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不配!

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不配!

  下游处,数十艘斗舰并排,每艘斗舰间相隔五十余步,横亘于江面上。

  每一艘的斗舰上都用沉入江中的巨石拖住,使之泊于江面而不移动。

  而各艘斗舰之间,又统统用铁链舰舰相连,几十艘舰等于是在整条长江上拉了一道铁网,封住了通往下游的去路。

  江边处,张郃正在冷笑。

  他的骑兵虽然不善水战,无法登舰去阻击撤逃的吴军,但颜良事先授以他的这条计策,却足以挡住敌人的退路。

  正自撤退中的吴人,一见到这阵势就傻眼了,旗舰上的韩当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他万万没有想到,不善水战的敌人,竟然想出了这等阴险的手段,封住了他的去路。

  “颜良,可恨——”

  韩当恨得咬牙切齿,苍老的脸庞因惊怒而涨得通红。

  “老将军,敌人以铁锁封住了江路,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副将张承惊恐的叫道。

  韩当眉头一横,厉声道:“还能怎么办,各舰加速,给我全力冲过去,我就不信冲不断这铁锁。”

  除了强行冲之外,韩当也没有别的办法,这是他的唯一选择。

  于是,惶恐的吴人只能抓紧船舷,一咬牙,任由着舰船向着江上横亘的铁锁撞去。

  咔咔咔~~伴随着一阵阵摩擦巨响,当先的七八艘斗舰最先撞上了铁锁,巨力冲击下,整条铁锁连同连接的斗舰,都跟着往下游移退了一段距离,但这坚固的铁锁,最终却没有被冲断。

  那全速前进的战舰,就此被挡在了江面上,在水流的冲击之下,失去了控制,船身渐渐的全部横了过来。

  前船被阻,后撞紧随而至,收止不住冲势之下,生生的撞上了前船。

  船身碎裂声骤起,数不清的士气在剧烈撞击下,被甩出了战舰,惨叫着落入了滚滚江水中。

  只转眼之间,上百艘战舰便如入网的鱼儿一般,混乱不堪的撞挤在了一起,把整个江面都封得越来越死。

  后续的战舰想要止步,怎奈这江水顺流之势,又岂是容易停下来,只能一艘接一艘的撞将上去。

  楼船上的韩当见得此状,大惊失色,急叫道:“速将敌舰上的绳索砍断。”

  他的号令却被淹没在了涛声之中,陷入混乱的吴人,早已失去了控制,哪里还有人顾得上听令。

  便在这里,韩当的旗舰也撞入了乱舰群之中,剧烈摇动下,韩当脚步一个不稳,一屁股便栽倒在了甲板上。

  “老将军——”年轻的张承踉跄上前,急将韩当扶起。

  当韩当爬起来的时候,他的整个舰队已拥挤在一团,那一艘艘失去控制的战舰,如无根之木般在江上乱飘。

  惶恐的士卒们尖叫不休,坠落江中者被激流冲走,转眼消失在滚滚江涛之中。

  回头时,却见身后甘宁的水军,已然浩浩荡荡的追至。

  斗舰之上,眼看着敌军这般惨状,甘宁也惊呆了。

  他知道张郃所部的偷袭战略,也知道三股烽烟代表着什么,但他却并不知道,颜良竟是授以了张郃这般计策。

  明明一心追敌,而今看到敌人如入网之鱼被截在江中,甘宁却一时恍惚了,忘了自己的目的。

  惊异片刻,甘宁嘴角掠起了杀机凛凛的冷笑。

  号令很快传下,水军各舰逐渐放缓了速度,徐徐的逼近混乱的敌军,以防自己的战舰也撞将上去。

  然后,一艘艘的大小战船上,弓弩手们便开始自由放箭,如射活靶子一般肆意射杀的江上进退不得的敌人。

  箭如雨下,惊恐的吴人一个个栽倒在箭下,渐渐的,江面上已为赤染。

  飞蝗般的箭矢铺天盖地倾至,困境中的韩当,只能挥舞着大刀,奋力的挡击着箭矢,苦苦的支撑。

  身边的士卒逐个倒下,这些原丁斗志高昂的战士,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就这般屈辱的死在箭矢之下。

  韩当痛苦万分,愤恨万分,却又无可奈何。

  箭雨持续了半个时辰,只把七千吴人杀得七零八落,尸伏遍江。

  这个时候,甘宁才下令停止放箭,命艨冲小舰驶上前去,登舰斩杀残存的敌人。

  甘宁更是一马当先,坐乘一艘艨冲,破浪前行,直奔吴军那艘巨大的楼船旗舰。

  轰~~一声闷响,艨冲撞上了楼船,巨力冲击之下,几名吴卒稳立不稳,嚎叫着从五层甲板上坠了下来。

  甘宁暴喝一声,手提双戟奋然跃上了敌舰。

  那一对嗜血的双戟左右开弓,寒光流转,千百刀锋影如狂风暴雨般射出,如斩土鸡瓦狗一般,将一个个惊恐的敌人斩杀。

  身后,一船的颜家军健儿一涌而上,杀上了楼船。

  五层甲板上的韩当,眼见着那员敌将狂杀而至,悲愤之下,一腔的怒气喷涌而生。

  “今日就算战死,老夫也要拉上几个垫背不可!”

