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无事送女儿

第二百三十三章 无事送女儿

  天水郡,冀城。

  风沙卷积着枯草,天灰蒙蒙的,初春的西北,依旧冻得让人瑟瑟发抖。

  城中的旷野上,横七坚八的躺着数不清的尸体,野狗们享受着这难得的美餐,妇人们则哭哭啼啼的在尸堆中寻找着自家丈夫冰冷的尸体。

  女人的哭声和野狗兴奋的叫声,混杂在一起,回荡在这烽烟未散的战场上。

  几名形容枯瘦的老者,抬着自家战死的儿子,步履蹒跚的行走在回往冀城的路上。

  威风凌凌的马超,纵马奔驰在最前方,眼见有平民拦路,便扬鞭大喝道:“不长眼的贱民,滚开。”

  老人耳聋眼花,只顾老泪纵横的往前走,却浑然不觉身后一队骑兵正绝尘而来。

  马超面露怒色,却也不勒马,反而猛抽了一鞭,继续向前奔去。

  战马飞奔而过,直将那几名老者撞飞出去,重重的摔落于地,马超却连眼都不眨一下,纵马直入冀城。

  策马急奔,一路直抵郡府。

  大堂中,马腾高踞上坐,堂弟马岱和其余诸弟兄皆分列两旁。

  马腾手拿着一封书信翻来覆去的看着,眼眸中闪烁着与平常不同的神色,似乎在权衡着什么。

  马超大步上前,拱手道:“不知父帅急召儿回来,可有何急事?”

  “你妹妹来信了,你看看吧。”马腾扬了扬手中的书信。

  妹妹?

  马超愣怔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仿佛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亲生的胞妹。

  省悟过来时,他不禁面露奇色,忙是将那书信接过一看。

  那果然是妹妹马云禄的亲笔信,信中除了向他们报平安之外,还为颜良说了不少好话,劝说他的父亲不要再跟韩遂血拼,应当摒弃旧怨,和颜良联起手来,共同对付曹操。

  看完这封信,马超剑眉微微凝起,“父帅是如何得到妹妹的这封信的?”

  马腾捋须说道:“是那颜良派了一个叫伊籍的信使,专程将这封信送来,还游说了一番,想要劝说为父停止与韩遂为仇,三家联手共同对付曹操。”

  “那父帅又是怎么看此事?”马超问道。

  马腾叹了一声,“那伊籍说的也有些道理,现在仔细想想,咱们前番去攻打颜良,的确是中了曹操的借刀杀人之计。若不是如此,咱们马家的实力也不会削弱至此,那韩遂也不会趁势力来攻,到最后咱们马韩两军,也不会至于先后被曹操逼得退往陇右啊。”

  马腾终于明白了过来,言语之中,流露着对曹操的愤恨。

  听得父亲的话,马超也冷静了下来,渐渐的理清了思绪,他开始意识到,或许正如父亲所说,这从头到尾都是曹操阴谋。

  沉吟半晌,马超道:“儿听父亲的意思,多半是想答应颜良的提议,儿以为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怕韩遂那老匹夫不肯答应。”

  “这倒不用担心,那伊籍乃是从韩遂那里来,韩遂已经说了,只要我们愿意,他自肯尽释前嫌,跟咱们马家重归于好。”

  马超陷入了沉思。

  他很清楚,他们马家跟韩遂实力不分上下,彼此就算再打上十年,只怕也难分不出个胜负。

  而这陇右和西凉乃偏僻之地,越打丁口越少,越打越穷,日子过得又远不如关中那般舒服,再这般下去,显然非长久之计。

  其实马超早就想过跟韩遂言和,他所需的只是一个合适的借口,如今颜良的提议,便正好给了他们双方体面的台阶。

  权衡半晌,马超欣然道:“父帅言之有理,儿赞成父帅的决定。”

  马超这般一开口,其余如马岱等马家诸子弟,皆是附合。

  马腾见得众子都赞成自己的决定,心情甚是高兴,当即便下令晚上摆宴,好好的款待颜良的使者伊籍。

  这时,马岱忙道:“叔父,如今那颜良既然提出联合,那咱们也该趁势把小妹接回来,免得她再受苦。”

  “子岳言之有理,云禄被俘虏了这么久,也真是让她受苦了。”

  马腾微微点头,准备答应。

  马超却道:“小妹既已落入颜良之手,儿以为,与其将她接回来,倒不如顺水推舟,把她嫁给那颜良,就当咱们埋在颜良身边的一根眼线。将来咱们击败曹操后,咱们早晚要向那颜良复仇,到时便正好可利用小妹为内应。”

  听得此言,马岱神色立变,急道:“小妹是为马家而战才落入敌手,如今她受了那多苦,咱们若不将她接回,反而还要让她去服侍颜良这个仇人,如此做法,岂非令小妹寒心。”

