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射死吴狗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射死吴狗

  汉水中,吴军的数万水军,几百艘战舰,尚在夜中暗泊,但见火起,便准备一涌而上,杀上北岸。

  那巨大的楼船旗舰上,周瑜身着银甲,悬宝佩剑,目色沉静的遥望着北岸的敌营。

  他俊美的脸庞上,始终是流露着自信,仿佛一切皆在他的掌控之中。

  只是,那份自信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为狐疑却取代。

  从吕蒙的火船队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一会,按照估算,此时吕蒙早该施放火船,更甚至,这个时候对岸的敌营已然大火冲天而起。

  但过了这许久,却始终不见火起。

  为了防止颜良起疑,周瑜虽尽起大军,但却不敢跟吕蒙的火船队离得太近,彼此间尚拉开有相当的距离。

  正是这段距离,再加上黑夜的阻隔,还有那滚滚水流之声的干扰,使周瑜无法判断前方正在发生着什么。

  这个时候,尽管他疑心越来越重,却只能继续等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憧憬已久的大火,依然没有半点迹象,三军将士渐已开始焦躁起来。

  这时,鲁肃不禁忧道:“公瑾,迟迟不见吕子明放火,莫非他的诈降被颜良识破了不成?”

  周瑜冷哼了一声,“我们的布局如此精妙,吕子明连苦肉计都已经用上,那颜良如果这也能识破,他岂不是神了。”

  尽管周瑜心下对吕蒙迟迟不放火怀有狐疑,但他却对自己的计策深信不疑。

  “颜良虽不是神,但此人不可以常理来看待,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鲁肃依旧是谨慎。

  周瑜这时就流露出几分不悦,脸色微微一沉。

  “子敬,这些天来你不停的说那颜良有多了不起,你这助他人气焰,灭自己威风的话,不知还要说多少遍。”

  周瑜终于忍耐不住,对鲁肃发泄了不满。

  鲁肃脸色一变,似是不想周瑜竟会跟他说这样的话,一时不知该如何以应,只尴尬在了那里。

  周瑜也不睬他,只目光如灼,继续远望着敌营方向。

  便在这时,敌营方向,隐约传来了喊杀之声,似乎一场激战骤然而起。

  周瑜的眼眸中,迅速的闪过一丝疑色。

  前方的激战起得快,结束的也快,很快喊杀声便沉寂下去,只余下滚滚的江涛之声。

  正当周瑜狐疑时,却见几艘钉满了箭矢的走舸,在几艘哨船的护送下,匆匆忙忙的驶回了船阵之中。

  周瑜凝目看去,竟然惊讶发现,被射在刺猬的走舸,竟然是吕蒙的火船队其中一艘。

  那俊美的脸庞上,瞬间闪过一丝惊色。

  周瑜急是喝道:“速去盘问来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吕蒙为何还不放火?”

  过不得多时,几名身上负伤的士卒便被带上旗舰,几人失魂落魄的跪伏在周瑜面前,其中一个还算利索的士卒,战战兢兢的把火船队如何被敌军围杀的过程,结结巴巴的道了一遍。

  这个时候,周瑜的脸庞已是变得铁青,眼眸中涌动着惊愕与愤恨,仿佛不敢,也不愿相信耳中所听。

  而左右诸将,闻知诈降失利,也皆是震惊难定。

  旁边的鲁肃神情同样是惊诧,尽管他劝周瑜不可轻视颜良,但当周瑜的计策当真被颜良识破时,他自也难抑那份惊异。

  鲁肃想要宽慰周瑜,但想起先前周瑜的那态度,便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暗自叹气。

  而他那叹息之声,在周瑜听来,却似在讽刺自己,不听他的劝告一般。

  周瑜的眼眸,愤恨与杀气在熊熊而生。

  “颜良匹夫,焉能识破我的计谋,是谁,是谁走漏了风声?我军中定有叛徒!”

  众人皆被周瑜这一声吼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一个个都忙是故作坦然,生恐被误认为心中有鬼。

  这时,鲁肃实在忍耐不住,便道:“公瑾啊,究竟颜良如何识破我们的计谋,此时尚难下定论,但眼下事实如此,突袭显然已没有可能,我们还是撤回大营,再做从长计议吧。”

  计策被破,颜良早有准备,眼下撤兵还营也算是明智之举。

  周瑜陡然拔剑,厉声道:“纵然火攻失利,本都督尚有强大的水军在,岂会容那匹夫猖狂,传本都督之命,全军猛攻敌营,今夜一定要攻上北岸,斩下颜良匹夫的人头——”

