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谁才是最强之将

第二百六十二章 谁才是最强之将

  乌云遮日,天地之间,弥漫着一种肃杀的诡异。

  一万五千颜良军健儿,背城而立,目光冷峻如铁的凝视着前方。

  除了北面而来的滚滚江水声,听不到半点杂音,一万多人,鸦雀无声,安静的仿佛是一个人。

  猎猎飞舞的大旗下,颜良环抱着长刀,目色沉静,延伸向东方。

  目光的尽头,滚滚的尘雾中,一条细细的黑线在徐徐的蠕动。

  颜良知道,那是吴人的庞大军团,正在缓缓的逼近。

  风打着青光流转的战刀上,发出沙沙的场响,颜良浓黑的剑眉越凝越深。

  东边江岸一线,黑漆漆的线越来越粗,那浓烈的杀气,伴随着江风扑面而来。

  大地的微微颤抖声中,敌人的影像终于撞入了眼帘。

  四万吴军步骑,浩浩荡荡而至,如蓄势待发的洪流一般,从江边绵延数里,转眼就填满了前方的视野。

  漫漫无际的吴人,数量不可谓不多,军势不可谓不盛。

  然而颜良却面沉如水,眉宇中看不到一丝惧意。

  麾下的这些颜家军健儿,他们同样巍然无惧,面色依旧刚毅如铁。

  战过西凉军,战过袁军,战过数倍的强敌,曾经平凡的他们,早已追随着颜良,成长为了最铁血的战士。

  如今,哪怕眼前出现的不是血肉之躯的敌人,而是洪水猛兽,他们也不会丝毫皱一下眉头。

  吴人声势浩大,颜军的斗志却更加强烈,那强烈的战意,就如同深海里的暗流,比表面上的波涛汹涌更加凶险。

  大地的震颤消沉下去,吴人浩大的军阵,止步于里许之外。

  颜良举目远望,果然在吴人的右翼,发现了大量的骑兵。

  果然跟情报一模一样。

  “怪不得孙权这么有胆,敢登岸跟我决战,原来是发了横财,建了一支骑兵。”

  再次扫视了一眼敌军阵形,颜良目光陡然一凝,猎猎的杀气如潮而生。

  “吕玲绮何在。”颜良一声厉喝。

  吕玲玲拱手一应,“末将在。”

  “本将命令率一千神行骑,迂回敌军后方,不可接战,只以扰乱敌军阵形便可。”

  “末将遵命。”

  吕玲绮应命,策马飞而去。

  颜良左右扫视一眼,再喝道:“文子勤何在?”

  “末将在此。”早就热血烈燃的文丑,慨然而应。

  颜良长刀遥指,“命你率一千铁浮屠,由中央处冲破敌阵,但退半步者,杀无赦。”

  “兄长放心,冲不破敌阵,文丑提头来见。”

  文丑慨然立下军令状,拨马提枪而去。

  “张儁义听令。”

  “末将在。”张郃高声应道。

  “本将命你和胡车儿二人,统余下万余步军,但见敌阵被击破,即刻全军压上,一举荡平敌军。”

  “末将遵命。”

  张郃和胡车儿齐声应命。

  除了守柴桑的马云禄和周仓之外,颜良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猛将。

  一万五千步骑,除了三千神行骑外,其余已倾巢而动。

  令旗摇动,诸将往来奔走,各支兵马应命而动。

  漫天的尘土中,吕玲绮军已先行一步,飞驰如风一般绕往了吴军后方。

  颜良长刀一招,十几面牛皮大鼓隆隆而起,进攻的号角声骤起。

  身披重甲的文丑暴喝一声,纵马舞枪飞射而出,身后,一千铁浮屠轰然而动,如决堤的洪流,向着吴军大营撞去。

  ……吴军大阵,中军处,孙权尚以藐视的目光,扫视着前方那一支背城而立的敌军。

  一万步军列阵于前,五千骑兵分列两翼,最原始最简单的列阵之法,一眼望去,孙权就确定颜良所有的军队皆已在此。

  孙权稍存的戒心就此松懈,颜良并没有伏下什么奇兵,如此一来,他便可以毫无顾忌,用人数上压倒性的优势,来辗平那个让他切齿的仇人。

  环视右右,周泰、陈武、徐盛等诸将个个精神抖擞,战意高涨,巴不得能杀敌建功。

  此时的孙权,心中已在暗暗盘算着,该派哪一员猛将为前锋,去摧垮颜良的军阵。

  正当这时,敌阵方向,异变突生。

  身边的鲁肃惊道:“主公,颜良军抢先发动攻击了。”

  孙权神色一震,急是举目远望。

  视野之中,颜军旗帜纷飞,一支骑兵从敌阵右翼而出,绕往南面,显然是打算抄袭本军之后。

  与此同时,中央处,千余颜军重骑兵,卷积着漫空的尘埃,汹汹如潮水般向着本军的中阵处冲杀而来。

  看这阵势,颜良竟然是想以骑兵抢先手进攻,一举突破自己坚不可摧的步骑大阵。

  见得这般阵势,孙权自是大吃一惊,他万没有想到,颜良在兵力劣势的情况下,敢背城一战就罢了,临战之时,竟然还敢抢先发动进攻。

  “颜良,疯了吗?”

