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老将惊魂

第二百四十三章 老将惊魂

  元戎连弩出现的转眼间,张合纵马徐徐的从一处营帐后拐出。

  身后,苦候了许久的五千颜家军将士,如幽灵般从夜色中现身,一张张狰狞的脸上,迸射着嗜杀的凶光。

  这五千将士,还有那两百多张元戎连弩,还有大将张合,正是颜良安排下来,用来招呼黄忠的精兵。

  “主公果然是料事如神,刘琦这小儿当真派了兵马来劫营,很好,就用你的人头,成就我张儁义的首功吧。”

  张合的脸上,杀意陡然一骤,银枪向前微微一指。

  战鼓声轰然而起,进攻的号角撕破夜的黑暗,震动苍穹。

  沟壕中所伏的两百弩手得令,即刻扣动了机括。

  群鸟嗡鸣之音骤生,两千支铁箭,挟着破风之势呼啸而出,以前所未有的密集度射向了惊惶的敌军。

  五十步的距离,仅仅不足百丈的宽度,一瞬间射出两千支铁箭,结果可想而知。

  正自惊慌的荆州军,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避挡的反应,两千支铁箭便是如天罗地网般袭卷而至。

  那密集的箭网之下,嚎叫之声乍起,冲在最前端的数百荆州军卒,如被收割的麦子一般,纷纷栽倒于地。

  元戎连弩只一轮齐射,黄忠的兵马就损失了十分之一多。

  惊变发生的太过突然,前排的士卒中箭之时,后排的同伴还未辨清发生了什么事,依然在惯性的驱使下向冲去,却反与前面倒地的同伴挤撞在了一起。

  这骨牌似的连锁反应,转眼间遍传全军,五千原本斗志昂扬的步骑大军,很快就陷入了混乱之中。

  军营中,见得敌人惨烈之状,就连张合也暗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张合第一次见识到元戎连弩的真正威力,先前他听闻马超的西凉军团,败在这般神奇的武器之下,还有些感到不可思议。

  如今亲眼所见,张合才意识到这连弩的厉害之处,此等武器,若然运用得恰当,当真会有超乎想象的作用。

  张合原本还想射多射几轮,但当他看到敌军人仰马翻的情景时,便当即放弃了这个念头。

  斩将杀敌,扬我张合威名,正在此时,若只一味依仗着连弩之利,又如何能显出我的威名。

  “为主公而战,杀尽敌贼——”

  张合一声怒啸,纵马提枪,如电光一般杀出大营。

  五千热血狂燃的颜家军健儿,皆如饥渴已久的野兽,咆哮着涌出营寨,滚滚如潮水般扑向那些混乱的敌人。

  此时此刻,黄忠的心情已不能用震惊来形容。

  他怎么也没想到,颜良竟然识破了孔明的计策,这看似空虚的东营中,竟然埋伏下了如此一支重兵。

  而当黄忠看到自己精锐的部下,只在对方一轮箭袭之下,就陷入了崩溃的境地时,那种惊骇更是达到了顶点。

  “这颜良,用兵竟如神乎至此,莫说刘琦,纵是刘表复生又焉能抵挡得住……”

  震惊之余,对面敌营已是大开,数不清的颜军已如潮水般涌出。

  从箭袭到敌军杀出,这一连串的变化几乎在转眼间完成,快到黄忠甚至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败局已定,再战,必是死路一条。

  黄忠的理智并未被震惊所吞噬,所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将,他立时就意识到,现在他唯一所能做的就是撤退。

  “撤退,全军撤退——”

  沙哑的声音大叫着,黄忠拨马转身,率领着他惊恐的溃卒,如溃巢的蝼蚁一般,向着江陵方向退去。

  身后,敌军的五千步骑业已扑至,将那些来不及撤退的荆州军卒,无情的辗杀。

  黄忠不忍心回头,也不敢回头,只能拨马不停的奔行。

  惨叫之声渐渐远去,那些不及逃走的士卒虽然死得惨烈,却也阻碍了敌军的追击,为残存的同伴争取到了生的机会。

  黄忠稍稍松了口气,环顾左右时,发现他的部下只余下不到三千,且个个狼狈惶恐。

  “老夫纵横荆南,如今一过长江,却连遭败绩,刘琦这无能之主,害得我黄忠一生的威名丧了个干净,唉——”

  正自慨叹之时,忽闻左翼处杀声大作,竟是一支伏兵突然间从斜刺里杀出。

  为首那女将,手提方天画戟,披风如火,正是颜良的温侯之女,颜良的义妹吕玲绮。

  这斜刺里杀出之军,乃是颜良最精锐的神行骑,数量更有三千之众。

  铁蹄滚滚,如风而至,便如一柄锋利无比的巨矛,顷刻间将仓皇而逃的三千荆州军中拦腰截断。

  斩断敌军后,吕玲绮拨马而回,指挥着神行军分数路冲突,将敌军接连分割,铁蹄更是往来纵横,将这些四分五裂的溃军逐一辗杀。

  那一柄方天画戟左右开弓,溅出片片梨花般的光点,戟锋过处,卷起漫空的飞血。

  乱军中的黄忠,眼见自家精锐长沙兵,竟被一员女将如斩土狗瓦鸡般收割人头,震惊之下,更是勃然大怒。

  区区一个女娃竟也如此逞狂,我黄忠威名何在!

