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无惧强敌

第二百五十三章 无惧强敌

  柴桑城。

  军府大堂中,鲁肃正与韩当对弈。

  棋盘上黑子与白子纠缠厮杀,黑子正逐渐占据着上风,白子一条大龙四面楚歌,难逃升天。

  鲁肃沉静如水,仿佛稳抄胜券,而韩当的额头则挤满了深纹,一脸的苦想。

  苦思半晌,韩当叹了一声,将手中的棋子往棋盘上一丢,“哗”的一声搅乱了棋局。

  他这当是弃子认输。

  鲁肃淡淡一笑,边收拾棋子,边道:“老将军的棋艺比以往精进了许多呀,来,咱们再斗上一盘。”

  韩当赶紧摇手:“罢了,连战连败,实在是无趣的紧。”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方显英雄百折不挠嘛。”鲁肃说教起了大理理。

  韩当咧着嘴道:“这下棋又费神又费时,当真是没意思,子敬,要不咱们比试一回武艺,活动一下筋骨。”

  “将军武艺超群,肃岂是对手,不比也罢。”

  鲁肃倒是坦诚的紧,直言技不如人,不似韩当这般,明知棋艺不佳,却偏要向鲁肃这个后生晚辈讨教。

  被鲁肃拒绝了比武,韩当无奈,只好自入院中,抄起一柄钢刀耍了一回。

  鲁肃则从旁饶有兴致的观看,待得韩当舞罢刀技,鲁肃连声喝彩,大赞韩当老当益壮,武艺不凡。

  韩当把那大刀往地上一戳,恨恨道:“阚德润去了已有几天,也不知主公何时会发兵,老夫已忍耐不住想要亲手斩下颜良的人头,以为我家综儿报仇。”

  韩当无时不刻不记着亡子之仇。

  “颜良的水军终究是他的软肋,只要主公能以倾国之兵西进,用兵得当,即使一时杀不了颜良,也必能将他赶出长江。”

  鲁肃捋须洋洋洒洒而言,沉稳的表情间,亦流露着几分自信。

  韩当深以为然,重重点头:“你说得对,待主公的大军一到,老夫必向请公请命为先锋,定要荡平荆州,扬我江东威名。”

  这一老一少两员东吴重臣,谈论之间信心百倍,俨然已将长江视为自家的内河,驱赶走颜良,夺取夏口、江陵只是易如反掌之事。

  正当这时,部将张承急匆匆而入,一脸的凝重。

  “报韩将军、鲁将军,我江上巡逻船发回急言,柴桑百里外发现颜军水军,正向柴桑急驶而来。”

  一语惊人。

  那正自论道的二人,陡然间神色惊变。

  鲁肃更是腾的跳了起来,惊问道:“颜军有多少兵马?”

  张承道:“回将军,据伺候估计,颜军战舰有四百余艘,敌军人数至少有七八千左右。”

  七八千水军!

  鲁肃思维急转,掐指一算,立时就意识,这个数目几乎已是颜良水军的全部。

  “颜军水军怎会出现在柴桑附近,这狗贼他这是想干什么?”老将韩当也惊异道。

  鲁肃负手踱步,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后,他身形猛然一震,如若恍然大悟一般,脸上更是迸射出难以形容的惊诧。

  “我明白了,颜良这厮先前的示弱,根本不是想攻荆南,而是想趁我不备,袭破我们的柴桑。”

  此言一出,韩当和张承俱是一惊。

  纵使韩当对颜良深为恨之,一直心存着不屑,此时也不禁为颜良的胆色而大为震骇。

  要知柴桑乃东吴经营多年的重镇,城池高厚不说,自柴桑以西的沿江两岸,更是布有数道营垒,构成了严密的防御体系。

  当年黄祖执掌江夏时,亦曾趁着柴桑兵力不足,数度率军进攻,结果均被打得大败而归。

  如今颜良单凭八千水军,就想要攻破柴桑,这天大的胃口,如何能不叫人感到震惊。

  只是,只震骇了那么一瞬,韩当脸上的震惊之色就变成了讽刺。

  “颜良狗贼,以为我柴桑只有一万水军,就想趁虚而入,他也不掂量一自己有多少斤量。来得好啊,老夫正好狠狠教训一下这个狂妄之徒。”

  韩当复仇之心骤起,当即便决定率水军出战,歼灭来犯之敌。

  鲁肃却劝道:“老将军且息怒,柴桑守备坚固,根本不需害怕敌人来攻,依肃之见,当谨慎为妙,不如坚守柴桑,以待主公大军来援再出战不迟。”

  听得此言,韩当面色顿时一沉,“颜良狗贼的水军并不占优势,我军若只一味龟缩待援,岂不自损了士气,助长了那狗贼的嚣张气焰,不行,老夫一定要出战。”

  鲁肃转念一想,韩当的话似乎也无不道理,只是不知为何,他还是觉得谨慎稳妥为好。

  权衡之下,鲁肃本欲再劝,韩当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抄起兵器,大步流星便愤然而去,直奔水寨而去。

