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威如神将

第二百六十四章 威如神将

  孙权过于自信自己的实力,事实上,孙权也完全有自信的资格。

  自当年其兄孙策南渡长江以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横扫江东,什么严白虎、什么刘繇、什么王朗这等不入流的诸侯,在孙家军眼里几乎不堪一击。

  甚至是荆州的刘表,在与孙策的作战中,也是屡屡处于下风。

  用纵横江南,无人能敌来形容这支孙家军,一点都不过份。

  战无不胜的辉煌,让包括孙权在内的孙氏一族,还有他麾下将领,自然而然的就滋生了骄傲的情绪。

  在他们看来,吞并了荆州的颜良,最多也只是一个加强版的刘表而已。

  孙权却并没有想到,颜良的军队虽然仍以荆州人为主,但统帅这支军队的颜良,乃至他麾下的大将,却多以北人为主。

  这样一个几乎清一色的北人将帅集团,所训练出来的军队,也许水战能力不及刘表时代,但步战能力,却绝非原先的荆州军可比。

  当孙权意识到这一点时,却为时已晚。

  随着张郃所统一万步军的汹涌杀至,他麾下原本士气旺盛的将士,转眼间就陷入了更加被动的局面。

  四万人的庞大军团,却如一头受惊的笨牛一般,惊惶失措,任由着敌人爪牙的攻击,却浑然忘了自己头上还有一对可以反击的犄角。

  中央处,文丑的铁浮屠在步军的配合下,再发神威,终于生生的将周泰的前军阵冲破。

  万余吴军组成的刀盾阵,便如一面脆弱的玻璃墙一般,一点被击碎,整面墙便四分五裂。

  文丑一马当先,长枪左冲右突,将中央的缺口越撕越大,其后跟随的颜家步骑,如潮水般的涌入破碎的敌阵,刀锋无情的斩向那些惶乱的吴卒。

  文丑更是纵马如飞,如电光一般斩开一条血路,直杀向周泰去。

  被动中的周泰不及多想,急是举刀相迎,两员当世绝顶的武将,瞬间战在了一团。

  周泰之武艺在江东亦是数一数二之辈,但比之文丑却还要稍逊一筹,纵使如此,平日里文丑若想胜之,非也得五六百招之后方才能见分晓。

  但如今吴军处于败溃之势,左右军卒望风而溃,周泰身为主将,心中又岂能不受影响。

  兵败生怯,周泰战意渐弱,刀上的威力也愈降,五十余招激战过,便是被怒发神威的文丑占得了上风。

  眼看着兵败如山倒,战不数合,周泰抢攻几刀,瞅得空隙跳出战团,拨马便望中军处退去。

  文丑逼退战敌,战意更是暴涨,挥军向前掩杀而上,如狼驱羊一般,追着吴军辗杀。

  军阵已乱,全军皆已是土崩瓦解。

  看着分崩离板的败军,孙权脸色惨然,那双碧眼中更是闪烁着痛苦的神色。

  这残酷的事实,让这位江东之主的雄心彻底消弥。

  “主公,军心已乱,再战下去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主公安危为重,请速退往江边,招呼水军接应撤退为上。”

  鲁肃冷静的向孙权进言。

  孙权眉头一动,却怒叫道:“我誓死不退,我定与颜良狗贼决一死战不可。”

  孙权方是年轻气盛,初次统兵征伐就逢迎此败绩,颜面上过不去,一时气极下失去了理智。

  鲁肃见劝不动,遂是脸色一沉,向着亲军统领贾华宋谦喝道:“主公身系江东存亡,岂容有失,尔等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主公护走。”

  鲁肃的意思很明白,孙权不走,你们就把他强行架走。

  若在平时,那二将万不敢如此,但观眼下形势,他们却知非如此不可。

  二人对视一眼,齐声道:“主公安危为上,末将得罪了。”

  说罢,二人纵马上前,强行拉起孙权的坐骑便往江边而去。

  “放开我,尔等好大的胆子,放开我——”

