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谢罪的来了

第二百二十九章 谢罪的来了

  一晌贪欢。

  次日一觉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

  颜良睁开眼来,却看到蔡玉和蔡姝正躺在左右,各自枕着自己的半边胸膛熟睡着。

  二人的脸蛋皆是荣光焕发,红润无比,显然是昨夜承恩雨恩,让这两片久旱之田得到了滋润。

  回想着昨夜的快活,颜良亦是身心舒畅,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他这般一动身子,那熟睡的二妇顿时便醒了,睁开朦朦胧胧的眼睛,视线渐渐清晰时,却正好看到了彼此。

  一夜承欢,多也借了几分酒力,如今醒来时,她们的头脑便理智了许多。

  当她们看到彼此一衣不遮,披头散发的样子时,二人顿时便觉尴尬,忙是将头扭开不敢相视,却是各扯着半边被角,手忙脚乱的穿戴起衣裳来。

  颜良却也不急着起身,只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这难为情的两姑侄。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却是周仓在外询问他有没有起来。

  若无急事,周仓又岂敢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颜良便大声道:“可有什么急事不成?”

  “启禀主公,方才军府中派人来报,说是袁谭的使者荀谌到了,正急着想要求见主公。”门外周仓道。

  荀谌?

  就在不久之前,自己才刚把袁谭打得屁股尿流,这才几天的功夫,袁谭竟主动的派了使者前来,这倒是让他颇有些意外。

  颜良敏锐的意识到,荀谌此来,目的必然不简单。

  “告诉他们,本将马上就回去,另外,叫子远和元直他们也一并去军府等着。”

  颜良交待下去后,便腾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此时那蔡家姑侄已穿戴整齐,有了衣裳遮体,那尴尬之情便稍稍缓和。

  而颜良这般赤条条着身子往前一站,那二妇看在眼里,顿时便又畔生霞色,尴尬之情又生。

  颜良却也不理她们,只大咧咧道:“本将有军务要办,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那二妇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忙是红着脸上前服侍颜良穿衣盥洗。

  一个是堂堂荆州牧刘表的妻子,一个是刘表的儿媳妇,如今却奴颜婢膝的伺候着自己这个一直被刘表瞧不起的,出身卑微的匹夫,那般快感自是难以言瑜。

  诸般服侍已罢,颜良方才推门大步而出,那二妇也跟着送了出去。

  门外侍卫的周仓,见得自家主公出来,忙是拱手参见,粗犷的脸庞上不禁带着几分异样的笑意,显然昨晚他在门外,也没少听那云雨之声。

  蔡玉和蔡姝一见得外人,各自的脸上顿露几分窘羞之意。

  “你们就休息吧,本将改日再来看你们。”

  二妇见状,忙是盈盈一礼,恭敬道:“妾身恭送将军。”

  颜良临走之前,顺势在她二人的翘臀上狠狠拍了一把,然后才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姑侄二妇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两张容光焕发的俏丽容颜良,更添了几分春情羞媚之色,她二人却只能佯作淡然,目送着颜良离去。

  ……还往军府时,许攸和徐庶已先一步到,颜良落坐上首后,便叫召那荀谌入内相见。

  须臾,这位袁家第一辩士,步履从容的进入了大堂。

  “荀谌拜见颜右将军。”荀谌趋步上前,拱手一礼。

  他这一声“颜右将军”,却是称呼的颇不寻常,就连颜良也感到了一丝意外。

  在袁家眼中,一向是将颜良视为袁家的叛将,前次荀谌来出使时,最多也称呼他一直“颜将军”。

  而今再次出使,荀谌嘴里却多了一个“右”,这一字之差,意义却完全不同。

  右将军乃是颜良从朝廷得的官职,而荀谌以此官职来称呼他,显然是代表着袁家承认了颜良汉官的地位,不再将他视为袁家的叛将。

  以袁家眼下的实力,纵然袁谭被颜良打得大败,也断然用不着这般退让。

  “除非……”

  颜良心中隐约已有所猜测,却也不动声色,只冷冷道:“荀友若,上次你来向本将求情,让本将放了袁谭那厮,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袁谭将不会再跟本将作对,眼下你怎么还有脸来求见本将。”

  颜良一点都不给荀谌留面子,当众打脸。

  荀谌没想到颜良又不按套路出牌,连句场面上的客套话没没有,一上来就让他颜面扫地,他顿时便面露尴尬。

  “这个……其实这都是误会,大公子他也是奉命发兵,身不由己啊,还望颜右将军能够见谅。”

  啪!

