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别倚老卖老

第二百五十七章 别倚老卖老

  (每天三更对都尉这个新人来说已实为不易,至于大宝兄你那一万二的更新票,一时片刻俺是无法拿到了,就容俺攒攒稿子再说吧。)韩当么,追随孙坚起兵的江东元老,孙氏三代的家臣,方今天下,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颜良负手而立,饶有兴致看向那老将。

  却见韩当被推将上来,满脸愤色,见得颜良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见得我家主公,还不下跪!”甘宁怒喝一声。

  韩当怒瞪他一眼,傲然道:“老夫乃孙家之臣,岂有跪一不忠不义的叛贼道理,要杀要剐随便,想要辱没老夫却万万不能。”

  甘宁大怒,脚抬起来作势就要踹上去。

  颜良却微微摆手,示意他不得无礼。

  韩当不同袁谭、刘琮之辈,此人追随孙家三代,忠心耿耿,且颇有几分用兵之能,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武将。

  “韩当,饶你名震江东,如今却成了我颜良阶下之囚,你还有什么话可说。”颜良冷冷道。

  韩当怒瞪颜良,骂道:“狗贼,你休要逞狂,你侵我疆界,杀我将士,此等暴恶之行,待我家主公率大军前来,必叫你十倍偿还。”

  “侵你疆界,杀你将士,嘿嘿。”

  颜良冷笑了一声,嘴角掠起讽刺的意味,“当初本将跟你江东可是无怨无仇,你们却发兵围我夏口三月之久,本将倒想问一句,你们吴人的行径,又算不算是暴恶。”

  “我们——”

  韩当被呛了一住,一时憋在那里不知以应。

  颜良俯视着那语滞的老将,不屑道:“抢别人家东西的时候,理直气壮,被别人抢了就愤怒委屈,你们吴人的是非观还真是奇葩,或者说,真是不要脸啊。”

  颜良毫不嘴软,就是要张扬的讽刺他们吴人的所作所为。

  “狗贼,你休得逞口舌之快,总之你夺我柴桑就绝没有好下场,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家主公来取你项上人头吧!”

  韩当理屈词穷,唯有恶狠狠的威胁颜良。

  他却显然不知道,颜良从来都不是那种受威胁的人。

  脸色一沉,眼中杀意凛然而生,“还敢威胁本将,很好,兴霸——”

  韩当不识抬举,无视颜良对他存有的一份尊敬,颜良自不屑于再给他好脸色看。

  对于这种蛮横霸道之徒,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听得颜良一喝,甘宁会意,腿那么一抡,狠狠一脚就喘在了韩当腿上。

  韩当猝不及防,腿一软,扑嗵一声就跪倒在了颜良面前。

  受此一辱,韩当大怒,急是挣扎着要站起身来。

  甘宁岂容他起来,虎掌死死按着他的肩膀,千斤之力压下,任凭他如何挣扎也直不起身来。

  “颜良狗贼,你敢辱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韩当恨得咬牙欲碎,声嘶力竭的大骂。

  俯视着跪伏于前的俘虏,颜良冷冷道:“韩当,念在你也是个人物的份上,本将给你一个机会,若肯投降,本将就饶你一命。”

  听得颜良招降,韩当如受莫大羞辱一般,更是怒到面红耳赤。

  “想要老夫降你这无耻的暴徒,你白日做梦,你个狗啊——”

  啪~~颜良未等他恶语出口,猿臂一伸,一耳光便是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极是运力,只把韩当扇得七荤八素,一时未及反应过来。

  颜良冷哼一声,“降就降,不降就不降,谁容许你这么多屁话的。”

  韩当敢横,颜良就比他更横。

  前番吴人围攻夏口,让夏口守军受了不少折磨,更杀了他们不少同袍弟兄,而今左右这些将士中,就有不少人经历了那场艰苦之战。

  这些将士们对吴人,自然是恨之入骨,眼见颜良掌掴那嚣张的吴将,无不是心中解气,忍不住便出声喝彩。

  韩当晃了晃脑袋,这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在江东地位显赫,所有人都对他这老资格敬让三分,而今却被颜良给扇了耳光,这般羞辱,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是可忍,孰不可忍!

  恼羞成怒之下,韩当张口便是破口大骂。

  左右将士听之无不愤怒,马云禄见这老家伙敢骂自己夫君,也已怒得小脸生怒,“将军,这老家伙如此嚣张,干脆一刀宰了他干净。”

  韩当不同于吕蒙,此人乃孙家三代元老,对孙氏忠心耿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归降的。

  颜良对此自然是深知,他方才的劝降,也不过是做一做姿态而已。

  而今听得马云禄劝,颜良心中便有了杀意,正待下令将之斩首时,却忽然又生了一个念头。

  “这老家伙留着还有后用,先把他拖下去打三十军棍以作惩罚,关起来再说。”

