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双宿齐飞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双宿齐飞

  一听得颜良要亲自送她们回府,悲悲凄凄的二妇对视一眼,眸中皆闪过一丝羞色。

  颜良却坦然的紧,当即便叫属下去备车马。

  蔡玉最先反应过来,忙又盈盈一礼,“那就多谢将军了。”

  车马备好,蔡家的两姑侄上了车马,颜良策马于前,送着二妇径还城中去。

  左右那些参与祭拜的人们,眼见颜良如此照顾刘表的遗孀和儿媳妇,皆是对颜良的仁慈赞不绝口。

  不知不觉中,马车已至别院。

  颜良跳下马来,高声道:“二位夫人,到了。”

  蔡玉最先从车帘中探出头来,颜良微笑着伸出手来,欲要扶她。

  蔡玉犹豫了一下,环视左右,见无旁人在场时,方才放下了警惕,将那纤纤手儿放在颜良手心。

  扶过了蔡玉,轮到了蔡姝时,这十几岁的少妇却不比她姑姑那般从容,却是婉拒了颜良的好意,自己拎着裙襟下得车来。

  步上高阶时,颜良便道:“二位夫人若无什么事,那就回府休息吧,颜某告辞。”

  话音方落,蔡玉忙道:“将军如此大义仁慈,又为先夫修墓,又亲自前来祭奠,妾身无以为报,但请将军进府坐坐,妾身敬几杯茶,也算聊表谢意。”

  蔡玉到底心眼更活泛,领会了颜良的心思,便以这冠冕堂皇的借口请颜良入内。

  旁边蔡姝却是心头一颤,秀眉微微一皱,心中暗自抱怨:“今日乃是祭拜公公的日子,姑姑怎能容他……”

  蔡姝心下愈羞,不敢再想下去。

  “既然夫人一片心意,那本将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就陪夫人进去坐坐吧。”

  颜良也不待蔡姝相请,已是扬长入内。

  蔡姝面露为难色,蔡玉却暗暗瞪了她一眼,拉着她紧跟颜良后面而入。

  入往后堂,蔡玉笑道:“将军且稍坐片刻,容妾身姑侄去换件衣裳,再来陪将军说话。”

  颜良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随意。

  蔡玉便拉着自己那侄女,匆匆忙忙的退往了内室。

  门一关上,内室中只余下她姑侄二人。

  “姝儿啊,你方才是怎么回事,竟然连个笑脸都不给颜将军,你忘了姑姑先前是怎么叮嘱你的么。”

  蔡玉皱着眉头,没好气的教育着自家侄女。

  蔡姝轻咬了咬红唇,闷闷不乐道:“我先前才哭过,可不像姑姑那般厉害,马上就能陪出笑脸来。”

  蔡姝的言语中,暗藏着几分讽意。

  蔡玉又岂会听不出来,却只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颜将军公开祭奠你姑父,自然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们配合着他哭一哭就算了,你还当真了么。”

  听得这话,蔡姝眼眸不禁闪过几分惊讶,似乎为自家姑姑说出这等“薄情”的话感到吃惊。

  就算你如今已是颜良的女人,但好歹刘景升也是你先夫,难道你竟一点夫妻的旧情都没有,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蔡姝心中如是想,却又不好说出口来。

  “姝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姑父死的时候,姑姑我又不是没有哭过。可是他毕竟死了这么久,姑姑又岂能没完没了的为他哭个没完,我们还年轻,将来的日子还很长,得往前看,不能总惦念着过去。”

  蔡玉仿佛历经了沧桑,看破世事一般,一番话是意味深长。

  “姑姑,你——”

  蔡姝既惊又奇,却不想自己这姑姑思想竟是变化如此之大,变到让她几乎感到了陌生。

  “算了,别想那么多了,颜将军还在外边等着,咱们赶紧把这素衣换下吧。”

  蔡玉也不理会蔡姝的多愁善感,匆匆忙忙的把这素衣换下,换了件鲜丽的新衣,还对着铜镜涂脂抹粉,梳妆打扮了起来。

  蔡姝见得姑姑这般举动,又是奇道:“姑姑,你这是做甚,不就是请他喝杯茶么,何至于这般梳妆打扮。”

  “什么喝茶,你也算伺候了他多回,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他今夜是想在咱们这里留宿寻欢。”

  蔡玉忙着打扮,也顾不得回头。

  留宿寻欢?

