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猛将尽出,决一死战

第二百六十一章 猛将尽出,决一死战

  徐庶有计。

  颜良精神一振,遂问何计。

  徐庶便移马近前,不紧不慢的将自己的计策道来。

  听罢了徐庶的计谋,颜良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这个办法妙啊,简单又实用,元直,你果然不愧是本将的战术专家啊。”

  “专家?”

  徐庶流露出几分茫然,他自然听得出颜良是在赞扬他,但这“专家”二字却让他有些不解。

  颜良方知自己一时兴奋,不小心溜出了个新鲜词儿。

  “随机应变,专于计谋,可谓大家,元直你当然就是专家了。”

  颜良也反应极快,思维更是敏捷,一本正经的做了一番解释。

  徐庶恍然大悟,能够得到颜良如此高的评价,眉宇中自然难抑几分得意。

  得意之余,他却又自嘲道:“庶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万不敢称这个什么‘专家’,主公当真是谬赞了。”

  耳听着徐庶一本正经的自谦不是“专家”,颜良就暗暗发笑,连日来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放松了许多。

  不过,很快发生的事实,就让颜良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

  一天之后,下游传来情报,东吴的大军终于开动,再一次向着柴桑杀奔而来。

  这一次,孙权对战术做了改变,不再是单纯的以水军突破铁锁阵,而是改以水陆并进。

  水军一路,孙权改任老将黄盖为主将,率董袭、凌操和凌统父子,率两万水军逆江而上,向着甘宁的铁锁阵杀奔而去。

  陆路方面,孙权则自统四万大军,率鲁肃、太史慈、周泰、陈武诸将,在柴桑以东登岸,沿长江南岸向着柴桑逼近。

  为了补充甘宁水军的损失,颜将将四千多并不太善水战的士卒,增调给了甘宁,陆路留守柴桑之军,实际上只余下一万七八千兵马。

  孙权这水陆并进的战术,立时让颜良在陆上也面临着被动的处境。

  柴桑,军府。

  大堂之中,一片肃静。

  四万吴军,太史慈、周泰、陈武诸般敌将,皆乃江东一流的猛将。

  东吴最善战的精锐之士,多已悉数登场。

  而大江之上,还有两万敌方水军汹汹杀至,更有黄盖这等久经沙场的老将率领。

  水陆并进,东吴在声势上已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在场的张郃、文丑,甚至是吕玲绮,皆是骁勇善战之将,倘若是单纯的陆上交锋,他们自不会惧怕吴人。

  只是在柴桑这等大江边上,在敌人占据着水军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不免就让这些来自于北方的“旱鸭子”有些没底。

  纵使如文丑这等当世虎将,脸上也是一片冷峻。

  沉寂中,伊籍道:“主公,吴军来势汹汹,只怕不易应对。如今柴桑附近的百姓皆是迁走,坚壁清野已完成,以籍之见,何不就此弃却柴桑,退还荆州,以逸待劳再做打算。”

  伊籍提出了退兵的建议,这也正是颜良战前的两手准备之一。

  众将虽然没有出声表示赞同,但平素好战的他们,没有反对即代表着默认。

  颜良却冷笑一声,“当年的西凉军和袁家军,哪一家的步战能力不比吴军强,尔等连那些陆上强敌都不怕,难道还怕不善陆战的吴人不成?”

  阶下有人干咳了一声。

  “若单是步战,吴人纵有十万之众,末将等又岂会惧之。只是吴人眼下水陆并进,听闻吴人这一次打算用火攻烧我铁锁阵,末将虽不善水战,但也知吴人一旦用火,便是防无所防。江上一败,而我步军又为吴人牵制,援救不及,到时候……”

  说话是张郃,他并没有把话言尽,但其中的那份担忧已不言而喻。

  其余文丑诸将,皆是暗自点头,显然是张郃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颜良看了徐庶一眼,他的这位战术专家,此刻却正捋须淡笑,一脸的云淡风轻。

  在场诸将,显然并不知徐庶已向颜良献上,破解吴人火攻的办法。

  “吴人想用火攻,本将又岂会不知,尔等难道认为,本将会坐以待毙,任由吴人去烧我的战船不成。”

  颜良冷笑着,神情傲然,言语中弥散着不屑。

  众将神色无不一震,眼眸中皆流露出惊奇之色,奇于颜良这番傲然之词,竟似对水战已胸有成竹。

  众将不安的情绪,很快就平伏下来,沉寂的热血悄然沸腾起来。

  追随颜良许久,多少次面临困境,哪一次颜良不是临危不乱,成竹在胸。

  又有哪一次,颜良不是率领着他们冲破逆境,反败为胜。

  而今闻得颜良已有克敌之策,这些原本就骁勇的猛将们,心中残存的疑虑,自是转眼就为颜良的自信所荡平。

  沉寂中,张郃慨然道:“既是主公已有应对之策,那末将更有何惧,末将愿随主公与那孙权血战一场,虽死无惧。”