  颜良猛一拍案,怒道:“什么狗屁身不由己,你当本将很好糊弄吗。”

  颜良这么一怒,只把荀谌吓得一哆嗦,额头的冷汗是刷刷往外滚。

  左右周仓等亲军虎士,皆怒睁熊目,仿佛只消颜良一句话,就要扑上来将荀谌撕个粉碎一般。

  大堂中的气氛,顿时肃杀起来。

  这时,许攸却笑呵呵道:“主公息怒,荀友若此番远道而来,想必也是来谢罪,主公胸襟宽广,且不妨给他一个谢罪的机会。”

  许攸这一番话看似是在劝,实则是在拐着弯的给荀谌“挖坑”。

  那“谢罪”二字,荀谌若是一承认,就等于公然宣布袁谭,乃至袁家向颜良低头认错。

  荀谌也是聪明人,又岂会听不出许攸话中的套子。

  只是,他犹豫了一会,却一咬牙,拱手道:“大公子其实也对前番入侵之事深为悔恨,如今派荀某前来,诚如子远所言,正是向颜右将军谢罪,希望能与右将军尽释前嫌,从今往后和平相处。”

  荀谌竟然真是自称来“谢罪”,看他那副艰难的表情,似乎还着什么难言的苦衷,不得不如此。

  此时的颜良,不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怀疑。

  当下他的怒气稍减几分,却又冷哼一声,“袁谭侵我疆土,害得本将损伤了多少军民,本将凭什么只听你一句‘谢罪’就饶过他。”

  颜良可不是一句“谢罪”就能打发的,面子有了,他还要货真价实的里子。

  荀谌知道颜良这是在跟他要价,他似乎对此也早有准备,便忙道:“只要颜右将军不计前嫌,能与我家大公子重修旧好,大公子愿私下向右将军相赠一笔可观的钱粮,算是对前番所为的一点补偿。”

  “这袁谭又是来谢罪,又是送钱粮,他这是急切的想要跟我休战,嗯,看来我猜得多半不错……”

  颜良心中已有了底,便是一摆手,“钱粮本将不缺,袁大公子若想跟本将言和,就把叶县连城池和丁口一并送来,否则就一概免谈。”

  荀谌一听颜良狮子大开口,竟然张嘴就要叶县,顿时吃了一惊。

  叶县位于南阳郡东北角,处于南阳和颍川的交界处,地势颇为险要,本为拱卫宛城,乃至整个荆州的门户,但早年刘表无能,却为曹操所据,后来官渡之战后,又为袁家所占。

  颜良前两次大败袁谭,都曾想一鼓作气拿下叶县,不是因兵力不足,就是因后方受制,所以不得不暂时放弃。

  此前在夏口击败吴军之后,颜良本就打算休整一段时间,然后提兵北上,攻取叶县。

  却不想如今荀谌竟然会主动前来,巴巴的来“谢罪”,颜良自然要抓住机会,若能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叶县,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对于颜良的大开口,荀谌显然是没有准备,一时间惊在了那里,不知该如何以应。

  颜良见他似有犹豫,剑眉一凝,沉声道:“袁谭既是舍不得叶县,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回去告诉袁谭,不日本将就亲自提笔出去,到时就让他再尝尝的手段。”

  这肃杀的威胁一出,荀谌神色立变,眼眸中顿时掠过一丝惧意。

  颜良绝不是威胁,眼下的他绝对有这个实力去拿下叶县。

  荀谌眼珠子转了几转,忙是讪讪笑道:“右将军息怒,凡事好商量,这叶县嘛,倒也不是不能送,只不过荀某还得向大公子请示一番才是。”

  荀谌并没有一口拒绝,而是又一次做了让步。

  他这么一让步,颜良心中就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当下他便摆手道:“既是如此,那就请荀先生速回许都去向袁大公子请示吧,本将在此静候你的佳音。”

  颜良眼下掌握着主动权,他连留荀谌吃顿饭都没有,直接打发他走人。

  荀谌好生尴尬,却不敢有丝毫怨意,只带着一鼻子的灰,拱手告辞。

  荀谌一走,颜良便将目光转向了许攸,笑问道:“子远,荀谌如此低声下气,你怎么看?”

  许攸眯眼笑着,捋须道:“这还用说么,肯定是咱们的袁大公子碰上极大的难题了,逼得他不得不厚颜前来求和。”

  天下智谋之士,果然所见略见。

  “那以子远看,袁谭碰上了什么困难?”

  许攸咽了口唾沫,吐出了八个字:

  “袁绍旦昔将死!”

  听到这八个字,颜良不禁会心一笑,许攸所言,正与他猜测相符。

  若非袁绍旦昔将死,袁家大变将生,袁谭不得不将所有的精力,用来跟他的弟弟袁尚争位,袁谭又怎会如此低声下气的跟自己来求和。

  许攸这一番话,还有颜良的笑,很快让左右徐庶等都恍然大悟。

  徐庶便道:“袁绍一死,中原必将大变,看来我们得速速扫平江陵,以除了后患,方才能抽身出来,从这场大变中分一杯羹,免得被别家诸侯抢得了先机才是。”

  听得徐庶一语,颜良的心头不禁一震。

  他瞬间想到了曹操,眼下的曹操雄踞关中,兵精粮草,可是养精蓄锐已久,到时袁家一乱,岂不正是他挥师东进的绝佳时机。

  如此看来,袁绍之死,最大的受益人岂不成了曹操。

  这自是颜良所不愿见到的,他很快意识到,必须得给曹操添点麻烦,延缓他瓜分中原的脚步。

  沉眉半晌,颜良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冷笑。

  “嗯,看来是时候去看望看望那位马姑娘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