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三十章 异域风情的混血美人

第二百三十章 异域风情的混血美人

  当天的会议上,颜良和他的谋士们便定下了下一步的用兵方略,把取江陵提上了日程。

  会议结束后,颜良直奔城南大牢,前去看望那位被关在此很久的马家女将,马云禄。

  曹操雄心勃勃,经营关中已久,一定会趁着袁家内乱为契机,出兵东征来收复他的失地,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倘若曹操重新掌握了中原,那么颜良这颗插进中原腹地的钉子,势必就会成为曹操重点清算的对象。

  很显然,曹操将是比袁谭整整高出一个数量级的强大对手,这对于颜良来说,这并非是什么好事。

  所以,颜良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给曹操制造麻烦,阻止他出兵东进,即使阻止不了,至少也可以稍稍拖延。

  而眼下颜良要集中兵力对付江陵的刘琦,自然分不出兵马去牵制曹操,而环顾天下,能够让曹操有所忌惮的,除了自己之外,就是凉州马韩那班诸侯。

  颜良的意图就是派一位能言之士,前往西凉说服马韩等诸侯,不要再自相残杀,应当携起手来共同对付曹操这个大敌。

  前番时,他曾派伊籍出使过韩遂,韩遂这个人颇有些见识,想要说服他自然不难,那剩下的就在于如何说服马家。

  颜良便想通过马云禄这条线,向她的父亲马腾晓以利害,说服他放弃跟韩遂对抗,转而携起手来,与他颜良共同对付曹操。

  神思之际,颜良已来至了大牢。

  马云禄非是一般的犯人,当初击败马超之后,颜良就曾考虑到有朝一日,会利用到马家来对付曹操,故而虽明为将马云禄关押,但实际上只是变相的软禁。

  关押马云禄的监牢,也是专门改建,四面虽围以铁壁,但内中的陈设却与普通的居室无疑。

  穿过层层的守卫,颜良来到了牢门前,摆手示意女牢头将牢门打开。

  “主公,那女犯现在恐怕……恐怕不太方便主公。”女牢头有些犹豫。

  颜良面色一沉,“本将有要事见她,岂管她方便不方便,还不快打开牢门。”

  这般一威,女牢头吓得哆嗦,再不敢多嘴,忙不迭的把牢门打开。

  颜良便将周仓等亲军留在外面,独自一人大步走了进去。

  四下一扫,外堂之中,并不见马云禄的身影,颜良便径直步入了内室。

  方一掀开纱帘,一股水气便扑面而来,隐隐约约更是听着潺潺的水声,那水声之中,似还夹杂着悠扬的哼唱。

  颜良怀着好奇转过了那道屏风,当他看着眼前的情景时,不禁心头一荡。

  怪不得那女牢头说马云禄不方便见人,原来这位马家的大小姐,此刻正在沐浴。

  此时的马云禄正坐在诺大的澡盆中,背向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凌乱的垂下,藕似的臂儿时时从水中扬起,惬意的擦洗着自己的身子。

  那极富骨感的香肩,那光滑的玉背,还有那娇嫩的粉颈,皆是裸在了水气之中。

  或许是因为有半分羌人血统的原因,马云禄的头发略有些泛黄打卷,她的皮肤也远胜汉人女子那般白皙,浑身上下弥漫着一种异域风情。

  她就那般懒懒的靠着木盆,哼着不知名的胡风歌谣,悠然而自在,与先前的那般巾帼之姿简直判若两人。

  美景在前,颜良便也不急着出声,只斜靠在门口,双手环抱胸着,嘴角流露着笑意,饶有兴致的欣赏着眼前美人沐浴之图。

  正自惬意中的马云禄,全然没有觉察有旁人在,只自顾自的清洗着身体。

  半晌后,她似乎沐浴完毕,却是一点征兆都没有,哗啦啦的便从水中站了起来。

  这般一来,马云禄那窈窕却不失丰满的身段,便是丝微无漏的尽数撞进了颜良的眼眸中。

  这突如其来的春光,只把颜良看到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又是一荡。

  马云禄依然不自,只拿了一块干净的巾帕来擦拭身上的水珠,俯仰之间,那诸般的隐微,更是若隐若现。

  或许是自幼生长在马背上,坐久了马鞍的缘故,使得她的翘臀远比寻常女子要丰满许多,纵使阅尽春色的颜良,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他所见过的,最勾人的玉臀。

  正自感慨间,马云禄无意识的转过了身,抬头之际,猛然间瞧见一个男人正站在远处,那般肆意的盯着自己。

  “啊~~”

  马云禄惊叫了一声,急是将架子上的衣裳夺过,将自己的要害处遮住,身子更是蜷缩在一团,仿佛受惊的小鹿一般。

  纵使她武艺高强,生平杀人无数,但到底也是个女儿家,如今突然间被一个男人看了自己的身体,却也如寻常女子一样,万般的惊慌失措。

  惊慌过后,她才仔细去看那男人是谁,当她认出是颜良时,惊羞的俏脸上,更平添了几分愤怒。

  “颜良,你——”

  马云禄想要出口怒斥,颜良却只冷笑一声,“没想到你的身材还这般标致,本将有事要跟你谈,赶快穿好衣服出来。”

  说罢,颜良转身而去。

  马云禄骂语到了嘴边,目标却已扬长而去,只得恨恨的咽了下去。

  她这时才想到,颜良想必刚才已经在那里看了很久,这般的话,自己的整个身子,岂非都已经给这个恶徒看了去?

