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还嫩了点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还嫩了点

  旗舰上,吕蒙扶剑而立,遥望着南方。

  隐隐约约,他已经能够看到黄祖水营的轮廓,却并未如事先料想的那想,遇到黄祖水军的顽强抵抗。

  五千敌军龟缩于水寨之中,反而摆出一副坚守不出的阵势。

  黄祖水军的这般举动,却让吕蒙颇感意外。

  如今颜家大军压境而至,以刘琦眼下的微弱兵力,唯有趁着颜良步骑大军未至之时,抢先出战,击破他吕蒙所统的水军,夺取湘水的制水权,方才有逆转形势的希望。

  在吕蒙看来,这也是刘琦目下唯一的选择。

  而黄祖的按兵不动,却着实有违常理。

  “刘琦,难道你吓糊涂了不成,为何不让水军出战……”

  吕蒙眉头暗凝,眼眸中闪烁着狐疑。

  视野之不,湘水滚滚,敌营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原来如此……”

  猛然间,吕蒙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仿佛想通了什么,紧凝的眉头旋即散开,嘴角边,悄然掠起一抹诡笑。

  想通了其中关节,吕蒙便是喝道:“传令下去,暂不对黄祖水军发动进攻,全军登岸扎营,等待主公大军前来会合。”

  号令传下,四百艘战舰徐徐靠岸,七千士卒陆续登岸,迅速的建起了一座水营,与十余里外的黄祖水营形成了南北对峙之势。

  而立营的同时,一艘走舸也飞速的北上,去向已至巴丘的颜良报信。

  ……

  巴丘港。

  数以百计的战舰,从长江入洞庭湖,徐徐的驶入了巴丘水营。

  颜良亲率的两万多步骑,落后于吕蒙前锋约一天的水程。

  这两万步骑大多不习水性,乘船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一种折磨。

  从襄阳至夏口,再从夏口到巴丘,一连几天的江上颠簸,不少士卒都晕船呕吐,精力疲惫。

  眼下大战在即,为了确保将士们的体力和精神,颜良不得不放缓了行程,令战舰入港,让将士们能下船登岸休整一晚。

  一入中军大帐,徐庶便随后跟入。

  “主公,这是吕子明从临湘发来的急报,请主公过目。”徐庶说着将帛书递上。

  颜良也不及歇口气,披甲坐下,将那情报展开来细看。

  看着看着,颜良的脸上渐渐浮现了几分奇色。

  当颜良抬起头来时,却见徐庶正捋须而笑,眼眸中闪烁着几分诡色。

  颜良嘴角也微微斜扬,将那帛书放下,“元直,形势跟我们所想的稍稍有点变化,你怎么看?”

  “如果庶没有猜想的话,黄祖的按兵不动,定非是刘琦的意思,而是他自己想要保存实力。”

  徐庶说着坐了下来,眉宇间一派胸有成竹。

  徐庶之词,正也是颜良心中所想,他却并不急于表明态度,只反问一句:“元直何以见得?”

  “如果庶没记错的话,早在取江夏前,主公就用过离间计,使刘表对黄祖生疑,而其中向刘表进言者,便正是那蒯越,可以说,黄祖跟蒯越之间,必然已深埋猜忌。”

  回想起先前之事,颜良微微点头。

  徐庶接着又道:“如今刘琦又用蒯越为谋主,而黄忠南征桂阳,带走了黄祖近五千的水军,庶大胆的猜想,这定又是蒯越向刘琦献计,借机削夺黄祖的兵权,以减轻刘琦对黄祖的倚重,诸般种种,黄祖定然对刘琦心存不满,而今恰逢我军大举来攻,所以才会有黄祖按兵不动这一幕发生。”

  徐庶洋洋洒洒一番话,却与吕蒙信中所说的意思大致相同,颜良不禁感慨,天下智谋之士,果然所见略同。

  当下颜良欣然一笑,“既然元直和子明判断相同,那就更没什么多疑的了,本来我还想着平定刘琦,少说也要大战一场,先拔掉黄祖这根钉子,如今看来,事情反而变得简单多了。”

  颜良神色豪然,言语中却另藏玄机。

  “但不知主公如何打算?”徐庶问道。

  颜良冷笑了一声,“还能有什么打算,当然是去请那位黄大公子,随本将去往长沙走一遭了。”

  徐庶捋须哈哈一笑,那般笑意,显然是颜良所言,深得其心。

  ……

  一天后,颜良的两万步骑抵达了临湘。

  此时城中刘琦的兵马,仅有不到三千,颜良的两万多大军,可谓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征战荆州这么久,颜良还是头一次占了如此大的优势,即使是前番攻取江陵时,他的总兵力也仅仅是比刘琦多了万把号人而已。

  抵达临湘的当天,颜良便令诸将,把临湘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彻底的切断了刘琦与黄祖水军的联系。

