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五十章 颜良的惊人计划

第二百五十章 颜良的惊人计划

  颜良忽然间的一番大笑,把这大堂中凝聚的肃杀之气,顷刻间一扫而尽。

  麾下众文武,无不是神色一怔。

  武将们便想东吴如此藐视,主公不怒则已,却为何反而还笑得出口。

  谋士们则在暗自揣测,心想着自家主公莫非又是寻思什么计谋,但那一颗颗智慧的头脑,一时片刻却又猜不透颜良城府深意。

  大堂中昂然而立的阚泽心中也是一震,眼眸中闪过几分狐疑,面上却依然一副昂然无惧之势。

  大笑渐止时,颜良的表情已变得相当的温和,与方才的冷绝相比,俨然换了个人似的。

  “方才本将以威势试探,阚德润你却泰然自若,江东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吴侯能有德润这般大才,当真是让本将羡煞呀。”

  颜良这番话一出口,不禁令左右文武大跌眼镜。

  面对着嚣然的敌人,主公不发怒也就罢了,竟然还反倒赞叹起了对方,这哪里还是那个威震天下,杀伐果决的主公。

  恍然间,众文武们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这时,听得颜良赞许的阚泽,却只淡淡道:“我江东良将如云,谋将如雨,似阚某这等拙劣之辈,更是数不胜数,颜将军当真是谬赞了。”

  阚泽言语听似在自谦,实是间接的炫耀了一番他江东的实力。

  阶下张郃、胡车儿等辈,皆是目露怒色,暗扶剑柄。

  “怪不得江东在吴侯的治理下,越来越兴旺,原本麾下似德润这般大才,竟有如此之多,了不起,了不起啊。”

  面对着阚泽的炫耀武力,颜良非但不怒,反而更夸张的赞叹起了对方。

  众将这下就郁闷了,胸中空是憋屈了一股气的怒气,却只能无可奈何的咽下。

  纵然是徐庶这等智谋之士,眉头也暗暗一皱,想不通自家主公何以会如此忍让,这实在不像是他的风格。

  那阚泽听得颜良的恭维,脸上不觉流露出得意与自傲,便是拱手道:“将军对我家主公的敬仰,阚某自会转达,至于主公信中所提之事,不知颜将军打算答应还是不答应。”

  阚泽将谈话引入了正题。

  “刘琦与本将乃生死仇敌,彼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眼下这节骨眼上,吴侯让本将放刘琦一马,岂不是让我纵虎为患,这似乎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这时,颜良便面露几分为难。

  阚泽却冷冷道:“吴侯乃仁义之主,吴侯让将军和刘琦息兵,也是为了救荆州士民于水火之中,使他们免受战争的荼毒,吴侯的这番仁义之心,还望将军能够体谅。”

  仁义之主,救民于水火,理由倒是冠冕堂皇,这个孙权倒也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颜良心中冷笑,嘴上却叹道:“没想到吴侯竟有如此仁心,只是这件事嘛,实在是……”

  阚泽见颜良犹豫不决,便脸色一沉,大声道:“吴侯说了,将军若是不答应,硬要一意孤行,他便将自提大军,亲来荆州为将军和刘琦劝战,阚某是想,将军乃明智之辈,应该不会想见到那一幕吧。”

  公然的威胁!

  此言一出,堂中众人哗然。

  “你个狗——”

  胡车儿勃然大怒,当即就要出列痛揍阚泽这个狂妄无礼之徒。

  颜良却目若闪电,狠狠的瞪了胡车儿一眼。

  愤慨填胸的胡车儿,畏于颜良的威势,虽恨不得将阚泽生吞活剥了,却也不敢造次,只得忿忿不平的退下。

  制止了胡车儿,颜良的表情旋即又恢复了温和。

  他眉头紧锁,作苦恼之状,指尖敲击着额头,一脸犹豫难决的样子。

  权衡许久,颜良轻叹了一声,强颜笑道:“既是吴侯有此仁义之心,本将若不从他所请的话,未免会让天下人视我不仁,好,这件事本将就答应了。”

  众文武见得颜良竟然屈服在孙权的威胁之下,不禁大吃一惊。

  除掉刘琦,全据荆州乃是既定的方略,如今若然改变,把刘琦这个隐患留下,不知将来又会生出何等变故。

  徐庶那个急啊,连连向颜良暗使眼色,示意他不可答应,颜良却只视而不见。

  阚泽见颜良答应,心中也暗松了口气,遂拱手道:“将军果然是识时务者,那阚某这就回江东,去向我主回禀了,告辞。”

  阚泽要走,颜良忙是热情的相留。

  阚泽却不顾颜良盛情,以公务在身为由,执意的拒绝而去。

  出得大堂,耳听着身后堂中的叹息声,阚泽嘴角不禁掠起一丝讽意的冷笑,心中暗想:“这颜良终究是畏惧我东吴强大的水军,不得不屈从于主公的威胁,哼,此人不过也是个欺软怕硬之徒而已……”

  心怀着不屑,阚泽昂首扬长而去。

  阚泽前脚一走,胡车儿后脚步忿忿道:“主公,这个姓阚的敢如此威胁主公,实在是可恨之极,末将请主公允我追出去,将那狗贼大卸八块。”

  胡车儿这般一怒叫,其余诸将也皆愤愤附合。

  这时,徐庶也一脸凝重道:“主公,刘琦不灭,后患无穷,主公难道当真打算屈服于孙权的威胁,就此放过那刘琦吗?”