  孙权的脑海中,瞬间闪现出这五个字。

  旋即,那惊异的表情统统收敛,孙权的脸上浮现出了不屑的冷笑。

  在他看来,颜良的先发制人,不过是垂死的挣扎罢了,又有何可惧。

  孙权当即下达了命令,命陈武率部分弓弩手和刀盾后赶往后阵,堵住颜军轻骑的袭扰。

  随之又命周泰率余下弓弩手赶往前阵,指挥前军的盾手和枪手,以阻挡颜良重骑兵的正面冲击。

  同时,孙权又令徐盛和潘璋分统中军两万兵马,一旦扼制了颜良军骑兵的冲击和袭扰,即刻向前推进,前敌军彻底的辗杀。

  号令传下,众将奔赴各自岗位,四万吴军严阵以待,万分警觉的准备迎接着敌军的冲击。

  正前方,一千铁浮屠正迅速的飞奔而去。

  森森的铁戟,漆黑的铁甲,反射着慑人的寒光,一千铁骑,化做一柄令天地变色的巨矛,呼啸着射来。

  隆隆的马蹄声冲天而起,大地亦在颤抖。

  这些原本冷静的吴军士卒,生平头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才叫作“千军万马”,面对着这前所未见的骑兵冲锋之势,无不是微微变色。

  一千铁浮屠,汹涌前行。

  三百步,两百步,一百步!

  这个距离,已然进入到了弓弩的射程之内。

  前军处,周泰挥刀大喝一声:“弓弩手,放箭!”

  早已将弓弦拉满的三千弓弩手,立时松了弓弦,飞蝗般的箭矢腾空而起,如雨点般呼啸着倾向敌人的重甲骑兵。

  面对着如雨而至的箭矢,文丑却无半点惧色,脸上的狰狞却愈重。

  他拼命的抽打着战马,喝斥着他的铁骑将士继续冲击。

  箭雨倾落,厚重的铁甲有效有的阻挡了大部分箭矢的攻击,几轮箭袭下来,只有几十人不幸中箭栽倒马下。

  那巨大的铁矛,冲势依旧不减,挟裹着毁来一切的威势,勇无直前的撞来。

  铁浮屠这骇人的防御力,转眼间就令吴人惊得目瞪口呆,习惯了着轻甲的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敌人的甲胄竟能厚到连他们的强弓硬弩也无法射穿。

  临阵不过三发,顷刻间,那钢铁洪流已直撞眼前。

  到了这个距离,周泰心知弓弩手已无用,遂是长刀一横,厉声道:“刀盾手听令,胆敢后退一步者,格杀不论。”

  前阵数千持盾的刀盾手,只能强压下紧张的心神,抱着必死的咬牙准备迎接敌人铁骑冲击。

  尽管弓弩手没有阻挡住敌骑的冲击,但吴人还有刀盾手这第二道防线。

  瞬息间,当先百余名铁浮屠,便是挟着惊雷之势,径直撞向了吴人盾阵。

  轰天的巨响。

  木盾破碎声,兵器的折断声,血肉之躯的惨叫声,瞬息间冲天而起。

  文丑所率领的铁浮屠,生生的撞上了吴军大阵。

  这巨大的冲击力,百余名吴军刀盾手瞬间丧命于铁蹄辗杀之下,吴军之阵很快就被撕开了一道缺口。

  然而,吴军到底是训练有素,整座军阵却并未因此而撼动,周泰指挥着人马,迅速的将那缺口补上。

  这铁浮屠全力的一冲,终究没有撼动吴人的阵形,很快,文丑和他的骑兵,就陷入了近战搏杀的局面。

  与此同时,后军吕玲绮的神行骑遇到了阻击。

  陈武指挥下的吴军,只能弓弩手放箭,不断的逼退驰近的神行骑,吕玲绮几番佯攻,都没有扰乱吴军的阵形。

  “颜良狗贼,你以为我会不防着你的骑兵么,哼,待你耗光了这几千骑兵之后,就是我反守为攻,将你彻底辗杀的时候。”

  中军处,眼看着自己将士用命,挡住了颜良两路骑兵的袭扰,孙权脸上的得意愈加浓重。

  背城而立的颜良,嘴角同样掠起一丝冷笑,他仿佛能够感受到孙权的那份得意。

  文丑的铁浮屠受挫,吕玲绮的后方袭扰也无果,这一切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两员猛将虽然勇武无双,但结束这场战斗的关键,却并非是他们。

  颜良最强的大将还没有派出。

  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身为主公的颜良没有忘记,他自己本身就是整个颜家军团最强之将。

  “太史慈,久闻你的大名,是时候让我来会一会你这东吴第一骑将了……”

  剑眉怒横,冷绝的杀意陡然喷发,颜良暴喝一声,率领着余下的三千神行骑轰然杀出。

  目标,直指吴军左翼。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