  韩当怒发威势,提起大刀下得甲板,径向甘宁杀出,副将张承也提刀追随而去。

  “老将军不需动手,让末将斩了这厮人头——”

  张承抢先一步上前,舞刀向着甘宁当头劈来。

  正杀至兴起的甘宁,眼见一员敌将扑来,嘴角掠起一丝狰狞,也不避让,双足一蹬,灵敏如猿猴一般纵出。

  但见血影一闪,还未看清甘宁身法时,他人已从张承的身边掠过。

  刀尚举在半空的张承,胸口处赫然已现出一个斗大的血窟窿,大股大股的鲜血如泉水一般往外直翻。

  那一脸惊怖的吴将,连痛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晃了一晃就倒落于地。

  韩当一见部将被杀,更是勃然大怒,怒呼一声,挥刀便向甘宁扑至。

  那扇扫而来的一记狂刀,韩当已是用尽生平之力,挟着他的一腔怒意破风而至。

  刀锋未至,甘宁便知这老将武艺不弱,想来便是吴军统帅韩当。

  敌刀来势虽猛,但甘宁却傲然无惧,喉结蠕动,发出一声雷鸣般的低啸,手中双戟如风而出,硬生生的迎击而上。

  锵~~一声激鸣,火星四溅。

  二人的身形微微一震,俱是退后一步。

  狂力冲击之下,韩当只觉胸中气血翻滚,深吸一口气却才平伏下去,悲怒的心中瞬间添了几分惊异。

  他韩当自问武艺了得,纵横沙场多年未遇敌手,而一招交手,竟与一个年轻后生战至相当。

  惊异之下,韩当刀锋一指,厉声喝道:“韩某刀下不杀无名之将,小子何人,报上名来。”

  甘宁双戟一横,傲然道:“小爷我甘宁是也。”

  听得甘宁之名,韩当心头微微一动。

  原来眼前这小子就是那个锦帆贼出身的颜家小将,耳听着甘宁如此嚣张,韩当心中更是大怒,便想老子我纵横天下的时候,你小子还躺在你娘怀里吃奶,竟敢跟老子自称“小爷”。

  恼火之下,韩当不屑道:“原来你就是那水贼,你这等盗匪之徒,怎配跟老夫交出,速去将颜良唤来,老夫跟他决一死战。

  甘宁生平最恨别人瞧不起他,如今韩当言语轻蔑,胸中怒火顿时狂燃而生。

  “老东西,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凭你也配跟我家主公交手。”

  怒斥未罢,甘宁身形一纵,双戟如风而至。

  韩当被个小辈恶语相辱,亦是盛怒之极,当下便舞起大刀,竭尽生平之力迎战而上。

  楼船之上,二将瞬间厮杀在了一团,转眼十余招走过。

  方才那一招交手,韩当虽为甘宁武艺所惊,但也自问最多打个平手,但这时十余招走过,他却才震惊的发现,这锦帆贼的武艺之高,竟是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惊骇之下的韩当,方知先前交手,对方竟是在故意隐藏实力,现下生死相搏时,对手才尽展所有的实力。

  甘宁之武艺,无论是戟法还是力道,本就胜于韩当,再加上年轻力盛,诸般优势一综合,很快就占据了上风。

  三十余招走过后,韩当已是被逼得穷于应付,刀法间破绽频出。

  “老东西,就你这点实力,也想跟我家将军过招,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甘宁占尽上风,激战之余,竟然能从容的出言相讽。

  韩当为他言语所激,一时恼羞成怒,大刀疯狂的斩出,一副拼个你死我活之势。

  只是他情绪一失控,力道虽猛,但刀法上却失了章法。

  甘宁凑得空隙,身形一闪,轻巧的避过了那当头劈至的一刀,反身一脚踢出,正中韩当之背。

  “砰”的一声闷响,韩当身受重击,身体去了重心,竟是从船侧跌落,扑嗵一声坠入了江水之中。

  “这老东西是吴军首将,还不快给我将他拿下。”

  甘宁大喝声中,七八名士卒便纷纷的跳入了水中,众人四面八方围来,很快便将落韩当给擒住。

  ……傍晚时分,战斗结束。

  颜良也率军进抵了柴桑,他便令将铁链砍断,将吴军残破的舰队,还有那一船船的尸体,顺流放归下游,以震慑吴人。

  登上巍巍的柴桑城头,颜良负手而立,远望着这大江落日之景。

  看着城外得胜的自家将士徐入城中,看着江上那漂浮的敌人尸体,还有那一面面破乱的吴军旗帜,颜良的心中,一股复仇的快感在猎猎燃烧。

  “碧眼儿,让你跟我颜良嚣张,这就是你嚣张的代价。”

  得意的神思中,脚步声响起,浴血的甘宁大步上得城头,身后还跟着一个骂骂咧咧不休的老卒。

  “主公,这就是吴将韩当,末将已将他生擒,听凭主公处置。”

  甘宁说着,将韩当推上前来。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