  马超却冷哼了一眼,脸上流露着漠然。

  “小妹既是马家人,为马家的利益做些牺牲又有何不可,况且她落入颜良手里这么久,以那厮的卑鄙手段,恐怕早就将小妹占为己有,既是这般,我们把小妹留在那里,反而不正是对小妹好吗。”

  “大兄,你——”

  马超的冷漠让马岱甚觉气愤,恼火之下,却又不知如何反驳。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马腾叹道:“孟起说得对,咱们与颜良的联合只是权宜之计,他杀了咱们那么多将士,这个仇早晚是要报的,把云禄留在颜良那里,也不失为一招伏子。”

  马腾这般一说,便是赞成了马超的意思。

  马岱虽然持强烈的反对态度,但自家叔父都发话了,他还能怎样。

  无奈之下,马岱只好闭口不言,暗自叹惜。

  ######襄阳,军府。

  连日以来,各自好消息在不断的传回,愈加振奋着颜家军团的士气。

  许攸安插在邺城的细作传来情报,言是魏王袁绍已有月余没有视事,军政大事皆委以审配、逢纪等主持,而邺城的各处守军将领,也在频繁的调动,诸处要害的将官,皆已换成了河北派的人马。

  魏王宫中也流传出消息,说是袁绍突然中风,整个人已陷入了昏迷状态。

  这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流传于邺城的大街小巷,一时间搅得一城军民议论纷纷,人心惶惶不安。

  种种迹象表明,袁绍大限将至,审配等人正抓紧夺权,为扶袁尚继位做着准备。

  这般情报连许攸都能打听到,更何况是袁谭,由此,颜良更加确定了推测,便开始大规模抽调新野和樊城的兵马南下。

  这日,颜良正在军府中与众谋士商议如何对江陵用兵,门外亲军来报,言是伊籍已从关中归来。

  颜良精神一振,摆手道:“机伯回来了,速请他进来。”

  不多时,风尘仆仆的伊籍步入堂中,疲惫的脸上面带着微笑,拱手拜见。

  “机会辛苦了,快快免礼。”

  颜良从伊籍的脸上看到了好消息的迹象,大笑着步入阶来,未待伊籍拜下便将他扶起。

  “机伯,此番关中之行,不知结果如何?”颜良拍着他的肩膀道。

  伊籍欣然道:“籍幸不辱命,韩遂和马超二人已答应联合之事。”

  听得此言,颜良精神又是一振,左右众人闻之,也无不面露喜色。

  “很好,曹操给本将使了不少绊子,这回也轮到本将让他难受一回,机伯,此番你可是立了大功一件啊。”

  颜良哈哈笑着,当下就想给伊籍行赏这时,伊籍表情一转,微微笑道:“主公也不必急着行赏,关于联合之事,马腾方面虽然答应了,却还提了一个额外的条件。”

  “什么条件?”

  “咳咳,是这样,那马腾想把他的千金许配给主公,只有主公答应了这桩婚事,他才同意联合。”

  此言一出,堂中的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却全部暗笑了起来。

  许攸上得前来,笑眯眯道:“前番是曹操送女儿,如今又是马腾送女儿,看来主公当真是艳福不浅,我等恭喜主公再添一位夫人。”

  许攸这般一打趣,其余也皆是跟着拱手贺喜,大堂中的气氛,一时喜庆起来。

  颜良却颇有些意外。

  要知道,现在他囚禁马云禄,与前番他囚禁曹节的处境,那可是大不相当的。

  前番的时候,曹操退入关中,处境不利,那时有求于他,所以才想以结亲来拉拢。

  而今时,颜良却是想利用马腾来牵制曹操,说白了,也可以说是他有求于马腾,这求于被求的地位一转换,马腾完全有资格要回他的女儿,但令颜良感到意外的是,马腾非但没这么做,反而要把马云禄许配给自己。

  “无事献女儿,非奸即盗啊……”

  颜良心中在冷笑。

  此刻,他不禁又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回想起那美人出浴的美景,回想着那极富异域风情的动人身姿。

  再想起临别时,马云禄所说的那些另有含义的话,颜良隐约能够感觉得到,这个混血的马家女将,其实对自己已是芳心暗许。

  既然你马腾名正言顺的把女儿送上门来,老子若然不收下,还怎配算做是个男人。

  纵然你另有企图,我颜良又会岂会惧你。

  念及于此,颜良心中顿时通畅,遂是哈哈一笑,欣然道:“既然那位马将军如此热诚,想招本将为婿,本将又焉能拂了他的美意,咱们这襄阳城也好久没热闹一下了,诸位就准备准备,好好的喝一回本将的喜酒吧。”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