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攻 心

第二百三十六章 攻 心

  袁尚继承了魏王之位,袁谭必然要忙着跟他的好弟弟争位,必无心南顾。

  至于关中方面,如今马腾和韩遂已然停战,二人重归于好,曹操又要防范西凉军,又要想着东进以获取袁绍死好的好处,自然更加没有心思顾及颜良。

  而东吴方面,孙权正忙着平定山越之叛,周瑜也已回吴中养病,柴桑的吴军被削减到不及一万,都督又是鲁肃这个和事佬,吴人对江夏造成的威胁,也已降到了最低。

  颜良现在所面临的外围环境,从未曾如此舒服过,此时若不趁机取江陵,还更待何时。

  当天颜良便和他的谋士们定下了南取江陵的计划,并开始迅速的集结兵马,调拨粮草,只等半个月后的春耕结束,立即发兵南下。

  至于攻取江陵的计划,也没那么复杂,自然是兵分两路,一路由襄阳南下,走当阳大道直取江陵。

  这另一路自然就是以水军,从夏口溯江西进,从水路上进军江陵。

  大方略定下之后,颜良却忽然发现,他还面临着一个不小的问题,那就是他缺一名得力的水军将领。

  要水陆并进攻取夏口,水军方面自然需甘宁来统领,至于夏口方面,有满宠留守,同样可保得城池不失。

  不过,柴桑方面到底还有一万吴人,出于稳妥考虑,颜良又必须留有部分水军防范。

  颜良不怕吴人趁机来攻夏口,他怕的是吴人阻住汉水,断了他南下的粮道。

  而满宠守城虽然有一套,但却不擅指挥水军,以他指挥留守水军,来保证水路运输的畅通,显然是不太合适的。

  这就意味着,颜良除了甘宁之外,还需一员精通水战的良战。

  可惜除了甘宁之外,颜良麾下偏偏再无一员水战好手。

  正当为这留守夏口的人选犯愁时,颜良眼眸一亮,猛然间想到了一个人。

  “奶奶的,这几天光顾着纳妾,却忘了我还有这么一件宝贝,来人啊,备马。”

  猛然省悟的颜良,出得军府,策马直奔城南军营而去。

  城南这处大营与别营不同,准确来说是一座俘虏营,关在这里的,什么西凉军、袁军、荆州军、吴军统统都有。

  这些尚未下定决心归顺颜良的俘虏,便被安置在此间,每天接受思想教育。

  为了劝降这些俘虏,在颜良的授意下,许攸特别从那些归顺的新军中,挑选出一些能说会道之士,然后按照籍贯,把那些同乡的俘虏分给他们,让他利用同乡的亲近感,对那些来自于各地的俘虏进行说服教育。

  颜良入得此营,直奔吴人俘虏的聚集区。

  步入那间干净的营房,视眼中,那员青年将领,竟然在无聊的用树枝逗着地上蚂蚁。

  俘虏颜良也见得多了,他的麾下的将领,不少都是俘虏出身。

  那些人当俘虏的时候,一个个不是愁眉苦脸,就是慷慨凛烈,而无聊到玩蚂蚁的俘虏,颜良还是头一遭碰上。

  同样的俘虏,此人果然有些不同常人。

  颜良嘴角微微一动,便大声道:“吕子明,蚂蚁很好玩吗?”

  吕蒙一愣,抬起头来才发现颜良已进了来。

  他站了起来,把树枝一扔,拱手苦笑道:“原来是颜将军,你把吕某关在这里,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若不自寻点乐子来,岂不闷也闷死。”

  吕蒙的话中,还有几分讽侃的味道,他的这份轻松泰然,倒是很有一派大将之风,颜良颇为欣赏。

  “想不闷也可以,本将现在就给你一个大乐子。”颜良说着坐了下来。

  吕蒙眼神微微一动,显然是从颜良的话中听出了玄音。

  他眼珠子一转,却淡淡道:“不知颜良想给吕蒙一个什么大乐子?”

  “很简单,归顺本将,助本将荡平江陵,怎样,这件事应该比逗蚂蚁要有趣多吧。”

  颜良也不拐弯抹角,干脆的道明了来意。

  “颜将军,你这可是想让吕某背叛吴侯啊。”吕蒙面露苦笑,没有当场拒绝,但也没有答应。

  吕蒙的这明朗的态度,让颜良确认,吕蒙眼下对孙氏的忠诚度并不高,经过这段时间的关押,他那仅存的忠诚已经在动摇。

  颜良也没逼他,却问道:“吕子明,本将问你,你在东吴诸将军,排在第几号?”

