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新时代到来

第二百三十五章 新时代到来

  衣裳不断的被撕破开来,转眼间只余下条条布布,少女如雪的肌肤,傲人的酥峰,藕似的臂儿,还有那光滑似玉的修长双腿,诸般曼妙的曲线,无不呈现在空气中。

  马云禄眼眸紧闭,贝齿紧咬着朱唇,欠着身子,轻声哼吟着,任由颜良亲吻抚慰。

  随着那粗鲁的亲热如火熊燃,高耸的秀鼻中发出的喘息之声,也随之愈加的迷离粗重。

  此时,大门尚自敞开着,那些侍立于外的女狱卒们,瞅见这惊心魂魄的艳影,无不是看得心惊肉跳。

  “臭娘们儿,乱看什么,忍不住就回家找自己汉子去。”

  周仓把那些女人们骂了一句,很识趣的把门给拉上。

  女人们被周仓戳穿心思,均是羞得低下头来,却又忍不想竖起耳朵来,巴巴的想要听到点什么。

  屋中,那缠绵的二人已回归了原始,彼此的身体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少女眉头紧皱,牙齿将朱唇咬出了深深的印迹,鼻息粗重,那听似痛苦的哼吟之中,却不时夹杂着几声畅快。

  颜良威武如狮,抖擞着精神,卖力征伐着这片处子之地,将这片原始的土地标上自己的记号,宣示着从今往后,这个女人只属于自己。

  春光泛滥,满室靡靡。

  几度巫山不尽,终是云收雨歇,那二人已是热汗淋漓,紧紧的粘在了一起,浑若合而为一。

  不知过了多久,马云禄才从那无穷的回味中苏醒过来,见得二人赤条条的样子,不免有些羞怯,便拉扯了些散落于地的衣衫,将彼此遮掩了些。

  “将军,我的身子,你最喜欢哪里?”马云禄伏在他的胸膛上,娇声问道。

  女人家思维跟男人就是不一样,但凡云雨之后,总会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颜良嘴角泛起一丝坏笑,“我最喜欢之处,当然是你那马鞍上坐出来那对大屁股,你忘了么,我们初见之时,我就告诉过你的。”

  马云禄回想起过往之事,想起他二人初次见面时,还是在宛城之战。

  那时自己奉命去劫颜良粮草,却不想反中了颜良埋伏,二人交手之时,颜良竟是“下流”的用刀背拍了自己的臀。

  想起这些往事,再听得颜良这戏虐之词,马云禄不禁羞得面红耳赤,娇嗔道:“原来你这等坏,早就对我不怀好意,我早该知道你不是好人……”

  “我当然不是好人了,我是天下最坏的男人,哈哈——”

  “将军~~”

  方泄不久的春光,不知不觉中,再度泛滥起来。

  ……几天之后,颜良迎娶了马云禄,以作为他的第二房妾室,第三位夫人。

  近年来战乱不断,难得遇上一桩喜事,颜良的这桩婚事,也给这座长时间被战争阴影笼罩的城市,带来了难得的喜庆。

  颜良麾下的文臣武将们,对于他们的主公纳妾,自然也是支持态度。

  众人支持的原因,除了讨得一杯喜酒吃之外,自然还有着其他的重要原因。

  如今颜良地盘越打越大,成一方诸侯已是板上钉钉之事,对于一方之主来说,有无继承人可以说是稳定人心的关键之一。

  倘若颜良一直无后,那就意识着他辛苦打来的基业,将要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这也就意味着,那些追随他打江山的谋臣武将们,他们从中得到的利益,也有可能朝不保夕,无法安然的留给子孙后代。

  所以,大家伙当然希望自家主公能早点后继有人,这样他们也可安心。

  想要确保有后,而且是男丁,光靠一妻一妾自然是不够的,只有多纳妾才能提高生下男丁的机率,这不仅仅是天下诸侯,哪怕是大户人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颜良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当年刘备屡战屡败,一片地盘也守不住,或许跟他一直无后,臣下人心不稳,不愿为他效全力也有关系。

  后来逃到荆州,自有了阿斗之后,刘备的事业才渐有起色,直至三分天下有其一,不能不说,这跟刘备成功的生下了一个儿子,后继有人,臣下们愿意为他出死力效忠也有重要的关系。

  一连三天,颜良大宴群僚,三军将士卒也皆有赏识,麾下五万将士无不对颜良感恩戴德。

  当襄阳城沉浸一片喜悦之中,当颜良享受着他新纳的美人时,千里之外的某个人,却正经历着痛苦。

  ######邺城,王宫。

  昏暗的寝宫中,烛火摇曳,珠帘的影子在墙壁上晃动不休。

  夜风从窗缝钻入宫中,发出“呜呜”的声响,极是诡异。

  锦床上,那形容枯萎的老者,如一棵残缺的朽木一般,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浑身上下散发着死气沉沉的味道。

