁,甩了甩胳膊上的水迹,扫了一眼落汤鸡似的吕蒙,嘴角掠起几分不屑,“原来你就是那个吕蒙,也不知你有什么本事,主公竟那般看重你。”

  吕蒙听不明白他说些什么,绝望的他,只喘着气,厉声道:“我之计策既被识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倒还有点血性……”

  甘宁冷哼了一声,“要杀你,老子刚才一箭就直接射你面门了,你的命现下可是主公,死还是活由不得你做主。”

  言罢,甘宁便喝令将吕蒙拖入船舱中去,稍后再交给颜良处置。

  生擒了吕蒙之后,甘宁斗志更是大作,便指挥着他的部下,继续围杀那些来不及逃走的吴军。

  水营中,颜良借着通明的火光,欣赏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

  杯中之酒温暖,诈降之敌却已被收拾干净。

  旁边的徐庶亦是看得兴致勃勃,捋须微微而笑,感叹道:“那美周郎想必早已是志在必得,却不想陷入了主公精心设下的陷阱中,真不知他现在会是何等表情。”

  颜良淡淡一笑,一杯酒饮尽。

  看看厮也差不多,颜良便道:“鸣金收兵,让兴霸回来吧,我料那周瑜必还有大军在后边埋伏。”

  号令传下,百余艘艨杀旋即回往水营。

  与此同时,弓弩手已皆至岸边,几千支利箭瞄准了汉水,准备应对吴军随后的进攻。

  过不得片刻,甘宁大步而来,一脸的兴奋,身边的士卒还押着一名浑身皆湿,一身是血的年轻敌将紧随于后。

  甘宁大步上前,拱手道:“主公,三十多船敌人大部已被歼灭,你要的这个吕蒙,末将也给你生擒了回来。”

  这血战沙场,刀剑无影,又何况是水战,颜良虽有生擒吕蒙之心,但也对此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却没想到,甘宁竟真的把吕蒙给生擒了回来,这自然可称作是一桩意外之意。

  颜良心情甚好,当即把甘宁赞许了一番,并亲斟酒一杯温酒,以彰显对他的器重。

  抚赏过甘宁,颜良将目光投向了吕蒙。

  这位历史上的东吴四大统帅之一,智谋堪比周瑜的智将,如今却神色黯然,被五花大绑的站在颜良面前。

  颜良摆了摆手,示意给吕蒙解除束缚。

  被降了绳索的吕蒙,捂着肩上的伤口,一言不发的立在那里,那表情之中,似乎还有些不服。

  颜良俯视着他,冷冷道:“吕子明,你可知本将如何会识破你的诈降计吗?”

  “哼,无非是我军中有细作,泄露的风声罢了。”吕蒙冷哼了一声,似是很不心甘。

  看来到了这个时候,吕蒙仍不知其中真相。

  颜良摇头一笑,叹道:“年轻人果然是年轻人,吕子明,你虽然是一颗金子,但还是欠缺历练。”

  吕蒙一怔,愈加的糊涂。

  这时,旁边的徐庶便道:“你和那周公瑾恐怕作梦也不会想到,我家主公之所以铁锁连舟,为的就是诱使你们诈降,以施展火攻之计。无论你那苦肉计演得再逼真,无论你们有无走漏风声,从一开始时,我家主公就对你们的目的了然于胸。”

  徐庶这一番话,道明了真相。

  左右文丑等诸将,这时才明白颜良的用意,不禁大为惊叹,对颜良布局之深远,更是肃然起敬,敬叹难抑。

  而吕蒙听罢这一席话,却是惊呆在了那里,苍白的脸上,涌动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此人不是一介武夫么,怎的智谋会如此之深,这怎么可能……”

  吕蒙的眼神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却又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自诩智谋非同常人的他,还有东吴第一智谋周瑜,折腾了许久,自以为计谋精妙,却不想一早就落入了人家的圈套。

  一瞬之间,吕蒙猛然间有一种错觉,仿佛眼前这个河北武夫不是人,而是洞察人心的魔鬼一般。

  颜良能够感受到吕蒙的那种震惊,而这种震惊,自令他有种难以名状的畅快。

  “吕子明,本将早晚会铲平东吴,你为孙氏效命也没什么前途,何如归顺于本将,本将自会好好的培养你,让你这颗金子真正的绽发光芒。”

  颜良这是在招降。

  吕蒙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头不禁微微一震。

  在东吴如云的将星中,他只是不起眼的一颗,而如今,颜良这个敌人却如此的看重他,更将他称为“埋没的金子”。

  如此高的评价,如何能不让吕蒙心头为之一动。

  只是,吕蒙却无法下定决心,只默默的立在那里,低头不作声。

  颜良见他确有归降之意,也就不急于一时,便摆手道:“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本将有的是时间,来人啊,先将吕将军请下去治伤吧。”

  几名亲军便将吕蒙带走。

  然后,颜良的目光重新投向北面大江,眼眸中的杀意在涌动。

  周瑜,教训完吕蒙,该是教训教训你的时候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