  孙权怒极之下,大吼大叫,小身板拼命的挣扎,便挨不过那二个虎熊之将。

  中军大旗一动,原本还尚存几分抵抗意志的吴军,顷刻间就彻底崩溃,数万吴军丢盔弃甲,拼命的望着江边奔去。

  后军处,陈武所部一退,吕玲绮趁势率神行骑杀上,和其余几股人马一齐,加入了追击吴人的行列。

  左翼,颜良尚与太史慈激斗正酣。

  只这一会功夫,二人交手已达两百余招。

  颜良战不下太史慈,却完全有能力把他拖在这里,这百余招交手间,吴军已被自己三面的突袭却击溃。

  眼见孙权的中军大旗动摇,逃向江边,颜良信心更是大作,手中长刀大开大阖,正大雄浑的刀势呼啸而出,战力陡然剧增。

  而太史慈眼瞅自家数万大军瓦解,心中却是透心的凉,越战越是焦虑不安。

  此时的太史慈方才清楚认识到,自己这东吴第一骑将的实力,与颜良相比尚有着多大的差距。

  他精心训练出来的骑兵,竟然当不起敌人的一冲,他引以为傲的骑兵军团,却反而成了这场战役失败的关键所在。

  一瞬间,太史慈心中涌起了无尽的惭愧,只觉自己仿佛成了东吴的罪人一般。

  这精神上的失落,直接导致太史慈的枪法渐乱,不出十合,便是被颜良全面压制,在那咄咄逼人的刀锋下,他只能是穷于应付,有些喘不过气来。

  孙权的中军帅旗已移往江边,太史慈知道,他家主公已经顶不住,打算走水路撤退。

  左右士卒越战越少,颜良的攻势却越来越强,太史慈枪法渐显凌乱,气势降至冰点,已渐有不支之势。

  “不想这颜良武艺如此之高,若再缠斗下去,我岂非要陷于孤军无援的境地……”

  太史慈心中惧意一生,也不敢再犹豫,尽起全身之力,急攻几刀,瞅得空隙拨马便走。

  见得太史慈想溜,颜良雄心如火,狂笑道:“太史慈,有胆就跟本将大战一千回合,何故先逃——”

  颜良的讽笑,直令太史慈心中恼怒不已,却又不敢稍有逗留,只拨马狂奔。

  眼见着颜家的步骑望北面江边穷追,太史慈不敢望江边去,只纵马向东面突围而去。

  杀败了太史慈,颜良也没有去穷追,孙权这碧眼儿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如今若能一举擒杀孙权,整个东吴便将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他所赢得的就不仅仅只是这一场胜仗,他甚至可以挥师东进,顺流而下直取江东。

  当下颜良便催动着得胜的将士,一路向着江边汹汹追去。

  长江上,孙权的堂兄孙瑜堂率领着几百艘战舰,眼见孙权兵败,大惊之下,孙瑜急是令叫走舸等小船驶往江边,来接应孙权。

  比及一艘艘走舸驶抵南岸时,成千上万的吴军士卒已蜂拥至江边,这些惊惶失措的士卒,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夺船而上,生恐被颜军追至,难逃一命。

  不多时间,孙权在鲁肃等人的护送下,急急忙忙的奔往了江边。

  因是江边拥挤不堪,到处是争相逃命的士卒,孙权被堵在后面,竟是不得上船。

  而在这时,身后遥见尘飞扬,颜良已率神行骑疾追而至。

  鲁肃见状,当即喝令道:“贾华,你速率人马当先开路,敢有阻挡主公登船者,格杀勿论。宋谦,命你率八百校刀手封住敌军来路,一定要主公眼船争取到时间。”

  孙权这时已乱了章法,此间唯有鲁肃还保持着冷静。

  那二将皆唯他之命是从,宋谦得令,遂急分去八百精锐的亲军校刀手,逆着逃跑的人流而去。

  而那贾华则在长戟开路,将那些慌乱的军卒毫不留情的斩杀,生生的为孙权辟开一条登船的血路。

  那一支汹汹而来的骑兵,正是颜良率领的神行骑。

  杀退了太史慈的他,一路望着孙权的中军大旗直追而来,比及杀近江边时,却意外的发现,前路为数百列阵的吴军所封。

  如今吴军数万之众溃散如蝼蚁,这个时候竟然有一支兵马未乱,胆敢挡他去路,想来必是孙权最精锐的亲军所在。

  孙权亲军又如何,敢挡我颜良路,就让你尝尝刀锋划过脖颈是什么滋味。

  策马狂奔中的颜良,非但没有一丝停留,反而猛一夹马腹,如黑色的闪电般狂袭而上。

  滚滚铁蹄,挟裹着毁灭一切的威势,践起漫天的血泥。

  雷鸣般的暴喝声中,大黑驹四蹄跃起,颜良那巍巍如铁塔般的身躯,竟是从敌军的头顶飞过。

  那神将般的气势,刹那间把本就战战兢兢的吴军,赫得肝胆欲裂。

  “挡住此贼!”

  宋谦纵刀挡上前来,厉声大叫。

  惊恐中的吴卒急是举刀向前刺去,刀枪未及抬起时,颜良大刀却已如车轮一般从上至下荡过。

  噼啪的碎裂声骤起,数不清的兵器和人的手臂被斩断。

  惨叫声中,颜良纵马落地,借着强劲的冲势,向着迎面而来的宋谦撞去。

  震惊中的宋谦,仿佛为颜良那巍巍的杀气所慑,惊惧之下,只能本能的举刀相迎。

  未及出刀时,但见一道黑色的疾风从身边掠夺过,“噗”的一声,宋谦那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已飞上半空。

  一刀,毙敌。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