  面对着众将的愤怒,面对着谋士的不解,颜良却平静如水,只冷笑了一声。

  “当初本将受三面强敌围攻,也不曾畏惧于孙权那小子,而今江陵在手,实力大增,难道本将还会畏惧那碧眼儿的威胁吗。”

  颜良用一句傲然的反问,回应了众人的质疑。

  那傲然的言语,和那冷绝的脸庞间,更是涌动着汹汹的杀机。

  大堂之中,立时鸦雀无声。

  徐庶眼眸中闪过一丝喜色,奇道:“如此说来,主公方才所为,难不成是在故意示弱不成?”

  颜良嘴角扬起一抹诡笑,“若不是故意示弱,本将早就宰了那姓阚的,岂还容得他在本将面前嚣张。”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方才恍然大悟。

  胡车儿知道自家主公并非畏惧东吴时,一肚子的火气方才消了不少。

  徐庶亦是面露敬佩,啧啧赞道:“主公这示弱之计当真是妙,咱们只要能稳住孙权,便可暗中调兵遣将,荡平荆南,扫灭刘琦。介时孙权即使知道中计时,却也为时已晚,就算以倾国之兵而来,咱们也可集中所有兵力,跟孙权决一死战。”

  徐庶洋洋洒洒一番话,看似是说出了颜良的意图,众也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这时,颜良却诡秘一笑,反问道:“本将什么时候说过这示弱之计,乃是为了荡平荆南了。”

  徐庶一愣,眼中又现茫然,心说不荡平荆南,还能做什么。

  颜良环视着众人,刀削似的脸庞上,浓烈的杀气骤然而聚,嘴角微微一扬,浮现出丝丝冷笑。

  “尔等速做准备,三日之内就发兵东进。”颜良忽然大声下令道。

  众人听到颜良要发兵,精神皆是一振,但当他们听到“发兵东进”时,却皆又陷入茫然。

  “发……发兵东进?东进何处?”徐庶愈加摸不清头脑。

  颜良站了起来,目光遥视东方,一字一句道:“当然是东进柴桑,本将要让孙权为他们的嚣张,付出沉重的代价。”

  东进柴桑!

  听得这个字,在场所有人,包括徐庶这等智谋之士,也无不大吃一惊。

  任他们谁都想不到,颜良的忍让与示弱,根压就不是为了荡平刘琦这残敌,他竟是要击破东吴的重镇柴桑。

  这是何其之大的胃口!

  大堂之中,一片沉寂,唯听得到众人紧张的呼吸声,似乎他们大脑都在缺氧,正艰难的消化着颜良这大胆的计划。

  半晌后,众人方才的思维才跟上颜良的节奏,一时议论纷起。

  “主公,孙权狂妄,是该教训,不过这柴桑乃东吴经营多年的重镇,以我军现下的水战能力,想要顺江东下,击破柴桑,是不是有些太过激进了?”

  纵使骁勇善战的张郃,这时也冷静的提出了质疑。

  颜良却不为他的质疑所动,依旧一脸的自信,却将目光转向了徐庶,淡淡道:“元直,你怎么看?”

  徐庶是第一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当众人还是惊讶时,他的目光已死死的盯在了地图上,沉眉思索着颜良这计划的可行性。

  渐渐的,徐庶的神情,从震惊变得自信起来,眼眸中更是跃动出兴奋之色。

  听得颜良相问,徐庶便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柴桑虽乃东吴西方重镇,但眼下孙权的水军还尽在扬州,柴桑的水军不过万余人,单论水军数量,我军在局部上倒并不处于劣势。”

  顿了顿,徐庶继续道:“倘若我们能迅速的攻破柴桑,夺取了东吴这一西进的据点,就能对吴军的士气造成沉重的打击。而失去了柴桑的地利,孙权纵使起倾国之兵而来,对荆州所造成的威胁也将大大的减弱,所以主公奇袭柴桑这一策,倒也不是不可行。”

  颜良暗暗点头,徐庶果然是徐庶,他的这番分析,也正是颜良用兵的原由所在。

  张郃却道:“理是这么个理,可元直你不要忘了,柴桑终究还是有一万水军,单凭我方现有水军,如何能在孙权援兵赶来之前,击破这支水军,夺取柴桑呢?”

  张郃这一问,却让徐庶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

  大堂中,一时又沉默下来。

  这时颜良却从容下阶,走到壁上所悬的巨幅地图前,手指一指,从容道:“我们都想错了,攻取柴桑的关键,根本不在水军,而是在此地。”

  众人的目光,徇着颜良所指望去,却见他所指之处,赫然写着两个字:

  陆口。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