  马云禄越想越羞,越想越气,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手忙脚乱的将衣裳穿戴起来。

  匆匆忙忙的收拾完衣裳,马云禄带着一脸的怒意,大步出得外堂。

  出得外堂时,却见颜良正负手而立,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壁上所悬挂的字画,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无耻之徒——”

  马云禄气不打一处来,怒喝一声,纵步上前,拳头呼的便挥了过来。

  只是,她马上枪法了得,步战时连周仓都打不过,又何况于颜良。

  耳听拳风袭至,颜良猛然回头,虎掌将她的拳头一抓,臂上一用力,也未看清他的动作时,马云禄被他双臂反勒在了怀中。

  马云禄又惊又气,拼力挣扎了半天,却始终挣不脱颜良的束缚,只得怒叫着:“放开我——”

  此时她沐完浴,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热气,混杂着那份幽幽体香,嗅之甚是怡人。

  颜良便俯身凑近她耳边,冷笑道:“你是本将的俘虏,本将想怎么样都行,我劝你还是顺从一些,否则,别怪本将不客气。”

  说罢,颜良手一松,将马云禄推离了出去。

  挣脱束缚的马云禄,赶紧后退三步,双拳护于身前,万般警觉的样子,俏脸已红了大半,虽依然有羞愤之意,却畏于颜良方才的威胁,不敢再妄动。

  颜良却大咧咧的坐于上座,淡淡道:“本将此来是有事跟你谈,方才只是误撞到而已,本将就算要纳你为妾,那也是天经地义,之所以善待你至今,只是对你存有几分礼敬而已已,你以为本将真会无聊到去偷看你洗澡么。”

  颜良一番话直白露骨,直把马云禄听得是尴尬不已,俏脸是红一阵白一阵。

  不过她转念一想,颜良的话倒也不无道理,此人若真想对自己怎么样,早就已经动手,又何至于等到今日。

  而马云禄到底有几分羌人胡性,虽然身体被颜良看了,也没当作是天大之事,如今情绪冷静下来时,脸上的羞愤之色便渐渐收敛。

  她遂收了拳头,冷冷道:“你囚了我这么久,到底想怎样,要杀就早点杀,我马云禄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说话之时,马云禄依旧跟颜良保持着几步的距离,一副忌惮之状。

  颜良也不以为怪,却问道:“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难道就不想知道你马家的消息吗?”

  马云禄心头一震,急道:“我爹爹他怎么了?”

  “放心,你马家一族都还活着,只不过他们的日子却没那么好过。”

  颜良也不隐瞒,遂将马腾如何为曹操设计,跟韩遂自相残杀,最后又如何被曹操背后捅刀,逃奔西凉之事,如实的道与了马云禄。

  当马云禄听闻曹操竟然攻打马家时,不禁大惊,“明明是曹操借朝廷名义,命我马家率西凉军攻打南阳,他如何又会反过来打我马家。”

  颜良一番冷笑,笑声中充满了讽刺。

  “曹操这一招,只不过是想利用你马家,除掉我这个对头罢了,你马家被利用完,对他也就没了用处,他自然要将你们剪除,不然他怎能坐稳关中。”

  颜良一席话,道破了曹操的计谋。

  马云禄也不笨,听得他这一番话,猛然间恍然大悟,那惊异的脸上,转眼就涌上了无限的怒色。

  “这个曹贼,没想到竟如此奸险,当真是可恶——”马云禄恨得咬牙切齿。

  仇恨值顺利转移,颜良顺势便道:“如今真相已大白,马小姐你现在应该知道,你马家跟我颜良可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人,我们难道不应该站在一起,一起对付曹操这个共同的敌人吗?”

  马云禄问道:“你想怎么做?”

  颜良便道:“本将打算派人前往西凉,说服韩遂和令尊马腾,停止互相残杀,我们三家联合起来,共同对付曹操。本将今日前来,就是想请马小姐修书一封,向令尊阐明我的善意,好为我们三家联盟,从中出一把力。”

  马云禄低眉不语,陷入了沉思。

  “你们西凉人再自相残杀下去,最终只会为曹操逐一所灭,这联合之事对你们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本将其实倒无所谓了,反正曹操一时片刻也不敢来惹我,本将大可以坐观你们西凉军的覆没。”

  颜良也不急,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马云禄的心头却是一震,沉吟半晌,猛然抬起头来,咬着牙道:“好吧,我答应你。”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