  颜良摆手下令,几名虎熊亲军挽起袖子上前,几下将韩当按倒在地,抡起军棍一顿好打。

  三十棍下去,直把他打得到半死,再也骂不出一个字为止。

  左右将士见这个嚣张的老匹夫,被一顿暴打,无不是人人称快,大呼解气。

  收拾了韩当之后,颜良的精神很快就投入了下一步计划中。

  攻取柴桑固然可喜,但这其中多少有用奇的成份在内,倘若正面交锋的话,颜良自问未必就是东吴水军的对手。

  眼下西部重镇一失,孙权闻知必是勃然大怒,相信不出数天,东吴的倾国之兵就会杀奔而来。

  到那个时候,颜良所要面对的就不是韩当区区一万之军,而将是东吴数万精锐水军,数不清的精通水战的良将。

  为了应对即将杀到的强敌,颜良做了两手准备。

  首先他自然是抓紧时间加固柴桑城防,在柴桑以东抢建营垒等防御工事,以期通过坚守来逼退吴军。

  与此同时,颜良也做好了另一手准备,那就是最终不敌吴人水军的猛攻,进行战略撤退。

  所以他在占领攻占柴桑的当天,就下令将柴桑城以及附近诸县的数万丁口,统统的迁往荆州,至于粮草等用物,能带走的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就一把火烧掉,不留下一粒米给吴人。

  这丁口和粮草一走,到时候纵然颜良撤军,柴桑一线也将会变成一片无人区。

  介时孙权失去了当地百姓做依托,征不到粮草,征不到丁夫,空有精兵无数,就算把柴桑夺回去了,也只是夺了一座空城,根本再难有作为。

  ######五百里外,虎林港。

  水营之中,人影攒动,大江之上,舰影如梭。

  那碧眼紫髯,身披金甲的江东之主,高踞大马之上,形容昂然的审视着他的江东健儿。

  “主公,照这般速度,再用不得两天,就能集结出五万军队,这个数量,我看足以荡平荆州,扫灭颜良那匹夫。”旁边阚泽笑道。

  孙权轻抚紫髯,笑而不语。

  几天前,阚泽匆匆忙忙的赶回了秣陵,将鲁肃所推出的颜良计谋,禀与了孙权。

  孙权权衡利弊,当即决定集结兵马,即刻兵进荆州,以防颜良趁机剿灭刘琦,全据荆襄。

  如今山越的平叛之战已接近尾声,除了部分将领被留下平叛之外,其余诸将皆被孙权诏命率各统部曲前来虎林集结。

  五万水军,太史慈、黄盖、董袭、陈武、凌操等江东猛将,皆已齐集。

  这一次的出兵阵容,比前番围攻夏口时,可以说还要强大。

  唯一美中不足的则是,周瑜尚在养病之中,无法统帅全军,此战,孙权不得不亲自统帅征伐。

  望着四面汇聚入营中的将士,孙权的脸上却涌动着前所未有的自信。

  “我自接掌江东以来,一直是周瑜统军征讨,此番我正好借机亲统大军,荡平荆州,介时威名已著,我看谁还敢心存不服……”

  孙权心中暗自畅想着,爬山满紫髯的嘴角上,悄然掠过一丝笑意。

  便在此时,一艘走轲由上游飞驰而来,风急火燎的驰入了水营。

  紧接着,船上士卒跳上栈桥,一路跌跌撞撞,狼狈不堪的直奔往孙权马上。

  “启……启禀主公,大……大事不好了……”

  那人慌急之下,竟是语无伦次。

  孙权眉头微微一皱,不悦道:“如此慌张,成何体统,天又没塌下来,何事如此慌张。”

  那士卒喘了几口气,结结巴巴的道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瞬间僵化的噩耗:

  柴——桑——失——守!

  一刹那间,空气仿佛凝固,时间如同停止了似的,包括孙权在内,所有人的表情都定格在了骇然的一刻。

  柴桑,那可是柴桑啊,东吴西部第一重镇,驻守着一万精锐水军,还有韩当这样久经沙场的老将。

  这样一座坚不可摧的城池,如何又能失陷?

  死一般的静寂,被哗然的惊臆声打断,左将诸将无不哗然,似乎难以相信这般事实。

  孙权更是又惊又疑,厉声喝道:“柴桑城坚不可摧,如何就能失守,你可知谎报军情,乃是死罪一条。”

  那士卒吓了一跳,赶紧将颜良如率佯作大军正面进攻,诱得韩当倾全军出战,又如何走陆口小道,袭破了柴桑空城之事,战战兢兢的如实道来。

  听过这一番解释后,孙权才不得不接受了这残酷的事实,心中却更震惊于颜良竟是如此之诡诈,胆量竟这般超乎寻常,胆敢冒着跟他全面开战的风险,公然偷袭柴桑。

  “阚德润,你们不是说颜良的示弱,只是想攻灭刘琦吗,他为何竟会偷袭我柴桑?”

  孙权将目光瞪向了阚泽,怒声责问。

  “这个……属下也没想到,颜良这狗贼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属下……”

  阚泽一脸惊慌尴尬,无法相信颜良竟然会做出这样惊人之举。

  原本斗志昂扬的东吴上下,转眼就陷入了惊诧与彷徨之中。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