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姑侄二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姑侄二妇

  周瑜惨叫一声,捂着肩膀便倒了下来。

  鲁肃见状,大吃一惊,急是扑上去将周瑜扶住。

  借着火光一看,一支利箭竟已射穿周瑜的肩膀,创口处鲜血狂涌,所幸的是,这一支箭并未射中要害。

  眼下连周瑜也中了箭,这仗还怎么能再打下去,鲁肃凝眉劝道:“公瑾,事到如今,不可再死撑了,撤兵还营,速治你的伤势才是。”

  中箭的周瑜,一腔的怒火也被击碎,疼痛难当,虚弱无力的他,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颤抖着道了一声“撤兵”。

  鲁肃大喜,急是厉声喝道:“周都督有令,全军撤兵还营。”

  鸣金收兵之声旋即响起,数万被箭雨压得抬不起头的吴军将士,如蒙大赦一般,赶紧掉头往南岸退去。

  北岸处,颜良酒已尽兴,正负手而立,饶有兴致欣赏着这场对射表演。

  惨叫之声渐渐远去,吴人的舰队终于开始撤退了。

  正自栈桥边指挥的甘宁见状,忙是策马飞奔而来,兴奋的叫道:“主公,吴狗已撤了,末将请率军趁机追杀出去,杀吴狗一个片甲不留。”

  甘宁是刚才那场水上的小打小闹杀得不过瘾,还想再出去大杀一场。

  颜良却是摆手道:“吴人只是被我们箭矢压制才不得不退,水战正面交战,我们未必就能胜之,今日已挫了吴人的锐士,你的这份斗志,就留着来日再战吧。”

  甘宁也只是一时兴起,被颜良这般一提醒,情绪很快冷静下来,便收敛了杀气,不再急着想出战。

  不多时间,吴人已尽退出了弓弩的射程之外,颜良这才下令停止射击。

  此时东方已蒙蒙发白,再过个把时辰天就要亮了。

  颜良担心吴人会去而复返,便也不敢叫士卒休息,依旧命众将士各守岗位,严阵以待。

  当第一缕晨辉,穿透天边的薄云,洒在这汉水之上时,颜良方才看清,吴人确实已经退去。

  吴人退是退去了,却残留了遍江的浮尸,靠近南岸一线的江面,也尽为鲜血所染。

  见得这等场面,颜良隐约已能想象得出昨夜,吴人经历箭雨折磨的惨烈。

  一夜乱战,颜良精心布下的计谋,终于得到了一个圆满的结局,虽然未能重创吴人,也足以大挫他们的锐气。

  “主公这一计,足够让吴人胆寒上一阵了,依庶之计,这江夏之战恐怕就要到尾声了。”

