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让孙权放血

第二百五十九章 让孙权放血

  鲁肃这么一讲大道理,孙权这么一割发代首,主臣二人感情牌,理智牌这么一打,原本犹豫的气氛,转眼变得沸腾起来。

  众将愤怒了,纷纷怒叫着,要把颜这个心狠手辣之徒五马分尸,以为他们的韩老将军报仇血恨。

  怒火熊熊的东吴诸将,俨然当韩当已死一般。

  怒吼声中,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令旗摇动,凌操所统的前军三百艘战舰,桨力开到最大,溯流而上,直扑向甘宁的铁锁阵。

  柴桑城头,看着鼓噪而进的吴军,颜良眉头只是暗暗一凝,却并没有一丝意外之色。

  熟知历史的颜良,对孙权的性格自然是深知。

  历史上的孙权,为了稳固自己的统治,甚至不惜把自己的亲儿子逼死,这样一个完全以“利”来驱动的枭雄,又如何会为了区区一个被俘的老家将,就把柴桑这么重要的地方放弃。

  “孙权,你果然够狠,好吧,咱们就真刀真枪相见,看你有没有能耐攻破我的铁锁阵。”

  目光决毅如铁,未有一丝惧意。

  决心死战的颜良,当即下令擂鼓鸣号,以为江上的甘宁水军将士助威。

  震天动地的战鼓声中,那七千勇士早已热血沸腾,每个人都握紧了武器,报着必死之心准备迎战。

  凌操率领着的吴军战舰,正飞速的驰来,很快就进入了强弓硬弩的射程。

  “放箭,给老子狠狠的射杀吴狗——”

  甘宁铁戟一指,厉声下令。

  各舰上早已就位的千余弩手,随着令旗的摇动,千余箭矢腾空而起,呼啸着射向迎面而至的敌舰。

  瞬息之中,便有不少吴军被命中,惨叫着坠入江中。

  江上争锋,以弓弩为最主要的攻击手段,此时甘宁这边箭如雨下,吴军这边按常理理应以箭射反击,以压制敌人的攻击。

  但斗舰上的凌操,却迟迟没有下令放箭。

  “父帅,再不还箭反击,我军就要被全面压制下去,根本无法前进。”

  凌统以刀拨挡着袭来箭矢,大叫而来。

  凌操却皱眉道:“义公老将军还被挂在那里,为父若下令放箭,若是射中了他怎么办。”

  “可是,主公既已下令进攻,想必便是叫我们视而不见,我们若不依令而行,便是违抗军令啊。”

  凌统一脸的急迫。

  “唉——”

  凌操长叹了一声,“主公虽然有令,但这射死韩老将军的责任,只怕却要由你我父子来背负啊……”

  感叹之际,一箭破风而至,径直射向凌操的面门。

  凌统急是向前一挡,舞刀挡开了袭来之箭。

  险些被冷箭射中的凌操,这时也不敢再有犹豫,狠狠一咬牙,“传令全军,速速放箭,反击敌军。”

  号令传下,那些被压得抬不起头的吴军士卒,如蒙大赦一般,纷纷探出头来以弓弩向着颜军射击。

  如雨的箭矢交织在大江之上,如同天锣地网一般,双方不时有人被射中,惨叫之声,江涛之声,“嗖嗖”的箭雨声汇聚成了一片惨烈的悲壮之音。

  “主公果然料事如神,孙权这厮宁肯牺牲他的元功大将也非要夺还柴桑不可。”

  甘宁暗忖之际,也不及多想,只能集中精力迎击敌人。

  而被悬挂在船首的韩当,此时此刻却是一腔的悲怆。

  一支支利箭嗖嗖的从耳边划过,尽管没有命中,却无情的刺割着他苍老的心。

  韩当并不怕死。

  此刻,他也并不恨颜良,因为在他眼里,颜良本来就是那种卑鄙无耻,无所不用其极的暴徒。

  所以,当颜良把他吊在这里的时候,他根本就不感到丝毫的意外。

  韩当也知道,军国争战之事,他家的主公也绝不会为了保全他的性命,就此放弃了进攻。

  真正让韩当痛苦的是,孙权甚至都没有犹豫一下,哪怕稍稍退军,派人来跟颜良交涉无果之后,再发动进攻也好。

  那样的话,韩当纵使是死在自己人的箭下,也无怨无悔了。

  可是残酷的事实却是,孙权急切于夺回柴桑,竟然这么快就做出决断,果然的放弃了他这个为孙氏三代打拼的老功臣。

  此时的韩当,心如刀绞一般,简直比死还难受。

  “孙仲谋啊孙仲谋,老臣韩当祝你成就霸业,成就霸业,哈哈——”

