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天崩地裂破江陵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天崩地裂破江陵

  吕玲绮惊呆了,胡车儿惊呆了,周仓惊呆了,所有不知情的颜家军健儿,统统都惊呆了。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座让他们费尽了心思,流了多少血,即使是以霹雳车都轰不破,俨然如钢铁般的城墙,此时此刻,竟然莫名其妙的倒塌了。

  霎时间,数万颜家军的将士。恍惚间以为自己因为太困,产生了错觉似的,众人纷纷开始揉自己的眼睛。

  吕玲绮又何尝不是,她狠狠的揉了揉那一双明眸,再次瞪大眼睛仔细观望。

  视野中,江陵城门一线的城墙,已是下陷倒塌了一半,仿佛一只来自于地底的远古巨兽,正在吞噬着那座城墙一般。

  “义兄,怎……怎会这样?”吕玲绮惊诧的望向颜良,迫切的想要从他那里寻求答案。

  颜良只笑了笑,不以为然道:“为兄早说过,会有一场壮观的好戏让你们看,怎样,这场戏还算壮观吧。”

  其实,这江陵城的倒塌,根本就是徐庶所献的计策。

  那晚徐庶献计,请颜良派兵密挖地道,直抵江陵北门下方,然后在城门一线的范围,四面拓挖硐室,为了防止洞顶塌陷,又事先以圆木将顶部支撑起来。

  而如此工程,少不了要闹出些动静来,为了掩人耳目,颜良便又命胡车儿等每晚轮番的敲锣打鼓,表面上看起来是在骚扰城头守军的休息,实际上却是为了掩盖下去挖地道发生的声响。

  如今时机已到,颜良遂命张郃将那些支撑洞顶的圆木统统点燃,这支撑柱一烧毁,诺大的空洞又如何能撑得住上方城墙的重压,自然就会陷落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颜良遂将这计策告于了吕玲绮。

  这位温侯之女也是聪明之辈,三言两语间就听明白了颜良的解释,恍然惊悟的她,不禁为徐庶这计策之奇而惊叹,更是惊于颜良竟有如此气魄,敢用此等“异想天开”的奇策。

  至于其余将士,未知这是颜良计策所在,眼见江陵城墙倒塌,还只道是上天相助,让江陵城墙自行倒塌。

  这个时代的人“迷信”之心尚重,当他们一想到颜良竟然提前推算出了“天意”时,心中对颜良的那份敬叹就更是剧增,便想自家主公连天意都能窥破,岂非真的是有上天护佑的神将下凡。

  环视着数万惊叹的将士,颜良笑容渐收,杀意在瞬间聚集。

  江陵城塌陷得差不多,已是到了结束一切的时候。

  他刀锋似的目光,冷冷扫向敌城,青色的长刀向前划出,暴雷般的声音高喝道:“全军进攻,夺江陵,杀刘琦——”

  号令一层层传下,战鼓声轰然而起,进攻的号角声“呜呜”吹响,直冲苍穹。

  营门大开,数万热血沸腾的颜家军将士,如出笼的虎狼一般,挟着一腔立功的战意,如潮水般向着崩塌的江陵城扑去。

  北门一线,几千荆州军已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怖之中。

  今晚难得敌人没有用锣鼓声来骚扰他们,已经十几天没有安安稳稳睡上一觉的他们,如蒙大赦一般,几千号人早已陷入昏睡,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响成一片。

  夜色深深,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

  疲惫已极的守军们,此刻皆是沉沉入梦,尽情享受着难得一份安生觉。

  便在美梦达到顶点时,他们忽然感觉到了脚下的城墙微微一颤,养成了警觉的他们,很多人顿时便被惊醒。

  惊醒的他们,急是跳起来扫视城外,却不见半个敌影,除了夜风之外,也听不到半点动静。

  恍惚间,他们以为自己只是被梦惊醒,自己吓自己罢了。

  就在他们唏嘘着,打算躺下来继续睡时,脚下的城墙却忽然又晃了起来。

  而且,晃动持续不断,越来越剧烈,片刻就达到了地动山摇地步。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断折声,中央城门处突然向下塌陷入去,整个城体更是向前倾斜出去,百余名惊醒的士卒,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时,身体已被甩出了城头,从几丈高的空中坠落下去。

  惨叫声骤起,坠落的士卒被摔成了肉泥,城墙的下陷却在加剧,紧接着,诺大的城楼也断裂开来,脱离了城墙,轰然翻倒,溅起了漫天的灰雾。

  惊魂失措的守军,不是坠落城头摔死,就是被飞落的木石砸死,要么就是滑入城体的裂隙中,生生被挤压而死。

  惨声与哭声响成一片,以城门为中心的十余丈的城体,在这惨烈的哀嚎声中毁灭。

  崩塌并没有持续很久,大规模的塌陷很快就结束,残存的士卒们在废墟中摸爬,当漫空的尘雾渐渐落下时,他们惊恐的发现,曾经巍巍而立的江陵北门,竟在眨眼间就变成了一片断壁残亘。

  就在这里,脚下再次震动起来,隆隆的响声又一次灌入耳中。

  残存的守军们更是恐慌,以为塌陷还没有结束,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大地的震颤并不是来自于脚下,而是来自于远方。

  惊恐的他们寻声望去,视野之中,蓦然瞧见无数的敌军,如幽灵一般从黑暗中,正汹汹如决堤的怒涛般涌向这崩毁的城墙处。

  是颜军,是颜军趁机发动了进攻!