  围城三天,颜良却并没有急于攻城。

  兵法有云,攻城乃下之下策,颜良用兵以鬼诈多变而令群雄丧胆,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又岂会让自己的精锐士卒,损耗在无谓的攻城战上。

  况且长沙郡乃荆南第一大郡,治所临湘虽不及江陵、夏口这般名城坚固,好歹也是城高墙厚。

  且城中刘琦尚有三千左右的兵马,这些军队多是黄忠训练出来的精锐长沙兵,还是颇有几分战斗力。

  是日傍晚,颜良的中军大帐中,迎来了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正是黄祖的长子黄射。

  从夏口失陷至今,这位黄家大公子已被囚禁了一年多,看在他与妻子月英同宗的份上,颜良并没有要他的命,而今这般时机,却正是用到他的时候。

  “黄贤弟到了,快快请坐,来人啊,上酒。”

  一见黄射入内,颜良表现出了相当的热情,俨然在招呼一位久逢的故友一般。

  灰头土脸的黄射一脸受宠若惊,愣怔在那里一动不动,颜良这忽如其来的热情,反而让这位黄大公子有些手足无措。

  “都是自家人,何必这般拘紧,来来来,老哥我陪你好好喝几杯。”

  颜良盛情之下,竟是起身拉着黄射坐下,黄射只能战战兢兢的饮下了颜良亲斟的一杯温酒。

  几杯酒饮下,受宠若惊的黄射才渐渐平伏下心境,脸上勉强的堆出几分笑意,拱手道:“但不知将军把黄某连夜召来长沙,却有何事吩咐?”

  此时的黄射已没半点黄家大公子的架子,当年颜良对他的一顿暴揍,再加上其父黄祖势力的衰落,已让黄射再没有傲慢的资本。

  一杯酒饮下,颜良收敛起了那副客套的表情。

  “那本将就直说了吧,颜某对令尊其实一向欣赏,我与令尊间的战端,多也是因刘氏父子的缘故。如今刘表已死,大半个荆州也为我所据,而今我数万雄兵压境,刘琦已是穷途末路,令尊倘若再继续助纣为虐的话,下场会如何,想必不用我说黄贤弟也能想到。”

  言语中,那威胁之意如暗流般涌动。

  黄射为颜良的威势所慑,身子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叹息一声,黄射黯然问道:“将军威震荆襄,射自深知,将军若有何吩咐,不妨明言。”

  “很简单,本将想请黄贤弟去劝说令尊弃暗投明归顺,本将乃求贤若渴之人,只要他肯归顺,本将可保你黄家荣华富贵。”

  颜良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明了招降之意。

  黄射沉默了一下,问道:“倘若家父就是不肯归降将军呢?”

  “也很简单,令尊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兵败之日,就是你们黄家夷灭之时。”

  颜良冷冷的道出了这最后通碟似的威胁。

  听得那“黄家夷灭”四个字,黄射浑身一震,眼眸中更是闪过浓烈的惧色。

  黄射很清楚,颜良绝对说到做到。

  想当初攻破襄阳之后,颜良就毫不留情的对蔡蒯二族挥舞屠刀,几乎一夜之间,就把这两个襄阳头号旺族,杀得鸡犬不留。

  这样一个暴戾堪比董卓的屠夫,说要夷灭他们黄家,绝对不是在说笑。

  深深畏惧之下,黄射陷入了沉默。

  颜良却也不逼迫于他,只自顾自的轻闲饮酒。

  半晌后,黄射长吐一口气,拱手道:“颜将军乃当世英雄,能为将军效力,乃我黄家的荣耀,射愿受将军所请,尽全力去说服家父归顺将军。”

  见得黄射答应,颜良大喜,“黄贤弟果然是识时务者,很好,本将就喜欢你们这样的英豪,来来来,本将敬你一杯。”

  “万不敢当,黄某敬将军才是。”黄射忙是举杯道。

  几轮酒下去,黄射极尽的恭谦小心,一再的保证将说服他的父亲归降。

  颜良表现得也深信不疑,酒当尽兴时,便亲笔修书一封,让黄射带去给黄祖。

  入夜时分,一身酒气的颜良,亲自将黄射送到了营门,好生的安抚了一番后,方才放他离去。

  黄射拱手拜别,策马而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当那一骑消失在视野中时,徐庶出现在了身后,捋须笑道:“这黄射倒是表现的很诚恳,看起来他倒像是想真心归顺的样子。”

  冷哼一声,不屑一顾。

  “在我面前演戏,他还嫩了一点……”

  颜良那一脸的笑意旋即隐去,嘴角悄然掠起一丝冷绝的诡笑。

  夜幕深处,策马而去的黄射回头看了一眼,见身后并无人跟来时,却才长松了一口气。

  那副恭谦的表情,随着夜风而散,黄射的脸上,重新聚起了高傲与仇恨。

  “颜良狗贼,你算什么东西,还想让我黄家归顺于你,我呸——”

  鄙夷之时,黄射将怀中那封颜良的手书抽出,狠狠的掷入了风中。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