  听得这四个字时,蔡姝心头顿时一震,脸畔红晕骤生,惊羞之情如潮而生。

  自那一晚上,蔡玉拉着她一直服侍过颜良之后,蔡姝无可奈何之下,早也把那份羞耻心放下。

  那一晚后,她姑侄二人也曾多番“大被同床”,双宿齐飞,来伺候颜良。

  若是平日时,蔡姝自会感到为难,但今天这种特殊的日子,才从祭奠公公的仪式中回来,转头就要任那公公的仇人蹂躏自己身子,这却叫蔡姝实在难以接受。

  “姑姑,我们才刚刚祭拜过公公,怎么就,就……”

  蔡姝难以启齿,言语间的抱怨之意却已明显。

  “既然已经祭拜过,还想那么多做什么,为了咱们蔡家,为了咱们自己,服侍好颜将军才是头等大事。”

  蔡玉说着已转过身来,丰满的身段在蔡姝眼前转了一转,笑问道:“姝儿,你瞧姑姑这副打扮可年轻些么。”

  蔡姝心里不是滋味,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勉强的挤出一丝笑,点了点头。

  蔡玉甚是满意,对着铜镜又欣赏了一地,忽然想起了什么,忙道:“姝儿,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衣裳换了,好好打扮一番。”

  蔡玉有这个心情,蔡姝却没这心境,摇头道:“我不想换衣裳,就这样就可以了。”

  “这怎么行,你穿成这样,不是故意让颜将军看不顺眼吗,听话,快……”

  蔡玉还待教育时,蔡姝却已转身去往外堂,蔡玉无奈,只好堆起笑容跟了出去。

  外堂中的颜良,正中闲品香茗,听闻脚步声传来,一抬头间,嘴角却不由浮现一丝冷笑。

  那相继而出的蔡家姑侄,一个是涂脂抹粉,衣裳鲜亮,一副娇媚之状。

  而另一个则依旧一身素衣,脸畔不施脂粉,却又是一副素面朝天的样子。

  这一鲜一素的姑侄二人,相衬对比之下,不禁让颜良眼前一亮,非但没有丁点不悦,反而是兴致大作。

  二妇款款上前,陪在颜良身边跪坐下来。

  “姝儿她恐颜军久等,所以未来得及换衣服,还请将军莫怪才是。”

  蔡玉生恐若得颜良扫兴,心生不悦,忙是替自己这侄女解释。

  “没想到小蔡夫人素面朝天的姿容,竟也别有一番韵味,本将甚是喜欢,又岂会见怪。”

  颜良说着,伸手轻抚着蔡姝的脸庞,眼眸中闪烁着“邪恶”之光。

  蔡玉见得颜良不怒,心下大松了口气,忙道:“姝儿,你还不快敬颜将军一杯茶,谢谢他为你公公所做之事。”

  蔡姝心中却极是意外,她原是想自己穿成这样,扫了颜良的兴致,或许就免了今晚这场波折。

  但令蔡姝没想到的是,自己这素衣素容,衬着姑姑的艳妆,却反而更加勾起了颜良的兴致。

  适得其反,蔡姝的心头自是百般无奈。

  她却只能强颜欢笑,素手举杯,轻声道:“多谢将军为我公公设祭,妾身以茶代酒,谢过将军大恩大德。”

  颜良哈哈大笑,将那一杯茶一饮而尽。

  “喝茶多无趣,何不换酒。”颜良忽然来了兴致,要以酒助兴。

  今天这种日子,本不该饮酒,但颜良发下了话来,又岂能不听。

  蔡姝没有吱声,蔡玉则忙是吩咐下去准备酒菜。

  这别院里都是颜良安排的人,见得颜良今晚前来,便知道必是要留宿于此,早就提前开始准备。

  不多时间,美酒佳肴便已被奉上。

  蔡玉便拉着自己的侄女,轮番的陪笑敬酒,颜良兴致大好,左拥右抱间自是饮得尽兴。

  蔡姝原本还有几分不愿的情绪,但这几巡酒一下肚,酒气作用下,原本的那些顾忌很快便烟销云散。

  而蔡姝一旦放纵开来,竟似破罐子破摔一般,反而比蔡玉更加妖媚,言语靡靡,姿容放荡,简直堪比那风尘女子。

  蔡玉先前还怕蔡姝会给颜良冷脸,这时见自己这侄女彻底放纵开来后,便是长松一口气,遂也放开来尽情的博取颜良欢心。

  美酒佳人,其乐融融,不多时间已是饮至半醉。

  而颜良的欲念也被这二妇勾得熊熊燃烧,便笑呵呵道:“再喝下去就要醉倒了,良辰苦短,咱们早些歇息吧。”

  那二妇会意,脸畔生羞,便是扶着颜良步入内室。

  这早已经不是第一次,蔡姝并无先前的矜持,也不用自家姑姑开导。

  二妇便是爬上锦床,宽衣解带,不多时间,便如两条蛇儿一般,赤着纤纤体段,盘绕在了颜良的身上。

  怀拥着两个俏佳人,颜良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前世里所看的那些爱情动作片来,眼珠子一转,忽然间更生了坏念头。

  他便将二妇的手拿起来,放在了彼此的身上,笑眯眯道:“总是这般也无趣,本将今天想看你们来点新鲜刺激的。”

  那二妇怔了一下,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

  “将军,这怎么可以~~”蔡姝羞怯无限,一时间尴尬在了那里。

  “这有什么不可以?”颜良双臂往后枕,饶有兴趣的看起了好戏。

  “可是……”蔡姝总觉难为情,却又不敢直言相拒。

  正当蔡姝扭捏时,蔡玉却将她的脸蛋猛的捧起,深深的便吻向了她那湿润的红唇。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