  周瑜怒意已尽,那美玉般的面庞,竟也变得狰狞可怖,极是赫人。

  鲁肃明知周瑜这是意气用事,但慑于他的威怒,却不敢再作声,鲁肃尚不敢吱声,更何况是其他人。

  旗舰中的号令陆续传下,很快,隆隆的战鼓声便冲天而起,几百艘战舰,数万吴军,便是呐喊着,向着北岸颜军水营鼓噪攻去。

  ……岸边处,颜良和他的将士们已等候多时。

  风中凌乱了许久的这班虎狼之士,终于等到了敌人全面进攻的时刻。

  耳听着隆隆的战鼓声,眼看着一艘艘的敌舰,撕破夜的掩护,向着水营冲杀而来,所有人的热血都迅速的沸腾起来。

  颜良却坐在那里,依旧闲品着佳酿,一脸闲然逍遥,仿佛将吴人声势浩大的进攻,完全视而不见一般。

  战鼓声如雷而起,敌舰已越逼越近,纵然是徐庶,脸色间也掠过几分不安。

  “主公,敌军将至,该是作出反应的时候了。”徐庶忍不住进言道。

  颜良一杯酒饮尽,抬头扫了一眼水面,点头道:“好吧,就让吴狗们先尝尝我们弩车的厉害。”

  传令官飞奔而平,水营之中喝令之声响成一片。

  须臾间,四十余辆车已瞄准了水中的敌船,四百支中型铁箭,寒光掠动的锋刃,如死神的獠牙般狰狞。

  战鼓起,那是开箭的号令。

  千鸟振翅之声骤起,四百支铁箭离弦而出,撕破逆风之势,向着吴人舰队呼啸而去。

  前番宛城一战时,颜良本就拥有二十五台弩车,如今已过月余,这期间黄月英催督匠人,又赶制了十五台出来。

  这四十台弩车,虽然移动不甚方便,便超远的射程和巨大的杀伤力,却是当今所有弩机无可比拟。

  四百箭袭出,如天罗地网一般,划出一道道青色流光,径直倾向了六百步外的吴人。

  战舰中的吴人,闻知破风之声响起,知是箭矢袭来,有的忙是举盾相挡,有的则避入船壁之下。

  但让他们惊怖的是,那袭来的箭矢,穿越力竟是超乎寻常,不但能穿透普通的木盾,连坚厚的船壁竟也能射杀。

  惨叫之声一时骤起,当先舰船上的吴军士卒,瞬间便被三四十人被铁箭洞穿。

  周瑜见得自己士卒被射中,不禁大吃一惊。

  六百步外,还是逆风之势,竟然还能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如此强弩,实在是闻所未闻!

  旁边鲁肃急道:“公瑾,这必就是传闻中颜良破袁谭的那强弩,颜良备有如此奇弩,我军若再强攻,只怕会极为被动呀。”

  周瑜本还有一丝惧意,但鲁肃这么一劝,反倒是激得他愈加愤怒。

  “区区几张强弩就想挡住我的千军万马,未免也太小看我吴人的勇气,传令全军,不许退后,给我继续前进。”

  周瑜决心死攻,各舰吴军也别无选择,只是缩着头催动战舰继续前进。

  岸边处,颜良眼瞧着吴人还在向水营逼来,不禁冷笑一声。

  “这个周瑜,当真是性子执着,他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很好,本将就喜欢这样的敌他,传令下去,其余弓弩手也一齐放箭,好好的迎接咱们的周大都督。”

  除了四十余辆弩车之外,颜良还在岸边部署了近四千的弓弩手,这些弓弩手所持的,皆竟近年以来,颜良从各方敌人手里缴获来的强弓硬弩。

  随着号令传下,无数的箭矢如飞蝗离弦而出,挟着他们对吴人的愤怒与仇恨,漫天盖地般扑袭而去。

  此时,吴人舰队也逼近了岸边,船上的弓弩手也开始开弓放箭,还以颜色。

  岸上,水上,双方的弓弩手便成了这场攻守之战的主角,互相以远程箭矢对射起来。

  凡射术,最易的就是平地开弓,最难的就是骑射,而船行水上,风浪颠簸,在船上开弓放箭的难度,比骑射也容易不了多少。

  别的不论,光是这准确度,平地就远高于船上。

  所以尽管看起来吴人的弓弩手还要多一些,但因其都处于船上,准确性大打了个折扣,几轮过后,吴人很快便被岸上的颜军弓弩手压制了下去。

  如雨而落的箭矢打击下,船上的吴人成片成片的倒地,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对射到后来,吴人被压制得不行,个个只能俯躲箭,弓弩手们被压得抬不起头来,只瞅得空隙,方才敢匆匆忙忙的直起身来乱射出一箭。

  吴人的舰船止步于两百步外的水面上,再无法前进一分。

  “公瑾,敌箭太猛,再强攻下去只会徒损士卒,公瑾,当以大局为重,不要再意气用事了!”

  面对着如此不利形势,鲁肃也顾不得许多,厉声的劝说周瑜。

  周瑜则是脸色铁青,恨得暗暗咬牙,明知再战无益,理当撤退,却偏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正当这时,一箭破空而来,正中周瑜的肩膀。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