  怒极之下,黄忠纵马挥刀,巍巍的苍老之躯,斩破重重阻挡,直向那女将撞去。

  杀至兴起的吕玲绮,明眸瞥见一老将向自己杀来,更无一丝顾忌,长戟倒卷出狂澜怒涛之力,反手荡出,直取黄忠项上人头。

  戟锋未至,那凌烈之极的劲风已如巨墙一般压迫而至。

  狂怒下的黄忠,不禁暗吃一惊,却不想这区区女娃,戟上的力道竟能强悍如斯。

  瞬息间,戟锋已扑至。

  黄忠不及多想,怒发雄威,暴喝一声,手中那柄长刀亦挟着千斤的力道,扇扫荡出。

  吭~~

  惊雷般的巨响声中,两骑错马而过。

  吕玲绮身躯剧烈一震,巨力顺着兵器灌入身体,只令她手掌微微发麻,气血也为之一荡。

  孤傲如她,原本还对那老将不屑一顾,这一招交手方知此人武艺超绝,竟似不在自己之下。

  甚至,竟是不逊于自家的义兄颜良。

  “刘琦麾下,竟有如此了得的老将,莫非这老头就是义兄所说的那黄忠不成?”

  吕玲绮心中惊异之际,急是平伏气血,欲待回马再战。

  而一招交手的黄忠,同样是气血澎湃,急吸一口气方才镇压下翻滚的激荡之气。

  “方才那一刀,我已运起生平之力,这女娃竟然还能挡得住,颜良麾下连如此了得的女将都有,怪不得刘氏父子屡战屡败……”

  黄忠心中,震惊之情愈盛。

  回眸看去时,却见那女将又策马逼杀而至。

  若是换作平日,黄忠纵然拼得老命,也要与那女娃一战,以保全长沙黄汉升的威名。

  只是今日兵败如山倒,全军已然溃不成军,即使胜得了那女娃,只怕也要死在乱军之中。

  权衡之下,黄忠只得将战意强压下,也不回马再那吕玲绮纠缠,只借着冲势拨马望江陵方向逃去。

  吕玲绮岂欲那敌将逃脱,欲待追时,却因马速来不及冲起,再加上乱军的阻隔,追不得十余步,便给黄忠走得不见踪迹。

  斩将无果,吕玲绮心中忿忿,便将那一腔的怒意,尽数倾泄在了那班惶恐的荆州溃卒身上。

  方天画戟四面激射而出,凶凶的杀戮再起。

  神行骑虽杀,但毕竟数量有限,以黄忠的武艺,想要借着混乱杀出重围,并非多么困难之事。

  长刀斩开一条血路,几番狂杀,他终于是率领着五百残兵,生生的杀出了重围。

  这班惶惶的败兵,不敢有丝毫停歇,几乎发狂一般向着江陵逃去。

  身后的杀声远,似乎,他们又一次逃过了覆灭的噩运。

  狂奔中的黄忠,却陡然间勒住了战马。

  那几百残兵也只得停了下来,却是惊奇于自家黄老将军为何还敢停下,就不怕身后的追兵杀至么。

  黄忠扫了一眼前方,夜色笼罩下,江陵城头的灯火隐约可见,粗粗一估摸,至少还有里许之地。

  “那颜良既然早有防备,又岂会只伏下这两路兵马,万一前边还有伏兵,我这一班败兵岂能再战?”

  黄忠冷静下来,前后扫视了许久,终是狠狠一咬牙,做出了一个艰难的抉择。

  他决定不回江陵,而是向南直抵江岸,南渡长江回往长沙。

  “刘家并未厚待于我,我损失如此多部曲,为他刘家征战到这般地步,也算尽了职责,刘家的基业是生是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吧……”

  黄忠长叹一声,遂是拨马转向,望南面而去。

  那几百士卒虽奇于老将军举动,但他们都是跟随黄忠日久的老兵,却也不敢有所疑问,只跟着黄忠一同向南而去。

  ……

  东方发白,血战落下了帷幕。

  颜良率着数千步骑赶到了南门处,张合等诸将出色的完成了交待的任务,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竟然让老将黄忠给走脱。

  事实上,正好黄忠料想的那样,颜良还让胡车儿伏下了第三路伏兵,这一路伏兵,正是为了生擒黄忠而设。

  却没想到,黄忠临时变了主意,竟然意外的逃往了南面,让颜良的整个计划显得有些美中不足。

  “黄汉升,你逃了也好,免得你一员当世虎将,去做了刘琦这犬辈的陪葬。”

  颜良也不太在意,冷笑一声,遂是率领着数万大军,浩浩荡荡的逼向江陵南门。

  他要以得胜之军,来向刘琦,向江陵城尚存顽抗之念的敌人耀炫武力。

  城头上,刘琦正忐忑不安的站在那里,怀着一丝残存的希望,想等着黄忠把他五千精锐带回来。

  从夜中等到天亮时,刘琦没等到黄忠,却等来了颜良浩浩荡荡的大军。

  当那面巨大的“颜”字大旗,不可一世的撞入他的眼帘时,这位荆州之主只觉头脑一阵眩晕,身子晃了一晃,几乎就要晕倒过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