  颜良嘴角掠起一丝满意的笑意,微微点头,这才叫将士们回营休息,并派出巡逻船严密监视吴营的动向,以防止吴军的反扑。

  几天后,南岸的细作传回了消息,说是周瑜中了箭伤,卧床不起,吴军的军务之事,已暂由副都督程普代理。

  周瑜的中伤,着实令颜良兴奋了一把,心想着周瑜若是箭伤而亡的话,那可就真是天助自己。

  如今东吴未来的四大统帅中,吕蒙被自己所擒,陆逊还尚未为孙权出仕,至于鲁肃,也刚刚投奔孙权,威望未著。

  吴军中虽然良将颇多,但倘若周瑜一死,便再找不出一员堪当大任的统帅,如此,则对孙权的西进计划必须是一个得大的打击。

  那个时候,颜良就可以暂时不必顾忌来自东吴的威胁,专心的对付江陵的刘琦。

  不过这也只是颜良最好的打算,他又想起历史上江陵之战时,周瑜就曾借着受伤,假装毙命,诱得曹仁劫营,却险些丧命。

  有此“前车之鉴”,颜良就不得不防备周瑜使诈,便不敢稍加放松警戒,反而是加派斥候,更加严密的监视吴军动向。

  两军隔江相对,转眼又是五天过去。

  这一天,一道让颜良等候已久的消息,终于从江东传回。

  山越人起兵了。

  在马良的厚礼和游说下,数万山越人趁着孙权主力在荆州时,纷纷从山林而出,攻击吴郡、会稽、丹阳等所属诸县,一时间江东是烽烟遍起。

  周瑜受伤,山越起兵,内忧外患之下,颜良料定孙权非退兵不可。

  果然,几天之后,吴军开始陆续东撤,近五万锐气丧尽的吴军,不但从夏口撤兵,还撤出了先前所攻掠的江夏诸县,一口气撤回了柴桑。

  持续了长达三个月的江夏之战,终于告一段落。

  逼退了吴军的颜良,终于也能长松一口气,他遂留甘宁和满宠,率一万水陆兵马继续江夏,自己率其余兵马,班师还襄阳。

  几天后,颜良得胜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回到了襄阳。

  先破袁谭,再败刘琦,如今又战退了令荆州人深为忌惮的东吴孙氏,颜良这不可思议的成就,已让整个襄阳城的士民,视他俨然如神人一般。

  闻知他们的主公归来,这一城的士民皆是走出家门,夹道欢迎颜良和将士们的荣归。

  想当初颜良初破襄阳,入城之时的场面可是冷冷清清,如今却这般的热闹,颜良知道,这时的他已是真正的坐稳了这座荆荆第一重镇。

  回到襄阳后,颜良的第一件事自然论功行赏。

  几万将士跟自己血战三月,颜良也毫不吝啬,该赐钱的赐钱,封提拔的提拔,恩威并著,赏罚分明。

  接着便是安抚百姓,恢复经济,当然,自也少不了扩编军队。

  这三场战役打下来之后,颜良从袁谭和刘琦手里边,总共俘虏了一万多降卒。

  这一万降卒的战斗力虽不及他的颜家军,但皆也是难得的青壮,颜良遂将这一万降卒,陆续的加以安抚,编入自己的军中,并命诸将严加训练。

  如此一来,这一万多新军,加上颜良原本所有的四万兵马,除掉战死减员之外,他的兵马堪堪达到了五万之军。

  五万之军,放眼天下也是一支相当不弱的力量,足以令颜良不惧任何强敌的威胁。

  颜良扩军练兵,下一步的目标自然是扫灭盘踞在江陵的刘琦,鲸吞了整个荆州。

  只是几场大战下来,将士们疲惫已极,而他自己也是精神大耗,尚需一段时间的休整,方才能谈再战。

  ……这日黄昏,颜良视察过城防,正待回府时,却有别院的仆人赶来相见,言是那两位蔡夫人请他过府一叙。

  颜良兴致一起,便策马去往了别院。

  方是步入堂中时,颜良便闻到浓浓的酒香,却见案几上已备好了酒菜,蔡玉和蔡姝两姑侄,相携着迎了上来。

  “妾身见过将军。”

  二妇盈盈见礼。

  “两位夫人免礼。”

  颜良伸出手来,很温柔的将她们扶起,如今他心情正好,态度也柔和了不少。

  再看她二人,今日均是略施脂粉,幽幽的芳香沁入鼻中,只令人嗅之心旷神怡。

  她二人虽然名份是姑姑与侄女,但蔡玉年不过三十,平素保养得极好,皮肤甚是白皙,两人并肩这么一站,看起来倒更像是一对姐妹。

  颜良兴之尽至,便肆意的欣赏着眼前的美人。

  蔡姝面色含羞,脸畔生晕,不由将眉头低下,不敢正视颜良的目光。

  而那蔡玉倒是自若的紧,盈盈笑道:“将军击败敌强,保得荆州一方平安,也保得了妾身姑侄的平安,妾身二人无以为报,便摆下这薄酒,聊表对将军的谢意。”

  她姑侄二人忽然间对自己如此殷勤,颜良岂又不知她们是什么心思。

  如今颜良连败袁谭、刘琦和周瑜三路兵马,名震于天下,凭着这等威名,已然是彻底的在荆州站稳了脚跟。

  这般情形下,蔡家想凭借着刘氏保住中落家势已希望渺茫,这两个蔡家的女人,便自然想从颜良这里寻求一些庇护,以维护蔡家的残存的丁点家业。

  颜良也不点破,只哈哈一笑,“保境安民,乃是本将的职责所在,蔡夫人何必这般客气,走,咱们里边说话。”

  颜良大步入内时,顺势便将蔡玉的腰际搂住,蔡玉娇躯一颤,畔间涌现几分羞意,却含着的扭着腰枝扶着颜良步入堂中。

  蔡姝眼见自家姑姑被颜良这般“轻薄”,心中顿时便有些不自在。

  只是自她住进这别院中后,姑姑已将那些事,委婉却无奈的道与了她,蔡姝也只好委婉的向姑姑透露了实情,姑侄二人虽未明言,心下却也皆知彼此已委身于颜良这个武夫。

  明知如此,但蔡姝亲眼见到自家姑姑,那般媚色的迎奉颜良时,那种尴尬还是无法克制。

  无可奈何的轻叹一声后,蔡姝也只得装作视而不见,跟着走了进去。

  坐下之后,这姑侄二妇便轮番的美酒相敬,甜言蜜语的盛赞颜良的恩德。

  几杯下去,蔡玉已然放开矜持,只如那风尘女子一般笑颜迎奉颜良。

  而蔡姝显然没她这姑姑放得开,言行语态间难免有勉为其难,不太情愿的痕迹。

  不知不觉已是入夜,颜良酒足饭饱,酒气作用下,那熊熊的欲念便悄然而生。

  “将军想必也累了,今晚就在妾身这里休息吧。”蔡玉红着脸道。

  颜良哈哈大笑,摇摇晃晃便站了起来。

  蔡玉娇媚无限,低眉含笑扶着颜良便往内室而去,蔡姝只能看着自家姑姑跟颜良离去,心中怎能不知他们要做什么,却只能暗自叹息。

  就在刚刚要转入那道门时,颜良忽然想到了什么,便摆手道:“蔡姝,你也一并进来吧。”

  蔡姝听得此言,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颜良用意,不禁羞得面红耳赤。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