  吕蒙又是一怔,眼中掠过一丝茫然。

  “吴侯麾下良将如雨,吕某不过是一资历浅薄的新人,哪里能排得上号。”吕蒙默默道。

  颜良笑了笑,“那本将就换一个问法,你吕子明自己觉得你在东吴诸将中,应该排第几号。”

  听得此言,吕蒙本是沉寂的脸上,迅速掠过一丝异色。

  那是一种自信的神色。

  沉默了一会,吕蒙道:“若论武艺,蒙自愧不如,但若论用兵的实力,吕某可以大言不惭的说一句,放眼吴中诸将,除了周大都督之外,并无几人能在吕蒙之上。”

  吕蒙的言词语态,皆是张扬着自信,甚至还有几分自负。

  颜良心想自己果然没看错,吕蒙的确有些自负,而自负之人,往往又有着极大的抱负。

  吕蒙的这份抱负,便正是颜良下手之处。

  “好吧,那本将就给你算算。你吕子明自信才华过人,但在江东诸将中,却连号也排不上,如果你归顺本将,别的不说,本将马上可以让你成为本将水军的第二号人物。跟着谁才能出人头地,你好好想想吧。”

  颜良这已经是开出了价码,只要你归降,就让你当第二号水军大将。

  当然,以吕蒙的资质与能力,颜良相信假以时日,他必能超过甘宁,但眼下他寸功未立,颜良若就这么让他压过甘宁,岂非让甘宁这员屡立战功的大将寒心。

  听得那一个“二”字,吕蒙的心头猛的一震,眼眸中明显闪过一丝惊喜。

  他不得不承认,颜良的话句句说中了他的心声,而颜良开出的条件,又那么有诱惑力。

  “以他眼下的实力,攻灭刘琦,全据荆州是迟早之事,到时候想在荆州站稳脚,必然要下大力气扩建水军,而他麾下又没什么水战良将,我若归顺于他,岂不一跃成了元功之臣……”

  吕蒙思绪翻滚如潮,心下权衡着利弊。

  颜良观其神色,料知吕蒙心下已是颇为动摇。

  当下他便冷笑道:“天赐的机会就在眼前,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吕子明自己的,当然,似你这般的金子,本将若然得不到,也断不会让别人得到。”

  好话言尽,颜良最后加了一句威胁,意思很明显,你吕蒙若不归顺我颜良,便只有死路一条。

  吕蒙神色一震,分明感觉到了颜良身上散发出的肃杀之意,他也很清楚,眼前这枭雄绝对说到做到,自己若不答应归顺,翻脸杀人只在转眼之中。

  “恩威并施,这个颜子义,当真是攻心的高手……”

  吕蒙心中暗生慨叹,权衡了半晌,终是长叹了一声,拱手道:“承蒙将军不弃,如此看重吕蒙这个无名小卒,吕蒙若再不识抬举,岂非让天下人笑话,蒙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历史上,东吴的四大统帅之一,终于向颜良伏首称臣。

  颜良自是得意兴奋,不禁哈哈大笑,抚其肩道:“很好,本将就喜欢你这种识时务的聪明人,能得子明这般智勇双全的良将,本将何愁拿不下区区一个江陵。”

  得到颜良如此高的评价,吕蒙心中也是大为欣喜,隐然也有一种遇到伯乐的庆幸。

  欣喜之下,吕蒙忽然想起什么,便忙道:“主公方才说要取江陵,末将这些天来闲时无聊,私下也略作了些参研,对于攻取江陵有些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个吕蒙,竟然早就琢磨着如何取江陵,看来他早就心存归降之意,就等着今日向我献计呢……”

  颜良对吕蒙的心事一清二楚,面上却作大喜状,“原来子明早有良策,但说无妨。”

  吕蒙精神大作,情绪立刻高涨起来,当下便用树枝在地上圈圈画画,画出一幅简略的地形图来。

  “以末将估计,主公的兵马数总计当在五万左右,其中至少要留五千守南阳,夏口方面多半要留一万左右的兵马,这也就是说,主公能用于攻取江陵的兵力,当在三万五千人左右。”

  吕蒙所言,正与颜良和众谋士们定下的兵力布署相仿,这员智将果然是名不虚传。

  颜良心下暗赞时,吕蒙继续道:“而刘琦的江陵军,兵力总数当在两万五千左右,其中水军大抵有一万。末将猜想,主公的计划,当是以水军逆江西进,先拼掉黄祖的一万水军,然后再水陆并进,合围江陵,不知是否如此?”

  颜良点头道:“你所言不错,江陵南临长江,若不歼灭黄祖水军,又如何能完成对江陵的包围。”

  这时,吕蒙却露出几分自信的微笑,“江陵虽也临水,不过却与襄阳颇不相同,这黄祖的水军自然是要歼灭的,不过末将以为,这次序却是有些错了。”

  这吕蒙倒也真是自信,直接的就敢否定颜良那些智谋之士定下的计划。

  “有意思……”颜良嘴角微扬,流露出了浓厚的兴趣。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