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双翅飞舞上九天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双翅飞舞上九天

  蔡玉也花容一变,却不想颜良兴致一起,竟然要招她二人一同侍寝。

  如今的蔡玉虽放下了名门之秀的身段,极尽狐媚的渴盼颜良恩露的滋润,但内心中到底还是有几分矜持残存。

  眼下一想到自己这个做姑姑的,竟然要跟侄女一起服侍同一个男人,一时间自会有几分难为情。

  蔡玉水汪汪的眸子一转,旋即堆上一脸媚笑。

  “将军,有妾身服侍将军还不够么,至于姝儿,妾身看她也醉了,将军就放过她吧。”

  说着,她挽着颜良就欲往内中而去。

  那蔡姝聪明,自听得出姑姑这是给自己打掩护解围,忙是手抚额头,故作醉了之状。

  这二妇的这点小把戏,又岂能逃得过颜良的眼睛,她二人越是如此不情不愿,却反而越是勾起了颜良熊熊如火的欲念。

  当下他巍巍身躯一动不动,只大笑道:“醉了正好,更少了几分那些狗屁的礼教,本将今晚就是要你们做本将的翅膀,咱们一起飞上九霄,尽情翱翔,岂不快哉。”

  那姑侄二妇一愣,听不懂他那什么“翅膀”、“翱翔”的莫名之词,但却明白他言下的暗示之意。

  若说二女共事一夫之事,本也无伤大雅,但她们一想到彼此间的身份,这份难为情就越发的浓重。

  “将军,妾身……妾身……”

  蔡姝满脸娇艳如火,眼眸羞意如潮而生,却是吱吱唔唔,不知如何是好。

  颜良也不理会她的矜持,一手揽住蔡玉,一手挽起蔡姝,携着这二妇便大步入得内室。

  红烛高烧,檀香袅袅,红罗纱帐,雕床锦被,方自步入其中,颜良便被这春意浓浓的气氛搅得心头荡漾。

  原来,这蔡玉早就布置好了一切,就等着今晚与自己共赴巫山。

  “夫人,你当真是有心呢……”

  颜良将蔡玉狠狠往怀里一揽,冷不防在她那湿润的朱唇上一吻。

  蔡玉娇躯一颤,本能的哼吟了一声,却猛然想起自己的侄女还在旁边,顿时羞得畔生红晕,轻轻的将颜良推拒开来。

  另一侧的蔡姝看在眼里,仿佛比自己那姑姑还羞,忙将俏脸转向一边,不敢相视。

  颜良却硬生生的将她的脸蛋端起,笑道:“本将一向是赏罚公正,又怎能偏心呢。”

  说着,他俯身下去,顺势吻向了蔡姝。

  蔡姝羞得是心儿砰砰乱撞,本欲推拒开来,却气力微弱,根本推拒不开颜良这雄躯,到最后,只得闭上眼来,无奈的迎逢。

  将这二妇各亲一口,颜良哈哈大笑,几步便上了那香床,四仰八叉的平躺在那里,饶有兴致的欣赏着那蔡家一对花。

  颜良的意思已很明显,今晚她二人是难逃这场波折。

  蔡姝却巴巴的望向蔡玉,眼眸中闪烁着难为情,似是在向她求助。

  蔡玉同样是面露着尴尬,只强作是淡定,方才敢正视自己这侄女,如果可能的话,她又岂愿做这不耻之事。

  只是事到如今,除了让服侍颜良高兴之外,还能有别的选择么。

  几番权衡,蔡玉很快就暗下了决心。

  “姝儿啊,难得颜将军有此雅兴,咱们岂能扫了他的兴致。”

  蔡玉花容堆笑,完全放下了包袱,拉着自己的侄女就要过去。

  “姑姑——”

  蔡姝却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姑姑竟这般不知“羞耻”,惊羞之下便定在原地不肯动弹。

  蔡玉眼见自己侄女不情愿,生恐惹恼了颜良,忙是笑盈盈道:“将军且歇息片刻,且容妾身开导开导我这侄女。”

  她二人若是一下子就顺从,反而失了不少乐趣,颜良就是乐得看她们欲拘还休的样子,自然也就不会生怒。

  蔡玉便使了个眼色,忙将蔡姝拉往了一边。

  “姝儿,你疯了么,若是得罪了那颜将军,你可知会有什么下场。”蔡玉瞪着眼,叉着腰,压底声音教训道。

  蔡姝却咬着嘴唇,委屈道:“侄女怎敢得罪于他,只是我和姑姑这关系,岂能一起跟他……跟他……”

  难为情之下,那“跟他”之后的话,蔡姝却实是难以启齿。

  蔡玉岂能不知蔡姝的意思,听她话隐约还有责怪自己的意思,蔡玉便幽叹一声,脸庞泛起几许伤感。

  “你以为姑姑当真就是那不要脸的女人吗,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咱们蔡家沦落成现在这副模样,可以说是举步维艰,那姓刘的父子又都是不争气的窝囊废,根本护不了咱们蔡家……”

  说到这里,蔡玉眸中已泛起盈盈泪光,而蔡姝也沉默了下来,显然也开始冷静的思考。

  哽咽了几声,蔡玉又是叹道:“而眼下颜将军威震荆襄,只怕早晚要全据荆州,到时咱们蔡家要想在荆州生存下去,除了靠他的庇护,还能靠谁,为了蔡家的生存,你我难道不该忍辱负重吗?”