  鲁肃虽名与韩当共镇柴桑,拥有着相同的权力,但韩当乃东吴元功宿将,在军中拥有着极大的威望。

  如今韩当硬要出战,鲁肃也阻止不了,只得叮嘱韩当不可轻视敌人,当小心而战。

  午后时分,五百艘大小战舰,陆续驶出了柴桑水寨,各舰迅速的在江上结成阵型,庞大的舰队,载着九千多精锐水军,溯江而上,向着上游浩浩荡荡而去。

  ……

  上游处,甘宁的水军顺流东下,比及吴军出发时,已经逼近柴桑五十余里。

  根据颜良事先交待的作战计划,甘宁所部的任务,就是以强硬的进攻姿态,一定要把吴人水军从柴桑引诱出来。

  故是甘宁闻知韩当率大军杀至的消息后,便叫舰队全速的向下游杀去。

  午后时分,两支舰队在柴桑以西三十里处相遇。

  九百余艘战舰,茫茫无际的帆影,遮天蔽日。

  大江之上,宛若两条发怒的蛟龙,在隆隆的战鼓声中,咆哮着相对冲来。

  心怀着丧子之仇的韩当,没有丝毫的保留,当即下令全军全面出击。

  巨大的楼船坐镇中央,布满弓弩手的斗舰环护两翼,数不清的艨冲如箭鱼般飞驰在四围,吴人仗着船型高大的优势,摆出铁壁般的阵型,逆着江流平推而至。

  水战高手就是水战高手,韩当这舰阵摆得无懈可击,甘宁一眼就看出,什么火攻之类的战术都将无效,剩下的唯有硬拼。

  斗舰之上,甘宁远望着汹汹而至的敌阵,胸中有猎猎的豪情在燃烧。

  自建水军以来,大小战役百战百胜,但所遇之敌手,却无非蔡瑁、黄祖之流。

  这些货色虽然水战颇有一手,但在甘宁看来,却皆是土鸡瓦狗之辈,胜之乃理所当然。

  天下间,能让甘宁视为真正对手的,唯有东吴水军。

  而今,眼瞧着那让他瞧得上眼的敌人,杀气腾腾而来,甘宁心中的战意不觉已沸腾至顶点。

  不与东吴水军交手,如何能真正显我甘宁的威名!

  斗志燃烧的甘宁,铁戟向前奋然一指,厉声喝道:“传令下去,全军进攻,与敌军决一战死——”

  令旗摇动,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四百艘颜军战舰,乘风破浪,向着气势汹汹之敌直扑而去。

  八千士卒对九千敌卒,四百战舰对五百敌舰。

  斗舰少于敌人,亦没有楼船这等江上霸王,甘宁的水军显然处于劣势之中。

  但甘宁和他的将士,却没有半点畏惧,这般百战之士,喊杀如潮,挟着血洗前辱的怒意,义无反顾的冲杀而上。

  两支舰队,如发怒的蛟龙一般,轰然相撞,在这茫茫大江上纠缠激战在了一起。

  吴人有楼船,弓弩手有居高临下的优势,甘宁的水军则多艨冲,机动性强,利于接船肉搏。

  双方各自发挥优势,九百余艘战舰混战在一起,从午后杀至黄昏,只杀到江面上浮尸无数,江水为之血染也不难分胜负。

  ……

  前方血战之时,颜良所统的后续大军,已然在上游二十里处安下营寨。

  两岸山势愈陡,已很难再行军,长江在此间缩成了一个瓶颈,柴桑城正位于瓶颈东端。

  颜良只能将兵马驻扎于此,派人去打探前方交战的消息。

  他清楚这将是一场消耗战,他本就为数不多的水军,势必要在这一战中受到损伤。

  但颜良更清楚,为了诱使吴军倾巢而出,他必须用鲜血来把这场诱敌的大戏,演到绝对逼真。

  傍晚时分,斥候终于传回情报,前方的那一场大战已然结束,双方不分胜负。

  那一场打了整整半天的江上肉搏战,战到最后,双方谁都知道无法战胜对方,眼看着天色将晚,无法再战,便很有默契的各自退兵而去。

  这一场仗打下来,甘宁损失了两千多水军,一百多艘战船,甚至甘宁本人肩上还中了一箭。

  残阳夕照时,甘宁和那疲惫的舰队徐徐的归来,渐近水寨时,颜良方才看清,几乎每一艘的战舰上都钉满了箭矢。

  见得此景,颜良不禁暗暗吸了一口冷气。

  虽未亲身经历那场水战,但颜良脑海里仿佛已能想象得到当时那场战斗的惨烈。

  旗舰靠岸,负伤的甘宁迈着沉得的步伐下得船来。

  颜良迎上前来,将甘宁扶住,抚其肩道:“兴霸,这一战你和将士们都辛苦了。”

  浴血的甘宁,干瘪的嘴唇露出一抹淡笑,拱手道:“宁幸不辱命,柴桑的水军已倾巢而出,统统被我引诱了出来。”

  颜良点了点头,肯定了甘宁的功绩,遂叫人速将甘宁扶回去治伤。

  环视水寨,那些血战的将士们陆续下得船来,相互挽扶着走向营中,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几分大战余生的庆幸。

  颜良的目光投向了南面,心中暗忖:“水军的将士们已尽全力,儁义,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