  已然心惊胆战之极的幸存者们,他们的仅存的意志,在一瞬间就彻底瓦解。

  城墙都没了,如何还能抵御敌人的铁蹄,再若顽抗,只有死路一条。

  军心瓦解的这班幸存的荆州军们轰然而散,跑得动的立马丢盔弃甲,望着城内逃去,受伤者还有那些绝望者,则干脆跪伏于地,准备向敌人缴械投降。

  吕玲绮一马当先,纵马第一个杀上废墟,方天画戟刺出,将一名企图逃窜的敌卒当胸贯穿。

  身后,数万步骑相续涌至,从那十几丈的缺口处一涌而入,汹汹如潮水般灌入了江陵城。

  压抑了许久的怒火,今日终于得以爆发,几万汹汹之士,将积蓄的怒意尽数的倾泄向了那些狼狈的敌人。

  铁蹄辗压,刀锋划过,无情的斩杀向那些溃逃的敌人。

  从倒塌的城墙处,那条血路一直延伸向江陵城内部,震天动地的喊杀声,撕破了夜的黑暗,将这一城的生灵拖入惶恐的深渊。

  大部分杀入城中,颜良纵马拖刀,随后而至。

  跃马走上那残存的废墟,站在那曾经巍巍而立的城门位置,颜良极目远眺,俯视着整座江陵城。

  四处而起的火光下,他的将士们如狼驱羊一般,追逐辗杀着那些逃窜的敌人,繁华的江陵城各条街道上,处处都是刀光剑影。

  江陵城,这座荆州最富足的城市,如今终于匍匐在了自己的脚下。

  颜良冷峻的脸庞上,流露着难掩饰的兴奋,神思未久,他纵马挥刀,杀向了城中。

  ……此时的刘琦,尚自率领着两千多后备兵马,奔行在赶往北门的大道上。

  方才那一声轰塌巨响,刘琦和其他人一样,都被从美梦中惊醒。

  披挂出府未久,便有斥候飞奔而来,惊恐的报说北门塌了。

  那时的刘琦一时还反应过来时怎么回事,心想着北门之坚固,如何就能塌了,他便自以为是的认为,或许是颜良夜袭攻城,以霹雳车轰击城墙,造成了些许损伤而已。

  刘琦稳住心神之后,当即率领着两千预备军,欲要赶往北门增援。

  一路之上,崩塌之声渐息,喊杀声却如潮而起,震天动地。

  刘琦心情越发的不安,隐约已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当他转过那条街角,进入直抵北门的那条大道时,整个人霎时间惊得目瞪口呆,那惊骇的表情,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恐怖之事。

  举目远望,视野之中,原本应该巍然而立的北门,竟然变成了一堆废墟。

  而无数的敌人,正疯狂的翻过废墟,向着城内涌来。

  “北门……北门哪……里去了?”

  惊恐的刘琦,思维陷入了困境,以他的理解能力,怎么也想不通好端端的一座北门,怎么会一眨眼功夫变成了一片废墟。

  那霹雳车的威力就算大,也不至大到这般程度,竟然将整座的城墙轰破吧。

  数不清的溃兵逃向这边来,刘琦厉声喝斥,哪怕亲手斩杀数人,都挡不住这溃败之势。

  而刘琦的身后,那两千后备军,眼见这等骇人之势,也迅速的瓦解,两千多人一轰而散,四下逃奔而去。

  废墟上,无穷无尽的敌军依旧在翻涌而入,而在那大街的那一头,颜良的铁骑已扑卷而至,那一面“颜”字大旗,如刀子一般深深的刺痛着刘琦脆弱的心。

  所有的意志,所有的愤怒,在这一刻烟销云散,刘琦万念俱灰,连死的心都有了。

  “颜良这狗贼,他究竟是如何做到?难道他真是魔鬼不成……”

  刘琦的心在滴血,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回荡着那无法破解的困惑。

  无论他有多么困惑,他却不得不接受眼前这残酷的事实。

  城门已陷,大势去矣。

  失魂落魄的刘琦,再无半点抵抗的心思,只能黯然的掉转马头,随着溃军的大流向南逃去。

  废墟上,那一面染血的“颜”字大旗,傲然的飞舞在夜色中。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