  蔡家,蔡家,一切都是为了蔡家。

  这一席话后,蔡姝神色中的那些不情不愿已烟销云散,她心理的那层防线,显然已被自家姑姑的由衷之词所击破。

  贝齿紧咬着朱唇,沉吟犹豫了半晌,蔡姝终是长叹了一声,苦笑道:“姑姑肯为蔡家做如此大的牺牲,姝儿身为蔡家女儿,若还不能忍些屈辱,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列祖列宗。”

  此一言,当是已被说服。

  蔡玉大喜,忙是拭去眼角的泪迹,笑道:“难得姝儿你深明大义,姑姑真是高兴。”

  顿了顿,蔡玉又道:“其实也不必说得那般可怜,咱们女人家,总归是要依靠男人的,那颜将军不光拳头厉害,那般事也可是威武雄健,姝儿你也是经历过的,应该深有体会,总比那刘家无能的两父子要强上许多吧。你我也别想那许多,就当放开心怀,尽享那恩露便是。”

  蔡玉见得自家侄女放开了矜持,言语便跟着“肆无忌惮”了几分,内中那方面的暗示更是频频。

  “姑姑~~”

  蔡姝给她说得不好意思,羞笑着抱怨了一声。

  嘴上虽然抱怨,蔡姝却不禁回想起了那一次的巫山云雨,那般滋味,铭刻于她的心头,无论何时想起都是惊心动魄。

  不觉中,她的神情便有些恍惚失神,微微抿起的小嘴,竟流露出几分浅笑。

  蔡玉看得她这般神情,便挽着她的手,笑眯眯道:“看来姑姑说得果然不错,姝儿,你脑子里是不是在想着那些事呢。”

  蔡姝一时惊醒,脸畔又起羞意,却是低头不语,只含羞的笑着。

  这般模样,哪里还有什么羞耻顾忌,宛如初经人事的新娘子,正紧张又渴望着那洞房之春。

  蔡玉暗松了口气,遂拉着她道:“行了,姑姑也不逗你了,咱们快去吧,别让颜将军等久了生怒。”

  蔡姝点头“嗯”了一声,但脚步却没挪步。

  蔡玉知她还有些不好意思,便拉着她重新内室,蔡姝则低眉含笑,扭扭捏捏的摇着小蛮腰,随着自家姑姑移了进去。

  当颜良看到蔡姝那含羞的表情时,他便知道,蔡玉已经说服了她这侄女,便想这蔡玉当真是天生的狐媚。

  “怎么,你们姑侄二人的悄悄话,终于说完了么。”

  颜良头枕着双臂,冷笑着问道,说话间,他那刀锋似的目光,还不停的在眼前两个美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妾身哪里是说什么悄悄话,咱们方才只是商量着,该当如何服侍好将军。”

  蔡玉见颜良话中有几分不耐烦,便忙是笑盈盈的编谎解释道。

  她还怕颜良不信,忙又拉了拉自己侄女,“姝儿,你说是不是啊。”

  蔡姝素手揉着衣襟,低着头又“嗯”了一声。

  颜良洞察人心,岂又不知她们方才在做什么,却也假作不知,便只手拍了拍那柔软的锦床,“既然都商量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两位夫人还在等什么。”

  蔡玉暗松一口气,忙是摆动着丰臀蛮腰,媚笑如丝的匍匐上前,如蛇一般缠上颜良的身体,软软的缩入了他的怀中。

  而蔡姝则还扭捏在原地,迟迟不肯移步。

  蔡玉见状,便向她连使眼色,臂手轻轻一招,“姝儿,方才你不是说要好好服侍颜将军的么,还不快过来。”

  事已至此,别无选择。

  蔡姝心中暗叹了一声,只得迈着小碎步,扭扭捏捏,带着一身的羞意步入了帐帘之中。

  蔡玉伸手将她拉着躺了下来,她便也红着脸,学着自己姑姑的样子,楚楚可人的投入了颜良的怀中。

  颜良怀拥着这两美妇,心中自是豪气勃发。

  天下英雄杀得你死我活,为得不就是江山美人,打拼江山却不尽坐享美人,这辛苦打下的江山却又有何意义。

  似自己这般,左拥右抱,那真是真正的英雄所为。

  得意之下,颜良不禁是欲念如焚。

  他便腾的坐了起来,一挥手将那珠帘掀下,接着便如那雄风勃发的狮子一般,精神抖擞的扑向了锦床上的那两个可人的猎物。

  烛火摇曳,红帐熏暖,英雄征伐,美人承欢。

  这暖意融融的内室中,不知不觉已是春光霖霖,男女的喘息与娇吟之声杂糅在一起,交织成了一曲靡靡的乐章。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