  忽然之间,韩当像是看破了什么似的,放声大笑起来,笑声之中,满含着讽刺的意味。

  一箭,破风而来,洞穿了韩当的胸膛。

  笑声,嘎然而止。

  二层甲板上的甘宁,却没有心思去注意韩当死没死,他挥舞着双戟,一面拨当着飞蝗而至的箭矢,一面指挥着麾下将士,顽强的迎击敌人的进攻。

  转眼之间,敌舰已逼近百余步。

  这时,甘宁即刻下达命令,沿江两岸的艨冲舰急是飞驰而来,从左右夹击向吴人。

  凌操对此早有防备,旋即分出百余艘艨冲,向两翼驶去,以阻挡颜军的艨冲队。

  箭雨互攻中,吴军的战船越逼越近,当先那一艘高悬着“凌”字大旗的斗舰,正是劈波斩浪,直撞向甘宁所在的旗舰。

  凌操的思路很清晰,只要击破那艘江心的敌舰,这铁锁阵的枢纽一断,整个铁锁阵就将土崩瓦解。

  柴桑城上,观战的步军将士,他们脸上的表情已越来越焦虑。

  江上进攻的吴人几倍于己军,形势明显不利于自家水军,只要吴人的舰船成功的接近,双方开始登城肉搏,吴人就算用人海战术拼也能拼光自家水军。

  “将军,吴人攻势甚猛,甘将军只怕会顶不住啊。”身边的马云禄忍不住担心道。

  颜良却没有回答,那沉静自信的脸上,非但没有一丝焦虑,反而浮现了一丝冷笑。

  徐庶亦捋须笑道:“夫人放心,主公早料到会有这一幕,夫人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吧。”

  颜良的自信表情,徐庶的从容之语,令马云禄安心了不少。

  说话间,但见大江之上,凌操的那艘巨型斗舰,已如巨鲨一般冲破箭雨,硬生生的撞向了甘宁的旗舰。

  猛烈的冲击之下,两艘船均是剧烈的晃动,双方有不少士卒站不稳,皆是嚎叫着坠入江中。

  “快,放出飞钩,抓住敌舰。”

  晃动中的凌操却是稳如泰山,高声大叫道。

  早已准备就绪的十几名飞钩手,迅速的将手中的铁钩掷向敌舰,一旦钩中就奋力拉拽,将两艘船紧紧的拉近在了一起。

  两舰已接,正是登城肉博之时。

  “弟兄们,杀尽敌贼,为韩老将军报仇——”

  凌统怒啸着,挥舞着手中长刀,当先而上,身后的百余吴卒,无不怒发愤慨,蜂拥向敌舰。

  此时的甘宁,却巍然不动,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如看猴耍一般看着吴人蜂拥而至。

  “连弩手何在,此时不放箭,更待何时!”

  甘宁突然间一声大喝。

  号令下,下层甲板上,隐仓已久的三十余名连弩手。

  嗡鸣声中,三十名连弩手迅速放箭,三百支铁箭离弦而出,如电光般射向敌群。

  方圆不足两丈的宽度,三百支箭矢同时射出,如此密集的程度,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挥刀而至的凌统,猛间敌人突然端着奇怪的弩弓冲上前来,脑海里猛的闪过一个惊怖的念头,也不及多想,本能的便将身子伏向了甲板。

  隆隆嗡鸣声从头顶掠过,那强劲的刃风,甚至扫得凌统头皮发麻。

  身后惨叫声骤然而起,飞溅的鲜血一瞬间就如雨雾般飞起。

  当凌统回头看去时,他惊骟的发现,紧跟在身后的百余士卒,竟然一个也不剩,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就是颜良的那连弩么,没想到他竟然留到了这时候用……”

  凌统早先也听闻过元戎连弩之事,心存有戒备之心,所以方才那一瞬间,才本能的伏地躲闪。

  若非他反应及时,此时恐怕早已被射在刺猬。

  而就在凌统就连中箭时,其余各舰的吴人也撞上了相同的待遇,本欲登城肉搏的吴军全面受挫,转眼之间就有千余人死伤在这利器之下。

  城头上的颜良,嘴角微微斜扬,掠过一丝复仇般的笑意。

  元戎连弩这种利器,在用于埋伏,或在对付移动缓慢的目标时,方才会发挥奇效。

  先前大江之上,吴人船行奇快,那时候就让连弩亮相的话,并不能对吴人造成有效的杀伤力。

  所以,按照事先的计划,甘宁才会将这连弩的致命一击,留在两军战舰相接之时。

  猝不及防之下,吴人遭受沉重的打击,高涨的士气瞬间跌落了谷底。

  惊恐中的凌统,哪里还有战意,眼见敌人第二波的箭矢转眼将至,急是翻身跳回了自家的战舰。

  “敌军有连弩埋伏,速将飞钩斩断,全军撤退,全军撤退——”

  战舰上的凌操,亲眼目睹了自家精锐士卒,脆弱如稻草一般,霎时间被敌人收割去性命,早已惊得目瞪口呆。

  而今见儿子奇迹般的逃回,也不及多想,急是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数十艘损失惨重的吴舰,急是将绳索斩断,连船头都不及掉转,借着顺流之势就往回逃去。

  身后,欢送他们的却是颜良军数不清的连弩铁矢。

  楼船旗舰上,正为自己“割发代首”的精彩表演而得意的孙权,眼看着凌操军溃退而归,整个人瞬间就惊到了目瞪口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