  张郃方一表态,文丑也站出来,大叫道:“兄长,你就下令吧,吴人敢登岸步战,咱们就杀他们片甲不留。”

  “义兄,玲绮愿率一支骑兵,直取吴人中军,定为兄长斩下孙权的狗头。”

  吕玲绮也热血沸腾,慨然叫战。

  大堂之战,猎猎的战意在熊熊燃烧,那一股股灼烈的军气,让颜良胸中的热血也被点燃。

  他环视众将,豪然笑道:“有尔等猛将,本将更有何疑。传令下去,明日全军倾巢而出,本将就跟孙权这阴险小儿决一死战。”

  “决一死战——”

  “决一死战——”

  群情激愤,狂暴的吼声如雷而起,这一刻,诸将的战意已是被煽动至了顶峰。

  看着战意熊熊的诸将,颜良眼中迸射着浓烈的自信,心中暗自冷笑,“孙权,你不上岸便罢,如今既敢登岸,本将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作陆战之王!”

  ######是日黄昏,四万登岸吴军,在水军的掩护下,推进至了柴桑城东。

  无尽的旗帜,如浪涛一般翻滚不休。

  林立的枪戟锋刃,直指天空,几欲将苍穹映寒。

  中军处,那一面“孙”字的红色大旗,在江风的吹抚下,发出猎猎的声响。

  大旗下,孙权坐胯朱红战马,身披金甲,手提银枪,碧眼之中流转着自信的神色。

  他的四万大军自登岸以来,连克数座颜军营垒,颜良的军队是节节后退,一直退到了柴桑城来。

  在孙权看来,颜良的后撤,不仅仅是因为他兵力不足,更是因为他在畏惧。

  想在长江两岸立足,若是没有一支强大的水军,纵然你将营垒立得再坚固,又焉能抵挡我水陆两面的夹攻。

  “颜良这狗贼,恐怕这会只有龟缩在柴桑城中,我便挥军逼城下寨,将他死死的拖在柴桑城中,待黄公覆他们攻破铁锁阵后,便可将颜良这狗贼截断在江南岸,到时候……”

  孙权畅想着蓝图,嘴角悄然掠起一丝得意。

  便在这时,一骑斥候飞奔而来,打断了孙权的神思。

  “启禀主公,前方发现敌军背城列阵。”

  背城列阵?

  难道说,颜良这厮竟然还敢出城跟我的四万大军过招不成?

  孙权顿生疑色,“敌军有多少?”

  “约有一万五千余众。”

  听到这个数字,孙权的心头微微一震,脸上不禁掠过几分奇色。

  “一万五千人,这不就是颜良现有的全部家底了么,没想到这狗贼非但没有龟缩城中,竟然还敢倾巢而出,想跟我在城外一较高下,这个狗贼,当真是有几分胆量。”

  尽管孙权对颜良充满了愤恨,这时心中也油然而生了些许暗赞。

  但那丁点的赞色,很快就为不屑所代而代之。

  “很好,他敢出城一战正合我心意,正好将他一并歼灭,毕其功一役。”孙权冷笑着,眉宇中迸射着兴奋。

  旁边鲁肃却道:“主公,颜良步军颇为了得,他的骑兵也极为厉害,如今他既敢背城一战,必然是有所恃,我们还是不可轻视。”

  鲁肃表现了出了惯有的谨慎。

  孙权未言,旁边太史慈却傲然道:“子敬,你不要忘记了,并非是颜良善用骑兵,我东吴亦有铁骑,他若敢以骑兵逞凶,我太史慈就跟他一较高下。”

  太史慈,身为东吴第一骑将,他有足够傲慢的资本。

  孙氏虽立国江东,骑兵是其软肋,但这并不代表东吴就没有骑兵,只是数量较少而已。

  不过官渡兵败之后,不少曹军败溃入淮南,其中就有部分的骑兵,而孙权攻陷合肥,瓜分淮南之后,那些优良的战马,和部分曹军骑兵就落入了孙权手中。

  孙权便是凭着这一笔“横财”,再加上江东近年来从北方购得的马匹,组建了一支三千人左右的骑兵军团。

  善统骑兵的太史慈,自然就被委任为了这支骑兵军团的统帅。

  如今吴军沿岸西进,右翼有江水为天然屏障,不需要保护,至于左翼,以太史慈的三千骑兵,足以屏护。

  孙权敢登岸进逼柴桑,也正是仗着有一支骑兵给他撑腰的原因。

  太史慈的这份豪然自信,愈加感染了孙权,他便挥鞭向前一指,“颜良狗贼轻我江东无马,所以才敢出城一战,我有太史子义在,颜良的骑兵优势便荡然无存,更有何惧。传我之令,全军继续前进,傍晚之前,必要将柴桑城头重新插上我江东的旗帜。”

  孙权信心勃勃,决意已下,鲁肃还能说什么。

  四万吴军轰然而动,浩浩荡荡的向着数里外的柴桑城杀奔而来。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