  左右宫人看着那可怜的老头,不禁也暗自吧息。

  大魏之王,八州之主,天下最强的霸主,如今却病殃殃的躺在这里,哪里还有半点霸主的气势。

  忽然之间,那死沉沉的身躯微微颤动了起来,仿佛一股无形的力量注入了他的体内,让这具半死的身躯,重新恢复了知觉。

  宫人们吃了一惊,急是围了上去,她们惊喜的发现,她们的魏王竟然睁开了眼睛,干瘪的嘴唇蠕动着,似乎还想说什么。

  “大王醒啦,大王醒来。”

  不知是谁先叫嚷了一声,整个寝宫顿时炸开了锅。

  宫女们奔走相告,将魏王苏醒的消息禀报出去,不多时间,王妃刘氏,尚书令审配,三公子袁尚等重要人物,尽皆星夜赶来。

  “大王,大王~~”刘氏扑在袁绍旁边,哭哭啼啼的叫个不休。

  袁绍却对刘氏视而不见,微微抬起头来,指向了旁边侍立的审配。

  审配会意,忙是俯身近前,拱手道:“臣在此,大王有何吩咐?”

  “孤……孤有遗诏……”袁绍有气无力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审配听了半晌才听明白,神色顿时肃然起来,他知道,这是袁绍在临死之前回光返照,要立遗诏设嗣君。

  袁家的未来,已是到了关键的时刻。

  审配下子感到了肩上的重担,急是叫宫女们拿来笔墨,并向哭泣的刘氏道:“王妃,大王有诏命要立,请王妃且平伏下情绪。”

  此眼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尽管他们对这个时刻早有准备,但当真正来临时,每个人的心情还是紧绷了起来。

  一脸凝重的袁尚赶紧上前,将自己的生母刘氏扶在了一边。

  袁绍的第一任妻子乃是颍川名士李膺之女,所生袁谭、袁熙二子,而第一任妻子李氏病亡之后,出身大族刘氏,才由妾氏升格为了正妻,而袁尚正是刘氏所生。

  审配等河北士人拥护刘氏所生的袁尚,荀谌等汝颍士人拥护李氏所生的袁谭,正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审配捉笔近前,小心翼翼道:“大王有何诏命,尽请告知微臣。”

  袁绍枯黄的脸抽搐着,那般艰难之色,仿佛拼死聚集着生命最后的力量。

  “诸……诸子……杀颜……颜良者……继……继承……王位……”

  诸子杀颜良者继承王位!

  当袁绍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时,审配本是镇定的表情,骤然间大惊。

  袁绍的这道遗命,完全出乎审配意料之外。

  审配原还在不安的揣测,也许袁绍在最后时刻,依然会立大公子袁谭继承王位,但他却万没想到,袁绍哪个儿子也没立,竟是搞出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遗诏。

  审配旋即省悟,袁绍这是一直难忘颜良之仇。

  当年打下许都时,袁绍正是意气风发,却不想惊闻袁谭被颜良所擒的消息,惊怒之下气血攻心,方才种下了病根。

  这般仇恨,袁绍临死也没念念不忘,故才会立下这等遗诏。

  袁绍欲要颜良这能理解,但是把杀颜良跟继承袁家的基来挂钩,这就让审配无法接受了。

  当下他也不敢动笔,急道:“大王,继承王位事关重大,似乎不该……”

  话未说完时,审配的嘴巴已缩成了一夸张的圆形。

  因为,床上的袁绍已经双目斗睁,一动不动的僵在了那里,胸口已不在起伏。

  审配大着胆子伸过手去,在袁绍的鼻下试了一试,惊异的表情反而渐渐收敛,最终变为了阴沉。

  他站了起来,长吐了一口气,默默道:“魏王去了。”

  寝宫中死寂了片刻,然后便嚎陶大哭便瞬间爆发出来,刘氏、袁尚、乃至所有宫女都匍匐在袁绍的尸体面前,大哭起来。

  哭了半晌之后,刘氏方才缓过劲来,拭着眼泪道:“审大人,大王方才说了什么,只有你一人听到,大王他到底有何遗命?”

  审配沉默了一瞬,大声道:“大王遗诏,命三公子继承魏王之位。”

  此言一出,刘氏按着胸口,长松了一口气。

  伏在袁绍身边痛苦的袁尚,嘴角也悄然的动了一动,接着,他便是哭得更声厮力竭。

  ######十天之后,襄阳,军府。

  颜良手中拿着,乃是从邺城发回的紧张情报。

  袁绍已死,三子袁尚奉其遗诏继承魏王,尊其母为王太后,封其兄袁谭为大将军,诏告天下,大封百官。

  当堂中的这些当世豪杰,听过了这来自于河北的情报后,所有的人脸上都涌现出了复杂的表情。

  有人兴奋,有人茫然,也有人依旧冷静。

  心情各自不同,但他们却都知道,袁绍已死,天下很快就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谁能取袁绍而代之,谁便将是结束这乱世的真命之主。

  神思良久,颜良嘴角掠起一丝冷笑,“袁绍已死,后顾之忧已无,该是发兵攻取江陵的时候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